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最強狂帝系統 » 107.第107章 抱著嬌人,指點江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最強狂帝系統 - 107.第107章 抱著嬌人,指點江山字體大小: A+
     

    「陛下,您……」

    這時,幾個小太監卻是不合時宜的進來了。

    瞬間,那幾個小太監頓時傻了眼。

    司離這還沒開始呢?自己一眾人明明是給他留足了時間吶!

    難道,整整兩個時辰了,司離連前戲都沒有做完?

    「陛下,我們這便是出去,這便出去。」感到了司離那吃人的目光后,太監連忙後退。

    「得了吧!」司離吧把小蒼直接扔到了床上。

    「朕的心情都被你們攪了。」

    「陛下饒命,陛下饒命吶……」幾個小太監嚇得連魂都沒有了,撲到地上,便是連連磕頭。

    「算了算了。」司離一擺手,也沒有為難他們。

    總之來日方長,何必急於這一時半會。

    想到這裡,司離便是站了起來,向殿外步去。

    好歹也是十幾個王朝的帝君,自己真的把人家給晾在一邊未免顯得也有些太驕縱了。

    小澤看到司離向外走去,趕緊拿了一件袍子為司離披上。

    ……

    巨大的朝聖殿中,通體金碧輝煌,為一個長方形的格局,殿內的南北兩側分別有十幾個蒲團與黃黎木的桌子。

    而殿的終端,自然是一個巨大的龍椅。

    此時,殿內坐著二十一位氣度不凡的男子。

    這些男子或是青年,或是中年,或是老年,但是皆是面目藏威,如同龍盤虎踞般,個個都散發著皇者之氣。

    這自然就是二十一個夏國的附屬國的帝君。

    其中的一個年紀顯然已經不小了,鬚髮皆是浩白,到頗有幾分仙風道骨之感,此時捋了一把鬍鬚,面漏疑色,向著龍椅旁邊的路難問道「路丞相,夏帝為何遲遲不肯駕臨?」

    「額,這……」路難現在真的是有些為難了,瞥了一旁站著的劉統領。

    劉統領卻只能苦笑……

    「請各位稍安勿躁,大可飲嘗我夏國的美酒,大帝公務繁忙,暫且耽誤一時半刻。」

    公務繁忙……司離是挺繁忙的。

    「哼,本王已經喝了十數杯了!」一個虎背熊腰,身碩體健的中年人,是法羅王朝的國王,一下拜把酒杯扔在了案板上,現在顯然已經很是不耐了。

    沒錯,司離是出了名的狂放。

    可是總也要分個對象吧?

    當時白國與大日國這麼拉攏自己,自己都沒有動搖!(雖然當初也有些心動),自己可以說是對夏國忠心耿耿,而司離現在便是這麼對自己?!

    那十四個王朝要脫離夏國,可是和自己有什麼關係?自己還對夏國有功呢!司離發脾氣找他們發去啊?就這麼不把自己當一盤菜了吧?

    越是想到了這裡,這個法羅王便是越氣悶。

    「哎,路丞相都說大帝公務繁忙了,法羅王怎好發脾氣?」銀東王對法羅王道。

    法羅王卻更是犟上了嘴,對著他便是道「這是我急切嗎?難道我們的地位還不如那些所謂的公務?」

    法羅王自認為在關鍵時刻沒有離夏國而去,更加是得寸進尺了上了。

    「哎,你……」銀東王剛要反駁,卻是有其他聲音起來了。

    「銀東王」一個長相妖艷的青年陰陽怪氣的道「你對大帝的衷心天地可鑒,可是大帝卻未必把我們放到眼裡呢……」

    殿內也因此越來越嘈雜了起來,這些王君也開始交頭接耳,紛紛議論起了司離。

    他們畢竟是有恃無恐,自己對司離這麼衷心,在夏國最艱難的時刻,給了夏國鼎力相助,司離難道還是治他的罪?

    並且自己在自己的國家好歹也是九五之尊,哪裡曾受到這樣的怠慢?

    路難聽到那法羅王的語氣中竟然是隱隱藏著對司離的不敬,不禁也是頗有幾分氣惱。可是一想到自己如果發怒,便可能惡化他們與夏國的關係,也不禁只能忍了下來。

    可是一旁的劉統領卻是根本看不下去了,直接便是氣不過似發朗聲說道「陛下本來便是傳來了一道口喻!」

    此言一出,殿內瞬間便是安靜了下來。

    有口喻?

    「有口喻還不早說?!」法羅王哼道。

    劉統領帶著幾分怒色「陛下有喻,說現在抽不開身,讓你們候著你們便好生候著!」

    「豈有此理!」法羅王大怒,直接便是拍案而起,指著劉統領的鼻子罵道「你是什麼身份?什麼地位?!竟然敢對這本王如此說話?!路丞相,這是怎麼回事?你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一個交代?」

    路難瞥了他一眼「劉統領說的話句句屬實,是陛下的親喻。」

    此時,殿內徹底是炸開鍋了。

    他們把自己的身份都定位在了功臣上面,而這夏帝對自己就是這態度?!

    「哼,路丞相,你最好是不要忘了,我們的國家,自然是夏國的附屬國,但是卻是互惠互利的關係!夏帝如此對我們,是不是有失偏頗?」

    他們作為一國之主,自然是唯我獨尊的高傲態度,從心底來講,他們是不承認夏國的統治地位的,於是,現在免不了惱羞成怒。

    他們最好的願望是,自己的國家受到夏國的庇佑,但是夏帝對自己也是無比尊重,每年交給夏國的稅款,最好再少一點……

    甚至是說司離用鐵手段鎮壓了那些叛國,這些沒有判反君王都是有些憤怒的。

    因為他們根本不希望夏國過於的控制自己,自己也不需要向任何人低頭。

    路難終於也是怒了「法羅王,您若不願等了,直接離開便是。」

    「呵呵,這時便讓本王走了?回頭你那夏帝,再治我一番不敬之罪?」法羅王不屑的嗤笑。

    實際上夏國的衰敗,全世界有目共睹,如果不是迫於司離的凶名赫赫,自己豈能不脫離夏國?

    現在殿內已經是喧鬧起來了,所有的君王都是交頭接耳,面漏幾分怒火。

    那是因為司離竟然根本沒有把自己當回事。

    「路丞相,法羅王雖然有幾分偏執,但卻也是實話……」

    夏國現在沒落了,現在夏國不應該巴結自己不要走嗎?

    「是啊,夏帝也太……」

    「對啊,誰說不是……」

    頓時,大家七嘴八舌的便議論開了。

    法羅王頗有幾分洋洋得意,冷笑道「怎樣?路丞相,現在你清楚了吧,這根本不是我一個人的想法!夏帝實在是……」

    這時,殿外忽而傳來了一道帶著幾分輕佻的年輕聲音。

    「諸位,朕怎麼了?」

    (第一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