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十七章:陰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十七章:陰毒字體大小: A+
     

    轟隆一聲,書案倒在地上,上面擺放的筆墨紙硯滾滿地,令狐耽鬚髮皆張,」高遠,我要讓你不得好死!」他咆哮著,困獸一般地在屋裡轉著圈子,在屋角,一個富態的中年人垂著雙手,一言不發,卻是扶風縣的督郵霍鑄.

    在令狐耽面前,霍鑄就如同一隻溫順的小狗,垂著頭,任憑令狐耽發泄著,此時,他只是一個合格的傾聽者.

    終於,令狐耽累了,喘著粗氣坐了下來.霍鑄馬上端來一杯濕熱的茶水,」大人,消消火,消消火,一個小小的兵曹,那裡值得您生這麼大的氣?」

    令狐耽偏轉頭,看著眼前的這張胖臉,冷冷地道:」你真是這麼認為的?」

    「大人!」霍鑄打了一個寒戰.低頭道:」他的確是不好對付.」

    令狐耽喝了一口茶,隨手將茶盅放在桌上,」此人在扶風,是路鴻與吳凱的連接點,正是因為有他的存在,這才將路鴻與吳凱兩人綁在了一起,結成了盟友,你在扶風自然就孤掌難鳴,如果僅僅是這樣,也就罷了,畢竟扶風偏居一隅,影響不了大局,但現在,他居然將手伸到了遼西郡城,嘿,閑雲樓,閑雲樓一出手,便讓我的醉仙樓門可羅雀,開一天,虧一天,這時節在往年,本來是日入斗金的日子,現在,居然要關門了.」

    「此人的確該殺,我這一次來,也是想找大人討個主意.」霍鑄連連點頭.

    「這還不是重點.醉仙樓垮了就垮了,我也損失不了多少,但問題是,他現在只怕將張守約也綁到了他們這一條船上.」

    「這怎麼可能,他一個小小的兵曹?」

    「你知道什麼,只要利益足夠,張守約這個賤民出身的傢伙會在乎什麼?酒,你從扶風來,難道不知道吳凱的酒么?」

    「我知道一點,聽說這酒方子就是這個高遠鼓搗出來的.」霍鑄道.

    「如果我所料不錯,他一定與張守約商議好了,你瞧著吧,很快,扶風的酒就將會成為遼西郡唯的酒,張守約會嚴禁其它人釀酒,而只允許消售扶風的酒,藉此來獲得足夠大的利益.」令狐耽嘆息道.

    「這怎麼可能?遼西郡十幾個縣,每個縣都有各自的釀酒商,都有各自的利益劃分,吳凱伸手過界,不怕手被人斬斷?」

    「以前怕,現在有了張守約支持,他還怕什麼?誰敢反對,刀子便會架到頭上,這遼西郡,本來就是張守約的天下,再說了,扶風的酒的確是好,不只是好了一點,而是好了太多,只要允許扶風的酒進入各縣,就算是正常竟爭,其它酒商也必然會敗下陣來,他們將藉此獲得巨大的利益.」令狐耽站了起來,在屋裡來回踱著圈子.

    「大人,我們令狐家也不經營酒生意,這對我們影響不大吧?」

    「你知道個屁!」令狐耽怒道:」我們令狐家為什麼能在遼西與張守約一拍即合,合作愉快,那是因為張守約缺錢,而我們與東胡人的生意,他能從中獲取一些收益,為了能從遼西出貨,每年我們要支付給張守約十萬貫的買路錢,你以為我們做得什麼生意張守約不知道嗎?鹽,鐵,這些東西是什麼,是戰略物資,是可以助長東胡人戰力的戰略物資,東胡人得到這些東西,誰受的危害最大,除了遼東,就是遼西,就是他張守約本人,張守約為什麼容忍我們這麼做,就是因為他缺錢,他需要錢來養他的軍隊,他需要錢去薊城打點那些權貴,以便朝廷能將遼西封給他作為封地,如果張守約從扶風的酒生意中獲利巨大,他很有可能就不再需要我們這十萬貫了,這意味著什麼,你明白么?」

    霍鑄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大人,他一定不會再允許我們從遼西郡出貨!」

    「你總算聰明了一回,他明知我們這杯酒里有慢性毒藥,卻不得不喝,因為他沒得選擇,而現在,他有了選擇,一旦明年他有了足夠的穩定的收益,就是我們的末日,霍鑄,如果遼西這條線斷了,國相大人會要了我們的命的.」令狐耽冷冷地道.

