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嬌寵日常 » 52.上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嬌寵日常 - 52.上門字體大小: A+
     

    這天難得放了晴,刺眼的日光將天地照的通明,萬年青枝葉伸展,翠綠的枝葉透著瑩瑩的光。

    楊歆琬一大早就聽到了喜鵲的叫聲,扯了扯姜成袁道:「這算不算是個好兆頭。」

    她一伸手身上搭著的衣裳就露出了光滑的肩頭,上面還有一個紫色的印記,看到那個印記姜成袁的眼眸暗了暗,像是回憶起那東西是怎麼弄上去的。

    手指在她的細膩的肌膚上摩擦,姜成袁應了一聲:「我問了褚大夫,不用一個月我的餘毒就能清除乾淨。」

    楊歆琬抓住了他越摸越往下的手,星眸瞪大嗔了他一眼,粉面含羞:「你胡咧咧個什麼,我跟你說的是鎮國公夫人來府里的事。」

    聽到她提到旁氏,姜成袁的臉色明顯差了一些,興緻缺缺的收回了手:「倘若不想見轟出去就是了。」

    「你怎麼就那麼討厭她?」楊歆琬皺了皺眉,按理說姜成袁不可能跟旁氏有什麼過節,一個無關一個是內宅婦人,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去,但是時候每次她提到旁氏,姜成袁就一副不怎麼高興的樣子。

    姜成袁撫了撫她的頭髮:「我無事為什麼要喜歡她?」

    楊歆琬拍落了他的手:「跟你說正經的呢,不喜歡也可以不討厭,我總覺得你對著她的態度怪怪的,她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得罪你了?」

    楊歆琬疑惑地看向姜成袁,覺著他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她。

    「我不喜歡我們家跟鎮國公府扯上什麼關係。」姜成袁淡淡道,「既然母親已經回了帖子,閑談兩句就送客罷。」

    「不會是因為齊恆吧?」楊歆琬想起前兩天兩人談論過的事,皺著眉,「你還在介意?」

    聽到女人提起那人的名字,姜成袁心裡便閃過一絲的不虞,只不過沒有表現在臉上。

    「你們什麼都沒有,而你又在我的懷裡,我有什麼可介意的。」

    「真的?就是我曾經跟他一起爬山飲酒……」

    姜成袁用強硬的方式打斷了楊歆琬剩下的話,整個人伏在了她的身上,舌尖堵住了她的口腔,近乎野蠻的掠奪她的呼吸,用他的方式宣洩著他的不滿。

    姜成袁放開她的時候,楊歆琬覺著自己就像是剛剛拼了一場命,呼吸急促,全身無力,只能依附在他的懷裡。

    「還說你不介意,你既然不介意又怎麼會這樣?」楊歆琬雖然聲音無力軟綿,卻氣勢洶洶。

    「我不介意你,但是我介意他,我不想聽到關於他的事。」姜成袁的眼睛危險的眯了眯,盯著女人被親的殷紅的唇瓣,「別在提他的名字。」

    只能說天氣好了,人也活絡了,楊歆琬見他的樣子,就作了起來。

    「可是我大哥帶我去過的許多地方都有他,你不想聽關於他的事,不是要把我的過去都一起忽略了。」在她看來真正的不介意是指就是聽到齊恆也沒什麼反應,但是他現在的樣子分明就還是介意沒影的事,只是強忍著說不介意了。

    說完,楊歆琬見著姜成袁的目光,心裡就漏跳了一拍,姜成袁的眼眸黑黝黝的就像是沒有星辰的深夜,危險冰冷。

    「我……」楊歆琬吞了一口口水,總覺得自己玩火**了,有哪個男人會不介意自己的妻子在做姑娘的時候跟別的外男接觸,姜成袁會介意也是自然的,她沒事去挑這件事做什麼。

    姜成袁克制拍了拍她的頭:「你的過去從來跟別人沒有任何關係,若是有你的過去也是在等著如今的我,而你的以後和我的以後始終糾纏。」

    姜成袁一字一頓,低沉的聲音把這段話說的格外的清晰,楊歆琬怔了怔就點了頭,輕「嗯」一聲。

    經過了這次,楊歆琬摸清了他的底線,徹底不敢提齊恆來撩他了。索性她跟齊恆也沒什麼交情,所以也不覺得有什麼損失。

    ……

    旁氏打扮的很端莊,一件寶藍色葫蘆雙喜紋的遍地金褙子,梳了一個牡丹髻帶著一套點翠鑲紅瑪瑙頭面,既有世家婦的華貴,又不顯得咄咄逼人,搶了主人的風頭。

    迎接她的除了林氏就還有楊歆琬,按理說是該把府里的姑娘都叫過來,但平時就算了這種時候她怕姜甄使壞,至於姜姝,她又怕她憋不住氣,所以就沒叫。

    旁氏礙於是客人對楊歆琬客套了兩句,之後目光就掠過了她,楊歆琬也沒有自討沒趣的跟她說話,就在旁邊充當花瓶坐著。

    「貴公子的那事夫人專程已經送了謝禮致謝,沒想到還特意再跑一趟。」從把心裡的話都罵出了口,林氏待人落落大方了許多,見著陌生的貴婦人也能笑盈盈地說話,看不出絲毫的不自在。

