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章:邊縣現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章:邊縣現狀字體大小: A+
     

    路鴻家裡人丁也不興旺,除了夫婦兩人之外,便只有路超一個子息,家宴便也只有四人就坐,高遠算是第一次見到了路夫人,倒是一個慈眉善目的婦人,不過與路鴻對自己的格外看顧比起來,路夫人便顯得淡然了許多.

    菜並不多,五六碗而已,不過廚子水平看起來倒還不錯,葷素搭配,有色有香,桌上四人,倒是高遠最小,既是家宴,高遠倒也不客氣,沒把自己當客人,率先提起了桌上的酒罈,拍開泥封,準備給四人倒酒.

    路鴻捻須微笑,似乎這一切本是理所當然.

    「今兒個高興,倒須好好喝上幾杯,這壇酒可是吳縣令早年送給我的珍藏,四五年都沒捨得喝,高遠,今天你有口福了.」路鴻哈哈笑道.

    「侄兒這一次躺了近一個月,倒是真不知酒是啥滋味了.」高遠笑著便替四人碗中倒上酒,酒一倒出來,高遠便不由一怔,這酒聞著倒挺香,但色澤著實不怎麼好,有些昏濁,比起自己前世所喝過的那種清純如水的酒的品相差了許多,該不是放的時間久了,壞了吧?高遠心中暗自道,但看路鴻神色,卻一無異常,心中不由暗自稱奇.

    端起酒碗,高遠也不坐下,郎聲道:」這第一杯酒,侄兒要敬叔父叔母,多謝叔父叔母多年的看顧,高遠父母早亡,叔父叔母便是高遠的再世父母了.侄兒先干為敬.」

    高遠敬路鴻夫婦,路超便也站了起來,笑道:」超作陪!」

    兩人一干而盡.

    路夫人端起了酒碗,笑道:」高遠以前可沒有這麼會說話,想不到這一次二世為人,倒真是懂事了許多,這麼說來,這一次挨了一刀倒也挨得值.」

    路鴻嗬嗬大笑著,顯得極是滿意.也是將酒一飲而盡.

    放下酒碗,高遠眉頭不引人注目地皺了一下,剛剛路鴻說這是他珍藏了好幾年的老酒,但喝在嘴裡,實實寡淡無味,倒類似前世的那種黃酒,說句老實話,實實算不上什麼好酒,但看路鴻那珍而重之的模樣,便不好說什麼.

    「這第二碗,便祝大哥此去遊學有成,他日大哥大展鴻途之日,可別忘了提攜小弟.」高遠笑道.

    路超點點頭,」那是自然.」兩人砰的一聲,又是一飲而盡.

    看著高遠連著兩碗下肚,眉毛都不眨一下,路鴻倒是有些擔心起來,」你傷剛好,少喝酒,多吃菜,要是喝醉了可就不好了,來日方長.」

    高遠心中暗笑,就這酒,那一罈子自己一人全喝了也不見得就醉了,前世之上,五六十度的純糧酒,自己一氣兒喝上二斤,照樣神情如常.

    一頓飯吃得是其樂融融,高遠看得出來,這一家子倒還真是將自己當成了家人一般,心中不由感動,前世之時,自己不知溫暖為何物,每日所面臨的,不是冰冷的器械,就是生死的格殺,何曾有過這樣的溫馨.

    吃過飯,路夫人自去後院招呼,路超亦告辭回房讀書,高遠卻被路鴻留了下來.

    「高遠啊,我本意是不想讓你再當兵的,當年也曾讓你與超兒一齊讀書,但你耐不住性子,性情跳脫,實在不是讀書的料,也怪我,你父母早亡,我便慣了你些兒,不然以你的聰明,如果讀書,今兒的成就定然不在你大兄之下!」路鴻唏噓不已.

    「叔叔,其實侄兒倒更喜歡帶兵,爽快!」高遠笑道.

    「當兵,便少不得沙場殺伐,你父親戰死沙場,你母親鬱郁而亡,我實是不願意你再上戰場,不過你不願讀書,這條路子便堵死了,也只有去當兵搏個前途,這一次我給你謀了兵曹這個差事,叔叔手下有兩個位子,你願意去哪裡,自己挑挑.」路鴻道.

    高遠心道有個當官的叔叔倒也真不錯,工作倒可以盡著自己挑.

    「叔叔是縣尉,麾下有三百正兵的編製,共有四個兵曹的位置,現在空出了兩個,一個是跟在叔叔身邊輔助做些雜事,另外一個便是去帶兵,你選那個?」路鴻問道.

    「侄兒去帶兵.」高遠毫不猶豫地道,」在縣衙里做些案牘文事,侄兒實在耐不得這個煩.」

    「倒也符合你的性子,不過軍營之中,可與其它地方不一般,叔叔可以安排你去,但你能不能站住腳又是另外一回事,軍營之中,力強者勝,你就算有叔叔這個後台,下頭也不見得服你.」路鴻笑道,」你想去帶兵也行,我給你三個月的時間,如果壓不住,就回來,那個位子我給你留三月,如何?」

    「不必叔叔,我既然選了去帶兵,定然不會回頭,你就瞧好吧.」高遠大聲道.