    「絕對不能,絕對不能!」霍鑄驚慌地道:」大人,有什麼法子能阻止他們的合作?」

    「正如你所說,第一步,便是要殺了高遠.」令狐耽陰森森地道.

    「大人,這小子正在郡城,我馬上去安排刺客,殺了他!」霍鑄狠狠地道.

    「你個豬腦子!」令狐耽惱火地道:」這高遠武功極為高強,昨天晚上我親眼見到他在轉眼之間,便邊傷兩名東胡勇士,連東胡著名的武士顏乞也被他廢了,找刺客,能奈何他得?再者,他現在與張君寶張叔寶打得火熱,連張守約都對他另眼相看,在郡城殺他,你當張守約不知是誰做得嗎,這是要當眾打他的臉么?這個張守約如果橫起來,可是六親不認的,惹惱了他,我們都沒有好果子吃,便是國相大人,都得退避三舍.」

    「那怎麼辦?」霍鑄失魂落魄地道.

    「你就不會動動你這個豬腦子么,我看你在扶風幾年,除了長了幅豬身子,豬腦袋,什麼都沒有長!」令狐耽怒道.

    「小人只消聽大人吩咐就是了,長不長腦子無所謂!」霍鑄倒也拉得下來臉,陪笑著道.

    看著霍鑄,令狐耽有些哭笑不得,不過這樣的人倒的確好使.

    「扶風三隊縣兵,輪流去居里關駐守,對不對?」

    「是!」

    「過了年,便輪到高遠這一隊去了,是不是?」

    「是!」

    「那不就得了!」令狐耽陰冷地笑了起來,」要是東胡人再次打過來,屠了居里關,殺了高遠,這可不關我們什麼事!高遠逞能,重傷了兩個東胡勇士,連東胡王最鍾愛的武士顏乞也讓他廢了,東胡人挾憤報復,那也是題中應有之意.」

    「只怕東胡王不會為了這麼一點子事便大舉進攻.」霍鑄搖頭道.

    「破一個居里關,還需要勞動東胡王的大駕?」令狐耽冷笑起來,」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扶風的兵是些什麼料?兩三百個鄉兵,濟得什麼事?前不久,幾百個騎兵不就讓遼西邊境草木皆兵,雞飛狗跳么?你回去之後,積極去耿絡這個部落,許以重金,告訴他們,只要取了高遠的腦袋,洗劫了扶風縣城,滅了吳氏滿門,令狐家不僅重金相謝,而會在東胡王面前說項,讓他們重獲以前的榮光.」

    「大人知道這個部落?」

    「以前不知道,不過這一次圖魯過來,我才知道,這個部落叫拉卡部,原本是一個擁有兩千餘騎的大部,不過與他們的世仇一仗打下來,大敗虧輸,不僅被攆出了世居之地,兩千騎兵也僅剩下了數百騎人馬,如今已經淪落為一個小部落了,他們急於翻身,不會不抓住這根救命稻草的.」令狐耽笑道:」否則,他們遲早會被其它東胡部落給吞掉.」

    「可是他們攻打城池並不在行!」

    「霍鑄,你不在扶風城么,有你在,他們還需要硬攻城牆?」令狐耽幽幽的眼光上下打量著霍鑄.

    「大人是要我作東胡人的內應,替他們打開城門,這,這…..」霍鑄大驚.

    「怎麼,你是不願意為國相大人作事了么?」令狐耽的聲音一下子陰冷下來.

    「不不不!」霍鑄連連擺手,看著令狐耽,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小人願意為了國相大人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這就對了嘛,這事過後,我會將你調到郡里來幫我,不用呆在扶風了!」令狐耽道.

    「多謝大人.」

    「這事兒也不能急在一時,到明年二三月份,都是大雪天,不可能出兵,化雪之後,東胡人又得忙著給牲口配種,一個冬季過後,戰馬也得養驃,要想出兵,總也得等到五六月份,我們也正好趁此時光查看一下張守約到底是個什麼態度和什麼做法?」令狐耽若有所思地道.

    「明白了!」

    「不過你那裡得提前著手,作好所有安排,一旦動手,便得霹靂雷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了結這一切.」

    「小人明白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