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十四章:鋒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十四章:鋒芒字體大小: A+
     

    雪亮的軍刺已經緊緊地握在手中,高遠怒喝聲中,彎腰,揮臂,一名半隻腳正掛在馬蹬上的東胡人的腦袋突然歪向一邊,軟搭搭地吊在脖子上,鋒利的軍刺三棱開鋒,這一下高遠挾憤而出,幾乎斬掉了半個腦袋,戰馬受驚,向外奔開,將這名已經死透了的東胡人屍體拖在地上向遠處奔開.

    猛勒戰馬,胯下馬人長嘶一聲,人立而起,旋了半圈,高遠在馬上扭過了身子,把軍刺當作棍子,當頭砸向邊上的那個東胡人,此人已經舉著手裡的彎刀,正向著高遠的戰馬劈下,不料這馬忽然停了下來,轉了半個圈子,卻是剛好躲開了這一刀,高遠的軍刺沒頭沒腦地砸將下來,卟哧一聲,血水和著腦漿一下子高高地噴了出來,哼也沒哼一聲,這個東胡人仰天便倒.

    高遠離鞍跳了起來,落在離他半米遠處的一名已經騎上戰馬,正欲打馬而逃的東胡人馬股之上,左手一伸,已是勒住了對方的脖子,右手的軍刺無聲無息地自脅下刺了進去,再拔出來時,懷裡的敵人已經軟倒在馬上.

    片刻之間,高遠連殺三人,乾淨利落,沒有絲毫拖泥帶水之處,顏海波和步兵也趕了過來,步兵稍稍落後十數步,手中弓箭再次鳴響,將一個已經逃出十數步的東胡人射翻在地,顏海波一聲虎吼,翻身下馬,兩手緊握大刀,迎頭一刀,將一名已經被高遠嚇得三魂離體而去的東胡人砍翻在地.

    而此時,曹天成三人也從水磨坊里那高達數米的葉片之上跳了下來,加入了搏殺的行列,高遠此時也下了馬,衝進了僅剩下的數名東胡人之中,勢若瘋虎,左劈右刺,又連殺兩人.

    十一名滯留在這裡的東胡人,一念之差,俘虜沒有抓住,卻是枉自送掉了性命.顏海波,步兵以及另兩個士兵看著手持軍刺,橫眉怒目,滿身染血的高遠卓立在東胡人的屍體之間的模樣,都是凜然,雖然知道高兵曹武功高強,但像這樣殺人如宰雞一般的高兵曹他們卻還是第一次看見,敬佩之餘,心中也是害怕之極,特別的顏海波,到底是年輕,先前借著一股氣勢,一刀劈死了一名東胡人,這卻是他第一次殺人,一刀砍完,再尋對手之時,卻已是被高遠和步兵收拾得乾乾淨淨,茫然若失之際,突然看見濺在自己身上的那點點紅色的血跡,白色的腦漿,頓時胃裡一陣翻江倒海,腿一軟,蹲在了地上,嘴一張,哇的一聲嘔吐了起來.步兵就老成多了,看這模樣,以前鐵定是見過血,殺過人的,他走上一步,輕輕地拍著顏海波的后波,」沒事了,第一回都這樣,也后就習慣了.」

    「老曹,你沒事吧!」高遠看著一瘸一拐地曹天成,關心地問道,另外兩個士兵也都渾身上傷,特別有一個,左臂之上被一支箭給貫穿了,即便沒有傷著骨頭,這一下也夠嗆.

    「高兵曹,沒了,都沒了!家沒了,媳婦沒了,女兒沒了,兒子沒了!」當的一聲,曹天成手裡的刀掉落在地上,他大聲地哭喊出來,一句還沒有喊完,嘴一張,一口鮮血已是噴了出來,眼前一黑,便向地上倒去.

    高遠一驚,一步奔了過去,將他扶在臂膀里,再看時,曹天成已是昏死過去了.嘆了一口氣,高遠將曹天成駕到一匹馬上,他傷心過度,眼下讓他睡一覺對他是最好的.

    「步兵,將這些戰馬都給我收攏了帶回去.」高遠喝道.

    「是,兵曹,這十一個東胡人的屍體怎麼辦?」步兵問道.

    「怎麼辦?」高遠哼了一聲,」給我系在馬尾巴後面,拖回去,掛在扶風縣城樓之上,東胡人搶了我們的人,搶了我們糧食,搶了我們的錢,這便是他們的下場,這只是第一波,總有一天,我要讓他們給我十倍地還回來.」

    扶風縣城,消息正在一點一點地傳回來,東胡人大部人馬已經退了回去,對手的確沒有準備攻打扶風城,昨天晚上,那一波十幾名哨騎也只是前來探一下虛實,如果扶風城沒有戒備,他們當然不戒意來城裡走一遭,城裡的燕人可比外面村子里的要富裕得多了,但如果對手已經有了防備,他們也不準備拿頭來往城牆上撞.

