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零二章:心急如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零二章:心急如焚字體大小: A+
     

    孫曉帶著百多人正在跑步前進,居里關外一仗,與賀蘭雄相互配合,全殲了兩百餘名東胡騎兵,他自己付出的代價小的驚人,只不過戰死了十餘人,傷了三十幾個,此時,全須全尾的還有一百來人,不過賀蘭雄手腳太快,仗一打完,一拍馬匹,便跑得無影無蹤,本來孫曉還打算讓他帶著自己這百多個兄弟去支援高遠的,一匹馬上騎兩個人,雖然重了一些,但也就只有五十餘里地,累不到那裡去,現在想法落空,就只能靠著兩條腿了,好在這幾個月里,體能訓練一直是這支部隊的重中之重,眼下雖然已經跑了一個多小時,但速度控制得當,倒也沒有士兵因此而掉隊.

    就當是一次全副武裝的越野訓練罷,孫曉此時也是跑得滿頭大汗了,回頭看著隊形依然緊密的士兵們,大聲喝道:」加把勁兒,不要掉隊了,誰掉隊了,回去我罰他每天跑一趟胡圖大營!」

    遠處馬蹄聲傳來,孫曉抬起頭,一個熟悉的身影躍入他的眼帘.

    「高兵曹?」他失聲叫了出來.

    高遠騎著戰馬,從他們的身邊一掠而過,並沒有停留,只是扔下一句話,」戰鬥已結束,去找顏海波,把我們的東西運回來.」

    看著高遠急急而去的身影,孫曉驀地想起扶風城已經被攻破,心下不由一沉,葉菁兒也在扶風城中,高遠如此急急而去,定然是擔心葉菁兒一家的安危.

    高遠去得極快,轉眼之間,已是消失在孫曉的視野之外,孫曉定了定神,對已經停下來的士兵大聲吆喝道:」聽到了嗎,戰事已經結束了,我們大獲全勝,現在,我們去搬我們的戰利品了!」

    一聽這話,所有的士兵們頓時興奮起來,原來戰事已經結束了,剩下的就是收穫了.

    「快走,快走!」孫曉摧促道.

    所有的士兵頓時感到腳步輕快了許多,全軍行進的速度一下子便快了不少,這下不由再節省體力了,即便跑趴下也沒關係,因為前面,已經沒有戰鬥了.

    扶風城的大部分幾成廢墟,燃燒起來的大火足足花去了城裡人一天的時間,才將其撲滅,街頭之上,到處都是屍體,眼下被抬到縣府之前的屍體已經足足有上千具,每多上一具屍體,吳凱的臉色就難看幾分.

    所幸的是,這一次拉托貝破城而入,除了想掠奪財富之外,還想掠奪更多的奴隸,只要沒有遭到反抗,他們並不將人殺死,而是將城裡人驅途到西城外一帶捆綁起來,準備收兵時帶回大營,隨著拉托貝的倉惶撤離,這些人也終於獲得了自由.死在扶風城中的,大多都是路鴻招募起來的青壯,他們手中擁有武器,遇到東胡人之後,會下意識地揮動武器反抗,結果自然是不敵那些久經沙場的東胡人.

    拉托貝帶走了他的戰士,卻將趕著上百輛大車的胡圖部族人留在了扶風城外,這些人的車上裝載著滿車滿車搶奪來的財物,在拉托貝走後,這些人解下板車上的馬匹,也想跟著逃跑,但他們的馬卻不是精壯的戰馬,而是馬速較慢的馱馬,憤怒的扶風人追上了他們,這些沒有多少戰鬥力的東胡人,在憤怒的扶風人面前,幾乎都被砍成了肉醬.

    扶風城的損失是巨大的,光是被焚毀的房屋,重新修復所需要金額都是一個巨大的數字,這還不算因為陣亡的那些青壯的家庭所需要的撫恤,而這筆錢,可以想到,遼西城的太守大人是不會拿出一分錢的.

    吳凱的臉色陰沉得怕人,險死還生之後,巨大的損失讓他的心一抽一抽的.不僅在心疼扶風城的損失,他還在心疼吳家的損失,他在城外的吳家酒庄完全被搗毀了,所有釀酒的大灶都變成了廢墟,所幸的是,他將所有的大師傅都撤回到了城裡,這些人才得以保全,從倖存下來的酒庄的夥計們敘述之中,東胡人完全是沖著這個酒庄有目的去的.

    不幸中的萬幸,存在地下酒窖之中的數千壇酒,東胡人在一片忙亂之中,沒有找著,算是保全下來了.

    即便如此,沒有一個月的時間,吳家酒庄也休想再重新釀出酒來,想到一個月不能出酒而帶來的巨大損失,吳凱如何能不心痛?一個月不能出酒,高遠和路鴻兩人的股份還可以商量不付紅利,但遼西城張守約那裡,敢少了他一分一毫嗎?這都要掏自己的老本啊?重修扶風城,需要巨額資金,撫風縣衙里的庫房本就沒有多少存貨,這一下,可要底兒朝天了,但願能辦下來就好,實在不行,自己也得掏腰包補貼,誰叫自己在扶風已經當了十數年縣令,更何況,自己現在在扶風縣還有一個萬家生佛的外號呢?罷了罷了,錢可以再賺,這名聲卻不是能隨便得來的.吳凱坐在那裡想了半天,終於想通了,依稀聽高遠說過,錢好賺,好的名聲卻難得來,而好的名聲卻是一筆無形的資產,而且是千金難換的.

    現在吳凱知道了,好的名聲原來是需要這麼多錢的.

