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十七章:欺負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十七章:欺負人字體大小: A+
     

    高遠在家裡實在是呆不下去了,吃早飯的時候,葉菁兒的臉便一直紅撲撲的,起坐行動之間,總是出錯,不是碰翻了椅子,便是弄掉了湯匙,替高遠挾菜被他眼光一掃,手便打哆嗦,將菜灑得滿桌都是,葉楓坐在他的對面,看看高遠,再看看他的姐姐,臉上一副賊兮兮的笑容,在一邊服侍著的兩個丫頭臉上也是一副神秘秘的笑容,高遠知道,自己昨晚上與葉菁兒的一番親熱,可以瞞得過小葉楓,但卻很難瞞得過兩個丫頭.桌上詭異的氣氛讓葉氏很是狐疑,懷疑的目光老是在高遠與葉菁兒身上掃來掃去,弄得高遠滿身的不自在.

    草草地吃完早飯,高遠便逃一般地離開了家,在葉氏的面前,他總感到自己是個小偷,偷了她最寶貴的東西,被她目光一掃,便有些無地自容,而且葉菁兒在自己面前,根本無法保持從容,兩在要是在葉氏面前晃得久了,難保不被這位厲害的婦人看出端倪來,再說了,高遠現在正是激情澎湃,如果再有與葉菁兒單獨呆在一起的時間,難保便不會色心大發,一口便吞了這隻可愛的小羊羔,想起昨晚葉菁兒那楚楚可憐的模樣,高遠便不由憐意大起,還是忍一忍的好.

    是你的終歸是都是你的!葉菁兒昨晚臨走的那一番話,讓高遠心中極為篤定,是啊,終歸是自己的,慌什麼,更何況,這種等待之間的樂趣,更是讓人心旌神搖,遐思無限.走在去縣衙的路上,腦子裡卻滿是葉菁兒那軟得跟糯米糕似的身子以及朦朧帶雨的眼神,不由渾身發熱,連走路都輕飄飄的似要飛起來了.

    與路鴻在縣府里匯合之合,兩人便一齊前往南城軍營,高遠主要是應路鴻所託,對現駐紮在南城軍營里的由鄭曉陽和那霸率領的兩個百人隊的訓練進行一些必要的指導,鄭曉陽與那霸與高遠是平級,都是軍曹,而且相比起來,他們兩人的資格更老,高遠答應了路鴻的要求之後,卻要路鴻陪同前往,否則,自己不免有些越權的嫌疑,雖然高遠不怕,但卻沒有必要結下這樣的梁子.

    對於提高這兩個隊的戰鬥力,高遠倒是不遺餘力,俗話說,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在扶風,鄭曉陽與那霸兩人是自己的友軍,以後萬一有個聯合作戰什麼的,要是他們不頂事,多半也會連累自己,他們越強,自己也越安全不是?

    兩人來到南城軍營的時候,鄭曉陽與那霸早已是列隊相迎了,清一色嶄新的青色軍服,腿上無一例外地打著綁腿,隊列也站得筆直,看來鄭曉陽年前在高遠的軍營之中借住了近一個月的時間,倒也是沒有白住,當真是學了不少東西去了.光看這隊列,便讓高遠心中極是高興,隊列看似是一個無用的東西,但無論古今中外,軍隊之中無不首重這一條,說白了,這就是一個紀律的體現,你不能指望連一個隊列紀律都不遵守的士兵能夠在面臨生死大戰的時候,還會聽從你的命令,不管這兩個隊其它的能力如何,至少,他們已經有了一個很不錯的開始.

    鄭曉陽與那霸兩人站在隊伍的最前列,鄭曉陽個頭與高遠差不多,只不過比起高遠來,窄了一圈,此時裝束整齊,挺胸而立,倒也極有軍人風範,而那霸則比高遠整整矮了一頭,但卻比高遠寬了不少,滿臉橫肉,一臉兇悍,兩人站在那裡,一高一矮,倒也是相映成趣.

    鄭曉陽與高遠打交道多,知道高遠的厲害,再說他曾被高遠的部下揍過一頓,對高遠現在服氣得很,而那霸則不同了,他去年整整一年都在居里關駐紮,由於拿著全薪,他的部下還保持著不錯的戰鬥力,不像高遠接手的第一隊以及鄭曉陽的第二隊,那時活脫脫就是一群叫花子.回到南城軍營,雖然對因為高遠,他們亦可以拿到全薪,不用在過苦日子,但對於路鴻安排由高遠來指導他們的日常訓練,卻是滿心的不服氣.

