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十章:麻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十章:麻煩字體大小: A+
     

    顏海波是這些人之中進步最明顯的一個,或許是因為年輕,高遠也是因為注意到他之後,從側面不露聲色地詢問出來的,他居然只有十六歲,比自己還要小上兩歲.高遠上任之後,隊里伙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正處在長身體階段的顏海波得到了良好的營養補充,比起其它人,他得到的好處更大,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他的身體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顏海波此時正在與人比試搶杠.所謂搶杠,就是兩人各在雙杠的一頭,兩手抓住槓桿,騰身雙腿翻越雙杠比追逐另一端的人,直到其中一人抓住另一端的比賽者,比試便宣告結束.顏海波已經連勝十數人了,雖然持續作戰,已經略微有些喘息,但看著杠頭另一端的挑戰者,眼中卻滿是熊熊的戰鬥慾望.

    孫曉則在另一端的單杠之上練習臂力,現在他已經不僅僅局墊限於普通的動作了,此時的他,兩腿伸得筆直,與上身構成直角,然後雙臂用力,將自己拉上去,這樣來做引體向上,難度可就要大上數倍,隨著孫曉的每一次上拉身體,大臂之上的肌肉便團團鼓起,在陽光的照料之下,顆顆汗水從古銅色的皮膚之上滑落,啪啪地掉落在地上.

    高遠抱著膀子,靠在房間的門框之上,滿意地看著眼前的一切,雖然只過去了十餘天,但這些人的精神面貌的改變還是顯而易見的,他們不再像以前一樣,吃了睡,睡了起來找吃的,現在的他們,將更多的精力發泄到了這些工具之上.

    差不多可以施行下一步的計劃了,他在心裡想著.

    好幾天沒過來的張一匆匆一路奔了過來,」少爺.」一路奔到了高遠面前,張一先是鞠了躬.

    「你怎麼過來啦,是不是家裡有什麼事情?」高遠問道.

    「不是,少爺,是路縣尉讓你晚上過府去一趟,今日響午的時候,路斌管家去找到了我,說是路縣尉說了,今天晚上務必讓少爺去路府一趟.」張一道.

    「路斌沒說什麼事嗎?」高遠有些奇怪地問道.

    張一搖搖頭,」不過路斌說,路縣尉有些不高興,少爺還是當心一些.」

    路鴻為什麼不高興了,出了什麼事情?高遠想了想,也沒什麼頭緒,便也懶得去想,抬頭看看天色,太陽已經快要落山了,今天反正也沒什麼別的事情,乾脆早一點過去.召來曹文成與孫曉,低聲吩咐了兩句,自己來軍營已經十來天了,也該回去看一看,說起來也著實有些相念葉菁兒了,正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去探望一下她.

    「你會騎馬嗎?」看著張一,他問道.前些天從賀蘭雄哪裡一共買了五匹馬,外帶敲來的一匹,現在他這裡一共有六匹,這一回回去,便給路鴻送一匹,也算是自己的孝心,路鴻是有一匹馬平常騎行的,不過看牙口,已有了些年頭,比起賀蘭雄這幾匹上好的戰馬,可就差得太遠了.

    「騎是會騎,就是不大行!」張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能騎就行!」高遠轉頭看向曹天成,」天成,去牽兩匹馬過來,記住了,最好的那匹要牽過來,那是我送給縣尉大人的.」

    「明白!」

    從軍營到路鴻的家,步行要一個多時辰,但騎上馬,也就是一盞茶的功夫,這也就是在城裡,不能放開了跑,如果放開的話,時間會需要的更短.趕到家裡的時候,太陽還沒有完全落下去山.

    「叔叔,我回來了!」走進路鴻的家,高遠便大聲地喊了起來,手裡還牽著賀蘭雄的那匹戰馬.

    路鴻背著手站在大堂門口,看到高遠手聽戰馬,」這便是你那天在西市從那個匈奴人手中買來的馬?」

    高遠笑著將韁繩遞給張一,」是啊,叔叔,這馬真是不錯,我一共從他那裡買了六匹馬,這是其中最好的一匹,以後就歸叔叔您用來代步了,您原來的那匹,實在是有些不配您縣尉大人的身份!」

    路鴻哈哈一笑,」不錯,還算你有孝心,有了好馬,還記掛著你叔叔,進來吧!」背著手,施施然地走回到房間內.」路斌,給少爺泡茶.」又轉頭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高遠,」坐啊,自己家裡,客氣什麼.」

    「是,叔叔!」高遠坐在路鴻的面前,上身坐得筆直,兩手放在膝蓋上,這些天,他在軍營之中要求士兵坐或者站都得有有規矩,自己也照做不誤,倒是習慣成自然了.

    看了一眼高遠的模樣,路鴻眼中閃過一絲訝然之色.

    「前些天你剛去上任的事情,章邯回來跟我說了,你做得很好,比我想象的還要好,我還怕你一時之是難以立足,壓不住那伙兵油子呢,想不到你輕而易舉地便壓服了他們,恩威並施,很好,很好,你不知道吧,我這裡可是隨時準備好去給你撐腰呢!本來還以為你用不了幾天就會回來找我訴苦呢!」一邊喝著茶,一邊笑對高遠道.

