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最強狂帝系統 » 82.第82章 升國階的契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最強狂帝系統 - 82.第82章 升國階的契機字體大小: A+
     

    就在這時,殿門彭的被打開,兩隊侍衛,約莫二十餘人闖了進來。

    「大膽!」使者瞬間驚怒,婢女得到機會,趕忙跳了出去,躲在角落低聲哭泣。

    這個中年使者顯得有些心高氣傲,而且絲毫不以剛才的事為恥,拍了拍衣襟便是站了起來,指著他們的鼻子破口大罵「我讓你們進來了嗎!」

    領隊的侍衛也藏著幾分惱怒,可是不得不壓制住,如果因為自己得罪了這個使者,自己的性命是小,如果因此惡化了夏國與天珠聖朝的關係,那麼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使者,請您自重!」

    使者冷笑了起來「你的罪責已經不可饒恕,死去吧!」

    說時間,使者袖中一隻匕首極盡刁鑽的向侍衛刺去。

    這時的使者,才漏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鏘!

    眼看匕首就要刺穿他的心臟,卻又被一股勁風擊開。

    「得罪了,使者大人。」

    門口走進來了一隊神色冷漠的金甲衛士。

    「你們!……」使者面色大變,眼看就要遷怒於他們。

    「您不必怪我們。」侍衛看了一眼還在驚恐中淚眼婆娑的那個婢女,看向使者的眼神又多了些隱藏不住的厭惡「是聖上讓你去享國宴之禮。」

    使者自然也是讀懂了他眼中的意思,不禁更加惱怒「不必把聖上這個詞說來說去,在我的心中,我偉大的天珠神王才是唯一的聖上。」

    說道天珠神王時,他的眼中有了一些狂熱之色。

    可是他的面色很快又逐漸變寒「你說,你剛才的罪該如何被罰?」

    金甲侍衛統領道「我們只尊聖上的旨意,你如何可以治得了我的罪?!」

    「你?!」使者欲再次動手。

    統領哼笑道「使者大人,我勸您還是趕緊去赴國宴,否則聖上降了怒,我們誰都擔當不起。」

    聽到「擔當不起」四個字之後,使者顯然想要嗤笑,可是忽然又想起了關於這個少年夏帝的那些瘋狂傳言,不禁面色變了又變,最後冷哼了一聲便是站起,狠狠盯了他們一眼后摔門而去。

    來到太和殿前,看到前方的漢白玉台階,不禁皺眉,看向了眼前的路難,質問道「你們的夏帝呢?為何不親自來接見我?!」

    「聖上乃是九五之尊,龍體尊貴,豈有接引使者之禮?」路難不卑不亢的笑道。

    而其餘的官員都是有些毛了,夏朝的元勛級人物,唐唐的丞相大人親自來接見你,你還不滿?

    「哼,天珠聖朝貴為聖朝,皇朝還擺什麼架子?!」使者本來以為自己的此行會受到夏朝的百般殷勤招待,享受無上的尊貴感,可是這個司離竟把自己的架子排得這麼高!

    路難依舊是不溫不火的笑道「那就請使者大人您自己去殿內向聖上討一個說法,之後聖上若是無異議,小臣又怎敢有絲毫怨言?」

    使者的臉色有些發青,自己跑到司離面前讓他親自迎接自己,然後再自己跑回來?

    使者嘴角抽動了一下,只得怒的一甩袖袍,而後……一步一步的爬台階。

    路南笑了一聲,陪同在身邊的官員們也冷笑,也只能陪著這個「身份高貴」的客人上去。

    到了殿前,使者發現殿門卻是緊閉的。

    頓時,他的臉色像是吃了十萬隻死耗子一樣,轉頭怒視緊隨而來的路南一行人「你確定你們的大帝與那國宴就在這殿裡面?!」

    這次倒不能怪他太跋扈,閉門宴請聖朝使者,卻是有些……

    路難他們也吃了一驚,他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只有一個可能,這是司離命令這麼乾的……

    那麼這就很合理了……

    「彭!」

    使者含著怒氣用力推開了這扇門。

    殿內的陪宴人員皆是被嚇了一跳,又看見了正是這天珠國的使者,轉而面面相覷……

    司離放下了手中的扳指,抬頭望向了使者,面龐出現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使者?」

    「沒錯,天珠聖朝的使者!」

    說道聖朝二字時,他刻意加重了語氣。

    「哦」司離故意漏出恍然的神色「……然後呢?」

    「然後?!哈哈哈……」使者仰天大笑「您不會要告訴我,你連聖朝的概念都不知道吧?」

    可是殿內顯然沒有一個人會陪襯著他笑,所以讓他略顯尷尬。

    「坐吧。」司離淡淡的笑著。

    「我坐?呵呵,夏帝大人,按照國際慣例,聖朝使者若是前來,皇朝的大帝可是要起身相迎的。」使者鼻孔朝天的道。

    在此同時,他還不忘挑眉望了望周圍的官員,似乎在讓他們知道,究竟是誰更強勢。

    「誰定的規矩?」司離把玩這面前的一隻調羹,語氣已經有些不耐煩。

    在場的人無不是心驚肉跳,這正是司離發怒的前兆啊!

    這個倒霉催的使者顯然認識到這一點,氣哼哼的說「總之,別說是夏國,連大日國,白國都是如此行事。」

    司離緩緩吐了口氣「你的意思是他們兩國的地凌駕於夏國之上?」

    「我沒有這個意思」使者道「我只是說,您應該遵從慣例。」

    「不遵如何?」

    「這……恐怕就會損傷天珠國與夏國之間的友誼嘍。」

    使者現在得意萬分,這一招放出去,司離還不得乖乖投降?

    「天珠國與我夏國有任何友誼嗎?!」司離掩飾不住那股弒殺之氣。

    使者被司離外漏的氣勢一驚,連連後退幾步,又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不禁惱羞成怒,咳嗽了兩聲道「這國宴不吃也罷!」

    然後,這使者轉身便是要走。

    「這是你想來便來,愛走便走的地方嗎!!」

    司離震怒拍按,一席國宴,盡數崩碎!

    使者嚇了一跳,司離這竟是要拿自己開刀?!他瘋了嗎!

    這時,幾個侍衛迅速把殿門關上。

    使者被這架勢嚇到了,語氣也有些軟了「我天珠聖朝……」

    司離內心嗤笑,以後自己做的,便是要大舉威脅敲詐這所謂的天珠聖朝!

    「別說了」司離揮袖「你千里迢迢,朕送你一項機緣。」

    使者呼了一口氣,什麼夏帝?不過

    做做樣子罷了!難為自己嚇了一跳!

    司離淡淡笑著,口唇微動「宮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