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嬌寵日常 » 41.再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嬌寵日常 - 41.再遇字體大小: A+
     

    還沒把齊翼抱到路面上,姜姝就聽到了動靜,連忙就靠著樹木把他放了下來。

    可能之前綳得太緊,齊翼眼皮低垂,整個人看著都是迷迷糊糊的,姜姝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還好吧?人馬上就來了,你可別暈了。」

    齊翼吃力的瞪大了眼睛,目光看著有幾分懵懂:「你叫什麼?」

    姜姝愣了愣,又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是不是迷糊了,我一個姑娘家怎麼可能隨隨便便的告訴你名字。」語氣理所當然的就像是剛剛動手抱他的人不是她。

    齊翼抬手抓住了她的手掌,偏肉的手掌軟乎乎的:「別晃,頭暈。」

    「姑娘,你在哪啊!」雀兒咋呼呼的聲音傳來,姜姝立刻甩開了齊翼的手:「你可給我老實點,要是你敢告訴別人我抱了你,看我怎麼教訓你!」

    「我在這!你叫人來了嗎?」

    少女的聲音清脆的就像是春天的鳥兒,齊翼耷拉著眼睛看著她的頭上搖動的步搖,叮叮噹噹,就像是在唱歌一樣。

    沒幾句話的功夫,姜姝就看見雀兒領了一群灰衣的和尚:「他腿扭了,又在雪地里待了不少時辰,你們把他背回房就給他請個大夫看看。」

    領頭的和尚見到靠在樹桿上的齊翼驚了驚,立刻揮手讓人把齊翼抱到了擔架上,還以為這少爺氣沖沖的是跑回了家,沒想到竟然是在這裡傷到腿,這要是讓鎮國公夫人知道可不得心疼死。

    「山路陡滑,又有未化的積雪,姜施主最好也早些回院中歇息才好。」和尚雙手合十,朝姜姝說道。

    姜姝點了點頭:「我這就回去。」

    遙遙看了一眼被帶走的齊翼,幫了他似乎他都還沒對她說聲謝謝,不止裝模作樣還是個沒有禮貌的公子哥!

    回到了院子,姜姝也沒提剛剛幫了人的事,等到了晌午的時候,還是楊歆琬聽到了信才知道這件事。

    楊歆琬還真沒想到自己隨便挑一天出門,竟然那麼巧的遇到了繼母和鎮國公府的人,看這架勢似乎是在商量婚事。

    「姝姐兒你剛剛救了鎮國公府的齊二公子?」

    聞言屋裡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姜姝,林氏一臉茫然:「你什麼時候跑出去救人了?」

    原來剛剛那個人來頭還挺大的,竟然是什麼鎮國公府的二公子,怪不得看起來那麼討厭,說話也陰陽怪氣的。

    姜姝把剛剛的事說了一遍,當然抱人的事她就隱去了,她看來沒什麼,但是估計讓母親和嫂子知道了,一定會好好教訓她一頓。

    「鎮國公夫人想見你一面道謝,我等會陪你過去一趟。」

    聽到要見人,姜姝略微不自在:「鎮國公夫人是什麼樣的,會不會特別凶特別嚴肅。」

    楊歆琬撲哧一笑:「她就是又凶又嚴肅你救了她兒子,難不成她還會對你怎麼樣不成,你放心國公夫人是個和善的性子。」

    反正除了對她沒什麼好臉,她見她對其他姑娘都是挺溫柔的。

    「我送姝兒過去。」一直安靜坐著的姜成袁突然道。

    楊歆琬愣了愣,才發現姜成袁的面色不怎麼的好,剛剛還好好的怎麼面色就突然黑了下來。

    「國公夫人是女眷,既然我有在你去做什麼?我帶著姝姐兒過去就是了,又耽誤不了多久。」

    姜成袁掃了她一眼,楊歆琬看出他眼裡有幾分遲疑,更不明白他是怎麼了,難不成他是認識國公夫人,或是不喜歡鎮國公府?

