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十八章:不是故意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十八章:不是故意的字體大小: A+
     

    馬蹄翻飛,踏碎一地青草,鈴鐺輕響,伴隨著陣陣笑聲,高遠在南城軍營一舉折服了那霸諸人,在那裡足足呆了一整天,直到在軍營之中與路鴻,鄭曉陽,那霸等人用過晚飯之後,才回到家中,他決定連夜離開,因為此時的他,覺得呆在家中,與葉菁兒僅僅數十步之遙的距離,於他而言,已不諦於是一種折磨,人往那裡一站,滿腦子裡回蕩的都是葉菁兒巧笑嫣然的模樣以及柔軟似水的身子,還不如回到軍營之中,與一幫大老爺們混在一起吹牛打屁更為痛快.

    馬背之上負著一個小包裹,那是與葉菁兒告別時,葉菁兒給他拿來的,裡面是葉菁兒親自一針一線替他縫製的內衣,外袍,鞋子,看數量,只怕是自己離開後葉菁兒便開始縫製了.懷著滿心的歡喜,不時伸手摸摸那包裹,伴隨著一路笑聲,高遠在第二天凌晨回到了居里關.

    不出他意料之外,雖然他不在,但居里關的部下們仍然一如往昔,例行的早訓正進行得如火如荼,整個校場之上,都是在拚命訓練的士卒,看到高遠在這個時間段出現,曹天成孫曉等人都是大吃一驚,兵曹這不是連夜在一直往回趕么?

    幾個快步跑過來,替高遠牽住韁繩,」兵曹,怎麼這個點回來了,大家都以為您總得今兒個午後才能趕回來!」曹天成問道.

    「在城裡閑著也沒事,難受,還不如早點回關里和弟兄們在一起來得痛快!」高遠翻身下馬,笑道,」怎麼樣,這兩天沒有什麼情況吧?」

    「當然有情況!」孫曉突然笑了起來,與孫曉一樣,一邊的曹天成,顏海波,步兵等人都笑了起來.看著幾人笑得有異,高遠莫明其妙,」出了什麼事了?」

    「有人來找兵曹了!」顏海波忍著笑,指了指高遠的小屋,」昨兒個晚上就過來了,說是有要事要找兵曹,問她是什麼事也不說,又不走,沒法子,便只能將她安置在軍曹房中歇下了,這裡只有軍曹一個人是單間,現在只怕還沒有醒呢!」

    「是賀蘭雄派來的人吧?」手裡的馬鞭敲著掌心,高遠想也沒想,徑直走向了自己的房屋,渾身沒有注意到身後曹天成幾人一個個擠眉弄眼,卻是站在原地,一個也沒有跟過來.

    咣當一聲推開房門,高遠站在了門口,卻是呆若木雞,一隻腳踩在屋內,另一隻腳卻還在門外,屋裡的人的確是賀蘭雄派來的,不過不是高遠想象中的是一個男人,而是一個女人,賀蘭雄的妹妹賀蘭燕.

    如果僅僅如此倒也罷了,問題是此刻高遠推門而入的時間不對,興許是外頭的訓練之聲驚醒了賀蘭燕,此刻她已從被窩裡坐了起來,睡眼惺忪,正伸著兩支手臂打著哈欠,蓬鬆的頭髮凌亂地披撒在肩頭,將雪白的肩膀映得格外顯眼,更要命的是,此刻的她只穿了一件小小的抹胸,胸前大片春光顯露無遺,那高聳的胸部豈是一件小小的抹胸能擋得住的,這一伸臂挺胸,月白色的抹胸高高鼓起,兩個紅色的小凸點顯得是那樣的醒目,平滑的小腹之上,肚臍眼上一枚小小的金環正隨著她胸腹的起腹而微微搖晃.

    高遠趕了一夜路,此時也疲乏得很了,此刻正確的反應應當是馬上退出去關上房門,但疲勞的他,反應顯然也慢了許多,腦子一時沒有轉過來,居然就楞在了那裡,兩隻眼睛瞪得銅鈴般大小,死死地盯著滿屋的春光,嘴巴張得足足可以塞進去一個鴨蛋,一隻手還扶在門板之上.

    門響之聲顯然也驚著了賀蘭燕,手臂都忘了放下來,也這般瞪著眼睛看著高遠,兩人對峙了一會兒,賀蘭燕才霍然驚醒過來,一低頭,看見自己幾乎赤身裸體地將自己展現在高遠面前,頓時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叫.

    「色狼!」兩個字瞬間傳遍了整個居里關,隨著這一聲尖叫的是一個枕頭迎面砸向高遠,隨即又是整床棉被,一把抓住枕頭,一手接住棉被,高遠不由吐了吐舌頭,終於反應過來了,賀蘭燕手腳極快,卻又忘了先前還有棉被蓋著下身,這一下驚怒之下,將棉被也扔了過來,卻是將自己暴露得更多,褻褲之下,兩條結實有力的長腿充分地展示在了高遠的面前,高遠驚訝地發現,賀蘭燕的腳指甲居然全都塗成了紅色,腥紅的指甲,雪白的肌膚,相映成趣.

