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嬌寵日常 » 93.第九十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嬌寵日常 - 93.第九十三章字體大小: A+
     

    若問姜侯爺最怕什麼,他最怕的就是被打回原形,變回以前小縣城的村夫,所以林氏強硬的說完,當天孩子們沒送回府里,他也沒像他說的那樣告到大理寺。

    葉姨娘見他一臉氣的回來,還惦記著報仇,就主動湊上前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姜侯爺越看她越心煩,若不是她他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弱點,被林氏指著鼻子說他寵妾滅妻,就是他知道不是那麼一回事,這些年發生的事情堆在一起也不容他反駁。

    姜侯爺語氣不善,但葉姨娘存心要打聽出來個子丑寅卯來,豈會被他的不耐煩打倒。

    知道了是怎麼一回事,葉姨娘便覺得這是個報仇是好機會,要不然等到她等到機會,不知道到何年何月去了,宮裡有進了新人,如今她的瀾姐兒也沒有以前那麼受寵了。

    林氏說的嚇人,爵位哪有說沒有就沒有了,倒是姜成袁,卻是一告一個準。

    「夫人怎麼能那麼說,這些年侯爺對她的好所有人都看到眼裡,她怎麼能逮著侯爺的氣話說事。」

    葉姨娘這安撫是越安撫越讓人生氣的。

    聽了她的話,姜侯爺大掌往桌上一拍:「她就記得那些錯事,不記得我對她的好,要不是我她會當十幾年的人上人!還有她那哥哥簡直無理,不過是一介草民竟然敢對我動手。」

    「可不就是這個理,侯爺你就是人太好,你若是跟他計較,他哪裡還有命在。」說著,葉姨娘就嘆了一口氣,小巧的臉上滿是哀愁,「見著侯爺被他們那麼欺負,妾侍心裡真不好受。」

    要說姜侯爺是個沒腦子的人,他有時候對自己的估量卻是很正確的,但要說姜侯爺是個有腦子的人,他偏偏有時候又容易被情緒左右。

    比如明明打算避著葉姨娘,以後都不能讓人拿著她來說他的事,但卻稀里糊塗的聽了半宿她的煽風點火,到了第二天摺子送進了宮。

    摺子上簡簡單單的寫了幾件事,林氏為妻不賢,身為侯夫人卻在外居住,因為林氏為他生了幾個子女,有過有功,所以他不跟她計較,把她休棄而是跟她和離。還有就是姜成袁身為他的嫡長子,還未分家就擅自出府居住,視為不孝,希望皇上嚴懲。

    明武帝每天檯子上堆得摺子都能溢出去,自然沒功夫關注別人家裡事,按著事情的輕重緩急,這摺子他看到本來是幾天後,但負責分類摺子的官員,知道他對姜成袁的關注,在他休息的時候就提醒了一句。

    楚煊品了一口毛尖,聽到姜侯爺呈了摺子說要休棄髮妻,挑了挑眉:「把摺子拿過來給朕看看。」

    掃了一遍摺子的內容,楚煊翹了翹嘴唇:「沒想到山安侯還挺有文采,這避重就輕用的挺好的,光是看帖子朕還以為他有多寬宏大量,姜成袁他們有多欺人太甚呢。」

    「陛下的意思是?」

    楚煊皺了皺眉,他正需要姜成袁,自然不想惹怒他,但不過他要是拖家帶口的,又跟他原本的想法背道而馳了。

    原本他未想過讓姜成袁認祖歸宗,但見到逍遙王的有恃無恐,還有皇室一副時刻給他準備過繼人選的模樣,他倒是動了讓姜成袁認祖歸宗的念頭,比起那些人他看姜成袁這個親弟弟就順眼多了,可要是姜成袁回歸了皇室,證明了他不是姜家的孩子,那他那些弟弟妹妹可沒有任何理由留在他身邊了。

