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九十六章:勇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九十六章:勇氣字體大小: A+
     

    納福極為惱火,在他心中,當英雄的東胡勇士手執彎刀出現在懦弱的燕人面前的時候,他們正確的反應應當是轉身便跑,或者棄械投降,但現實卻不是這樣的,他已經派過去了兩批勇士,但回來的卻是廖廖無幾,前後已經丟了近二十條性命,他還沒有看到縣衙大門長得什麼樣子,箭樓之上那個討厭的箭手滑溜之極,光是他一人,便射死了四五個戰士了.這還是那支以前看到東胡勇士便只敢龜縮在關里,連出戰的勇氣都沒有的扶風兵么?那個時候,他們押著浩浩蕩蕩的俘虜從居里關下成群結隊的走過,大聲嘲笑這些傢伙的時候,也不見他們放出一個屁來.

    納福這一回卻是想錯了.再懦弱的人被逼到絕境的時候,都有可能迸發出極大的勇氣,這就跟一個人到了最後關頭,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一樣,你都打到家裡了,反抗是個死,不反抗同樣是個死,那為什麼不反抗呢?更何況,經過這幾個月的集訓,這些士兵本身素質已經有了極大的提高,路鴻又發給了全餉,要是真沒了這份工作,他們又能去幹什麼呢?

    恐懼只是暫時的,當第一個東胡人倒在他們面前的時候,這份恐懼已經減淡了不少,當更多的東胡人倒下的時候,他們才發現,原來在他們眼中殘暴如魔鬼的東胡人也是可以殺死的,只要敢沖著他們舉起刀來.

    勇氣是一點點培養出來的,現在這些扶風兵卻正是勇氣倍增的時候.

    當拉托貝趕到激戰地點的時候,他立即制止了納福這種添油戰術,街壘之後,到底有多少人在抵抗並不清楚,這樣一次性投入這麼一點點兵力,除了送死,還能有什麼作用?納福到底還是年輕了一些.

    「先將街壘給我拆了!」拉托貝斷然道:」不要怕花時間,我們有時間.」他淡淡地道,只要破除了這些障礙,強大的馬隊一個衝鋒,便足以讓這些抵抗者灰飛煙滅,至少也能讓他們的抵抗能力降到最低點.

    「納福,用火箭,將那個箭樓給我燒了!」指著不遠處的那座箭樓,現在當真是名符其實的箭樓了,外面的板壁之上密密麻麻地插著都是箭支.

    路鴻趴在箭樓之上,看到一支支火箭亮起的時候,立即知道不妙了,先前那個嘴唇上連毛都沒有長的小子完全就是一根筋,這後來的頭髮花白的傢伙卻是一個老手,一來便拿住了自己的死穴,這箭樓是木製的,那裡禁得起火燒.

    他的手扣上了身邊床弩的扳機,另一隻手緩緩地轉動著底座,或許幹掉這個老傢伙,這場戰事便能迎來轉機.

    奪的一聲,第一支火箭射中了箭樓,乾燥的板壁頓時畢畢剝剝地燒了起來,緊接著,越來越多的火箭落在箭樓之上,路鴻不為所動,小心地轉動著床弩,向著拉托貝瞄準.

    一次機會而已!

    拉托貝也眯著眼睛看著箭樓,聽了納福的話,這箭樓之上的傢伙絕對是一個老手,這樣的人在扶風應當不多,當看到大火熊熊燃起,箭樓之上仍然毫無動靜的時候,心中不免有些詫異,就在一這霎那,借著那熊熊燃燒的火光,拉托貝看到了讓他毛骨悚然的東西,三枚箭頭在火光之中閃著幽幽的光芒,而那箭頭之旁,有一個身影正在移動.

    「床弩!」他在心中狂叫一聲,他見過這玩意兒.

    不假思索,他一個倒栽蔥便栽下馬來,跌下馬來的同時,還拉了一把身邊的納福,將這個年輕人一齊從馬上拉了下來,幾乎就在他跌下馬來的同時,尖厲的嘯叫之聲響起,從熊熊的火光之中,三枚弩箭如同死蛇的鐮刀一般,閃電而至.

    床弩的威力遠非弓箭可比,只可惜拉托貝反應太快,三箭掠過剛剛他與納福的位置,將兩人身後的三名護衛齊齊射斃,有一個竟然是連人帶馬給釘在了一起,人死透了,那馬卻只是受傷,疼痛難忍之下,亂蹦亂跳,將馬隊攪得一片稀亂.納福從地上一蹦而起,看著身後三枚巨大的床弩弩箭,看著箭桿之上順桿而下的鮮血,不由倒抽了一口涼氣,今兒個要不是族長到了自己身前,只怕明年今日就是自己的忌日了.

    看著那匹亂跳的戰馬,納福毫不猶豫拔出彎刀,一刀便斬下了馬頭,拉托貝從地上爬起來,剛剛那一跌也太狼狽了一些,身上沾滿了污垢,連梳理得整整齊齊的一頭花白的頭髮,此時也被染了一些黑了.

    站起來的他怒氣勃發,看著已經燒成一朵火炬的箭樓,他拔出了彎刀,喝道:」拆光街壘,攻進去,一個不留,全都殺光.」

    一些東胡人取出了繩索,套上了鐵抓,投擲出去,勾住街壘的一些雜物,轉身拍馬而奔,轟然聲中,便有不少的東西被他們從街壘之上拖了出來,反覆數次之後,街壘已經矮了一大截,薄了整整一層.

