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嬌寵日常 » 72.第 72 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嬌寵日常 - 72.第 72 章字體大小: A+
     

    氣候漸漸回暖,個院的下人都開始收拾起主子們的衣裳,把擱置了兩季的衣裳拿出來晾曬,然後把厚衣裳收回箱籠。

    楊歆琬搬了搖椅跟姜姝在庭院里下棋,每次跟姜成袁下棋她都是慘敗,要不是有姜姝給她墊底,她都要討厭起棋子了。

    又贏了一盤之後,楊歆琬就有些倦倦,一直輸沒意思,一直贏同樣也沒什麼意思。

    大約是聽到了她的心聲,就見姜成袁邁步進了院子,大約是剛從外面回來,小麥色的肌膚被日光曬得都有些發黑。

    「大哥!」姜姝叫了一聲,「你快來幫我,玫瑰糕都要被嫂子贏完了。」

    姜成袁掃了一眼棋盤,側頭吩咐下人去廚房多做幾盤糕點過來。

    見狀,姜姝嘟了嘟嘴:「大哥真是最沒意思的人了。」

    楊歆琬笑了一聲:「你這傻孩子,你大哥是在婉轉的告訴你他不會為了你對付我。」

    看著嫂子得意的表情,姜姝莫名有種的想捂著胸口的感覺,覺得自己被兩夫妻合起伙欺負了。

    姜成袁勾了勾楊歆琬的鼻子,朝姜姝道:「你嫂子說的對。」

    姜姝覺得自己更受傷了,乾脆去林氏那兒找安慰去了。

    楊歆琬給姜成袁脫了外套:「不是說要隨陛下去檢閱士兵,要出去幾天,怎麼那麼提前回來了。」

    「陛下身體不適,就提前結束了。」姜成袁灌了一口涼茶,皺著眉,「逍遙王今日找我說了一通亂七八糟的話。」

    因為知道逍遙王的夫人是楊歆琬的姐姐,所以姜成袁也沒把這件事瞞著她。

    楊歆琬愣了愣:「他找你說了什麼?」

    「宮廷往事,」姜成袁頓了頓,「跟陛下的生母有關。」

    陛下的生母不就是他的生母,楊歆琬握住了他的手:「逍遙王知道你的身份了?」

    姜成袁搖頭:「他只是懷疑,但沒有證據。」

    楊歆琬皺起了眉,想起前世的事情,總覺得姜成袁跟逍遙王的關係到了以後怎麼看都不會和平相處:「如果陛下一直生不出孩子,會怎麼辦?」

    知道她在擔心什麼,姜成袁安撫起拍了拍她,就是知道了身世他也從來沒對那個位置有什麼企圖,不過逍遙王試探的意思,倒是有點把他當做敵人的感覺,如果陛下一直無子,他也不會讓仇視他的人坐上那個位置就是了。

    姜成袁眼眸微眯:「若是陛下一直無子,可以從皇室中過繼一個孩子。」

    上次跟楊歆茹見面,她就說逍遙王有個侍妾有了身孕,而且按著日子算,她大姐懷孕也就這幾年的事。

    「過繼的話,會從逍遙王府裡面過繼嗎?」

    「不知道,若是到了需要過繼的那一天,逍遙王又恰好有合適的孩子,倒是有可能。」見她一臉擔憂,姜成袁安撫道,「真要過繼,也應該是孩童懵懂時就帶進宮,確保他跟逍遙王沒有什麼關係,再者你也沒你想的那麼弱。」

    「但是……」楊歆琬想起上一世的事情,她總覺得不踏實,上一世楚煊病重也沒見他有過繼孩子的意思,既然沒有過繼,就有太多種可能。

    「你告訴了陛下你知道你的身世之後,他對你的態度一直都沒有變過嗎?」

    姜成袁頷首,硬說變化,就是變得隨意了一些,因為他覺得沒什麼意義就沒有說。

    為了結束這個話題,姜成袁掃到了桌上攤開的帖子,就道:「你要請人來家裡做客?」

    「那是為了姝姐兒的及笄禮準備的帖子。」

    「不是還有一個多月?」現在才四月,而姜姝的生日是在五月末。

    「及笄禮這種大事自然是要提早準備了,昨天鎮國公夫人還特意上門說了這件事,問了贊禮和正賓打算請哪家的夫人。」

    內宅的事聽了姜成袁也是一知半解,問了事情已經定好沒什麼難辦的,姜成袁就點了點頭。

    說了這個,楊歆琬想到逍遙王的事,還是覺得放不下心。

    「我看你跟陛下長得也沒多相像,逍遙王也太草木皆兵了。」

    姜成袁笑握住了她放在他臉上的手:「我現在的位置太高。」

    楊歆琬怔了怔就懂了他的意思,姜成袁的官途走的比誰都平坦,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左都督,再加上有一張跟楚煊相似的臉,就不免讓人不多想。

