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十九章:親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十九章:親事字體大小: A+
     

    吳凱擺出了一副又要徹夜暢飲不醉不休的架式,高遠心中有事,那裡肯在這裡久呆,覷了個空子,便借了尿循逃之夭夭,現在他與吳凱的關係不同以往,說是下屬,但更多的卻是一種合伙人的關係了,半途逃席,倒也不怕吳凱怪罪.

    不出他所料,得知高遠已經跑了,吳凱只是哈哈一笑,看著路鴻道:」高遠這小子一顆心早就跑了,強留他在這裡喝酒也是無趣,便由他去,老吳,看來不久之後我是要喝喜酒的了?」

    路鴻卻是有些苦惱,看著吳凱道:」他看上的那葉菁兒,身份來歷卻是有些麻煩,這一次我去郡里,側面打聽了一下,當年薊城事變,只有一家姓葉的,老吳,你知道了吧!」

    吳凱放下酒杯,卻不似路鴻這般,笑道:」怕他作甚,已經過去十來年了,便是有些關礙,又有什麼關係,咱們這扶風是天高皇帝遠,他們孤兒寡母的,也不會放在別人心上,事情只要不擺在明面上來,便不會有什麼事,老路放定了心,即便有事,到時候也有太守大人頂在上頭,難不成薊城還敢派兵來逮他們不成?」

    「說得也是,事情畢竟過去很久了,高遠是打定了主意,這小子以前倒也不覺得,自從受傷之後便像變了一個人,主意大得很,既然他不收手,我這個當叔叔的也只能成人之美了,我準備著大年初一的時候,便去葉氏娘子坐一坐,將這事兒定下來,也省得高遠心思不定.」

    「老路啊,高遠現在無父無母,你便是他最親的長輩,怎麼好親自上門去提親,這也太不像樣子了吧?這樣吧,大年初一,我便來作個月老,如何?」吳凱笑道.

    「如此那是極好的!」路鴻大喜,」高遠這小子有福氣,能得吳大人親自上門作伐.」

    「左右不過是擺擺樣子,依我看來,高遠早已是胸有成竹,咱們不過是走走過場罷了.」吳凱大笑,」來,來,喝酒,喝酒!」

    高遠快馬加鞭趕回到了家中,張一和翠兒卻早已等候多時了,兩人伺候著高遠換下身上髒兮兮的衣服,草草地收拾了一下,高遠便迫不及待地要去隔壁.

    「張一啊,我送回來的東西都搬過去了嗎?」邊向院子里的耳門走去,高遠便問道.

    「少爺,顏都頭將東西送來之我,我和翠兒收拾了一下,按照少爺寫好的條子分門別類,剛剛送過去不久.」

    高遠點點頭,」我過去一下.」一甩手,大步流星地便直奔耳門而去了,身後卻是傳來翠兒哧哧的輕笑之聲.

    高遠卻是管不得翠兒的笑了,這一次去郡城,一來一去,便是二十餘天,他可是著實想念菁兒了,也不知她是胖了還是瘦了,這段時日,要有想念過自己沒有?待會兒看到葉氏娘子,自己該說些什麼呢?

    一路想著,卻已是到了葉家的大門口,大門沒有關,堂屋裡亮著燈,堂屋中間擺放著大大小小十幾個箱籠,卻是高遠這一次去郡城給葉家採辦回來的年貨.說是年貨,其實裡面雜七雜八,包羅外象,不僅有綾羅綢緞這樣的大宗物件,更有胭脂水粉這些小玩意兒,最出奇的是,居然還有一大包冰糖葫蘆.

    葉氏看著這一大堆禮物,臉上神色卻是複雜之極,近十年了,她還是第一次有這樣豐富的過年物資,葉菁兒靜靜地坐在一邊的角落裡,臉上看似平靜,眼中卻是閃爍著異樣的神彩,高遠看似一個魯莽的漢子,但心思卻是如此細膩,當真難得之極,能得這樣一個文武雙全,又知道疼自己,疼家人的夫婿,作為一個女人,當真是夫復何求?葉楓的心思就簡單多了,此刻一雙大眼睛正盯著那一包冰糖葫蘆,喉頭一上一下,正在不停地咽著口水,那冰糖葫蘆做得精緻之極,顯然不是扶風這地兒那粗糙活計能比的.

    「高遠,還真是不錯!」葉氏娘子輕輕地吐了一口氣,」前一陣子單騎出城,怒斃十餘東胡野人,功夫,膽識自是不必說了,想不到心思也是如此細膩,菁兒啊,看來你父親也是沒得指望了,能有高遠這樣一個女婿,也算不錯了,要是這高遠是一個貴族該有多好啊!」嘆了一口氣,又失笑道:」你看我都糊塗了,這高遠要是一個高門大族,又怎麼看上你,又怎麼敢看上你.」

    葉菁兒低下頭,沒有說話,臉上卻滿是喜悅的神色.

    「高大哥!」葉楓突然大叫一聲,跳了起來,將葉菁兒嚇了一跳,抬起頭來,卻看見高遠正笑容滿面地站在門口,心中不由一跳,又趕緊低下頭去.

    「伯母!」站在門口,高遠叫了一聲.

