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十三章:年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十三章:年夜字體大小: A+
     

    轉眼之間,便是大年三十了,軍營之中,亦是一片歡騰,高遠難得的大放善心,所有士兵可以放假三天,從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二,這三天可以不用訓練,除了值班的士兵之外,其餘的人,可以自由行動.

    對於過年,這些士兵以前是沒有什麼感覺的,反正也就是那麼回事,兜里沒錢,再大的節日對他們與平常也沒有什麼區別,但現在不一樣了,高遠一入主,立刻便補發了今年整整一年的軍餉,平素吃住都在軍營之中,也沒有什麼花費,而且這些士兵幾乎都沒有家人,赤條條來去無牽挂,現在兜里有了錢,便生出許多心思來.

    高遠的三天假期讓扶風城裡的勾欄院的生意一下子火爆起來,倒是他完全沒有想到的.倒也怪不得這些士兵,軍營呆三年,母豬也能賽貂嬋,更何況過了年就得去居里關駐紮,那個地方,說起來離扶風城沒有多遠,但卻當真是廖無人煙,別說女人,母豬也看不到幾隻.

    事後得知真情的高遠也只能是苦笑幾聲,」看來以後得想辦法替這些人討媳婦了!」

    不過到了晚上,所有的士兵還是按時回到了軍營,軍營里幾口大鍋早已是熱氣騰騰,不但新殺了好幾隻羊,雞鴨魚肉更是應有盡有,白汪汪的大饅頭應有盡有,最稀罕的是,高遠弄來了幾十壇好酒,雖然不是吳府出產的最好最貴的酒,但比起以前的那咱泥湯,卻已是不可同日而語了.

    鄭曉陽與高遠等人坐在一起,看著這熱火朝天的場面以前豐富的飯食,感嘆之餘,不禁又暗自吶悶,這些東西路鴻是絕不肯出錢的,這高遠到底有多少家底,可以往裡面填?他將這些士兵一個個養得精壯,而且對他更是忠心耿耿,到底所圖何來呢?

    看到自己的士兵一個個眼睛放光,饞涎欲滴,鄭曉陽心中也是鬱悶,幾杯悶酒下肚,竟是醉得不省人事.

    高遠自然不會去注意鄭曉陽想些什麼,與士兵們吃過團年飯之後,安排了一下,便跨上戰馬,一路直奔路鴻府,路鴻說過,要自己與他們一起吃晚上的團年飯的,這個時候趕去,卻是正好來得及.

    比起軍營的飯食,縣尉家的自然是精緻得多了,十幾樣各色佳肴看得高遠眼花繚亂,平時他也不怎麼在乎吃食,後來一段時間一直是葉氏娘子在照管著他的飲食,基本上也是做什麼吃什麼,哪像路鴻家,專門養著廚子,變著花樣的做,今天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一頓飯,更是絞盡了腦汁,說不定東家吃得高興了,來年將工錢漲上一漲也是不一定的.

    即便是在這軍營之中已經打了個底兒,但坐到桌子邊,高遠仍是食指大動.

    陪著路鴻喝了幾杯酒後,路鴻卻是若有所失,喟然長嘆了一聲,」你大兄這二十年來,每個年都是在家裡過的,今年卻要在外面流浪了.前些天接到了一封信,他隨著李大家,竟然已經到了齊國了,哪裡風土人情,吃飯口味,與我們這裡迥異,也不知他習不習慣,你伯母每每提及他,都是淚流滿面了.」

    說到這裡,對面的路夫人卻又已掩面而泣了.

    高遠趕緊站了起來,替路鴻與路夫人兩人杯子中滿上酒,道:」叔叔和叔母不必憂心大兄,想那李大家名滿天下,自然是走到哪裡,都是有人奉承的,大兄這番游學,也是為了接下來大展鴻圖,古人說得好,天將降大任與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大兄這一次遊歷,也正應了古人這一翻話,大兄不能在家奉迎二老,這不是還有我嗎?二老有什麼吩咐,儘管告訴我,高遠必然不會讓大兄在外有絲毫擔憂的.」

    聽了高遠這番話,路鴻扶須微笑,」這話說得倒也不錯,說起來高遠,你這些時日以來,倒真是讓我刮目相看,連你叔母也說你當真是二世為人了,說起來,我是不是還要備上禮物去感謝一番霍天良那小子呢,倒正是他那一刀,一磚頭,讓你完全換了一個人,今年年辰不錯,明年可是好日子可期呢!」

    一席話說得高遠與路夫人都是笑了起來.

    「那小子只怕今年過年是不敢回扶風了,吳縣令還在生著氣呢!」高遠笑道.

    「說起明年的出息,高遠,我倒想問問你,你對張太守說,明年在全郡鋪開我們的酒生意,一年當真有十幾萬貫的出息?這麼算來,我們兩家加在一起,這麼多錢可當真不知怎麼用了,哈哈哈!」路鴻大笑起來.

    啪的一聲,卻是旁邊的路夫人聽到這些,驚得連筷子都掉到了地上.

