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九十五章:節節抵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九十五章:節節抵抗字體大小: A+
     

    隨著咣當一聲大門被砸破,藏身在洞里的三人的心一下子抽緊,三人緊緊相擁在一起,隨然看不到彼此驚恐的面容,但砰砰的心跳彼此之間卻感受得極其清楚,這一刻,連心跳都顯得那麼大聲.

    外面翻廂倒櫃的聲音不停地響起,這一群東胡兵砸破門進來之後,便立刻發現了這一家的與眾不同,他們已經搶了不少家了,但沒有一家能與這一戶相提並論,不說別的,單是這面積,就是其它人家的數倍之多,更不用說這戶人家的擺設,用具了.一看就是一個大戶人家.

    腳步聲愈來愈近,連東胡人彼此之間的說話聲都清晰可離,洞里的三人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柴房的門隨著吱呀的聲音被推開了,三人的呼吸在這一刻都幾乎停止了,但就在這個時候,外面響起了一個東胡人的大叫之聲,是那種又驚又喜的聲音.走進柴房的東胡人立刻退了出去,隨著一陣急驟的腳步聲,他漸漸遠去.他本來是想看一看柴房裡有沒有藏著人的,因為根據以往搶掠的經驗,那些燕人都喜歡藏在這種不起眼的小房子里.草草一描,屋裡沒有人,而外面,有同伴在大聲呼喊,這個東胡人顧不得仔細檢查,馬上退了出去.

    高遠家的庫房被打開了,一麻袋一麻袋黃澄澄的銅錢散攤在地上,麻袋被刀劃破,這些剛剛運到家裡來,還沒有打開過的銅錢展現在這些東胡人面前.

    這些人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麼多的錢,一串串的擺在地上,散發出誘人的光澤,幾個東胡人仰天大笑,發財了,發大財了.

    他們再也顧不得看屋裡還有沒有人,將散在地上的銅錢塞進麻袋之中,扛在肩上,便向外走去.

    外間的聲音逐漸遠去,洞里的三人卻仍是大氣都不敢喘一口,緊緊相偎在一起,葉氏的手上,感到一陣陣的冰涼,卻是葉菁兒的眼淚正在大滴大滴地掉落下來.

    凌晨的時候,拉托貝終於聚集起了他的兵馬,與拿下霍鑄的三個人頭相比,他對於收穫更加欣喜若狂,不算部下私吞了的,光是現在擺在他面前的銀錢,就有數十萬貫之多,這一筆巨款,便是放在從前胡圖部還沒有衰敗的時候,也不是輕易可以擁有的,有了這筆錢,他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重新招納一些東胡小部來充實強大自己,可以向東胡的那些最強大的部落行賄來請求他們的保護,以免自己的仇家在現在自己正虛弱的時候暗下黑手,總之,有了錢,胡圖部的再一次崛起便有了保障.

    看著這海量的金錢,他第一次有些感謝起霍鑄來了,沒有這個大燕的姦細,自己如何能有如此大的收穫,也罷,便費點事,替他拿下這幾個人的腦袋,畢竟這個傢伙的背後後台與東胡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也許,能通過他們,與東胡王直接搭上關係,那對於胡圖部也是有著莫大的好處的.

    「攻擊!」他興奮地向納福下達命令,在他看來,拿下東城,取下那幾個人的人頭輕而易舉.

    馬蹄踏著街道上的青石板,向著東城迅速地撲了過去,很快,一道由各類雜物,沙袋壘起來的街壘便出現在他們的眼前,納福收住了馬韁,打量著街壘之後,縣府那分外高大的建築.

    嗖嗖數聲傳來,兩邊屋頂之上突有箭支襲來,納福吃了一驚,猛地一個側身,翻到戰馬的另一側,羽箭掠著他的身子奪地射到地上,身後傳來幾聲慘叫之聲,卻是有幾個同伴被射翻在地,正在那裡痛苦地抽動.

    「還擊!」一挺身子,納福重新坐回到了馬鞍之上,這一瞬間,他已是取弓在手,搭箭上弦,嗖嗖連珠箭發,直向街道兩邊的房頂之上射去.同他一樣,街道之上的東胡人紛紛取下弓箭,向著兩邊的屋頂之上射擊,慘叫之聲不斷地響起,骨碌骨碌滾落屋頂的聲響不停地響起,這些扶風人知道佔領制高點,可惜卻不能很好地隱藏自己,當他們射出第一箭,看到命中目標而欣喜若狂的時候,就已經將自己的命交給了閻羅王.

    路鴻布置在兩邊屋頂之上的箭手頃刻之間便被對手一掃而空.

    「下馬,攻過去!」納福拔出彎刀,怒吼道.

    幾十名東胡人大聲吆喝著翻身下馬,竄了出去,手腳並用,向著街壘頂端爬來.

