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十二章:勾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十二章:勾結字體大小: A+
     

    拉托貝站起來,走到大帳門帘邊,看著前面空地之上停著的十數輛馬車,那上面載著的都是他需要的東西.轉過頭來,看著怡然自得品著奶茶胸有成竹的霍鑄,他知道,自己無法拒絕.

    霍鑄身後是誰,拉托貝知道,那是大燕頂尖的人物,這樣的人要收拾幾個人,又怎麼會在乎邊境之上一個縣的老百姓的死活呢?他只是有些奇怪,以霍鑄身後的那人的能量,有什麼必要如此大費周章呢?也許一封信便能解決這幾個人,但是他做不到,而要來借自己這把刀,那就只能說明這幾個人背後也有一股強大的勢力,聯想到遼西郡的情況,答案已不言而明.

    「我想知道,我這麼做了之後,張守約會不會來找我的麻煩?」拉托貝走到了霍鑄的面前,俯身問道.

    「族長,如果你成功地將他們都殺死了,並搗毀了扶風城的話,那麼,我敢向你保證,張守約絕不會找你麻煩,但是如果你沒有殺死他們而留下後患的話,張守約倒真有可能找你的麻煩!」霍鑄微笑道.

    拉托貝一愕,」這是什麼道理,我不明白!」

    霍鑄站了起來,在大帳內走了幾步,」也不妨給族長透點底兒,這幾個人關係到張守約的大筆財富,因為這幾個人,張守約有極大的可能在將來會給我們與東胡王之間的生意製造麻煩,甚至不再允許有任何物資流入,但如果這幾個人死了,張守約反而要依靠我們分他一杯羹來維持他的軍隊,我這麼說,族長明白了么?所以,即便族長不出手,我相信,東胡王也肯定會出手的.」

    拉托貝亦是歷經滄海的人物,霍鑄這麼一說,他已是瞭然於胸.

    「好,這件事我做了.霍先生,我倒不想要你的其它獎賞了,但是拿下扶風城后,城裡的東西都歸我所有.」拉托貝道.

    霍鑄大笑起來,」族長好大的胃口,好,沒問題,就這麼說定了.扶風是你的,我只要三顆人頭.」他伸出手去,與拉托貝重重地握在一起,」什麼時候族長能動手?」

    「現在不行!」拉托貝道:」眼下正是牲畜配種的時間,這是關乎到我們部族生計的大事,絕計輕忽不得.」

    關於這一點,霍鑄倒也心裡有數,」那族長什麼時候能出兵?」

    「最早也要等到四月中!」拉托貝在心裡盤算了一下時間,」這是我能出兵的最早的時間了,霍先生,這也就是我們部族牲畜少,換了一個東胡大部,只怕要等到五月份才能成行.」

    「很好,四月中便四月中,正好我這一趟有要事與東胡王相晤,這一來一去,總也得一個來月的時間,回來的時候,便也正好是你發動的時間,族長,沒有我的幫助,你只怕是打不下扶風城的.」霍鑄笑道.

    居里關,與去年相比,已經完全是兩個模樣了,修整一新的城牆被加高了足足有一米之高,趁著雪化時節泥土鬆軟的機會,高遠命令士兵挖掘了大量的泥土,給城牆砌了一道斜坡,這道斜坡所花的工程量並不大,但卻能給攻城者帶來巨大的麻煩,雲梯是豎不上去的,除非你先將這段斜基給剷平,而挖掘這些泥土所形成的寬約五米,深達兩米的壕溝又對城牆形成了一個新的屏障,雖然沒有水,不能稱之為護城河,但對於居里關外的敵人東胡人來說,卻是天然的險阻.

    居里關的後方,新的營舍已經建成,夯土而成的牆壁蓋上了厚厚的茅草,砍伐居里關前的密林製成了大量的柵欄,將整個營舍與城牆聯為了一體,柵欄之內,營舍之前,是寬敞的校場,平整的場地之上,用細小的碎石壓實,碾平,無懼雨雪,都可派上用場.

    此刻,校場之上,三百餘士兵除了正在城牆之上警戒的哨兵之外,其餘的人都聚集在校場之上,各自練習.

    正中間,以高遠為首,兩百餘人雙手握著高遠特地為他們打造的長刀,排成整齊的隊形,隨著高遠的動作,上前一步,泰山壓頂,猛力劈下,每一次劈下,都是伴隨著一聲大聲的怒喝.

    上步,劈殺,側跨,反撩,上步,斜劈而下,弓步,捅殺.動作不多,翻來覆去,都是這幾個動作,但隨著一聲聲的怒吼,整個隊伍的動作卻是愈來愈快,慢慢地,整個校場的中央,全是滾滾的刀光.

    校場的一角,步兵左手持弓,右手扣弦,弓如滿月,閃著寒光的利箭搭在弓弦之上,引而不發,在他的身後,錯位而立著五十名弓箭手,與他保持著同樣的動作,只不過有的手臂穩如磐石,有的卻在微微顫抖,因為他們的左手手腕之上,都用一根繩索系著一塊磚頭.

    步兵的臉上汗如雨下,人卻如一顆釘子一般扎在地上,在他們的前方,一塊塊的人形靶標被釘在柵欄之上,所有的要害之處,都被用黑炭塗成了黑色,一目了然.

    「所有人都穩住了,你們的身左身右,都是你們的戰友,你們的手要是發抖,要是扣不住弦,你就有可能誤傷了你的戰友.」步兵大聲喝道.」只有實在堅持不了的時候,才准射出你們的羽箭,但是你們記好了,前十個射出箭的人,將會加練一個時辰,前十個射出了箭又沒有命中要害的,再加練一個時辰!」

    伴隨著場地中央聲聲吶喊之聲,是五十名弓箭手的汗水雨下.

