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最強狂帝系統 » 155.第155章 李星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最強狂帝系統 - 155.第155章 李星月字體大小: A+
     

    天野寨慘遭滅門,天下震驚!

    聖盟放言,追剿司離!

    整個靈界都在嘆息,一個放蕩不羈的大派,一個怪物般的天才,在聖盟的威壓下也難免一死……

    整個靈界沒有比聖盟再大的組織了!

    聖盟有絕對的超級實力滅掉任何異己。

    在所有人的眼中看來,司離的隕落,現在只是時間問題了,因為現在可以說聖盟封鎖了整個靈界,司離難逃一死!

    ……

    靈界東南一角。

    一片碧綠披掛的巨大山野,山坡平緩,卻是連綿不絕。

    就在其中的一座靈山,山腳流水潺潺,山上有一山洞。

    一位絕美的畫中人正在山洞裡的潭水中清洗衣服。

    窈窕的身材,但是該凸的地方卻是極為傲人,瀑布般的三千青絲披掛於肩。

    待得看於臉上,卻是足以磨煞億萬英豪。

    俊眉修眼,顧盼神飛,文彩精華,見之忘俗。

    有資格形容她的詩句,也就唯有那句: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哪裡竟誕出如此嬌人?竟不染半分的風塵味!

    即使那些久經沙場的鐵血悍將恐怕也不敢將目光久放在她身上半刻,生怕自己血腥的雙目會到玷污到她。

    此時,她卻漏出一半藕臂,將司離的戰袍在水中仔細清洗,因為水涼,芊指略微發紅。

    躺在一旁石頭床上的司離卻是忽然動了動,眉頭緊緊擰住,似是很痛苦。

    女子身形一滯,便放下衣物,緩緩站了起來,指間流光一閃,飛入司離眉心。

    「喔——」

    司離猛的吐出一口淤血,大聲咳嗽了起來。

    女子看到了血,秀眉輕皺,似是厭惡血的味道。

    「醒了?」女子的聲音很輕靈,很柔和。

    司離睜開自己待著血紅顏色的雙目,感受到了自己小腹右側的地方有一長道划痕,正在火辣辣的疼痛。

    司離內心大喊「額滴腎吶!——」

    頌天帝,你大爺的,用斧子砍老子哪裡不好,單砍腎的地方。

    肯定因為你年紀大了所以不舉,所以嫉妒我兩顆強勁的動力小馬達!

    陰險……太踏馬陰險了!

    可是司離同時也感受到傷勢比原先減輕了無數倍。

    女子皺著眉,拿起衣物一指便是將至蒸干,放到司離身上,道「若無大礙,便離開吧。」

    剛剛司離頭腦中都是痛苦之感,可是現在清楚的聽到了女子的聲音,身形卻是一顫,心中一陣悸動。

    自己雖然一直沒有近女色,但單憑帝王的身份也算是閱女無數了,何嘗聽過如此輕靈柔和的聲音?

    司離便是抬頭望去,待得看到女子的臉龐,卻獃滯了……

    女子也似乎是遇到過不少這種目光,但是也難免聲音變得更加清冷「走吧。」

    司離道「我的衣服……是你洗的?」

    女子搖頭「你們為世俗權勢所墜,你的傷也是我療的,今後莫要再打殺了,終有一****會明白的。」

    司離苦笑「多謝。」

    接著,便是要起身。

    可是剛落地,司離便是感到了頭腦一陣眩暈,身上無數的痛苦簡直蒸發掉了自己的意識。

    可是司離強忍住。

    自己難不成要在一個女人面前丟臉?!

    司離艱難的抬起了步子……

    一步……兩步……三步……

    終於是支持不住,身形一歪,便是要摔倒。

    可是就在將要落地的一瞬間,司離卻沒有感受到生硬的觸碰感,而是一陣柔和的氣力將自己托起,放到了石床上。

    女子聲音依舊清冷「你活動不了的,我母后教導我男女不可同住一室,你便是好生在這歇著吧,我走了。」

    「你站住!」司離忽然喝道,引動了傷勢,又大聲咳嗽了幾聲。

    「呵,到底是帝王性子,卻是聽不得半點逆心的話。」女子搖頭。

    「你是什麼身份?你又為何在這?你又為何救本帝?!」司離說完這些,卻沒有指望自己能夠得到答覆。

    沒想到的是,女子卻是一滯,緩緩說道「我是誰?呵呵……」轉而卻又搖頭「我能是誰呢?我只記得父王給我個名字,叫做李星月,至於靈界的那些人……他們大約是叫我「刺「吧。」

    「你是刺?!」司離猛然睜大雙眸。

    刺?靈界天榜第一!

    靈界唯一的天境!

    實力遠超頌天帝、天珠皇!

    女子秀眸漏出几絲迷離與追憶之色,卻是越來越顯苦痛「我父王本是這靈界的一方豪強,單早日嫉妒,頌天帝與天珠皇聯手反了她,滅了我的家室,至於我父王呢?死活是保住了我這個他唯一的女兒,且把神聖道傳給了我。」

    司離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願意給自己談起這些,或許是因為太久沒人說話了,也或許是心中太多的苦楚需找個人傾訴了。

    女子繼續緩緩談道「我擁有靈界難見的空靈之體,可以接受神聖道傳,經過多年的蓄養,終成天境,雖然我並不想要這些,可是那個所謂的天榜,還是把我記了上去。」

    提到天榜,李星月的眼中漏出淡淡的不屑。

    「你有了實力,為何不替父報仇?」司離面色蒼白,卻百思不得其解。

    「報仇?世俗的詞兒,在最開始或許我有這個念頭吧,可是我若是依願而行,又會有多少無辜生靈慘死?頌天帝會拿他們當擋箭牌的,更何況……我很恨鮮血的顏色,因為當初我見到過父親脖頸流出的鮮血。」李星月眸中淚光隱現。

    司離看到她的樣子,瞬間有幾分失神,如果這花從他人口中說出,司離會不屑的認為這是婦人之仁。

    可是,放到她的口中,司離卻……

    「那你為何救我?」

    李星月雙臂微攏「只是惻隱之心。」

    司離不禁有幾分惱怒。

    朕需要你的惻隱之心?!

    「多謝,本帝走了。」司離掙扎著還要起來。

    李星月搖頭「你的毒還沒被我全部清除,還是別要亂動。」

    司離一愣「什麼毒?!」

    李星月一滯,雙頰卻有些羞紅。

    她怎能告訴司離是那種葯呢?

    她實在怕司離出去后毒性發作,然後會有女性遭殃,因為那毒極烈無比。

    可是司離在這裡也會毒發啊……

    想到這裡,李星月雙頰更泛桃紅。

    自己怎麼能想到這些?自己可是許願清心寡欲一輩子,隱居山野。

    可是自己的壽命是無盡的,自己的歸宿又在哪?

    (第二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