    「和你爹倒是一個性子.嗯,那我給你介紹一下扶風縣的情況,咱們扶風縣一共有三百正兵,其中一百人駐紮在扶風縣城,另一百人駐紮在遠離扶風城五十餘里的居里關,還有一百人平時散布在全縣各鄉里維持治安,這是三個兵曹,平素一年一輪換,你這一次帶的這一百人,正好在城裡駐紮.不過過了年,可就得去居里關了.」路鴻道.」那可不是一個好去處.」

    「侄兒能吃得起苦!」高遠認真地道.

    「不是能不能吃苦的問題,而是我們遼西郡是邊郡,而我們扶風縣又是遼西郡最接近敵人的地方,居里關首當其衝.東胡蠻夷年年sāo擾搶掠,居里關每年總要折損些人手.」

    這段日子裡,高遠與張一無事閑談,張一在路鴻身邊做事,對邊地之事倒也了解不少,高遠也知道,遼西郡最大的敵人便是東胡人,東胡勢大,遼西郡基本上處於守勢,說白了,也就是被動挨打的模樣.想要對付東胡人,除非大燕全國動員,才有勝算.

    「叔叔,我有一事不解,咱們扶風縣是正面東胡的第一邊縣,怎麼才有三百正兵啊!」高遠心中有些疑惑不解,」這點人手,打起仗來,能濟得什麼事?」

    路鴻大笑,」一聽你這話,就知你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傢伙,高遠,咱們扶風縣有三百正兵,已經不少了,遼西郡十幾個縣,扶風縣的正兵是其它各縣的三倍,養一個兵要花多少錢你沒有算過吧?光是一個月一貫錢的餉錢,一年下來,便是三千餘貫,其它服裝,兵器,糧食,每個兵一年又花上十貫,也就是說,這三百正兵,一年下來,我們要拿六千餘貫錢,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扶風縣情況特殊,每年太守大人撥給六成的預算,也就是三千六百貫,我再從縣裡挖兩成過來,這是一千二百貫,還有一千二百貫的缺口,得自籌.」

    「自籌?」高遠倒吸了一口涼氣.

    路鴻點點頭,」對,自籌,高遠,實話給你說吧,我這手下三百兵,人數是齊的,但每年我發飽,也只有去居里關的那一百人是全餉,畢竟在那裡駐紮說不定要丟命的,其它兩部駐紮在縣城和去各鄉村維持治安的,每年發一半的餉錢就不錯了.」

    高遠倒吸了一口涼氣,在心裡默算一下,路鴻每年從郡里和縣裡拿來四千八百貫錢,居里關一百人花去二千貫,這是不能少的,其它兩隊如果半晌的話,也只有二千貫,這便餘下了八百貫錢,如果再在其它地方比如說糧食兵器之上剋扣一下的話,數目絕對要超過一千貫,這筆錢去了那裡,自然是心知肚明,搞了半天,自己心中形象高大的叔叔也是一個喝兵血的.

    「你是一個聰明人,自然也知道這剩下的錢去了哪裡,我也為難啊,不但要養家糊口,還得供你大哥讀書,請先生可是一筆不小的花費,再者,每年的上下打點這也是一大筆錢,如果僅靠這點錢,當真連打底兒都不夠,所幸還有其它一些收入,叔叔勉強才做到一個收支平衡.」

    「可是叔叔,我有一些不明白,既然咱們扶風縣是邊縣,如果東胡人打來了,那該怎麼辦?就憑這連餉銀都發不齊的三百兵?」高遠有些無奈,誰叫路鴻是他叔叔呢.

    路鴻嗬嗬一笑,」這你就不知道了,其實東胡人每年都要來打秋風,不過規模都不大,他來了,咱們據城而守,除了三百兵,還可以臨時徵發青壯,東胡人不會攻城,搶搶沒關係,但真想打縣城,那仇就結大發了,朝廷和郡里不會坐視不理,那就是大仗了,真要大打起來,東胡人心裡也沒底,前些年太守就集結了上萬人馬,去和東胡人打了一大仗,狠狠地教訓了他們一下,他們也便老實多了,真正能打的兵都在郡里,咱們這些地方,也就是擺擺樣子罷了.東胡內部也不平穩,他們是部落聯盟,心思也不齊,這下,你明白了吧?」

    高遠點點頭,總算是搞明白了,東胡人來搶,只不過是搶些城外的村子,只要不攻城掠地,大燕也就懶得理會,只是這樣一來,城外的村子就倒了血霉了.

    「不發餉,士兵不鬧啊?」高遠問了一個關鍵的問題.

    「這就要看帶兵的兵曹的手段了!」路鴻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高遠,」下頭來錢的路子多了去了,就看你會不會弄.」

    「我明白了!」高遠點點頭.

    「想要帶兵,首先得要兵服你,而要想服你,不但要勇力過人,還得讓大家都有飯吃.」路鴻道:」你這次要去的隊已經欠了大半年餉錢了,我給你準備了一百貫,也就是一個月的餉錢,我也就能拿出這麼多,這也就是你,換了別人,就沒這麼便宜的事情了.」

    高遠站了起來,恭恭敬敬地向路鴻行了一禮,他心中明白,這一百貫其實是路鴻特別給自己的,換個兵曹,肯定是想都別想.」多謝叔叔.」

    「嗯,你明白就好.」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