    那霸是路鴻的老部下,從小兵一步步幹起來的,年紀比高遠足足大了一圈,已經三十六了,想著由這樣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來指手劃腳,便是滿心的不服氣,雖然在路鴻面前不敢放肆,但一雙三角眼看向高遠的時候,卻是翻著白眼,左掃右瞄,滿眼的挑釁之色.

    「不錯,不錯,頗有些氣象了!」看著兩個百人隊整齊的隊列,路鴻很是滿意,便是太守大人的親軍,也不過這個樣子吧,想著這些人都是自己的屬下,路鴻便不由得滿心歡喜,雖然錢出得多了,但看著這軍容,卻也舒心,錢總算沒有砸在水裡去,當然,這也得感謝高遠,如果不是他,自己還真拿不出錢來養他們,只能放養,現在卻是不一樣了.

    「見過縣尉大人!」鄭曉陽與那霸向前一步,同時抱拳行禮,高遠所部那種左手握拳叩擊右胸的禮節,卻是高遠獨自規定的.

    「罷了罷了.」路鴻連連擺手,」都是老兄弟了,這裡是軍營,又不是外頭,自家人用不著這麼多禮,曉陽,那霸,今天我可是給你們帶來了一個好先生,好好學著點兒,高遠在城裡只呆一天便要回居里關,切不可錯過了這個討教的機會.」

    「是,屬下一定用心學習!」鄭曉陽恭敬地道,轉頭看向高遠,」高兵曹,還請多費心了.」

    「不敢,不敢,互相切磋而已,兩位都是老軍務了,高遠卻是一個新手,要向二位請教的也有很多地方.」高遠躬身還禮.

    那霸卻是白眼一翻,」高兵曹這話說得中聽,我與曉陽再不濟,也在軍中呆了多年了,都是從小兵一步步幹上來的,高兵曹剛入軍伍,卻不知有什麼要教我們的,那某這裡洗耳恭聽了.」

    鄭曉陽微微一笑,向後退了一步,他與那霸雖然同位兵曹,但那霸個人的武力卻比他強,兩人相爭,總是鄭曉陽吃虧,往日路鴻也多偏向那霸,眼見著那霸向高遠挑釁,他卻是樂見其成,讓高遠殺殺那霸的煞氣,自己也算出一出往日的惡氣,當下一臉看熱鬧的模樣.

    路鴻臉色一沉,」那霸!」

    那霸轉身看著路鴻,」縣尉大人,那霸是你的老兵了,軍中不看別的,就看實力,特別是我們這些帶兵的,高兵曹想要指教我們也可以,但我們剛剛才從居里關回來,沒見識過高兵曹的威風,高兵曹總得露兩手,讓弟兄們服氣才好,不然大家心裡不服,想學什麼也學不好是不是?」

    高遠看著那霸,心中卻訝然這傢伙看似粗魯,說起話來卻是一套一套的,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路鴻亦是老軍務,自知那霸說得有道理,轉頭看向高遠,高遠微笑點頭,」那大哥相驗驗的我本事倒也沒問題,只不過那大哥是一隻猛虎,高某不敢妄自菲薄,卻也以虎自居,兩虎相鬥,必有一傷,這樣吧,那大哥,那邊的沙包陣倒是可以讓我們比上一比,卻又不傷和氣,如何?」

    這個沙包陣矗在軍營之中,但鄭曉陽他們一直沒有進去過,不是不想,而是鄭曉陽在見識過當初高遠在其中的英姿以後,卻是沒膽進去,要是進去被砸得七葷八素出來,不免在士兵們面前掉了面子.那霸回到軍營之後,一些練兵的法子都是照著鄭曉陽偷學的那一套來干,見他從來沒有進過沙包陣,便也不知所用,現在高遠提起,不由轉頭看著那一排排的沙包.」這怎麼較量?」

    「簡單!」高遠一臉壞笑,」那大哥如果想簡單一點的話,那就一人進去,擊打沙包,讓所有的沙包都飛起來,誰在裡面挺得時間長,誰就贏了,如果想難一點,咱們兩人便在沙包陣中相鬥,誰先趴下或者被打出沙包陣,誰便輸了!」

    高遠此語一出,鄭曉陽滿面平靜之色,但他身後,幾十個老兵卻是不由自主地搖起頭來,他們都見識過高遠帶著第一隊的一些人練過這玩意,便是孫曉與顏海波這樣的驍將在裡面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更何況是從來沒有習練過的那霸,眼見著高遠不動聲色地便給那霸挖了一個坑,眾人眼中不由露出同情之色,腦子裡想得滿是那軍曹一會兒的慘相.