    「若不是姜姑娘我家翼兒的腿指不定就要廢了,就是為了這個也值得我再三道謝。」旁氏不經意的見林氏打量了一遍,見她雖然看著有幾分老態,但比她所想的鄉下婦人要好上許多,心中鬆了一口氣。

    她還真怕一來姜侯府,就看到一個市井婦人,插著滿頭的赤金簪子,穿著綾羅綢緞,露著一口大黃牙巴結或是跟她炫耀。

    旁氏擔憂並不是空穴來風,她早些年接待過鎮國公一個下屬的家眷,從戰場上拼的軍職的將軍大多都不是家境優渥的,那個下屬家中的女眷就是跟他一個村的村婦,打扮的就是她剛剛想的那個模樣,乍然暴富恨不得把家當全部都裹在身上,說話還漏風噴水,接待了那人半個時辰,她連著幾天都精神懨懨。

    「夫人太客氣了,我家姐兒也只是舉手之勞,齊公子福澤深厚,就是沒有我家姐兒他一定也會被別人給救了。」

    沒有因為她的話趁機誇獎她的女兒,而是謙遜的誇她兒子。旁氏心中滿意,天知道經過了那個婦人之後,她對這一類原先不是世家長大的夫人要求有多低。

    「怎麼沒見到姜姑娘?」旁氏望了望,「不瞞你說,我見到姜姑娘就喜歡的緊,今日過來也是想看看她。」

    林氏略微驚訝,沒想到自己的女兒還討了旁氏這樣的世家夫人的喜歡,她的女兒她自然怎麼看怎麼好,但她也知道一般人更喜歡姜甄那樣文靜擅長琴棋書畫的姑娘。

    「姝姐兒正在上課,母親前些日子給她請了一個宮裡的嬤嬤學習規矩,此時正是上課的時候。」一旁的楊歆琬插話道。

    聽到這楊歆琬大約明白了旁氏上門的意思,看來真是她想錯了,旁氏竟然真有跟姜家結親的意思,原先想的是旁氏一定看不上姜家,如今楊歆琬想的就是齊翼大約是差到極點了。

    不是她覺得姜姝不好,而是她清楚旁氏的性格,從上次才寺廟姜姝救了齊翼,旁氏沒有到他們所在的院子給姜姝道謝,而是叫姜姝過去就能看出一二。

    旁氏性子自傲,此時跟林氏說話,看似平易近人,其實只是高高在上的不明顯,所以怎麼想楊歆琬也不想這門婚事成了。

    旁氏聞言掃了楊歆琬一眼,兩人打過交道,她光那句話她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抿唇道:「若是姜姑娘不方便就算了。」

    「哪有什麼不方便的,夫人專程為她而來,她過來一趟晚些再學就是了。」說完林氏叫來了攬月,「去把姑娘叫來。」

    攬月到姜姝的屋裡跟木嬤嬤說明了情況,姜姝聽說要見齊翼的母親,手指下意識攪了攪衣擺,被木嬤嬤看見一個木條就拍了過去。

    「說了許多次姑娘不要做這樣不雅的小動作,姑娘怎麼光忘!」

    姜姝疼的呲牙咧嘴,見到木嬤嬤嚴厲的表情立刻捂住了嘴巴,不敢做出不文雅的動作:「我是疼才張大嘴巴的,嬤嬤千萬別打我了。」

    她不怕摔跤跌倒的疼,就怕有人抽她。

    木嬤嬤看到她的樣子又好氣又好笑:「收收表情,等會見了鎮國公夫人可不能這樣。」

    姜姝露出的眼睛轉了一圈,她聽到旁氏上門就覺得她是知道了她跟齊翼出門的事,所以不用楊歆琬勸她,她就自己老老實實的躲在了屋裡,還主動要求加課,只是沒想到躲到了屋裡還要被叫出去。

    「可不可以不見啊。」

    說完見嬤嬤又舉起了木條,姜姝立刻放下了手:「我換身衣裳馬上過去。」

    伸頭是一刀縮頭是一刀,當初吃了那麼多好的,總是要還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