    「當上左都督都是你用命拼來的,他們不如你就那麼臆測,簡直可惡!」

    見她板著臉惡狠狠的維護他,姜成袁笑出了聲,笑聲低沉愉悅。

    「他們臆測的也沒有問題,既然他在早知道我的身世之前就安排我坐上了左都督,未嘗沒有補償的心思在,除了我他並不是沒有可用之人。」

    「可是……」楊歆琬表情糾結,姜成袁說的有道理,但她就是不想把姜成袁現在所得的一切,不歸於他的努力,而是所謂的補償。

    「沒有什麼可是,他給我就收著,沒必要拒之門外。」姜成袁颳了刮她的臉,「逍遙王的事你不用擔心,我會妥善解決,告訴你只是不想瞞著你。」

    姜成袁頓了頓:「你說過什麼事都要告訴你。」

    楊歆琬抿唇笑了笑,墊腳在他臉上親了一口:「乖寶寶。」

    姜成袁唔了一聲:「秉著公平的原則,你是不是也要把你的事告訴我?」

    楊歆琬眨了眨眼,她有什麼事他能不知道。

    「什麼事?」

    姜成袁摟住了她的柔軟的腰肢,俯身在她耳畔輕聲道:「自然是你的小日子走了沒有。」

    楊歆琬臉色猛然一紅,自從諸大夫宣布他的餘毒輕了之後,他就像是要把之前缺的補回來一樣,上一次沐休竟然讓她一天都沒下床,連飯都是在床上吃的。

    後面在見春熙她們她都臊的抬不起頭。

    「現在還是白天。」

    這意思就是完了,姜成袁挑了挑眉,就把女人抱上了床。

    ……

    小五坐在池塘邊上百無聊賴的往水裡扔石頭,而寶哥兒就在旁邊給他遞石頭,順便嘰嘰喳喳的問他為什麼要往水裡面扔石頭,是不是想把池塘填平了。

    小五扭頭看了他一眼,就像是看傻瓜一樣,這片池塘不至於深不見底,但卻寬的厲害,他就是不吃不喝在這裡扔一輩子的石頭也不會填平了。

    姜成傑剛過來就聽到了寶哥兒的話,哼笑了一聲:「真是個傻子,還不快離小五少爺遠一點,免的把傻病傳給了他。」

    小五掃了一眼趾高氣昂的姜成傑,比起姜成傑他覺得寶哥兒跟看的順眼,雖然琬姐姐會經常對寶哥兒做親密的舉動,但要是他跟寶哥兒在一起,琬姐姐說不定會摸摸他的頭。

    再說寶哥兒雖然啰嗦,卻不會像姜成袁一樣,一邊鄙視不耐煩,一邊裝模作樣的討好他。

    因為楊歆琬發話不讓他到西府來,他廢了一番功夫才繞了過來,心裡窩著一股氣,自然就出到了寶哥兒的身上。

    恰好今天寶哥兒是偷偷溜出院子,跑到小五身邊看他扔石頭,身邊沒有下人,也沒法制止姜成傑。

    「我不傻!」寶哥兒板著臉道,「二哥你要是再那麼說,我就生氣了!」

    姜成傑哈哈一笑:「你個小傻子,你生氣就生氣!難道我還怕你不成,沒有了那些護著你的下人,你以為你有什麼了不得的本事。」

    姜成傑比寶哥兒高上一大截,加上最近開始學了武術,整個人強壯的像是一頭小牛犢,見一頭牛欺負一個包子,小五皺了皺眉:「要吵走遠點。」

    「聽到沒有,小傻子你吵到小五少爺了!」姜成傑雖然話是那麼說,但眼神卻是惡狠狠地瞪著小五的背影,不過是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雜碎,偏偏姨娘說他是什麼貴人,讓他來討好他,還要他叫他少爺。

    呸,去他的少爺,等到有機會他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個裝模作樣的小子。

    見姜成傑還繼續叫他傻子,寶哥兒握緊了拳頭就撲了上去,姜成傑沒想到他會打人,猛不防被他打了一拳,之後局勢自然就逆轉了。

    姜成傑的年紀擺在那裡就是不懂武術,寶哥兒都打不過他,何況他還懂武術。

    **擊打的聲音,還有姜成傑得意叫罵的聲音,吵到讓小五頭疼。

    「我看你還得意,你竟然敢打我,看我今天不教訓死你!」

    寶哥兒被姜成傑壓著拳打腳踢,還不忘反擊,記著他大哥說的攻擊方式,往姜成傑的眼睛抓。

    在一直被打的過程中,得手過幾次,不過只會讓他被姜成傑打的更厲害。

    小五看了一眼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寶哥兒,轉身打算換個地方休息,沒走幾步,聽到了噗通一聲,扭頭就見姜成傑把寶哥兒扔進了池塘。

    姜成傑表情扭曲:「嫡出的又怎麼樣,爹最喜歡的是我,就是你死了,我也只用跪幾天祠堂。」

    見寶哥兒掙扎著冒頭,姜成傑笑越加扭曲,這些日子的鬱氣都一掃而空。

    像是想起這邊還有一個人,姜成傑看向沒走的小五,惡狠狠的威脅道:「我不管你是誰,要是你不想死的話,最好乖乖的給我滾了,要不然你就是說出來,我爹也不會相信你。」

    小五白了他一眼,跑到了池塘跳了進去,姜成傑見他去救寶哥兒,抓著池塘邊上石頭就往兩人的身上扔。

    寶哥兒沉的根本抓不住,小五好不容易抱住了他,他又掙扎個不停,姜成傑這石頭倒是來的好,直接把寶哥兒打暈了。

    小五摸了摸額頭上被砸出血跡,冰冷冷地看向池塘邊上找石頭的姜成傑:「我跟你弟弟不一樣,要是我死在了侯府,你們家誰都跑不了。」

    姜成傑身體僵硬,算是想起了小五是所謂的貴人,身體抖了抖,不敢在看小五,就一溜煙的跑了。

    小五哼了一聲,抹去了流到眼皮上的血水,費力把小五拉上了岸邊。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