    想了半天,總歸還是覺得人心異變,姜成袁現在無欲無求,誰知道以後會怎麼樣,他的敵人不少,已經不想再多一個了。讓他認祖歸宗的事還是過幾年再說。

    「山安侯最近這些日子太張狂了些,朕替他翻案只是為了讓他當個閑散侯爺,不是為了讓他在我眼前晃的。」

    內侍低頭聽著,猜到了楚煊打算如何處理這件事。

    天子做事哪裡要多少的道理,再加上如今盛傳姜成袁是皇家子孫,楚煊隨意處置了別人家的家世,也無人可詬病。

    「既然他閑著無事,朕就給他早點事做。」

    心裡過了一通,楚煊提筆寫下了姜侯爺之後要過的日子。

    姜侯爺遞完了摺子,心裡的氣泄了出去心裡就後悔了,而隔了一天楚煊的聖旨下來,他就更後悔了,目光就像是刀子只差把葉姨娘剜出兩個窟窿。

    楚煊的話被潤色了一遍,才由編修寫到了聖旨上,不過在怎麼潤色其中的意思,都讓姜侯爺羞得臉紅脖子粗。

    明武帝的意思大概是,全國各地到處是災,他每日看的摺子不是哪裡需要治水,就是哪裡又有災民,愛卿甚好獨樹一幟,把內宅後院的事都捅到了他的面前,讓他來決斷。

    總而言之就是山安侯的行為惹怒了皇上,所以要重罰。而處罰的內容就是讓他去邊陲小鎮待個幾年,協助當地的官員治災。

    這處罰乍眼看過去還不錯,到明武帝並沒有給姜侯爺實權,他只是協助,沒有決策權,所以意思差不多就是讓他去鄉下地方養幾年老。

    至於和離的事,楚煊壓根沒提。但卻一句話幫姜侯爺分了家:侯夫人林氏不適在分家的兒子中常住,山安侯自行把夫人孩子領回侯府,有侯夫人在府,出京辦事方可無憂。

    「侯爺,還不快謝恩!」

    姜侯爺顫抖地叩首:「謝主隆恩。」

    姜侯府如今無明白人主事,宣旨太監進府別說孝敬了連熱茶都沒喝上一口,見到姜侯爺的樣子皮笑肉不笑地道:「侯爺可要早早收拾了行李,這離出京的日子可沒幾天了。」

    想到過幾日就要去一個他連聽都沒聽過的小地方,姜侯爺身子一歪,表情惶恐,哪裡還有在林氏面前的架勢。

    出了這事他是徹底不敢招惹姜成袁他們了,這次是被遠遠的送走了,說不定下一次他就是要被剝奪爵位了。

    對於這件事的始作俑者,姜侯爺自然沒有好臉色,內侍一走,就拎著葉姨娘進了內室,鎖上了門窗。

    看到姜侯爺怒火衝天的樣子,向來覺得姜侯爺是軟柿子的葉姨娘,未語淚先流,凄凄慘慘的開始懺悔起來。她是真的害怕,看到姜侯爺這個樣子,就想起了林氏侄女遭遇的事情來,姜侯爺要是動起手,一身的腱子肉估計能把她打殘了。

    索性姜侯爺就是再生氣也做不出打女人的事來,只是狠狠的罵了她一頓,那話的意思聽著就是以後沒有情分可言了。

    葉姨娘大驚,在姜侯爺的後院十多年她最清楚姜侯爺的性子,從之前那段時間他對她越來越疏遠,到現在他徹底打算跟她劃開界線,她真不明白怎麼就到這一天了。

    姜侯爺要遠走,又沒有跟林氏和離,如果此時姜侯爺徹底對她沒有了情分,那她後面的日子該怎麼過。

    「侯爺,妾也不知道聖上會因為這件事大怒……妾只是為侯爺著想,這十多年來妾一心只有侯爺,為侯爺生兒育女無怨無悔,甚至逾越為侯爺管了幾年的中饋,妾對侯爺的心可鑒天地,求求侯爺……」葉姨娘哭的撕心裂肺,不復往常的梨花帶雨,楚楚可憐,任誰都能看出她的害怕恐懼。

    姜侯爺眼神複雜地看著她,要是以前她說的這番話他當然是相信的,但姜成袁的作為不是沒有用,他沒有直接把查到葉姨娘的錯處擺到姜侯爺面前,而是借著下人的口讓他無意的知道。

    那麼一段時間下來,在加上這最後的一擊,往年的情分早就沒有了。

    「你好自為之,林氏雖不喜歡你,但不是心狠的人,你後半生是無憂的。」

    就算不死,她下半生也絕不會好過,想到自己的兒子,葉姨娘抱住了姜侯爺的腿:「侯爺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把妾和二少爺一起帶走爸……妾,求求侯爺了,夫人不會放過二少爺的……」

    姜侯爺神情掙扎,幾年後他還是要回來的,要是把他們帶走了,就是再回來跟林氏還是有解不開的結,反倒是不帶上他們,幾年後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煙消雲散,他反而能跟林氏過上以前的日子。

    那麼一想,姜侯爺拂袖揮開了葉姨娘,之後葉姨娘怎麼求見也沒有見到姜侯爺。

    而都督府聽到這消息,卻沒有多驚喜的感覺,一家人聚在大堂,林氏知道雖然沒跟姜侯爺和離,但是他要遠走他鄉,愁苦的臉上泛起了笑容,但看到兒子兒媳沒有因此高興,擔心道:「這事還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楊歆琬跟姜成袁對視了一眼,楊歆琬道:「陛下聖旨下來,雖然父親要走,母親你們也要再回到侯府。」

    姜姝聽到會侯府皺了皺眉,但是想到是沒有姜侯爺的侯府,就笑道:「回侯府有什麼,反正那個人不在了,把後院的那些鶯鶯燕燕趕到一小塊地方,不照樣跟在這兒一樣。」

    要是這樣就好了。

    「陛下的意思是咱們家已經分家了,既然已經分家我與相公就不能再住在侯府。」所以說回侯府的只有林氏她們。

    楚煊的意思讓楊歆琬不得不深思他是不是有其他的意思,把他們和林氏他們隔開?還是無心之舉。

    不過不管是如何,都讓楊歆琬升起了一股危機感,要是楚煊真有那個想法怎麼辦?她該怎麼做,最重要的是姜成袁是怎麼想的?

    他渴望那個位置嗎?楊歆琬看向姜成袁,他眉頭輕蹙,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