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十六章:唯快不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十六章:唯快不破字體大小: A+
     

    曹天成與孫曉走了出去,片刻功夫后,外面突然傳來了陣陣的歡呼聲,高遠知道,那是曹天成在給士兵們分發新的軍服,一單一棉,一共兩套,這些士兵也不知幾年沒有做過新衣了,居然樂成了這樣.

    走到窗戶邊上,推開窗扇,外面士兵們正興高采烈地拿著新衣,蹦著,跳著,互相追逐著,一個個喜笑顏開,高遠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這些人還真是容易滿足.

    關上窗戶,回到桌邊坐了下來,從曹天成和孫曉的話中,他了解了很多東西,外面的這些在他看來這些一無是處的大頭兵們,其實也並不都是像他們外表所呈現的那樣,他們或許也曾熱血過,也曾憤怒過,他們參軍也許不僅僅是為了混一口飯吃,或許,他們也曾想過要報仇,但是殘酷的現實讓他們的熱血一點點被消磨,他們作為一個男人的憤怒也在冰冷的時間流逝之中被腐蝕,無可奈何之間,他們便成了一群一無是處混日子的人,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不想也不願意去想明天會是怎樣.

    可是現在,自己來了,也許,自己能將他們內心深處的那些深深掩藏的東西再一次激發出來,讓他們重新活得像是一個男人.

    外面安靜了下來,士兵們都回到了宿舍,應當是去試穿他們的新衣了,高遠站了起來,拿起已經被喝光的湯的菜碗,走了出去.

    將湯碗丟進了伙房裡,傾聽著兵舍里士兵隱隱約約的笑聲,高遠背著手,走了過去,門虛掩著,他站了片刻,推門而入.

    屋裡所有人幾乎同時轉身看了過來,果然是在試穿新衣,大部人都赤條條的站在通鋪之上,看到高遠,都是僵住了,片刻的安靜之後,有人怪叫一聲,兩隻手下意識地捂住了下體,更多的人手忙腳亂地往上套著褲子.

    高遠哈哈一笑,」我又不是大姑娘,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大步走了過去,站在顏海波的面前,顏海波褲子穿了一半,此刻正尷尬地往上拉著褲子.

    「兵曹!」顏海波仰頭看著高遠,臉上似哭似笑,精彩之極,高遠伸出手去,拍拍他的胸膛,」不錯,總算是有點肉了,不像我剛來之時,一根根脅骨都看得清清楚楚,不像是個活人,倒像是一具骷髏.」

    高遠親熱的語氣,讓士兵們有些害怕畏懼的心思慢慢地放了下來,對於這個兵曹,士兵們是又怕又愛,畏的是兵曹手段厲害,武功嚇人,愛的是自從兵曹來了,便破天荒地發齊了餉銀,大家吃得飽了,穿得暖了,除了自由少一些,每天要進行訓練外,日子是過得越來越舒心了.

    「自從兵曹來后,我們天天都能吃上白面饃,能吃上肥肉,喝上肉湯,要是再不長肉,豈不是對不住兵曹為我們花的錢?」顏海波小心地道.

    「是啊是啊,多謝兵曹,自從跟了兵曹,我這日子過得比我以前任何一天都舒暢!」宿舍里響起了應和之聲.

    高遠笑了笑,打量著士兵們的宿舍,垃圾雖然清掃乾淨了,但通鋪之上,眾人的被絮卻是亂七八糟的堆在一起,他沒有做聲,走到通鋪跟前,扯過一床棉絮,慢慢地摺疊了起來.這是第一天他來到這個兵營之後,將士兵們那些破爛扔了之後,讓張一去新買的,只不過現在又像皺巴巴的了.

    看著高遠在那裡自顧自地疊著棉絮,宿舍里漸漸地安靜了下來,眾人都目不轉睛地盯著高遠,特別是顏海波,一張臉更是漲成了豬肝色,因為高遠正在疊的被子是他的.

    「兵曹,我,我自己來吧!」拉上褲子,顏海波吶吶地道.

    高遠沒有回答道,慢慢地將他的被子疊成了一個四四方方的豆腐塊,伸手壓平,兩手一抹,轉身向旁讓開,將自己的成果展現在眾人的面前.

    宿舍里響起了一片驚嘆之聲.

    「以後,每個人的被子都必須疊成這個樣子.」高遠道.

