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十九章:自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十九章:自由字體大小: A+
     

    幾天後將手裡的事情忙完,曹天成便帶著兩個士兵,騎了馬出城直奔下窪村而去,高遠手裡本有六匹好馬,送給了路鴻一匹,隊里便還剩下五匹,平日里多半成了士兵們練習騎技的夥伴,賀蘭雄的確厚道,這些戰馬都是訓練成熟的戰馬,能夠很快地適應不同的主人,隊里本來會騎馬的人不多,但有了這幾匹馬後,會騎的人倒是急劇升多了.

    曹天成帶走了三匹,還剩下的兩匹戰馬,一匹幾乎成了步兵的專用坐騎,這傢伙現在迷上了騎射,雖然還只是騎在馬上小跑著進行射擊,命中率也不算太高,但在高遠看來,這就很不錯了,騎在不斷運動著而且上下巔跛的戰馬之上射擊,可比在平地上射箭難了不知多少倍,能保持平衡就算很不錯了,因為這個時候,就全靠兩條腿來駕控戰馬了.

    步兵進步很快,顯示出他在這上面的天賦,這讓高遠很開心,部下自然是越強越好,不然自己再厲害也沒什麼用,就算全身是鐵,又能打多少釘呢?

    孫曉很不錯,原本他在隊里就挺有威信,現在雖然這個位置被自己佔了,他說他是隊里第二有威信的人,毫不為過,顏海波知道自己被升了都頭,笑得嘴巴都合不攏了,干起活兒更加有勁,有了他們兩個,高遠便發現自己現階段居然無所事事了,一應操練事宜,孫曉與顏海波安排得井進有條,已經不需要他操任何心了.

    顏海波就任都頭之後,另一個好處就是讓兩個都的士兵們意識到了在隊這個大集體之下,他們還有另外一個小集體,顏海波年輕不服輸,不肯給孫曉比下去,而孫曉自然不能讓這個毛頭小子勝過了自己,於是兩個都自然而然地便互相比較起來,訓練場上要比,訓練場下也要比,這種比較高遠是樂見其成,甚至因為這個打上幾架也沒有關係,只要不動刀子,不傷感情就行.

    不過現在,顏海波十場比試要輸掉八場,他倒是愈挫愈勇,屢敗屢戰,毫不氣餒,這股勁兒,你不服他還不行.

    發覺自己忽然之間成了閑人的高遠,想起了祝壽時吳縣令所說的梅花的幾樣好處,不由得砰然心動,梅開五福,快樂、幸運、長壽、順利、太平.梅具四德,初生為元,開花為享,結子為利,成熟為貞。倒沒有想到,一個普普通通的梅花還有這麼多講究,眼下南山梅花開得正好,自己何不去采上一束新鮮的,回去送給菁兒呢?順便也可以現學現賣一下這玩意兒,也讓葉菁兒驚嘆一下自己的學識.

    想到便去做,也不管外面風雪正大,高遠收拾了一下,便徑直向營門外跑去.

    「兵曹,這麼大風雪,您要去哪裡?」孫曉在身後問道.

    自然不能說是要去采梅討好美人,高遠頭也不會,大聲道:」這幾天盡顧著忙了,也沒有練練腳力,我去南山,好好地將這幾天丟掉的課補回來!」

    「兵曹,風雪太大,山上路滑!」

    「沒事兒!」高遠揮揮手,頭也不回地消失在風雪之中.

    孫曉滿臉敬佩之色,高兵曹就是高兵曹,已經這麼厲害了,還不忘時時鞭策自己,自己有什麼理由不努力,回過頭來,看著手下的士兵,怒喝道:」使把勁,沒看到兵曹這麼大的風雪還要上南山練腳力嗎,你們要看偷懶,瞧我不大馬鞭子抽死你.沒看到小顏子那一波人正拚命呢,要是輸給了他們,我看你們這臉還要不要?都得找塊裹腳布給我蒙起來!」

    那邊顏海波哈哈大笑,」孫都頭,你遲早得找塊裹腳布將臉蒙起來.」

    「不話風大閃了你的舌頭!」孫曉拍拍胸脯,大聲道:」要不,再來試試,我也不要你找裹腳步,只要你給咱鞠上躬,喊一聲孫哥我服氣了就行!」

    「那咱們來比上十場,每人訂五場比什麼行不行?」

    「怎麼不行?只要你能贏上五場,我就算你贏了咋樣?」孫曉不屑地道.

    高遠捧著一束鮮艷欲滴,紅『白『粉相間的梅花自南山之上一路快活地跑回來的時候,卻看到孫曉用一塊布裹在自己臉上,還沒有走近便一股惡臭鼻而來,趕緊將花藏在身後,這要是沾上了一點這惡俗,晚上自己還怎麼送給葉菁兒去討好她?

    「這又是玩兒的那一出?」看不到孫曉的表情,但高遠一定知道他很不爽,這股味道,自己隔著這麼遠就聞到了,也虧得他還能蒙在臉上.

    孫曉上了顏海波的大當,在比賽的設置和規則之上,吃了大虧,十場比賽輸了六場,即便最後自己惱羞成怒下場,將顏海波打得滿地找牙,但整個比賽輸了卻是不爭的事實,願賭服輸,孫曉也光棍,當真就找了一塊裹腳步裹臉上了.

