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十五章:衝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十五章:衝突字體大小: A+
     

    他們位於閑雲樓的最中心區域,這兒一共便只有四個包房,如果說閑雲樓來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貴的話,那這個院子里的四個包房接待的客人,絕對便會是遼西郡里屈指可數的幾個人.這一點張君寶不是不明白,但再明白此時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怒氣,在遼西郡誰最大,當然是他張家,除了他老子,他怎麼也得算是第二,剛剛跨下海口,便被人迎著臉狠狠一巴掌,不氣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哪才怪呢!

    「誰?」看著推門而入的高松濤,張君寶的臉如同外頭的天氣,寒冷得似乎要結出冰來.

    「大公子,是那幾個東胡人!」高松濤似乎臉上永遠都帶著那種諂媚的笑容.

    「東胡人?」高遠與路鴻一齊叫了出來,他們二人對東胡人可有著天然的厭惡感,一聽是東胡人,頓時就變了臉色.

    「那幾個番子今天才到的遼西郡,他們怎麼知道閑雲樓?閑雲樓又怎麼會接待他們,誰帶他們來的?」張君寶厲聲問道.

    「是令狐耽大人!」高松濤道.

    「令狐耽,果然是他!」張君寶嘿嘿地笑了起來,」也難怪,他們令狐家一直與東胡人勾勾搭搭,這些東胡人來到遼西郡,的確會去找他.高松濤,去告訴他們,本公子在這裡喝酒,讓他們安靜一點,不要擾了本公子的雅興.」

    話音未落,轟隆一聲,卻是出雲軒的大門破了,一個人扎手紮腳地闖破大門,飛了進來,高遠眉頭一擰,踏上一步,伸手一伸一撥一拉,卸去飛過來的人那人的力道,仔細看時,卻是閑雲樓的夥計打扮.此時雙目緊閉,嘴角沽沽地往外冒著血,顯然受傷不輕,這幾個東胡人下手極重.

    門都砸破了,這酒自然是喝不成了,張君寶滿臉怒色,一拂袖子,便走出了出雲軒,站在了門前的迴廊之上,雙眼冒火地看著他的對面,隔著一個十數米寬的小院子,對面的迴廊之上也站著幾個人,一個便是遼西郡的刺史令狐耽,另外幾人赫然便是今日下午正與自己打過嘴巴仗的東胡特使和他的護衛,院子當中,一個東胡人正將又一個閑雲樓夥計抓了起來,高高舉起,看這樣子,是準備將他再扔出來.

    「住手!」張君寶怒喝道.

    令狐耽猛然看到張君寶出現在對面,不由一驚,雖然令狐家與東胡人之間的關係在張守約張君寶面前並不是什麼秘密,但讓張君寶親眼看到自己招待東胡特使圖魯,怎麼也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那個東胡特使圖魯也顯然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碰到張君寶.

    院子中的那個東胡人顯然是不認識張君寶的,看到他向著自己怒喝,不由大怒,雙臂一振,腰腹後仰,看他樣子,竟是要將舉在手裡的那個夥計向張君寶砸來.

    高遠一蹲身,手在迴廊欄杆之上一按,人已是飛越而過,一個箭步便來到了那東胡人的面前,手一伸,在對手的肘關節麻筋上重重一捏,東胡人嘿的一人,手臂頓時酸軟,手裡的夥計立時向下墜來,伸手揪住夥計的衣領,高遠將他從東胡人手時奪了下來,後退幾步,將他放在欄杆之下.自己則挺身攔在東胡人與夥計之間,冷眼看著對手.

    東胡人猝不及防,吃了一個大虧,被人輕輕巧巧地被人將手裡的夥計奪了去,一張臉頓時漲成了紅紫色,看著高遠,雙拳緊握,卡卡作響.

    圖魯看著院子中的高遠,再看看對面怒目圓睜的張君寶,張張嘴,正想喝止護衛,令狐耽卻不動聲色地輕輕地拉了他一把,圖魯頓時會意,今是下午,自己與這個張君寶會面,對方夾槍夾棒地一頓搶白,讓自己好生沒面子,現在自己假裝來不及喝止,讓自己的護衛把他的護衛痛打一頓,也算是出了一口惡氣.自己這個護衛是東胡人之中有名的勇士,看塊頭就比院子中的那個遼西人大了三分之一,還收拾不了他?

    他把高遠當成了張君寶的護衛.

    院子當中的東胡人呀的一聲暴叫便沖向了高遠,兩拳緊握,暴風驟風一般地打向高遠,高遠站在原地,一隻腳為圓心,另一隻腳左閃右挪,手臂揮舞,將對手的拳腳一一化解.

    「大公子,高遠這樣不還手,只招架會吃虧的!」路鴻看得有些擔心.

    高遠也是有些擔心,這東胡人身份不同,自己要是痛打對方一頓,不知會不會引起外交糾紛,要是為這事惹惱了張守約,可就不划算了,到時候事發,張守約自然是不會找他兒子的麻煩,鐵定找自己頂包.

    張君寶雖然不諳武事,但只看對手圍著高遠打著圈圈地進攻,高遠原地不動,但卻顯得遊刃有餘,當然知道高遠的身手遠高於對手.