    「兵曹,這樣子疊了的確很好看,但是,但是好像花的時間太長了一些!」聽到動靜從另一間宿舍趕過來的孫曉小聲道,」早上日程安排得很緊,士兵們時間上會來不及的.」

    「需要很長時間嗎?」高遠笑著看了他一眼,從旁邊再拉過一床棉被,在眾人眼花繚亂和一片驚嘆聲中,轉眼之間,一個四四方方的豆腐塊便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所謂的快,就是無數次的練習!」高遠看著目瞪口呆地眾人,」同樣一個同作,你練一千遍,便能讓你的速度提高數倍,因為這個動作里每一個最細微之處,你都能瞭然於胸,對於有可能出現的每一個意外,你都知道怎麼去應付.」

    說到這裡,高遠停頓了一下,」今天所有的訓練取消,大家都呆在宿舍里,練習如何疊被子.」

    眾人愕然.

    高遠甩手向外走去,邊走邊道:」這會成為我考核你們的一個科目,如果不能達標,我扣你們的餉錢.老曹,你還楞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去準備我要你買的東西.」

    曹天成看了一眼孫曉,卻發現這傢伙直楞楞地看著高遠疊好的那個豆腐塊,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高遠才不管他們是怎麼想的,一支軍隊想要成為一支強軍,就必須從最細微之處著手,這疊被子看來與建立一支強軍沒有什麼關係,但從細處來進,卻是可以培養這些士兵的紀律等一系列觀念.

    回到自己的住處,拿出前些天整理出來的訓練計劃,正準備再完善一些細節,孫曉卻突然一陣風地闖了進來.

    「兵曹,我想明白了,想明白了!」孫曉顯得很是激動,一迭聲地道.

    「你想明白了什麼?」高遠擱下筆,若有所思地看著對方.

    「無數次的練習!」孫曉看著高遠,」兵曹,如果無數次的練習可以讓我們將被子疊得又快又好,那麼,通過無數次的練習,我們是不是可以揮刀更快,可以刺得更快,如果我們與敵人對戰,對手的刀還沒有舉起來,我們的刀已經落在他的脖子上,是不是就代表著我們比他們強上許多!」

    啪的一聲,高遠雙掌一合,哈哈大笑起來.

    「兵曹,我說錯了么?」孫曉的臉一下了垮了下來,一臉的沮喪之色.

    「不,你說得太對了!」高遠讚賞地看了他一眼,」你是第一個想到這一點的,想明白我剛才那一番話的深意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只要你比別的人快,你就會贏.同樣一個揮刀的動作,你比別人快,別人就只有死,同樣一個捅刺的動作,你比別人快,也是別人死!」

    高遠站了起來,在屋裡踱了幾步,看著孫曉,道:」一支軍隊,不需要每一個人去習練武功,更不需要去練習那些複雜的招式,刀就是格擋,劈殺,槍,亦只不過是一個格當,一個刺殺,成千上萬遍的練習,熟便能生巧.當然,這需要你首先有一個強壯的身體,有足夠的力量來完成這個動作,因為快,就意味著你比別人每揮一次刀,都要使用更多的力量.」

    「所以這段時間,兵曹一直著手的便是先要讓大家強壯起來,要更有力量.」孫曉恍然大悟.

    「這只是第一步!」高遠搖搖頭,」接下來還有耐力,還有反應速度,不過這些東西我們就可以夾雜在一起來練習了.我們的士兵身體太弱了,如果不先讓他們強壯起來,一切都是空話,力量是基礎,有了力量,才有接下來的其它,你明白了么?」

    「我明白了,這一段時間,兵曹已經讓大家的身體強壯了起來,接下來就是提高他們的承受能力,也就是您所說的耐力,我明白接下來十幾天你的這個訓練計劃的意義了.」

    「不錯,孫曉,你很不錯,很聰明,不過我要讓識字的事情,你不要當做兒戲,如果你這一輩子只想當一個都頭,那也就算了,如果你想當一個將軍,那麼,就必須要識字.」

    孫曉嘿嘿一笑,」將軍咱就不想了,想咱們縣尉,也是一個英雄人物,不過只是縣尉罷了,將軍,向來只有那些貴族們才能擔任,像咱們遼西郡太守這樣的人物,放眼整個大燕,也不過只有他一人而已.不過兵曹讓我去識字,我就去認字,我這是因為兵曹大人發了話,可不是為了要當什麼將軍,這隻不過是白日夢而已.」

    高遠大笑,」孫曉,做人要有志氣,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一個好兵,你為什麼不能當將軍?王候將相,寧有種乎,往前推一百年,兩百年,或者更遠些時候,現在大燕的那些貴族們就已經是貴族了嗎,說不定和我們現在一樣,或者還不如我們呢?」高遠拍拍孫曉的肩膀,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