    鄭曉陽守在城門口,現在的扶風城還在戒嚴當中,只准進,不準出,路鴻擔心在縣城內還有殘餘的東胡人.

    這一仗,鄭曉陽終於算是見識了真正的戰鬥是什麼,自己這還僅僅是防守,便打得如此慘烈,想到高遠去襲擊對方的老營,而拉托貝返回后,他所要面對的卻是強大的騎兵衝擊,心關不僅一陣戰慄.

    抬手想要搔搔腦袋,手臂卻是一陣劇痛,這才想起胳膊受了傷,此刻正用一根布條掛在脖子之上.

    換了左手,使勁地撓撓頭,鄭曉陽抬頭看了看已經有一半消失在南山山巔的太陽,紅彤彤的殘陽如血,最後一抹陽光落在了城樓之上.

    遠處傳來馬蹄之聲,鄭曉陽被毒蜂蜇了一口般的跳了起來,現在的他,真是聽不得馬蹄之聲,一聽到得得的馬蹄,他下意識地就認為東胡人又來了,左手扶上刀把,卻怎麼也不得勁.

    戰馬如飛而來,看到戰馬之上熟悉的身影,還有那身青色的制服,鄭曉陽長長地出了一口氣之後,又奇怪之極,怎麼是高遠?他不是在襲擊胡圖老營么,怎麼回來了?他的心嘣嘣地大跳起來,莫非高遠失敗了,單騎逃了回來么,如果是這樣,那可是糟大糕了.

    戰馬奔到城門之前時,四蹄一軟,轟然倒地,高遠一躍而起,跳下馬來,賀蘭雄一匹上好的戰馬,生生地被高遠給跑廢了,可憐的戰馬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幾次想要努力站起來,終是沒有如願.如果讓賀蘭雄看到這一幕,定然會心疼得落下淚來,這可是他千挑萬選才找出來的一匹好馬.

    高遠一躍下馬,便向城門奔來.

    「高兵曹,你怎麼回來了?」鄭曉陽急急地迎了上去,想向高遠打聽一下戰況,如果高遠失敗了,扶風城可就又要封閉起來,準備迎接東胡人的報復了.

    「戰事已經結束,胡圖部已經不存在了,拉托貝被生擒!」知道鄭曉陽要問什麼,高遠撒開兩條長腿,向著城內狂奔,但丟下的一句話卻讓鄭曉陽大喜過望,還好,還好,一切都結束了,拉托貝這個狗雜種,終於還是完蛋了.

    看著高遠消失的背影,鄭曉陽突地想起了什麼,這個高遠,想不到還是一個情種,戰前路鴻曾托他去接葉菁兒一家,不過自己去撲了一個空,也不知葉菁兒一家三口跑到那裡去了,想到這裡,心裡不由打了一個突兒,如果葉菁兒出了意外,高遠會不會來找自己的麻煩?

    戰事已經結束一天了,但藏在雜屋之中洞中的葉氏一家三口並不知道,柴房之中,聽不到外面具體的情況,葉氏那裡敢冒險出來探個究竟,三人依偎在一起,躲在洞中,黑暗的洞中更是不知時間的流逝,反正在他們心中,每一刻都是度日如年.迷迷糊糊地睡著,又昏昏噩噩地醒過來,也不知外面到底過去了多長時間.

    「娘,我好像聽到了外面有人在歡呼?」葉楓壓低聲音道.」是不是我們已經贏了?」

    「怎麼可能?」葉氏搖頭道:」扶風城裡的兵是個什麼樣子,你們不是不清楚,他們怎麼擋得住如狼似虎的東胡人,你聽到的歡呼也許是東胡人在慶祝勝利.」

    「娘,我餓了!」三人沉默片刻,葉楓又道.

    「楓兒,餓兩天不會死,但要是出去被東胡人發現的話,可就死定了!」葉氏道:」忍住,不能確認無全安全,我們就不能出去.」

    黑洞里又沉靜了下來.

    「菁兒,我給你的短刀,還在么?」

    「在!」葉菁兒的聲音有些顫抖.

    「如果我們被東胡人發現了,你記住,第一時間就用這把刀抹了脖子,葉家的女兒,絕不能落到東胡人手中受辱.」

    「嗯!」葉菁兒低低地道.

    「娘,我怕!」葉楓叫道.

    「楓兒,堅強一點,葉家的男兒,沒有一個是怕死的,不要給你爹丟臉.」

    「娘,高大哥會來救我們嗎?」葉楓的手緊緊地揪住葉菁兒的衣袖,問道.

    「高遠在居里關,能自保就不錯了,與東胡人野戰,他那裡有這個能力!」葉氏苦笑道,」但願他能忍住不要出關,否則就死定了.」

    聽了葉氏這話,葉菁兒的身體抖得更厲害了.

    「娘,我聽到了高大哥的聲音!」葉楓突然叫了起來.

    「你魔症了吧?」葉氏有些擔心地伸手去摸了摸葉楓的腦袋.

    「娘,我真得聽見了高大哥的聲音!」葉楓突然跳了起來,大聲道.

    洞里三人屏住了呼吸,果然,從外面,傳來了一個焦急萬分的聲音,他在呼喊著菁兒的名字,那的確是高遠的聲音.

    「是高大哥,真是高大哥!」葉菁兒與葉楓同時大叫起來,葉楓一躍而起,拚命地推著擋著暗道的柜子,葉菁兒也伸出手來,姐弟兩人合力,剛剛將櫃了推開一條容人進出的縫隙,葉楓已是跳了出去.

    「高大哥,高大哥,我們在這兒,我們在這兒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