    「要不然我自己去就行了,」姜姝忐忑的舉手,「我去說個不用謝就回來。」

    林氏見兒媳兒子都搶著送人,也出言道:「要不然我去,順便可以見見親家母。」

    楊歆琬可不想林氏見到徐氏,她那個繼母口才還是不錯的,要是她不在場,不知道徐氏要怎麼跟林氏拐彎抹角的說她的壞話。

    最終楊歆琬還是陪姜姝去了,楊歆琬搶起做事來,有誰能搶過她。

    徐氏就在國公夫人的院子,所以楊歆琬也不用跑兩個地方,半蹲給兩人都請了安。

    姜姝跟在後面小心翼翼的請了安,見坐在主位的夫人跟齊翼有幾分相似,但表情是溫和的,微微鬆了一口氣。

    她怕見國公夫人,因為齊翼看著就不是個脾氣好的人,就怕他會把她抱他的事當做笑話給他娘說,長輩冷嘲熱諷她又不能直接用拳頭讓她閉嘴,那不是要連累嫂子要跟她一起挨罵。

    國公夫人旁氏披了一件平綉盤花四合如意雲肩,眉目柔和,吩咐了一句讓下人給楊歆琬搬椅子,就握著了姜姝的手:「大夫要是翼兒再在雪地里凍著,他那腳就算是廢了,姜姑娘就是我們一家子的恩人。」

    楊歆琬還以為鎮國公夫人對她沒什麼好臉色,是都是因為那時候楊家有意她跟齊恆結親,如今她人都嫁了,估計她也不會對她有什麼敵意了,不過如今看起來估計她就是單純的討厭她這個人。

    又不是有什麼關係的人,討厭便討厭吧,楊歆琬轉眼就看到了楊歆瀅瞪著一雙眼睛惡狠狠的看著她,楊歆琬一臉無辜,被鎮國公夫人討厭就算了,楊歆瀅在她面前一般都還是會裝裝樣子的,難不成齊翼直接給她臉色看了?齊翼既然會在未來的婚禮逃婚,想來也是不喜歡楊歆瀅這個未婚妻的,給臉色看也是理所當然。

    掃了一眼正在應和旁氏話的徐氏,見她笑如春風,估計這門親事齊翼再不喜歡她女兒,她都要把這事辦成了,雖然有以前的記憶,但是對於上一世的事情,楊歆琬還是有種無可奈何的感覺。比如徐氏若是鐵了心跟國公府結親,她還真沒什麼好辦法阻止。

    齊翼是整個人滾下了山,不止是腳出了問題,身上也有不少擦傷,頻繁移動不好,所以乾脆叫了大夫山上診治,因此可能還要在普安寺上住兩天。

    而看徐氏的架勢似乎是也想配國公府在普安寺再住上兩天了,而這兩天住下來估計這門親事也差不多定下來了。

    難不成又要看楊家丟一次人不成,要不然提醒父親讓他找人看緊齊翼,別讓他跑了。

    見國公夫人那麼熱情,姜姝有些不自在道:「只是恰好遇到了,我沒有夫人說的那麼好,若是別人遇見了也是一定會救齊公子的。」

    旁氏就是聽和尚說姜姝恰好聽到了動靜,丫頭都說她聽錯了,她還是硬要下去,別的姑娘哪有那麼大的膽子,若不是她這份大膽她兒子的腿說不定就保不住了。

    越想旁氏越看姜姝順眼:「不管旁人會不會施救,你救了翼兒就是我們家的恩人。」

    旁氏取了手上的翡翠鐲子套到了姜姝的手上:「按理說我應該親自上門道謝,因為翼兒這裡離不開人,才勞煩你跑這一趟,你別怪我才是。」

    鐲子色彩均勻,通透大氣,姜姝就是不懂玉的,看到這隻鐲子,都知道一定是極好的東西,連忙擺手不要:「那麼珍貴的東西我可不能收,本來就該是晚輩來見長輩,我又怎麼會怪夫人。」

    姜姝小臉紅紅的,看起來格外的討人喜歡,旁氏掃了一眼旁邊的楊歆瀅,比起楊歆瀅她更喜歡這個姑娘,不過想了想姜侯府的情況,旁氏的心思就歇了不少,那樣家裡出來的姑娘,外表看起來在討喜,跟詩書世家出來的姑娘還是會有差別。

