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零四章:騎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零四章:騎兵字體大小: A+
     

    "高遠,你怎麼回來了?」吳凱訝然發問.

    "高遠,前方戰事如何?"路鴻臉上難掩緊張情緒.

    "二位大人放心,前方戰事結束,我軍搗毀胡圖老營,全殲胡圖騎兵,活捉拉托貝,這一戰,我們大獲全勝."高遠看著兩人,抱拳行了一禮.

    "好,漂亮!"路鴻大喜過望,連連搓著雙手,喜形於色.

    吳凱亦是連連點頭:"好,好,總算是出了一口惡氣,高遠,把拉托貝給我送來,看我不把他弄得欲仙欲死,我就不姓吳!"

    "收穫如何?"路鴻問道.

    高遠在心裡稍稍計較了一下,打了一個埋伏,"叔叔,具體的情況還不清楚,不過應當少不了,牛羊馬匹等數之不盡,或許還有一些浮財,不過更重要的是,我們解救出了上一次被他們劫掠去的扶風百姓,對了,天成呢?"

    "天成這一次與我們一起作戰,受了一點傷.不過不要緊,休息個十天半月也就差不多了."路鴻笑著道.

    "那就好!"高遠心中鬆了一口氣,剛剛進門,沒有看到曹天成,心中有些放心不下,"等會兒我去見他,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他知曉,他的兒子和女兒都找到了,都沒事,不過他的妻子卻是不在了."

    "一兒一女能倖存下來,已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高遠,既然前方大獲且勝,你不該回來的,你與匈奴部聯手,現在你走了,前方沒有主事的人,那匈奴番子說不定便將我們的斬獲給搶了去,到時候可就吃了虧了."吳凱此時已經振作起了精神,抓住了拉托貝,讓他心懷大暢.

    "吳大人放心,賀蘭雄雖然是個匈奴人,倒也是個鐵錚錚的好漢子,事前我已經與他商量好了戰利品的分配,他不會食言,更何況,現在孫曉,顏海波,步兵等人帶著我軍都在那裡,怎麼眼睜睜地吃虧,叔叔應當知道孫曉這個人,那是斷斷不肯吃虧的一個傢伙."高遠笑道:"我聽說扶風城被破,心中放心不下,趕緊回來看看,看到大家無恙,心裡一塊石頭才落了地."

    吳凱大笑,"只怕不是擔心我們兩個老傢伙,是擔心你那如花似玉的未婚妻吧?看你模樣,我倒也不必問了,自然是沒事."

    "老天保佑,伯母居然在她家挖了一個藏身的地洞,也不知是幾時挖的,就是靠著這個地洞,她們才躲過了這一劫,不過家裡可就沒了模樣了,被搶得精光."高遠笑道,"我剛剛從家裡過來."

    "大家沒事才好,城破之時,我派鄭曉陽去你家接他們到縣府來,但是撲了一個空,想必那時候,她們便躲進地洞中去了,葉氏是經過大風浪的人,早有準備也不足為奇."葉氏一家的秘密,三人都不想在這裡多說,一言帶過.

    "對了,吳大人,叔叔,扶風城到底是怎麼被破的?按理說,這不太可能啊?別說我們事前有準備,便是毫無準備,拉托貝四百騎兵又怎麼能打破扶風城?"高遠追問道.

    吳凱與路鴻對視了一眼,"高遠,你隨我們來."

    三人走進縣府內的一間廂房,廂房之外,數名全副武裝的士兵扶刀而立,戒備森嚴,看他們的模樣,卻也是經歷過一翻激戰.看到三人過來,都是扶刀躬身為禮.

    路鴻推開房門,"高遠,你進來."

    屋內有幾張床,幾個傷痕纍纍的士兵包得跟粽子似的,正躺在床上.

    "這是?"高遠疑惑地看向路鴻.

    "拉托貝是從西城破城而入的,這是戰後,我們在戰場之上救回來的西城的幾個倖存的士兵,他們的命也算大,雖然重傷,但卻留下了一條命來,也正是因為他們倖存下來,才為我們解開這個疑惑."路鴻臉色有些沉重.

    "是有姦細?"高遠問道.

    "高遠,你說得不錯,的確是有姦細,這些姦細襲擊了守衛西城的士兵,殺死了那霸手下的軍官陣哲,打開了西門.只怕你猜不到這姦細是誰?"吳凱臉上怒氣浮現.

    高遠思忖片刻,"莫非是霍家?"

    吳凱與路鴻兩人都是驚訝地看著高遠,"你是怎麼猜出來的?"

    看兩人神色,高遠知道,自己是猜中了,"這其實也不太難猜,那霸手下的士兵剛剛從居里關回來不久,精氣神兒都不錯,想要無聲無息地殺了他們的帶隊軍官,攻佔西門,這人應當是熟人,而且地位應當不低才行,在我們扶風,符合這個條件的人本來就不多,而與東胡人有勾連的人便只有霍鑄一家了.抓住他了嗎?"