    「高遠啊,進來吧,先前張一過來說你還在吳大人那裡喝酒,還以為你今天不能回來了呢?」葉氏淡淡地道,」外面冷,進來坐.」

    「謝謝伯母!」高遠欠了欠身子,走了進來,」這酒卻也沒什麼喝頭了,這一去二十餘天,心中卻是想念家裡的很!」瞄了一眼葉菁兒,」家裡都還好吧?」

    知道高遠心中想念的定然就只有葉菁兒一人,葉氏仍是點頭道:」好,都好,這一路去道路不好走,可還順利?」

    「順利,所有的事情都辦得特別順利!」高遠笑道.

    「與那張守約搭上線了?」葉氏不動聲色,」吳大人想要發大財,要將他的酒生意推到全郡去,必然要取得張守約的支持,這一回,吳大人定然付出了不菲的代價.」

    高遠抬頭看了一眼葉氏,果然不是一般人,單是這份見識,已是遠超這時代的無數鬚眉男子了,一語便道破了這一次自己一行人去郡城真正的目的.

    「吳大人付出了二成股份的代價!」高遠道:」伯母厲害,一眼便瞧出了這其中的端倪.」

    「也算不得什麼厲害!」葉氏嘆了一口氣,臉微微抬起,看著房梁,心思一時不知飛到哪裡去了.

    一邊的葉楓兒卻趁機跳到了高遠身邊,扯著他的膀子道:」高大哥,這冰糖葫蘆是給我買得嗎,郡城裡的比我們扶風的好吃些嗎?」

    看著葉楓眼巴巴的樣子,高遠笑道:」差不多吧,不過做工更細一些,糖料也要好一些!」伸手扯開那捆糖葫蘆,拿出一根,遞給葉楓,」來,嘗一嘗,便知道!」

    葉楓達到了目的,笑嘻嘻接了過來,一口便咬下一口,邊吃邊含混不清地道:」高大哥,郡城裡還有什麼熱鬧事,講給我聽聽唄.」

    牽著葉楓,高遠走了過去,很自然地便做到了葉菁兒身旁的一張椅子上坐下,」熱鬧事兒倒是多得很,你想聽什麼呢?」

    「什麼都想聽!」葉楓歡呼雀躍地道.

    高遠一伸手,便將葉楓抱到了膝蓋之上坐下,撿些熱鬧的事情講與葉楓聽,特別是與顏乞兩人的爭鬥,更是講得繪聲繪色.聽得葉楓兒興奮不已,一邊的葉氏與葉菁兒卻是臉上神色變幻,顯然是有些驚著了.

    葉菁兒一邊聽著高遠講故事,一邊不動聲色地用腳將火盆往高遠身前推了推,高遠嘴裡說著故事,眼睛卻不時偷看一眼葉菁兒,將火盆推過來時,葉菁兒抬眼看了一下,不想卻與高遠的眼神撞了一個正著,頓時面紅過耳,唰地又低下頭去.

    「高遠,令狐家的人都不是善人,令狐耽能得重用,坐鎮遼西郡這個對令狐氏至關重要的地方,才智不會差到那裡去,只怕不會吃這個啞巴虧,而且聽你說起這門生意利潤的巨大,只怕會對令狐家的生意有影響,你要小心他對付你.」葉氏忽然插嘴道:」他動不了張守約,也不敢動他,但你一個小小的兵曹,他要動你太簡單了.」

    「不怕,這一次我去郡城,與張大公子和二公子都有了不錯的交情,他想動我,沒那麼容易.」高遠笑道:」伯母不必擔心.」

    「明面之上自然不會,我是怕他下暗手,這些人的手段你別說沒有領教過,只怕連聽都沒有聽過,為了達到目的,這些人會不擇手段的.」葉氏搖搖頭道.

    「多謝伯母關心,我會小心的.」高遠點點頭.葉氏擔心自己的安全,自然是因為葉菁兒,想到這裡,高遠便不由暗自高興.

    絮絮叼叼講了半晌,葉楓卻是抵不住睡意,竟然在高遠的懷裡睡著了,高遠看了看外面,已是不早了,起身將葉楓抱進了他的房內,葉菁兒趁機跟了進來,幫著高遠將葉楓放到床上,趁著葉菁兒替葉楓掖被角的機會,高遠悄悄地道:」菁兒,這些日子,我可是想死你了.」

    葉菁兒臉一紅,蚊蚋般地低聲道:」我也是!」

    「明天我不去軍營,就在家,我帶你出去玩兒去.」

    「只怕母親不許!」

    「帶上這小子,伯母便不會有話說了.」高遠嘿嘿地笑道.

    葉菁兒直起了腰,」你說好那便好!」一個轉身,已是風一般地出了屋子.

    高遠笑著直起了身子,歪歪腦袋,也跟著走了出來,外間,葉氏卻已是站了起來,這是要送客了.

    「伯母,路叔叔說,今年過年的時候,想跟伯母在一起坐一坐!商量一下我與菁兒的事情!」高遠站在葉氏面前,大聲道,一邊的葉菁兒一聽這話,卻已是大羞,轉身便奔進了自己的屋子.

    葉氏點點頭,」也是該坐在一起說一說這事兒了,告訴路大人,我隨時恭候.」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