    終於,一聲得嘯響起,一支箭離弦而出,奪的一聲,正中五十步柵欄之上標靶的額頭,隊列之中,一位年輕的士兵雙腿發軟,單膝跪地,不停地喘著粗氣,看著那支射中要害的羽箭,臉上既有羞愧,也有慶幸.只用加練一個時辰,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

    有了第一個,箭嘯之聲便不停地響起,一支接著一支的羽箭從士兵們手中飛出,有的正中標靶要害之處,也有的射在其它部位,少數的箭支脫靶而出.

    直到所有的士兵手中的羽箭都已射出,步兵手中的羽箭這才伴隨著尖嘯之聲飛出,奪的一聲,正中咽喉部位,他回過頭來,看著身後的士兵,臉上露出讚賞之色,」不錯,今天多堅持了半個時辰,達到要求的休息,沒有達到要求的,半個時辰之後,加練!」

    聽到步兵的話,一批人喜笑顏開,提著長弓,走到一邊,小心地卸下弓弦,對於他們來說,弓弦都是極寶貴的東西,極難補充.如果不保管好了,一膽鬆軟了,箭可就沒了力道.

    其它人在休息,步兵卻沒有與他們一道,而是在柵欄邊上又豎起了一個轉盤,猶如風車一般的槳葉被一個士兵猛力撥動,呼拉拉地便轉動起來.

    步兵張弓搭弦,屏息靜氣,眼睛死死地盯著轉動的那些顏色各異的葉片,驀地一聲低喝,羽箭化為一道閃電,嗖的射出,奪的一聲,轉盤一頓,槳頁被這一箭射得反轉起來,眾人看得清楚,這一箭射中的卻是紅色的葉片.

    「好!」旁觀的士兵一個個都大力地鼓掌喝起彩來.

    「再來!」步兵臉上也露出了微笑,大聲喝道.

    轉盤再一次轉動起來,步兵全神貫注地開始了他的第二輪射擊,這是高遠布置給他的任務,現在他十箭之中,倒有七八箭可以準確地命中目標.如此射法,準頭不是難度,難就難在提前預判和計算,就如高遠告訴他的一般,在亂軍之中,他稍有誤判,便會誤傷到戰友.眼前的成績,高遠其實已經相當滿意了,高遠相信,即便是在以騎射而聞名的匈奴與東胡人之中,像步兵現在這樣水準的箭手,也是屈指可數的.但步兵卻不滿意,十箭之中,只能命中七八箭,那失手的那兩三箭,傷著的便是戰友,他想做到十全十美.

    校場中央,高遠渾身的衣衫已經濕透,卻仍在一絲不苟地練習著這些看起來極為簡單的動作,唯有簡單,才能快,唯有快,才能更有效地殺傷對手.

    高遠深知自己的弱點,近身格鬥是自己的長項,但冷兵器時代交鋒,長槍大戟的亂斗才是最為常見的,自己的軍刺和短刀只有在近身格鬥之時才能發揮效能,遠距離格鬥便力有不逮,他要讓自己成為一個沒有弱點的武將.這把長達近兩米的雙手握刀就是他的新武器.

    「殺!」

    「殺!」

    「殺!」

    在一片喊殺聲中,曹天成笑咪咪地出現在營房門口,」開飯羅,弟兄們,開飯羅!」

    「收!」高遠猛劈一刀,收刀而立,在他的身後,二百餘士兵的動作整齊劃一,一齊收刀.

    「洗澡,吃飯!」高遠揮揮手,士兵們轉身,成隊列走到牆邊,將長刀合進刀鞘,再將長刀一把把整齊地豎在牆邊,這才散開隊形,校場之中,終於響起了一片嘻笑打鬧之聲.

    高遠微笑著走到牆邊,提起刀鞘,向內一合,啪的一聲,長刀被收進了竹制的刀鞘之中,高遠設計的這種長刀因為過長,不可能從鞘口拔出,這種竹鞘在一邊開口,長刀自旁收進,需要取出之時,刀把微向下奪,觸動刀鞘口的一個小機關,整個長刀便脫鞘而出,拔刀極為方便.

    高遠的房中,小方桌上放著一碟鹹菜,一盤羊肉,還有一盤清炒的野菜,與士兵們相比,也就多了這一般野菜而已,孫曉,曹天成,顏海波,步兵與高遠一齊圍坐在方桌邊上,大口地啃著饅頭,喝著稀粥.

    「今天飯我我準備回扶風城一趟!」高遠撕下一聲羊肉,丟進嘴裡,嚼得滿嘴冒油,含糊不清地對著四人道:」這兩天賀蘭雄那邊不停地有消息傳過來,胡圖族有異動,看來他們是要動手了,我得回扶風去跟吳縣令和縣尉彙報,作好這一次大戰的準備工作.我不怕他們來打居里關,就怕他們繞過居里關再去扶風縣劫掠,縣裡得做好一切準備.」

    「兵曹放心去,這裡有我們!」孫曉用力地點點頭,」說起來,我還真盼望著早點幹起來,這些龜孫子,我已經忍不住要砍下他們的腦袋來給老曹報仇了.」

    「孫哥!」一邊的顏海波截斷孫曉,一邊有些擔心地看著曹天成.

    曹天成的臉微微抽搐了一下,卻又馬上變得若無其事.

    「飯後我便出發,夜裡便能趕回扶風城,我不在的時候,由孫曉負責居里關所有事務,孫曉,記住,哨騎可以放遠一些,另外一定要加強與賀蘭部的聯繫,最遲明天晚上我便趕回來了.」高遠道.

    「是,兵曹放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