    路鴻與吳凱兩人都是遺憾地搖搖頭,"這狗東西精明得很,現在想想,他是早有謀劃了,自從過了年,他的家屬便留在遼西城沒有回來,我們亦沒有在意,拉托貝倉惶離開之後,這個狗東西就跑了."

    "他跑不了的!"高遠握了握拳頭,"他做下這等喪心病狂的事情,這天下已沒有他容身之地,能供他躲藏的地方不多,我們終會將他抓住來祭奠扶風城枉死的亡靈."

    "說來容易做來難啊,他如果跑回遼西城,託庇於令狐耽,我們能奈他何?"吳凱嘆息道.

    高遠冷冷一笑,"我們是奈何他不得,但是張太守呢?現在太過對他們的依賴可小多了,這一次胡圖部襲擊,毀了吳大的酒庄,又何嘗不是斷了張太守的一條大財路,太守不勃然大怒才怪?再說我們拿住了拉托貝,這就是一個活生生的證據,我們將拉托貝交給太守,讓太守去對付令狐耽便可.我想太守也早就看令狐耽不順眼了吧,以前要從他那裡得到大筆金錢來彌補軍費不足,現在不再依靠他了,太守大人難不成還瞪著眼睛看著令狐家在遼西紮上這樣一根釘子?"

    "說得是!"路鴻連連點頭:"高遠,等扶風這邊的事情告一段落,你便跟著我一起去遼西城,稟明太守,抓住霍鑄,扳倒令狐耽,好生地出這一口惡氣.你跟張君寶張叔寶都有交情,兩位公子也都很看重你,到時候,你在他們面前好好吹吹風,再讓他們兩人去太守面前去撥弄一番,不怕那令狐耽還能到處亂蹦,我很是懷疑這件事背後的指使者就是令狐耽,光憑那霍鑄,只怕還沒有膽子做下這等事情,更何況,霍鑄人手有限,而襲擊西城的人身手極其了得,這幾個倖存下來的士兵說,陳哲幾乎沒有任何聲響就被殺了,可見動手的人身手了得.霍鑄手下,哪有這樣的人物!"

    "叔叔說得是,這一次扶風遭了大難,太守也難免會不高興,我們帶上一些戰利品獻上去,免得太守遷怒於我們."

    "你思慮得很對,高遠,能不能弄一些戰馬回來,太守一直想要建一支騎兵隊伍,但苦於戰馬來源不足,一直沒有搞成."路鴻問道.

    "這一次我們拿下了胡圖部落,戰馬當然是不缺了,我估摸著,我們能分給五百匹上好的戰馬,到時候給太守大人獻上兩百匹,這應當夠了吧,留下三百匹,我們自用."高遠道.

    "自用?高遠,你也想弄一支騎兵?"

    "叔叔,我們這一次雖然滅了胡圖部,但保不準以後還會有其它的東胡族來找我們的麻煩?這一次我們是依靠著匈奴人賀蘭雄的騎兵,那下一次呢?總是依靠別人可不保險,我們得擁有自己的騎兵才行,與東胡人作戰,沒有一支騎兵當真不行,就算是輔助步兵作戰,也是缺不得的."

    "你想弄一支三百人的騎兵,這太扎眼了吧?"路鴻疑慮重重,"太守大人說不定會有想法的."

    "那會弄這麼多?"高遠笑道:"想找一百個會騎馬的人,對我們來說,就很不容易了,我想弄一支一百人的騎兵,之所以準備三百匹馬,是為了後續的補充,戰馬損耗對於東胡或者匈奴人來說算不了什麼,但對於我們來說,可就難了,殲滅胡圖部這樣的好事,不是年年都有的,有備無患吧,到時候一旦有折損,便可以及時得到補充!"

    "你思密周祥!"路鴻笑道:"如此我便放心了,這一百騎兵到時候就放在居里關,不回扶風城,也就沒那麼刺眼了."

    "叔叔明鑒!"高遠微笑道.

    曹天成是拄著拐,一蹦一跳地走到高遠面前的,他的小腿挨了一箭,傷著了骨頭,受傷雖然說不上太重,但也不輕,兩三個月之內,是不可能靠這條傷腿行走了,看到曹天成的模樣,高遠決定暫時不告訴他找到了曹憐兒和曹天賜的事情,他一旦知曉,必然要馬上奔去相會,現在他這個模樣,除了加重傷勢,不會有別的結果,反正相會也必在一時,便讓這高興來得再晚一點也無妨.低聲勉勵了他幾句,只說明天便帶他回居里關,其它的卻是什麼也沒有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