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十一章:落難的胡圖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十一章:落難的胡圖族字體大小: A+
     

    時光轉瞬即逝,轉眼之間,便已是進入了三月,太陽終於有了些精神,稍稍顯示出了一些熱情,在陽光的照射下,覆蓋了整整一個冬天的積雪化為淙淙流水,開始滋潤著大地萬物,殘雪雖然還未化盡,已是從下面鑽出一些嫩嫩的綠芽,在風中搖曳著柔弱的身姿,向所有人展示著盎然的春意.

    拉托貝牽自己戰馬,繞著營地轉悠著,一兩個時辰的功夫,他便已經幾乎轉完了所有的大帳,看完了他僅存的子民,而就在大半年之前,即便是一天的功夫,他也不可能將他的老營轉完,超過十萬人的大部,能在三聲號角之間聚積起兩千精銳鐵騎的胡圖部,現在已經成了喪家之犬,只剩下了不到兩千帳,拼盡全力也只能組建起一支四百餘人的騎兵了.

    一場爭奪草場和地盤的東胡部落之間的內鬥,胡圖部慘敗,大部分子民已經成了別人的奴隸,大部分的戰士將他們的鮮血灑在了那片他們丟失的肥沃的土地之上.他們只能一路逃到了大燕人的眼皮子底下苟顏殘喘,如果不是最後東胡王發了話,只怕自己的對頭會將自己趕盡殺絕.即便是現在得到了暫時的安全,但拉托貝卻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大意,自己的對頭不會這樣輕易放過自己,東胡王的話在明面上管用,但在暗地裡,誰也保不準自己的對頭會不會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殺過來,將自己和自己這些了民殺個一乾二淨,然後死不認帳,難不成東胡王還會為了一個已經不在存在的部落卻得罪另一個實力雄厚的大部么?頂頭也就是責罵幾句罷了.

    說到底,還是要實力說話,自己想要胡圖部能夠生存下去,便只能儘快地增長實力,儘快地將血淋淋的傷口舔食好.

    去年冬天對大燕的一場劫掠雖然冒了一定的風險,但收穫得巨大的,不僅僅是大批的糧食,無數的金銀財帛,更重要的是大量的人口,以往部族對大燕人發起劫掠,搶掠的目標只是精壯的男人,女人和孩子,但上一次,只要是人,胡圖族便來者不拒,胡圖族現在需要大量的奴隸,以便能更快地聚集起財富和人口.如果敵人來襲,至不濟這些奴隸還可以為部族抵擋一些兵鋒.

    精壯的男奴隸可以在敵人來襲之時拿上簡陋的武器抵抗,女奴隸可以為部落帶來更多的人口,而那些孩子,在不久的將來,便可以成為成年的奴隸.

    在拉托貝的心中,敵人是來自東胡內部的仇敵,至於大燕人,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就憑那些人,即便自己眼下元氣大傷,他們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除非是遼西郡的張守約親身來犯,但如果那樣一來,東胡王就絕不會坐視不管,那將是一場東胡人與大燕人的大戰,張守約沒有這個膽子.

    情況在一天天好起來,剛剛在營地里轉了一圈,牛羊馬匹產下了不少的小崽子,熬過了上一次大戰的痛苦,部落終於恢復了一些元氣,重新有了一些欣欣向榮的氣息,眼看著春草已經鑽出了土地,用不了多久,這裡便將變成一片鬱鬱蔥蔥的草場,胡圖部將在這裡重新展開翅膀翱翔在天空之中.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拉托貝長長地吸了一口氣,伸手將被風吹亂的滿頭白髮攏到腦後,將束髮的絲絛系得更緊了一些,半年之間,那還是一頭青絲,可現在,就如同冬日白雪一般了.

    耳邊傳來了急驟的馬蹄之聲,拉托貝抬起頭來,一匹青色的戰馬自營門外如飛而來,奔行到他的面前,戰馬還未停穩,馬上騎士已是利落地翻身下馬,」族長!」年輕的騎士興沖沖地跑了過來.

    「出了什麼事了?著急忙慌的,納福,你現在已經是百夫長了!」拉托貝皺起了眉頭,不滿地道,納福是這一次大戰之後新近提起來的百夫長,有經驗的老戰士為了掩護部落撤退,幾乎已經損失殆盡了.

    「族長,今天我在外巡邏,發現了一個大車隊,隨行有百多人,我尾隨觀察了一段時間,這些護衛算不上什麼精銳,如果動手的話,完全可以穩穩地一口吃下去.」納福很有些興奮,他也知道,現在正是部族急於擴大實力的時間.

    拉托貝眉毛一挑,去年冬天自己剛剛大幹了一場,這個時候那個商隊有這麼大的膽子居然敢再次踏上這一片土地呢?

    「看清楚他們的車隊運送得是什麼了嗎?」拉托貝用馬鞭輕輕地敲著手掌,問道.事出反常必有妖,要麼是有恃無恐,要麼便是一個陷阱.沒有誰會是傻子來送死.