    那霸背對著這群士兵,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些傢伙的同情之色,否則定然會多想一會兒,見高遠劃下道來,想也沒有想,便直接選了難的.

    「咱們兩人便在這撈什子的沙包陣中相鬥,你若輸了怎麼辦?」那霸牛氣吼吼地道.

    「我若輸了,便夾起尾巴離開南城軍營,以後我見了那大哥,必當退避三舍,我第一隊的兵見了那大哥的兵,都得躬身叫一聲大哥,如何?」高遠又甩出一個誘餌.

    「行,我若輸了,從此便叫你從大哥,怎麼樣,你不虧吧,我可比你足足大上一倍!」那霸道.

    「一言為定!」高遠解下身上的披風,隨手扔在地上,緊了緊皮帶,一馬當先便走進了沙包陣,左手背在身後,右手作了一個請的手勢,那霸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亦是大步走了過去,看著高遠篤定的樣子,心裡也不由打起鼓來,此時方才想起,這玩意兒便是高遠立在這裡的,莫不是其中有詐,但這時候話已經說出了口,想再反悔,不免大失面子,也只能痛快應戰了.

    兩人站定,中間卻是隔了兩三個沙袋,」那大哥,請!」高遠微笑著道.

    那霸也不再客氣,心道這玩意兒你肯定熟悉,我先動手,卻也不算佔了你的便宜.一拳擊在面前的沙袋之上,拳力兇猛,將那沙袋擊得高高飛起,跟著上步肘擊,第二個沙袋又盪了起來.

    只到那霸連擊兩個沙袋,高遠這才動了起來.

    陣外,路鴻有些擔心地走到鄭曉陽面前,」曉陽,不會有什麼問題吧?那霸功夫很不錯的,高遠能贏么?」這沙包陣路鴻卻也是從來沒有見高遠玩過.

    「大人放心吧,如果是在外面相鬥,說不定那霸還有兩三分勝機,但進了這沙包陣,那霸一會定然被打成豬頭!」鄭曉陽笑嘻嘻地道,」我見過高兵曹他們練這玩意兒,我在這裡住了幾個月了,還不敢進去嘗試,那霸不明就裡,不吃虧才怪.」

    路鴻這才放下心來,回頭看沙包陣里,臉上已是變了色,此時沙包陣中,數十個沙包已是橫飄豎砸,根本毫無規律可尋,心道這種搞法,身隱其中,只怕難以堅持,腦子中突地靈光一閃,這是模仿的亂軍從中的打鬥,如果能在這裡面全身而退,那在大軍激斗之中,生存的概率便會大增.

    外面看得目眩頭昏,身陷其中的那霸更是苦不堪言,初時還能躲過沙包的擊打,但到了後來,四面八方便是亂舞的沙包,那裡躲得過,別說與高遠打鬥,連高遠在那裡都無遐看清了,全憑著肉糙皮厚這才沒有被擊倒.但他身體再強橫,再這般暴風驟雨般的打擊之下,卻又能支撐多長時間,更何況高遠此時還在其中不停地為一些沙袋加力,終於在半柱香過後,那霸再也無法忍受,想要衝出陣去,但他無論向那個方向走,面前總會有一個沙包直砸過來,而那沙包之後,高遠的影子便必定會出現.

    再挨了十數下,那霸算是明白了,這樣再下去,自己非得被揍成豬頭不可,要是被打暈了像頭死豬一般被拖出去,面子掉得更大.當下不再猶豫,在躲過又一輪攻擊之後,直接就地卧倒,手腳並用,居然從裡面爬了出來.

    一出沙包陣,那霸便一躍而起,在他身後,高遠咪咪地猶如閑庭信步一般走了出來,外頭包括鄭曉陽路鴻在內的數百人不約而同地發出一聲驚嘆,此時的那霸,鼻青臉腫,渾身沾滿了灰塵,將一件簇新的軍服弄得不成模樣了,而隨後而出的高遠,與先前一般無二,便似沒有進行過這場激斗一般.

    這不是在比武較技,這完全就是在欺負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