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十三章:月夜叩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十三章:月夜叩窗字體大小: A+
     

    從路府出來,已經快要中宵了,這一頓酒,喝了好幾個時辰,高遠能為路超想得這麼遠,讓路鴻很是動情,說了很多掏心窩子的話,酒雖然喝得慢,但卻喝了很多,這酒不比以前的那種低度酒,,最終路鴻終於醉倒了.

    張一在路府廚房隨便吃了一點,便在門房樓子里一直等著高遠,高遠出來時,他斜坐在板凳上,靠著牆壁,已是睡得極香,直到高遠敲了敲他的腦袋,這才將他驚醒.

    「對不起,少爺,您瞧瞧我,都睡著了!」張一一個翻身站了起來,有些惶恐地道.

    「沒關係,讓你等得久了!」高遠不以為意地道:」走吧,回家,回去好好睡!」

    出了路府,張一牽來馬匹.

    「走走吧,今天喝得有點多了,走走正好醒醒酒.」高遠笑道,從路府到高家也並不遠.

    背著雙手,高遠慢慢地走著,冷風一吹,酒意也迅速地開始消散,腦子也慢慢地清析了起來,高遠知道,今天自己算是過了第一關,在扶風縣,如果路鴻不支持自己,自己就什麼也做不成了,路鴻甚至不要做別的,只消將他從兵曹這個位子上拿下來就可以了.

    世界上,有能力的人很多,但如果沒有一個給他們發光發亮的舞台,他們最終也會被被現實的風沙掩埋,最終碌碌無為地度過一生,不會為人所知,更不會為歷史所銘記,扶風雖小,兵曹雖小,但卻是自己的第一個舞台.

    沒有小的舞台,就不會有大的.

    路超是路鴻的軟脅,自己正是抓住了這一點,才讓路鴻鼎力支持自己,而且成功地激起了路鴻的雄心.接下來自己必須要開始第二階段的計劃了,在明年開年之後,自己便要開赴居里關,到時候希望自己帶去的是一支已經頗具戰鬥力的軍隊,而居里關,將是自己的又一個舞台.

    想得出神,高遠低著頭一路疾走,竟然直接走過了自己的家門,直到張一叫了一聲,這才反應過來.已經十來天沒有回家了,一抬頭看見自家的門楣,一股親切感油然而生.

    「少爺!」一進屋,竟然發現翠兒也沒有睡,看到高遠進來,翠兒趕緊迎了上來,」張一說少爺今天會回來,翠兒便燒了熱水,爐膛里一直有著火,翠兒這便給少爺端來,少爺好好燙燙腳,舒服舒服,兵營里一幫大老粗,哪會伺候人,少爺可是受苦了.」

    翠兒嘮嘮叼叼地說著,轉身便去給高遠端熱水,高遠不由啞然失笑,在兵營里,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力更生,可沒有讓任何人伺候,回到家裡,果然是不一樣的感覺.

    看著翠兒的背影,高遠突然想起一件事,」翠兒!」他喊道.

    「少爺還有什麼事,可是餓了,翠兒去端水,少爺先燙著腳,我去給少爺做宵夜.」

    「不必了!今兒個已經吃喝得夠多了,我是說你跟菁兒說過我今天要回來的消息沒有?」高遠問道.

    「原來是問這個啊,說過了,當然是說過了!」翠兒連連點頭,看著高遠,突然恍然大悟地道:」少爺,可是現在這麼晚了,菁兒姑娘只怕早已睡了,明天一早再去吧!」她笑嘻嘻地道.

    聽著翠兒的話,張一也在一邊賊兮兮地笑著,一臉的促狹表情.

    高遠揮揮手,道:」你們兩個先去睡吧,別管我了,我今晚上喝了太多的酒,現在頭還昏昏的,我去院子里轉轉,醒醒酒,別管我了,別管我了!」一邊說著,一邊徑直向外走去,張一和翠兒先是一陣愕然,隨即便偷笑起來.