    路鴻站在箭樓之上,親眼目睹了自己不多的箭手,在東胡人的一輪射擊之中,便告潰滅,不由大為惱怒,」沒用的東西.」他在心中暗罵道.舉起長弓,瞄準了第一個在街壘頂端露出一個腦袋的東胡兵,想了一想,又停了一下,讓那個東胡人的身體完全暴露出來,站在街壘頂端,正舞著彎刀準備跳下來的那一瞬間,他鬆開了手指,羽箭帶著呼嘯之聲疾飛而至,那名東胡兵一聲慘叫,仰面朝天倒下了街壘,路鴻軍伍出身,屍山血海也曾經歷過,射出的羽箭的力道遠非他那些部下箭手可比,先前扶風兵的一輪偷襲,除了傷了一些東胡兵之外,沒有一個被乾死的,但路鴻這一箭,卻是直接送那個東胡兵上了西天.

    但這一箭也立刻便暴露了路鴻的位置所在,馬上,嗖嗖的羽箭破空之聲接鍾而至,路鴻經驗豐富,一箭射出,立刻全伏了下來,奪奪之聲響個不絕,箭樓外的擋板之上,一時之間布滿了羽箭,而更有幾支羽箭透過上面的隔欄射了進來,帶著嘯聲掠過路鴻的身子,釘在他身後的木板之上.

    路鴻張開大嘴,慘叫了一聲,然全便伏在那裡一動不動,眼睛卻瞄著身邊的那台床弩,三支已經上好的弩箭發著閃閃的寒光,這是他最後的殺器,是用來對付騎兵衝擊的,他估摸著,用不了多久,街壘就會被這些東胡人拆掉了.

    借著這一輪箭雨,十幾個東胡人翻過了街壘,沖了過來,在他們面前的是那霸和他的幾十個挺著長矛的士兵.

    那霸今天很惱火,他負責的西城莫名其妙地便被破了城,自己的都頭陳哲到現在都沒有歸隊,肯定已經凶多吉少了,此時與他的士兵一樣,他緊緊地握著長矛,看到十幾個東胡兵凶神惡煞地沖了過來,他大吼一聲,」上啊,給我宰了這群龜兒子.」

    幾十個士兵一涌而上,手裡長矛一陣亂戳,與十幾個東胡兵斗在了一起.

    如果是高遠在此,必然會長嘆一聲,那霸勇則勇矣,但他和他的士兵,毫無隊形可言,居然就這樣亂鬨哄地沖了上去,長矛長,彎刀短,只要那霸將隊形整理好,利用矛的長度,完全可以將這十幾個東胡兵隔在數米開外,亂槍亂捅,要不了他們的命也能讓他們手忙腳亂,但現在這樣一窩蜂地衝上去,卻正是以己之短,攻敵之長,讓十幾個東胡兵衝進了隊形之中,自己反而束手束腳了.

    街壘那頭惡鬥之聲響起,納福立刻又命令十數名東胡兵向著街壘爬去,準備支援第一批人手,路鴻恰在此時又爬了起來,張弓搭箭,嗖的一聲,又將一個爬上來的東胡兵射倒在地.

    這一箭卻是將納福嚇了一跳,先前那一輪箭,他聽到了路鴻的慘叫,以為已經將對手射死,不想卻是一個圈套,這一箭雖然只射倒了一人,卻將其它一群人都嚇了回來,納福大怒,彎弓搭箭,向著箭樓猛射.

    路鴻又是凄聲慘叫了一聲,然後伏倒在地板之上,透過縫隙,打量著外頭.

    另一邊的鄭曉陽已經率人過來支援了,一陣惡鬥之後,那霸已付出了二十餘人的傷亡,終於將這大部分的東胡兵全殲在當地,另有幾個卻是身手敏捷,一看大事不妙,如同猿猴一般地又爬了回去.

    不過在翻回去的時候,又被路鴻一箭幹掉了一個.

    「曉陽,多謝你了!」那霸渾身是血,臉上被彎刀劃了一下,血滋滋兒地往外冒,剛剛要不是鄭曉陽及時帶人過來解圍,這怕這十幾個東胡人就將他收拾了.

    「沒事,我那邊人多,那霸,你這邊好象是他們的攻擊重點,我那邊一點消息也沒有!」鄭曉陽點頭道:」你臉上沒事吧,別處受傷了沒有?」

    那霸一抹臉,沾了一手的血,這才反映過來自己挨了一刀,」媽那個巴子的,這下破相了!」

    「那霸,隊形,保持隊形,我聽高遠說過,對付這種短兵刃,咱們只要保持隊形,將他們壓在遠處,便能穩勝.」鄭曉陽提醒道,」不能與他們亂斗,單打獨鬥,咱們的兵干不贏他們.」

    「明白了!」有了第一次的經驗,那霸也總算是明白過來了,」對了,我剛剛聽到縣尉大人的慘叫之聲,他不會出事了吧?」

    鄭曉陽哧的一聲笑了出來,」他都慘叫了好幾聲了,每叫一聲,便有一個東胡兵被他射翻,你放心吧,縣尉大人打仗的經驗比咱們豐富多了,咱們都死了,我估摸著他還活得好好的.」

    話音未落,那邊的射向箭樓的羽箭又嗖嗖地射了出來,緊接著又傳來了路鴻的一聲慘叫,但兩人卻分明看到路鴻沖著兩人伸出了一隻手臂,正在那裡得意地搖晃呢!

    兩人相視一笑.

    「媽拉個巴子,東胡人也不過如此嘛!」那霸環視著四周橫七豎八地躺著的十來個東胡人的屍體,」我還道是三頭六臂,一刀下去,照樣了帳.」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