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十三章:閑雲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十三章:閑雲樓字體大小: A+
     

    燙過腳,簡單地吃了一點午飯,高遠便舒舒服服地爬進了被窩裡,準備好好地補補覺,路鴻卻是掛心著與太守大公子張君寶見面的事情,心事重重的,半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見到高遠捂進被窩之後,片刻之間便已發出細微的鼾聲,不由搖頭苦笑,到底是年青人,心寬,不像自己患得患失,終究是老了,沒有少年人的那股衝勁了.

    高遠這一覺睡得著實舒服,從扶風到郡城這些趕路的日子裡,實在是太辛苦了一些,而上午與張守約的一個時辰的交談,也讓他感到有些疲累,雖然沒有刻意地做出什麼,但張守約卻給了高遠極大的壓力,每說一句話,都會先在腦子裡轉上幾轉,張守約可不是路鴻,也不是吳凱.

    翻了一個身,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高遠一挺身從床上坐了起來,」叔叔,你一直這樣坐在這裡,就沒有睡一下?」從高遠睡下去到他醒過來,路鴻居然還保持著先前的姿式.

    「年紀大了,睡不著!」路鴻笑著道:」你這一覺睡得好沉.你看,天色都暗下來了,馬上就要上燈了!」

    翻身下床,高遠活動了一下身體,」這幾天倒真是累了一些.」

    「高遠,太守說讓大公子與我們談,怎麼都這個時候了,還沒有消息呢?」路鴻看著窗外,漸漸暗下去的天色.

    走到桌邊,倒了一杯冷水,咕嘟咕哮地喝了下去,」談生意嘛,總得矜持一點,拿點架子,不能顯得有求於我們,而是我們有求他們,可以理解.」

    「這怎麼說?」

    「無非是讓我們感到他們並不是特別在意這件事情,以求在隨後的談判之中能佔得更大的利益,不過這樣一來,可就有些欲蓋彌彰了,這位大公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高遠笑了笑,」遼西是個什麼情況,我們了解得清清楚楚,張大人一年有多少的收入我們也能猜個不離十,一年十幾萬貫的收入,可以多養數千軍隊,他們豈有不動心之理,為了要得更多,做出這副冷淡的樣子,不想卻更露怯了.叔叔,您說這位大公子多謀善斷,我看有些言過其實吧?」

    「高遠,你太武斷了,見過這個人你才知道,張君寶雖然比不得太守,但卻也是一個極厲害的人物.」

    高遠點點頭,」百聞不如一見!」走到窗邊,推開窗戶,遠處已經有人點起了燈火,空氣之中有朦朦朧朧的一層霧霾,使得這些光亮看起來迷迷濛蒙的,有些不真實.

    「也差不多是時候了,現在出門,正是吃晚飯的時間!」

    話音剛落,門已是被敲響,高遠沖著路鴻得意地一笑,走過了拉開了房門,房門之外,一位穿著月白長衫的中年人微笑著躬身道:」敢問是扶風縣的路縣尉與高兵曹么?」

    「我們是.」高遠道,」大公子讓你來的?」

    「高兵曹,在下高松濤,大公子跟前聽用,正是大公子讓我來恭迎二位貴客,大公子在閑雲樓恭候二位大駕.」

    「閑雲樓?」高遠與路鴻對視一眼,都是大為驚訝,對方怎麼會選在這個地方?

    閑雲樓,取自閑雲野鶴之意,但遼西郡的閑雲樓卻沒有選址在一個僻靜幽之地,反而座落在遼西城最為繁華的街道之上,雖名為樓,卻跟樓一點關係也沒有,吳氏出重金收購了這幢位於鬧市之間的一幢五進五齣的大宅子,佔地數十畝,精心修飾之後在一個月之前隆重推出,開業雖短,但在遼西郡卻已是打出了名頭.

    原因無他,就是因為閑雲樓什麼都要是最好的.

    他們花重金從遼西郡撬走了最好的歌伎,琴師,舞者,其出手的大方,震驚整個遼西城,如此肆無忌憚地破壞遼西城的規矩,打破了遼西城的平衡,如何能不讓他們出名?

    震驚於憤怒之餘,不少人便走進閑雲樓之中,想要查看一個究竟,但更讓他們震驚的是閑雲樓收費的昂貴,便是一碗平常路邊小館都能白送的清湯,在裡面都要賣上一百二十文,這都能買上幾十斤糧食了.在那裡即便什麼附加服務也不要,只是簡簡單單地吃上一頓便飯,沒有一兩貫錢,你也是走不出來的.

    如果說閑雲樓有什麼值得稱道之處,就是他的酒,各種遼西郡城裡從來沒有見識過的酒,裝在各種精心燒制的形態各異的器皿之中的酒,雖然貴得離譜,但的確是如同九天之外而來的瓊漿,飲過一次,以前喝過的酒便寡淡如開水,昏濁如泥湯,不說別的,單憑那清冽如甘泉的外觀,便能讓人嘆為觀止,更何況那一開壇便飄散滿室的醇香更是讓愛酒之人頓步難去.