    聽了步兵小聲的解釋,高遠樂得哈哈大笑:」不錯,不動,小顏動腦子了,孫曉啊孫曉,讓我怎麼說你呢,居然上了一個毛頭小子的當,我上一次就跟你說了,不管是幹什麼,要有自己的節奏,不能落入別人的節奏,你當耳邊風吧,瞧,這不吃虧了吧?得,你就多蒙一會兒,聞聞惡臭,也讓你醒醒腦子!行了,今天看你這樣子,也睡不成了,就值勤吧,我今兒個回家一趟,就不回來住了,有什麼事,去家裡找我.馬留給你們,我溜噠著回去.」

    高遠抬頭看看天色,一路走回去,正好趕上家裡吃晚飯,然後將吳縣令要的果酒方子給他弄出來,真是沒點性子,都來摧了好幾回了,幹完這事,再磨蹭一會兒,葉氏娘子肯定就睡了,那時候自己就可以去找葉菁兒了.

    一路想著晚上如何讓葉菁兒再親自己一口,更進一步能讓自己親她一口,當然最好的親嘴哪,如果能舌吻,那就賺大發了,不過以葉菁兒的性子,恐怕連親嘴都難,算了,還是一步一步來的好,別嚇著這隻小白兔了.想到得意處,不免嘿嘿的笑了起來,滿腦子都是葉菁兒那嬌羞難抑的樣子.

    高遠突然回家,自然是讓張一和翠兒喜出望外,趕緊張羅著做飯,燒水,伺候著高遠吃得舒服了,又美美的燙了一個腳,進了書房之後,張一再神神秘秘地湊到了高遠身邊,」少爺,我讓翠兒過哪邊去給菁兒姑娘傳話啦,還有,手爐也準備好了,少爺過去的時候,就放一塊新燒好的木炭,這樣能堅持更長時間.」

    有給貼心的知道自己心意的僕人就是輕鬆,高遠連連點頭,表示張一做得極好.把個張一喜得樂不可支.先前還怕高遠怪他多事,現在看來,這事辦得甚合高遠心意.

    「張一啊,我這裡有幾個釀酒的方子,你明兒一早便給吳縣令送過去,記住了,親手交給縣令大人,不許經旁人的手,知道嗎?」

    「是,少爺!」

    「嗯,張一啊,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吳縣令要在郡里開一家酒樓,我合計著讓你去哪當個學徒,不是要你去跑堂,而是要讓你去學著怎麼管理這樣一個酒樓,以後吳縣令在別的地方開新酒樓了,你便可以去當個掌柜什麼的,怎麼的也比跟在我身邊當個下人來得強!」寫了幾行字,高遠突然想起什麼,對張一道.

    張一張了張嘴,滿臉的惶恐之色,」少爺,是不是我做錯什麼了,你不要我了?我不要當什麼掌柜,就願意跟在少爺身邊.」

    「不是這麼個事,我一個人,這家裡本也沒有什麼事兒,再說了,明年我便要去居里關駐紮一年,你呆在屋裡沒事做也不行,給你找個事兒,學點本事,將來也更好幫我是不是?」高遠解釋道,」吳縣令的酒樓里可也有我的股份,咱也得找個人去看著對不對?」

    「吳縣令的酒樓有少爺的股份?」張一瞪大了眼睛,」那是得去看著,省得他欺負咱們.」

    「那倒不致於,不過這酒樓要是辦得好,以後滿地開花,除了賺錢,倒也還有些別的用處!」高遠若有所思地道,」你先去打個前站,少說話,多做事,多學點本事,你的本事越大,以後便越能幫我,明白嗎?」

    「明白,張一是少爺的奴才,少爺要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張一挺起胸膛,道.

    聽張一這麼一說,高遠反而笑了,站起身,從身後櫃里翻了半天,終於翻出兩張紙來,遞給張一,」這個給你!」

    張一看了一眼,驚道:」少爺,這是奴才和翠兒的賣身契,您給我做什麼?」

    「我的意思就是,從今天起,你們就不是奴隸了!」高遠笑道.

    「我不要!」張一將兩張契約放在桌上,」少爺,我一輩子都是你的奴才,要是少爺懷疑我,張一願意將這份契約換成死契.」

    高遠擺擺手,」張一啊,對一個人是否忠誠不是這一紙契約能束縛得住的,歷史之上,奴才賣主求榮的事兒不少見,難道有這一張紙就能證明你對我忠心了?我不需要這個.」

    張一垮著臉,」少爺,那您要讓我怎麼證明呢?」

    「我只要你用心任事!」高遠笑道,拿起桌上兩張紙,直接放到燭火之上,在張一目瞪口呆地表情之中,讓這兩張賣身契化為了灰燼.

    「好了,從現在起,你和翠兒都是自由人了,我這高府,你願呆就呆,不願呆隨時可以帶著翠兒走.什麼時候不願跟著我高遠了,說一聲,就可以走人!」

    卟嗵兩聲,張一跪倒在地,高遠一抬頭,發現不知什麼時候翠兒也回來了,也跪在門口,兩口子都淚流滿面.

    「我們夫妻兩人,永遠都跟著少爺!」

    「起來吧起來吧,沒事老跪個什麼,我煩這個!」高遠笑著將張一扶了起來,又走到門邊,將翠兒拉了起來.

    「翠兒,我的手爐準備好了么,還有斗蓬,上一次可將我凍得夠嗆!」似乎沒有看到兩人臉上的淚水,高遠沒心沒肺地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