    扔出棉被,賀蘭燕這才發覺自己又出了大錯,不由手忙腳亂,兩手捂在胸前,但兩條雪白的長腿就實在沒地兒藏了,看著高遠瞪大的眼睛,驚怒之下,又是一聲尖叫:」色狼,還看!」

    高遠猛地後退,舉起棉被,擋在自己面前,連聲道:」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棉被一沉又被什麼東西砸中,隨即掉在地上,發出咚的一聲脆響,高遠知道,自己的茶碗已經光榮殉職了,趕緊舉著棉被向後退去,腳一勾,將房門帶上,隨即又是砰的一聲脆響,桌上的茶壺也隨著這一聲響就地犧牲.

    高遠回過頭來,看著笑得前仰後合的曹天成等人,臉都氣成了茄子色,」你們幾個混蛋,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孫曉笑著湊了上來,」兵曹,美色當前,我孫曉是沒資格欣賞,這等好事,我幾人可是盼都盼不來啊!」

    「滾!」高遠怒道:」那是誰啊,那是賀蘭燕,活脫脫一隻母老虎,瞧著吧,出來后她不找我拚命才怪,等會,你給我頂上.」

    房門咣當一聲被推開,」色狼,你罵誰是母老虎?」

    高遠猛回頭,賀蘭燕居然已是穿戴整齊地從屋裡跳了出來,兩手叉著腰,怒氣沖沖地看著高遠.

    高遠舉起雙手,自覺理虧的他實在無顏以對,」對不起,燕子,我真不是故意的,這幫龜兒子沒說是你,我還以為是你的哥哥派了他的護衛來給我通報胡圖族的事情,當真是沒有想到是你親自過來.」

    「你是色狼,是笑面虎,你的手下也沒有一個好人!」賀蘭燕怒氣沖沖地道.

    「一隻笑面虎,一隻胭脂虎,當真是絕配!」顏海波將自己藏在步兵身後,小聲道.不想賀蘭燕的耳朵卻尖得很,聽了這話,當下滿面通紅,高遠以為這個胭脂虎這一下定然要大發作,豈料賀蘭燕嘴巴開合了幾下,居然沒了下文,不由大為訝異.

    「小顏子,還在這裡貧嘴,還不快去給燕姑娘打洗臉水?老曹,快去準備早飯,孫曉,帶隊去操練,步兵,你閑著沒事幹嗎,滾!」一迭聲地將眾人喝退,生怕這幾個看戲不怕台高的傢伙狗嘴裡再吐出什麼不適宜的話來,惹惱了這個小老虎,還真是不好收場.

    幾個人怪笑著紛紛離去,高遠一手提著枕頭,一手抱著棉被,無比尷尬地站在賀蘭燕面前,」燕子,剛剛真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了,咱們還是進去說吧,這個樣子站在這裡,當真不成體統.」

    賀蘭燕嘟著嘴無聲地囁嚅了幾句,一跺腳,又轉身跑回到了屋裡去.

    回到房中,將枕頭和棉被扔在床上,看著賀蘭燕似乎仍是余怒未消,高遠只能再次舉手告饒.賀蘭燕看著高遠一臉的惶恐模樣,,卻是嘻的一聲轉怒為笑,」看了就看了唄,也沒什麼大不了,幸好沒有便宜別人.」

    這隨口的一句話,卻將高遠轟炸得頭暈眼花,什麼叫沒有便宜別人?什麼叫看了就看了?

    穩了穩神,高遠看著她問道:」你怎麼一個人就來我這裡了,還住下了?」

    「你當我願意在你這裡住下了,被窩臭烘烘的.」賀蘭燕一扁嘴,」我昨晚來的時候,天就快黑了,你總不能讓我一個大姑娘趕夜路吧,要是碰到什麼野狼猛虎的,可怎麼得了,又或者碰到一個壞人怎麼辦?沒奈何,本姑娘只能委屈一下自己在你這裡住下了,差點熏死我了.聽你這意思,倒是怪上我了.」

    高遠拿手猛搖,看對方杏眼圓睜的模樣,那是又要發作的前兆,」沒有沒有,我這床能讓燕姑娘睡上一夜,那是我的榮幸.」嘴上說著,心裡卻在道什麼叫熏死你了,剛剛進來的時候,你明明一副睡得極滿意的樣子,想到這裡,腦子之中猛地想起那月白色的抹胸之後那傲人的雙胸,竟然不由自主地拿來與葉菁兒比了一比,還別說,菁兒的那一對小白兔還真比不了眼前的這位,大概是葉菁兒從小吃苦,而這一位卻是賀蘭部的大小姐,賀蘭部再小,也不會讓這位大姑娘吃什麼苦,自然是發育得更好一些.

    「看你笑得色眯眯的,是不要又在想什麼壞事?」看著高遠嘴角牽出的笑容,賀蘭燕本能地覺得有些不妙,懷疑地問道.

    「沒有沒有!」高遠趕緊否認,看著賀蘭燕,那月白色的抹胸剛剛從腦子裡被趕走,那十個鮮艷的腳甲又悄沒聲的溜進了腦海之中,他趕緊咳漱了幾聲,用力在空在揮揮手,將他們驅離了腦海.自己可得對得起菁兒,腦子裡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萬萬有不得.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