    隨著警報的解除,扶風城裡所有的人都鬆了一口氣,霍鑄第一個支撐不住,自顧自地趕回家睡覺,昨天吳凱帶頭上了城牆,作為扶風縣的督郵,再不滿,也得沒奈何地跟著上來,心裡只將吳凱祖宗十八代罵了一個遍,既然已經無事,他當然得馬上開溜了.

    東胡人是走了,但卻留下了一個絕大的爛攤子給吳凱,作為縣令,善後工作肯定是他的了,雖然傷亡的統計數字短時間內還歸不攏來,但這一次損失巨大是鐵定免不了的了,善後不僅是一筆巨大的開銷,同時也還有如何向上頭交待的問題.

    這一次東胡人越界了,他們破壞了東胡王與遼西郡太守之間的約定,也許,看在這一點上,太守張守約不至於太過於責備下頭的人,但這些事情卻是說不準的,如果張守約人臉一取,狗臉一掛,一定要拿幾個人來作為替罪羊交代的話,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這些只能先留下以後再討論,當務之急是準備劃撥錢款,來賑濟災民,幫助他們重建家園,先將自家院子里的這一畝三分地的問題爭決好,不然,老百姓們鬧將起來也不是好玩的,吳凱自己就是本地人,日子就更不好,他可不象霍鑄,實在沒法子了,腦袋一縮,跑回遼西郡去,有令狐家的人為他撐腰,也不能把他怎麼的.

    高遠出去了還沒有回來,眼看著日頭已經偏西,吳凱跟路鴻說了一聲便趕回縣衙,路鴻卻是擔心得不得了,與孫曉等人人一起站在城樓之上,眼巴巴地看著遠方.

    「回來了,縣尉大人!」孫曉突然大叫起來,遠處,出現了幾個黑點,接著,黑點越來越近,終於看清楚了,五六個人,卻帶著十好匹馬,馬後面用繩子還系著一些什麼,隔得遠了,也看不清楚,看到高遠安全返回,城牆之上,第一隊的九十餘名大兵頓時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歡呼.

    隨著高遠等人越走越近,眾人終於看清楚了十幾匹馬後拖著的是什麼,城牆之上,頓時鴉雀無聲,拖著的竟然是一具具屍體,看那著裝服色,赫然就是東胡人.

    原來高兵曹出馬,不僅救回了曹都頭一行三人,竟然還殺了十幾個東胡人,城牆之上,嘖嘖之聲一片,看著步兵和顏海波幾人都是大為艷羨,這一次他們跟著兵曹出去,可是賺大發了.

    「高遠!」看到滿身血跡的高遠,路鴻嚇了一跳,」你沒受傷吧?」

    高遠搖搖頭,」叔叔,我沒有受傷,這都是敵人的血.虧得我出去了,再晚去一會兒,天成他們三人可就沒命了.」

    「這十幾個東胡人?」

    「他們正在圍攻天成,被我們殺光了!」高遠淡淡地道:」轉身吩咐孫曉道:」孫曉,給我將這十幾個東胡人的屍體掛在城樓之上,讓東胡人看看,敢來我們這裡搶劫的土匪,就是這樣一個下場.」

    「是,兵曹!」孫曉連聲答應道,看著臉色有些煞白的顏海波,低聲問道:」你小子怎麼啦?不會尿褲子吧?」

    顏海波翻了一個白眼,但吐得委實有些厲害,卻是提不起力氣來反駁他.

    「殺了人,吐了!」步兵在一邊低聲解釋道.

    本來以為孫曉一定會嘲笑自己一番,不想孫曉卻豎起了大拇指,」小子,有種,不錯,我第一次殺人之後,也是吐得昏天黑地,在床上躺了一整天才下地,兩腿還軟軟的,你小子行,第一次殺了人,居然還能自己騎馬回來.沒事,這些東胡人你就別把他當人,當豬,當羊不就得了,你在軍營,屠豬殺羊的活兒又不是沒少干!沒事!」他很友好地拍了拍顏海波的後背.

    「謝謝孫哥!」顏海波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

    「幹得好!」另一邊,路鴻連連拍著高遠,」有了這十幾具東胡人的屍體和十幾匹戰馬,我和老吳也好跟太守交待了一些.」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