    高遠笑了笑,」其實這些士兵都還不錯,就是以前沒有餉錢,日子太苦了些,這才如此,如今我給他們發了餉錢,又讓他們吃得飽飽得,他們當然也就服氣了.」

    「說得就是這一件事!」路鴻將茶杯放在桌上,看著高遠,」高遠,也就是章邯回來后,我才知道你竟然弄了一大筆錢去了隊里,後來又聽說你將他們今年的餉錢全都發了,是吧?這些天你又是修整軍營,又是給士兵們做衣服,這都是菲的花費,你錢從哪裡來的?」

    「侄兒從吳縣令那裡借來了一千貫.」高遠道.

    「一千貫!」路鴻絲絲地抽著冷氣,似乎牙疼了起來.

    「高遠啊,你初去隊中,要收攏人心,給士兵們發點餉錢這也是應該的,其實我這裡已經給了準備了一些,原本是等你過去之後,便給你撥送過去的.」

    「謝謝叔叔.」高遠趕緊道.

    「你不用謝我,你說你發餉,一人發個一貫錢,就能讓這些傢伙喜笑顏開,怎麼能一下子將全年的都發了呢?你呀你呀,做事真是不經腦子!」路鴻連連搖頭.」我這裡只給你準備了一個月的餉,一面貫,你說說,你這一下子捅了這麼大一個窟窿,怎麼辦?」

    「叔叔,這個我是有計較的,我們不是入股了吳縣令的酒生意嗎,我估摸著,到了年底,我們的分紅怎麼著也能有這個數,到時候我就能把這個窟窿給填上了!」

    路鴻吃了一驚,」怎麼,你的那個酒方子能給他帶來這麼多的收益?」

    「如果吳縣令手段好的話,或許還更多.」高遠胸有成竹地道:」叔叔,你到時候就瞧好吧,今年您這個年,鐵定可以過得很好.」

    路鴻聽高遠說得肯定,臉上不由露出了笑容,一千貫呢,以前自己一年也弄不到這麼多錢,這才三個月的功夫,就有如此多的收益,豈不是說明年便有四千貫的收入.心中正自計較,突然看到高遠正緊盯著自己,不由老臉一紅.

    「就算有錢能堵上這個窟窿,但錢也不是這麼個用法啊!」路鴻又將話題拉了回來,」你可是你私人的錢,但這些軍隊可是縣裡的,他們應當由縣裡和郡里付錢,縣郡兩級沒有付夠,我也是沒有辦法是不是?而且你這麼辦,讓我很為難.」

    「叔叔,這些士兵也太苦了些,而且當兵吃糧拿餉,天經地義啊!」高遠淡淡地道,他沒有明說,路鴻對他一直很好,就如親侄子一般,剋扣士兵軍餉的事情,畢竟拿不上檯面,說出來也太打路鴻的臉了,這事兒,都心知肚明才行.

    路鴻如何聽不明白高遠的話,臉頓時沉了下來,」高遠啊,你必竟是太年輕,有些事情,我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啊!除了居里關那一隊發全餉外,其它兩隊一向只發半餉,這是約定俗成的規矩,這些大兵也都知道,所以也沒有鬧事,但現在你鬧這一出,我就不好收場了,現在鄭曉陽便來找我鬧了.」

    「鄭曉陽是誰?」

    「鄭曉陽是第三隊的兵曹,他們今年還只發了四月的餉錢,你那裡一下子發了全餉,這事兒哪裡是能瞞得住人的,他以為這錢是我拿的,便鬧上門來,要我也給他們隊發全餉,你說我現在該怎麼辦?」路鴻很是不滿地道,」鄭曉陽來鬧的時候,正好霍鑄,吳凱兩人都在,讓他們兩人好好地看了我一頓笑話.」

    高遠想了想,」叔叔,我覺得,您應當給他們將餉銀髮齊,不但是今年,以後也得給他們發齊!」

    路鴻啪的一聲,重重地一掌擊在桌上,」你個小娃娃,懂個屁啊!你可知道我呆在這個位置之上,一年要多少出息才能擺平那些事情嗎?不說別的,光是能坐穩這個縣尉的位子,就必須上拿多少錢出去你知道嗎?不錯,我是太守大人的親兵出身不錯,但這算得了什麼,還不知有多少人盯著這個位子呢,上上下下地打點,光這些,每年都要幾百上千慣,你看我過得光鮮,其實也就是拆東牆,補西牆,這其間的為難你哪裡知道,要是給他們都發全了餉,那我怎麼辦,喝西北風去?而且遼西郡十幾個縣,大家都是這麼個干法,我這裡要是發了全餉,豈不是成了眾矢之的,你是想讓我被群起而攻嗎?高遠,做官便要先做人,你要是犯了眾怒,那在這個位子之上也就干不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