    遼西城不乏有錢人,閑雲樓還未開張,便已是震驚遼西城,一經開張,立刻便顧客盈門,一個月之後,已是穩穩在在遼西郡城站穩了腳跟,隨之而來,閑雲樓里盡善盡美的服務便為他們贏得了極佳的口碑.

    貴,也有貴的道理.更何況,這裡的昂貴也將絕大多數的遼西郡城人擋在了門外,有資格出入這裡的,在遼西城中非富即貴,普通人根本就沒有資格踏入閑雲樓的大門,因為你進去了,很有可能付不起賬.

    這一點,也頗受遼西郡城內富貴人家的歡迎,在閑雲樓宴客歡飲,隱隱已經成了一種身份權勢的象徵.

    隨著高松濤踏進了閑雲樓的大門,穿過曲徑花坊,廊橋洄溪,停在了閑雲樓最中心的一幢院子中,整座院子里只有四座包房,是閑雲樓最為華貴的地方.

    位於正東方的出雲軒,便是張君寶與高遠路鴻見面的地方.

    「二位,請!」推開出雲軒房間的門,高松濤坐了一個請的手勢.

    門一開,屋內的人已是站了起來,向著二人大步迎了出來,邊走邊抱拳道:」路叔,高世兄,快快請進.」

    「不敢當,不敢當!」路鴻有些惶恐地向著來人彎腰道:」路鴻何德何能,敢當大公子如此稱呼?」

    這便是張君寶了,站在路鴻身後的高遠仔細打量著這位未來遼西郡的接班人,一身白袍一塵不染,滿頭黑髮用一頂木冠束著,唇上的鬍鬚也修得整整齊齊,臉型與張守約約摸有六七份相似,不過卻顯得文雅許多,眼眸之中,亦很難看到張守約不經意之間閃過的殺伐之氣.整個人看起來極為精神,這一聲路叔叔,高世兄一叫,倒是將三人之間的關係無形之間拉近了許多.

    身後,高松濤已是無聲無息地關上了大門.

    「當得起,當得起!」張君寶大笑,雖然說當得起,但眼神之中卻絕無那種小輩對上輩的尊敬,而是,高遠想了想,對,應當是施恩,就是這個感覺.」父親麾下如此多的下屬,但能為父親考慮得這麼多的,卻唯有路叔叔一人耳,單憑這個,便當得起我叫一聲叔叔.來,路叔,高世兄,請坐!」張君寶洒脫地一指房內,」酒菜已備好,單等二位貴客入席了.」

    精巧的小方桌之上鋪著繡花的錦緞,美崙美煥,上面已經擺好了酒菜,雖然再三相讓,路鴻仍是不敢坐在上首,最後仍是張君寶坐了首席,路鴻與高遠兩邊相陪.

    「路叔,高世兄,可知這桌酒菜要花多少錢么?」張君寶笑顧二人.

    掃了一眼,高遠笑道:」如果算上酒,只怕得二十貫上下.」

    先前在扶風,高遠與吳凱兩人商議著閑雲樓的事情之時,路鴻聽得大為無聊,只顧喝酒了,沒有聽得仔細,只是知道很貴,但卻沒有想到如此貴法,張君寶一問,他也估摸了一下,最多也就一兩貫錢的樣子,這在他心中,已經很貴了,此時聽高遠一說,險些一跤跌倒在地,這倒是開酒樓賺錢,這跟搶錢差不多.

    「高兄為何知道得如此清楚?」張君寶有些詫異地看著高遠.

    「因為這主意就是我出的,這些菜取什麼名字,要一個什麼價位,都是我跟吳大人兩人商議一夜之後才定出來的,自然知道得清清楚楚.」高遠看著張君寶.

    「為何訂價如此之貴?」張君寶搖頭道:」如果真論起來,閑雲樓里除了酒,也沒有什麼其它可以值得稱道的地方,遼西城最好的舞者,歌伎,琴師,如果放在漁陽,薊城,那也算不得什麼.這,真能有錢賺么?」

    「因為這世上有很多人只買貴的,不買對的.」高遠笑道:」他們要的就是這高人一等的感覺,既然有這個需求,那自然就有錢賺.閑雲樓要做就做最好的,就算將來我們做到薊城,漁陽去,那裡最好的東西,我們當然也要撬來.」

    「高世兄,你可知道,你們這種搞法已經惹怒了很多人,知道今天我為什麼要將這次會談訂在這裡嗎,是因為本來今天有人會來這裡搗亂的,只不過是因為我來了,這才消停下來,不過也許明天,也許後天,他們還會再來的,高世兄,你們砸了許多人的飯碗呢!」張君寶笑咪咪地道.

    「所以,閑雲樓才需要大公子的鼎力相助!這閑雲樓如果是大公子的產業,還有人敢來鬧事嗎?」高遠道,」看來遼西城裡的同道還真下了大功夫,這麼快就弄清了閑雲樓的來龍去脈.」

    「斷人財路,這可是大仇.」張君寶輕輕地搖著手,」一成股份,尚不值得我冒如此大的風險.」

    開門見山,絲毫不拖泥帶水,高遠對這個張君寶一下子便感興趣起來,看來自己先前的預估有誤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