    路鴻從箭樓之上跳下來時,身上不少地方已經著了火,連鬚髮也燒著了,一邊狼狽地拍打著火苗,一邊在心中大叫可惜,這三箭,只是射死了三個無關緊要的人,兩個指揮者一個也沒有撈著,那個老傢伙也太機警了一些.

    鄭曉陽撲上來,幫著他將身上的火苗撲滅,一陣手忙腳亂之後,路鴻卻已經變成了一個黑臉張飛了.看著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塌陷的街壘,路鴻喝道,」收攏士兵,都退回來,退到縣衙大門來,列成陣勢.」

    「那霸,那邊箭樓之上還有一台床弩,給我搬過來.安在大門之內!」路鴻一迭聲地下著令.

    街壘之內,還有一百多名士兵以及兩三百個青壯,將士兵們安排在大門的台階之上列成陣勢,讓所有的青壯去守圍牆,圍牆有些高,便從縣衙之內搬了桌椅,搭在後面,讓青壯們站在上頭,但凡有人攀越圍牆,便是一矛捅出去就夠了.

    街壘很快便被掃空,拉托貝看著在縣衙大門口列成陣形的扶風士兵,眼睛不由眯了起來,長槍一柄柄伸出,百多名士兵倒是組成了一個不錯的槍林.不過人少了一些,顯得單薄了一些.

    「納福,你負責去攻擊圍牆!爬上去,他們將士兵集中在了大門口,守圍牆的都是一些老百姓,不堪一戰!」拉托貝吩咐道.

    「是,族長!」

    「你,帶人衝擊大門,小心一些,不要硬往上撞!」拉托貝指著身邊另一名戰士.

    「其它人,弓箭攢射!」

    箭聲嘯叫之聲驀然響起,伴隨著箭嘯之聲,一名東胡兵揮舞著彎馬,縱馬向前衝來,在他身後,數匹戰馬緊緊跟上.

    上百柄長槍一齊伸到空中,拚命搖動,將落下的箭支打散,拉托貝要的就是他們這個動作,如此一來,戰馬衝鋒之時,便不會因為畏懼長槍而轉向,而守衛的士兵看到戰馬衝鋒的威勢,心下便會怯了,一露怯,便會不由自主地退讓,這單薄的陣形立馬便會給破了.

    大門口的士兵的確是讓了,但前兩排士兵一閃身,拉托貝便看到了床弩.

    尖嘯之聲再一次響起,三枚床弩飛出,沿著街道衝鋒而來的數匹戰馬讓無可讓,閃無可閃,眼睜睜地便看著粗大的床弩飛來,三匹戰馬轟然倒地,馬上騎士被甩出去老遠,其中一個很不幸,在街道之上一路滑行,竟然滑到了扶風士兵跟前,暈頭脹腦想要爬起來時,站在最前面的那霸一個箭步上前,手中長矛一挺,將他戳了一個透心涼,槍桿一抖,退回來時,身後已是傳來如雷的喝彩之聲.

    又是數匹戰馬撲了上來,拉托貝的臉色已是沉得能滴下水來,小小的扶風,竟然連床弩也有數台,這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路鴻心中沒有一點欣喜之情,床弩上弦太慢,能阻得一時,卻阻不得一世.這邊剛剛穩住,圍牆那邊卻是又危殆了,」鄭曉陽,你們給我穩住這邊!」路鴻大吼一聲,帶著自己的幾名親兵,撲向了圍牆那頭.

    已經有好幾個東胡兵跳過了圍牆,在他們的周圍,是幾個青壯的屍體,這幾個人在敵人攀上牆頭的時候,手腳稍慢,已是給這些東胡兵越了過來,揮刀斬殺了,此時這幾個東胡兵正揮刀撲向左近的青壯.

    路鴻適時殺到,與自己的幾名親兵死死地纏住了這幾個東胡兵.吳凱站在在堂前,手裡雖然提著刀子,但手腳卻在不停地發著抖,兵器的交擊之聲,鮮血的飛濺,讓這個擅長做生意的縣令幾乎挪不開腳步.

    看到路鴻已經斬殺了一個東胡兵,但又有兩個跳了進來,吳凱抖了一會兒,也不知是那裡來的勇氣,揮舞著大刀,咆哮著:」左右是個死,殺一個老子就賺一個了!」一撩袍子,居然就撲了上去,迎上了一個東胡人.在他身後的吏員們,看到縣令撲上去了,也是鼓起勇氣,撿起地上的長矛,嘶聲吼著沖了上來.

    看到吳凱沖向自己,剛剛翻過牆來的東胡兵不由獰笑起來,看對手那樣子,根本就是一個百無一用的書生,輕蔑地一刀便削向吳凱的脖子,他要一刀將吳凱的腦袋削下來,那噴濺而起的鮮血必然能讓院子里的這些人嚇得半死.

    這一刀卻削了一個空,不是因為他刀法不好,而是吳凱自己看到雪亮的刀光之時,兩腿發軟,站立不穩,居然一跤撲倒在地,卻是無巧不巧地避開了這一刀.東胡人一刀落空,愕然之下,還沒有反過來,跟在吳凱身後的幾名吏員卻是一齊挺起長矛,兇狠地刺了過來,三柄長矛齊齊中的,這名東胡兵長聲慘叫,隨著長矛的抽回倒斃當場,向前摔下來時,鼓起的金魚眼卻正好與吳凱的眼睛來了一個眼對眼,吳凱乾脆白眼一翻,咯的一聲暈過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