    「這還是保守的!」高遠笑道.高遠替路夫人換了一雙筷子,」扶風是邊縣,民生疾苦,一年下來一成股便有上萬貫的收入,越往內走,便越富,越富,對酒的消耗便越大,所以叔叔儘管放心,明年咱們鐵定會有超過十萬貫的收入,再加上閑雲樓,,總之明年叔叔想做什麼都可以做得.」

    「第一步還是得按你所說的,強軍.高遠,我想建一支一千人的軍隊,這樣在遼西郡說話才有份量,但是我們扶風卻只有五百的兵額,這兵一多,只怕會讓太守大人不喜.」路鴻沉吟道.

    「叔叔,扶風今年遭了劫,這是一個契機,除了五百正兵的兵額之外,我們不妨巧立名目,就以鄉兵給他們命名,平素也駐紮在鄉里,但是訓練啊,武器配備啊,我們都一視同仁,這樣,太守即便不喜,也無話可說,誰讓我們扶風是邊縣,屢遭東胡人搶掠呢,這是為了保衛鄉梓,更何況又不是讓太過大人出錢,如果他有微辭,您不妨讓吳縣令到時候去叫苦喊屈.」

    路鴻大笑:」好小子,總是你鬼主意多.現在你隊上已經有了三百人了,加上鄭曉陽和那霸,五百正兵基本上已經滿了,只不過,鄭曉陽和那霸我總是有些不放心啊,你是不是將所有軍隊的訓練都抓起來?」

    「叔叔,您這是要將我放在火上烤嗎?」高遠笑著敬了路鴻一杯酒,」我就算渾身是鐵,又能打得幾顆釘呢?再說了,您真如此做,豈不是讓鄭曉陽和那霸兩人離心離德了,這兩人許可權內的事,小侄是不能插手的,再說了叔叔,你可是想做大事的人,身邊如果僅有侄兒一人相幫,那又如何成得了事?」

    路鴻微微點頭,」你就是這點好,什麼事都為我考慮得很周全,旁人聽得這樣的美差,只怕想都不會想就應了下來,你倒往外推了.」

    「叔叔,蟹有蟹路,蝦有蝦道,那霸如何我不知道,那鄭曉陽在我軍營里住了這些天,我也細細觀察了他,這也不是一個無用之人,雖然心思多了一些,但只要叔叔駕馭得當,此人還是能重用的.」高遠小心翼翼地道.

    路鴻大笑:」那霸比起鄭曉陽,就單純多了,是個直筒子脾氣,鄭曉陽正如你所說,心思多了一些,但這兩人倒的確不是無能之輩,只不過與你一比,他們便顯得不出挑了.也是,有你一個我就應當滿足了,哪能苛求所有人都像你一般出色.」

    「叔叔這是胳膊肘向彎,自家人誇自家人呢!」

    「這一點上,我倒是看得很清楚的,鄭曉陽和那霸那兩隊人必須整訓,以前不知如何下手,現在好了,有了你這個模子,一切便好說了,高遠,你現在可就成了我手裡的鞭子,時不時我就要拿你去抽打他們二人了,從明年起,我給他們發全餉,但既然吃了全餉,那就得拿出當兵的模樣,否則也不要怪我不客氣.」路鴻眉毛一掀,倒是霸氣顯露無遺.

    高遠心中微微一動,路鴻以前沒有什麼遠大的志向,一門心思只要多弄些錢好給兒子鋪平金光大道,以致於將扶風縣的這幾百兵弄得跟叫花子似的,但現在手裡有了錢,再經自己一引導,倒是有些鴻圖大志了.

    「過年初五你就要去居里關駐防,換那霸回來,我會按三百人的餉錢給你的部隊發餉的.」路鴻笑道,」不過我看你在隊里的搞法,只怕自己會貼錢進去的.」

    「我的錢,還不就是叔叔的錢,往裡貼些,那是應有之意!」高遠笑道:」叔叔那裡,自然是只能按常規來發餉,不然鄭曉陽和那霸又得眼紅了,不過我得替叔叔打造出一支強軍來,從我口袋裡掏出來,他二人便無話可說,有本事,他們自己也可以這樣干,是不是?」

    路鴻用力的拍著高遠的肩,」超兒有你這樣的好兄弟,將來即便是我兩眼一閉,也可以放心了.」

    路夫人聽得這話,不由嗔怪地道:」大過年的,這是說什麼呢?快喝一口灑,洗洗這誨話.高遠啊,明天啊,你路叔就要去給你說親,叔母這裡已經給你準備了八色禮物,我想你也是不懂這些的,張一和翠兒兩個更是搞不明白,你家裡定然是沒有準備,是不是?」

    高遠不由大汗,」叔母,不就是定親么,怎麼還要準備八色禮物?」

    路夫人與路鴻都是大笑,」果然如此,幸得我們早有準備,葉氏娘子家裡沒有男人,明天我會和你路叔一齊去,還有吳縣令和吳夫人也去,我們呢,是作為你家裡的長輩,作伐的卻是吳縣令夫婦了,說起來,你的婚事,居然由這扶風縣的縣令縣尉兩位大人一齊出馬,倒也是頭一份了.」

    高遠心花怒發,」這還不是託了叔叔叔母的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