    「族長,我都打探清楚了.」納福道:」一半是鹽和茶,還有一半是鐵,毛胚鐵,族長,這可都是我們急需的東西啊,而且這麼點人護送,完全可以輕易拿下,有了這些鐵,我們完全可以打制更多的彎刀,更多的箭頭,然後去搶更多的東西,族長,這一段時間我打探過了,在我們的左近,還有不少的匈奴小部,咱們只要武器足夠,完全可以將他們吞下來,壯大我們的部落.」

    拉托貝的神色卻是冷了下來,馬鞭輕輕地敲了敲了納福的肩膀,」納福,你能為部落想這麼多,很不錯,好好乾,你會大有前途的,這事兒,就這樣吧.」轉身牽著馬,便欲離開.

    「族長,族長!」納福看了拉托貝的意思竟然是要放棄,不由大急,」我只要一百騎,便可以不損失一人便將這支車隊拿下.」

    拉托貝笑著轉身,」納福,有很多事你不知道,能將這麼多鐵,鹽,茶運出大燕國界,送到這裡來的人,能是簡單的人嗎?這些東西我們搶不得,如果我們搶了的話,胡圖部就真得要走上絕路了,就當沒看見吧!」

    「為什麼?」納福奇怪地問道.

    「因為這批貨是賣給東胡王的.」拉托貝決定點撥一下這個年青人,」納福,我們這一次能逃出生天,保存這一點血脈,不是因為我們胡圖部的運氣好,而是因為東胡王要為我們的對頭留下我們這樣一個敵人來作為他們的牽制,但是,我們如果拿了不該拿的東西,轉眼之間,胡圖部就會在這片土地之上消失的,一個人也不會留下來,你明白了么?」

    納福點點頭,」族長,這我就明白了,這些人是與我們的王作交易的,是來頭很大的人,我們惹不起.」

    「是的,我們惹不起!」拉托貝嘆了一口氣,翻身上馬,向著自己的大帳奔去,去年那一戰,他連自己的王帳都丟了.

    拔毛的鳳凰不如雞,下山的猛虎被犬欺,換作以前,自己在東胡王面前也是說得上話的,但現在,只怕自己連東胡王的大營自己也沒有資格進去了.

    一路嗟嘆著回到自己大帳的拉托貝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天的傍晚,他不敢去動的那支車隊,居然派了人找到了他的大營,盯著面前這個富富態態的中年人,拉托貝眉頭緊鎖,一時之間,實在是想不出這個叫霍鑄的人,為什麼毫沒來由的要送給自己這麼多的禮物.

    「霍先生,我們從來沒有交情,禮下於人,必有所求,我們東胡人不喜歡繞圈子,開門見山,你到底想做什麼吧?如果能做,這些禮物我便收下,如果不能做,那就很抱歉了.」拉托貝緩緩地道.

    霍鑄看著眼前這個虎落平陽的老胡人,心下倒是有些詫異,胡圖部的底細他已經從遼西郡令狐耽那裡摸得清清楚楚,這個部落眼下內外交困,自己送給他的東西可以說都是他們所急需的,送上門來的好東西,此人居然還能忍得下性子,倒也不可小覷.

    喝了一口有些很不習慣的奶茶,霍鑄笑了笑,」拉托貝族長說得好,禮下於人,必有所求,想必族長也知道我是與誰做交易的,想來也能信得過吧?」

    「當然,你們是我們東胡王的客人,到了我這裡,那自然也是客人.」

    「說得好!」霍鑄微笑道:」我來此,是想請拉托貝族長去殺幾個人,破一座城!」

    拉托貝的眼皮一跳,」殺幾個人,破一座城?」

    「不錯,今天我拿來的不過是定金的一部分,如果事居,破城所得歸族長你,而那幾個人頭,將會為您帶來數倍於眼前禮物的獎賞.」霍鑄悠悠地道.

    「破那座城?要那幾個人的人頭?」拉圖貝砰然心動.

    「破扶風城,拿到居里關鎮守兵曹高遠,扶風縣令吳凱,扶風縣尉路鴻這三人的人頭.」霍鑄輕鬆地道.

    「你是想要我破居里關?」拉圖貝訝然道:」還有扶風城?」他連連搖頭,」霍先生,你既然是東胡王的客人,那麼我現在的情況想必也是清楚的,別說是扶風城,便是居里關,我也打不下來,你所說的這個高遠現在正是在居里關鎮守吧,對於居里關,我還是有不少情報的,這個高遠不是一般人,居里關現在已經大變樣了,憑我手裡的這點人馬,就算打下居里關,也必然損失慘重,得不償失.」

    「族長何必去強攻居里關,只消拿下扶風城,以高遠的性子,必然會率軍回援,他們出了關,難不成您還怕了他們嗎?」

    「居里關我都打不下,如何打得下更堅固的扶風城?」拉托貝連連搖頭.

    「因為有我在,您自然會不費吹城!」霍鑄微笑道.

    「你,到底是誰?」

    「我叫霍鑄,正是眼下扶風城的督郵!」

    拉托貝霍然而驚,」既然你是扶風城的督郵,為何要慫恿我去拿下扶風城?」

    「這沒有什麼好瞞的,因為我所說的這幾人得罪了我們大燕的一位大貴人,這人要他們的命,至於其它的詳細情況,族長就不必知道了吧?」霍鑄看著拉托貝,舉起了手中的奶茶:」族長,這可是一本萬利的生意,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我到了東胡王那裡,想必也可以請得動其它的部族,那可就沒有族長什麼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