    「高遠,不要留手,有什麼事我兜著!」張君寶沉聲道.

    聽到張君寶叫出高遠的名字,對面的令狐耽眉頭一擰,這才將目光注視到場中的高遠身上,這個人,他是知道的,扶風的督郵霍鑄曾多次提到過這個人,也正是此人將縣尉與縣令兩人牢牢地擰在了一起,使得他在扶風舉步維艱.

    場中高遠聽了張君寶的話,頓時精神大振,有了這位大公子兜底,自己還有什麼可擔心的,一聲暴喝,向前踏出一步,開始反擊.

    高遠不還手則已,一還手便猶如暴風霹靂,剛剛還顯得有些綿軟的手臂轉眼之間便變得如鋼似鐵,招招下去,都是對手關節所在,高遠前世經歷過無數場生死格鬥,無數次在生死邊緣遊走,比起他曾碰到過的格鬥高手,眼前這位還真是不夠看.

    兩人交手數合,高遠已是瞧准了一個空子,卡嚓兩聲,對面東胡人的兩隻肩膀便軟軟地垂了下來,被高遠扭得脫了臼,這還算是一點皮外傷,但緊跟著高遠扭身側踢的一腳卻是正中那東胡人的胸腹,這就是要人命的架勢了.

    東胡人便如先前那夥計一般,騰雲架霧般地飛了起來,人在空中,嘴裡卻是鮮血狂噴.點點腥紅落在院子里的白雪之上,看著煞是驚心動魄.

    「好!」張君寶還沒有來得及說話,院子左側的一間包房裡居然發出了一聲爆喝以及連綿不絕的鼓掌聲.

    圖魯身後的另一個護衛踏上一步,一伸手,如同先前高遠一般,將飛在空中的東胡人截了下來,輕輕地放在身後的迴廊之上,看著對手的手段,高遠眉頭微皺了一下,這人顯然是個好手.

    片刻之間,圖魯的護衛便慘敗,大出圖魯與令狐耽的意外,兩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張君寶卻已是轉頭看著剛剛發出聲音的那一間房,大喝道:」叔寶,你給我滾出來!」

    呀的一聲,左側房門打開,一個二十齣頭,長得五大三粗的青年笑嘻嘻的走了出來,」大哥,真巧啊,在這裡也碰上了你,你不是說你今兒晚上有重要的事情么,怎麼也來這裡喝酒了?真巧啊!」在此人身後,跟著三五名一看就是軍中將領的傢伙,其中一個還是高遠的熟人,滿臉刀疤的黃得勝.

    「大公子好!」幾名將領被張君寶抓了現行,一個個顯得狼狽不堪,一邊向張君寶行禮,一邊準備腳底板抹油開溜了.

    「既然來了,怎麼要走?」張君寶冷冷地道,」都給我留下來.叔寶,你不是說你去軍中練兵去了吧,怎麼,練到閑雲樓里來了?」

    張叔寶聳聳肩,」大哥,天太冷了,我就帶著幾位將軍們來暖和暖和,小喝幾杯,絕不會誤事!」

    「回頭再找你算帳.」張君寶冷笑一聲,轉頭看著對面」圖魯先生,當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下午才別,不想晚間便又遇,只不過圖魯先生跟我打招呼的方式未免有些太特別了,連大門都給我砸爛了,當真是威風之極.這裡是遼西城,不是你們東胡聖城.」

    圖魯先前還有息事寧人的打算,但此時自己的護衛被打得生死不知,而張君寶又咄咄逼人,頓時怒從心頭起,東胡現在正是強盛之時,自己何曾受過這種氣來,當下橫眉冷對,」張公子,便是遼西城又怎樣了,我東胡人照樣要來便來,要走便走!」

    「走得了么?」高遠站在院子里,冷笑著介面,用手點了點對面那個躺在地上的護衛,」趕緊給我們公子道歉,否則,你也會變成他那樣兒.」

    圖魯仰天長笑,」好大的口氣!」他抬頭看著張君寶,」張公子這是存心要伸量我東胡勇士啦?」

    「你們不來生事那也罷了,敢來生事,自然便得有負責的勇氣!」張君寶此時也略有些後悔話說得重了,但箭在弦上,卻是不得不發,否則不但在令狐耽面前墜了銳氣,而且在眾將軍中將領面前失了面子,這些軍中悍將可都是服軟不服硬的人,話說到這個份上,不撐也得撐了.

    「就是,敢在遼西城生事,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地盤!」一邊的張叔寶眉飛色舞,踏步上前,」來來來,我張叔寶先來領教一番.」

    「退下!」張君寶怒喝,圖魯敢叫囂,自然是有幾分把握的,張叔寶跳出來逞強,萬一傷了可就不好了,眼下雙方都在火頭上,下手必不會容情,雖然知道弟弟功夫好,但這種險還是不冒為好.

    「大公子說得對,些許跳樑小丑,何勞二公子動手,便由高遠代勞好了!」高遠回頭笑道.

    「你就是高遠,好,好得很,剛剛得勝將軍還說你在扶風一口氣親手宰了八個東胡人,我喜歡!」張叔寶笑嘻嘻地道.

    圖魯眉頭一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回頭看向自己身後那個護衛,」顏乞,殺了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