    「當家的,你說菁兒姑娘還在等著少爺沒有?」

    「肯定沒有,你都不看看這是什麼時候了?」

    「我說菁兒姑娘肯定還在等著少爺.」

    「肯定沒有!」

    「要不打個賭!」

    「打賭就打賭,賭什麼?」

    「要是你輸了,你就倒一個月尿壺!」

    「行,你若輸了就歸你倒,就這麼說定了,走,咱們悄悄地跟著少爺去看看!」張一興緻勃勃地道.走了兩步,忽地站住,看著翠兒,」不對啊,本來就是你倒的,你輸了還歸你倒,等於你什麼也沒有輸啊!」

    翠兒格格地笑著,」你真笨!」提著裙子,已是小跑著溜了.

    「好你個翠兒,敢戲弄你男人,看我呆會兒怎麼收拾你!」張一笑著趕了上去.

    外面月亮很圓,很亮,慢條斯理地從屋裡走到院子里,高遠慢慢地走向通向隔壁的耳門,腳步卻是越來越快,門緊緊地關著,高遠伸出手去,輕輕一推,門應聲而開,果然沒有閂上,一跨過耳門,高遠立即便躬下了腰,提著腳,猶如一隻貓一般地向前走去,轉眼之間,便走到了葉菁兒閨房的窗戶邊.

    張一和翠兒兩人走到耳門邊,扶著門幫,將腦袋探了出來,看著站在窗下猶豫著的高遠.幾次伸手欲敲窗,但又放了下來.

    高遠是擔心菁兒當真睡著了,自己一敲窗,將她嚇著了,可就糟糕了.要是她膽兒小,叫了出來,驚動了葉氏,那可就太尷尬了,自己除了落荒而逃,就無路可走.

    手舉起,落下,再舉起,又落下,高遠猶豫再三,不過十幾天沒看到葉菁兒,明兒一大早自己又得離開,心中著實有些想念,又有些不甘,心中打定主意,要是敲窗驚了菁兒,自己馬上抬腿便跑,過後死不承認就得了,總之不能讓葉氏給發現羅.

    他抬起手,曲起中指,正準備落下之際,緊閉的窗戶卻突然被拉開了,清涼的月光之下,露出葉菁兒那張宜笑宜嗔的臉龐,正緊緊地抿著嘴,看著愕然舉起手卻落在空處的高遠.

    遠處耳門邊,翠兒得意地笑了起來,」當家的,你輸了,從明天起,屋裡的尿壺歸你倒!」

    「倒便倒,有什麼了不起的,反正也只有一個月!」張一雖然輸了,但卻笑得極高興,」走吧走吧,咱們別戳在這裡了,回去睡覺.」

    「你來了!」葉菁兒只抬頭看了一眼高遠,便又緊張地低下頭,月夜窗檯會情郎,這在葉氏嚴厲的家訓之中,是絕對不允許的,不過十幾天沒有看到高遠,心裡也是想得慌,翠兒說今天高遠會回來,到時過來看她,自己便一直豎著耳朵聽著隔壁的動靜,但夜越來越深,高遠仍然沒有回來,顯然是有什麼事羈絆住了他.菁兒相信高遠既然說了要來看她,就一定會來,如果高遠來了,自己就睡著了,那就又見不著了,現在高遠不像以前是個自由身,他當了軍官了,軍營里的事情很多,張一去了幾次軍營,回來說了很多高遠的事,說高遠忙得都腳不點地,既然這麼忙,如果今夜見不到他,說不定他明天一早就又走了,所以雖然困得慌,但仍然強打著精神,坐在窗邊等著.

    不敢點燈,怕讓母親發現了.

    高遠回來時的動靜,一直關注著隔壁的菁兒也聽到了,精神不由一振,果然,不大會兒,高遠就來了,隔著窗戶,看著高遠試了幾下,終於沒有敲窗,不由有些著急,知道是高遠怕打擾了他休息,生怕他就這樣放棄了,終於自動拉開窗戶,恰巧高遠也同一時間舉起手來.

    菁兒的臉頓時紅了,說了一句你來了,就低下了頭,心道自己真是的,要再等等不就得了,自己這樣一直等著他,說不定他還看輕了自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