    旁氏又拉著姜姝說了一番話,才讓她跟楊歆琬回去,徐氏和楊歆瀅起身送她們,沒有了旁人看著,楊歆琬和徐氏心情都一般,懶得做戲的模樣,敷衍的說了兩句,就各走各的路。

    「嫂子跟楊夫人的關係不好嗎?」姜姝見楊歆琬提不起精神的模樣,疑惑地問道。

    「哪家姑娘要是跟繼母的關係好,那要不是那姑娘是個傻的,或是那繼母是傻的,再要麼就是互相做戲。」楊歆琬拍了怕姜姝的頭,「我跟她的關係比起一般的繼母女要好多了,畢竟我如今願意陪她做戲。」

    姜姝心想雖然家裡葉姨娘和姜甄討厭了一些,但幸好她還有親娘,加上還有哥哥嫂子,和寶哥兒,算起來她過得也算是好了。

    「嫂子以後我會好好照顧你的。」姜姝摟著楊歆琬抱了抱,以前的那些不喜歡早就煙消雲散了,「嫂子要我抱你回院子嗎?」

    發現自己能輕鬆的抱起一個成年男子之後,姜姝對抱人突然產生了無盡的興趣。

    楊歆琬:「……」

    「嫂子你鞋底穿的薄,我是怕你凍到腳了。」姜姝嘟了嘟嘴道。

    楊歆琬摸了摸她的胳膊:「一個姑娘家你到底是有多少的力氣,我可不輕。」

    姜姝眯著眼偷偷樂了一下:「比嫂子還重的我都抱過。」

    說完便見楊歆琬審視的眼神打量的繞了她一圈,姜姝立刻捂住了嘴巴,也不說抱人的事了,快步走在了前面。

    此地無銀三百兩,楊歆琬看著她的身影,驚慌失措的樣子,難不成她救齊翼的時候,抱了他?應該不大可能吧,印象中齊翼雖然沒有姜成袁那麼高大,但也不像齊恆的模樣,姜姝一個姑娘抱起來應該還是有些困難。

    ……

    「姐姐說的好聽,說齊公子不算是一段好姻緣,轉眼就讓你的小姑子把這段姻緣搶了。」楊歆瀅冷笑嘲諷地說道。

    楊歆琬愣了愣,沒想到她特地來找她是為了說這個,哼了一聲就道:「救了人就算是搶了姻緣,那不救讓你冥婚就好了是不是?」

    「你——」楊歆瀅氣的滿臉通紅,她還以為楊歆琬如今好了些,沒想到說話還是那麼的刻薄,讓人想撕了她的嘴。

    「我怎麼了?聽說齊二公子是見著你覺得不歡喜,才提前下山回家,難不成這樣你還要迎上去,你到底說多想嫁進鎮國公府。」她突然想起了一些事,上一世齊翼被救的應該沒那麼早,她隱約聽過他是個瘸子,還笑話了楊歆瀅嫁給了一個跑不動的,人家都一瘸一拐的逃婚了。

    楊歆瀅狠狠的咬牙,她喜歡了齊恆許多年,自然是不願意嫁給心上人的哥哥的,但是被徐氏勸了一通,又見了齊翼的模樣,人軟化了不少。

    但是沒想到齊翼見著她就是一副不耐的樣子,知道了這次是為了相看,人一溜煙的就跑了,她又不是不知羞的姑娘,有的那一點心思就收了起來,但現在發現楊歆琬說齊翼不好,是為了讓她給她小姑子讓路,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我說二姐你就不要做夢了,鎮國公府是什麼樣的人家,你的小姑子就是救了齊公子,這門婚事也論不上到她頭上。」

    楊歆琬哼了一聲,就是落到了姜姝的頭上,她還不想讓她嫁進鎮國公府呢,比起徐氏的賣女兒,她更在乎姜姝以後是不是跟喜歡的人在一起,而不是讓她嫁進高門。

    「我娘說我和她要在山上陪齊公子幾天,等到了下山婚事就差不多定下了,」楊歆瀅說著嬌笑了一聲,「我就不跟二姐姐說了,我等會就去照顧齊公子去。」

    「你日後莫要後悔就是。」

    給了一句警告,下山楊歆琬就讓下人給楊老夫人鬆了一封信過去,把楊歆瀅說的話完完整整的寫在了上面。

    楊歆琬他們沒走多久,徐氏她們便接到了楊老夫人的口信,灰溜溜的下了山。

    「娘,一定是楊歆琬搞的鬼,她就見不得我好,我就是不去招惹她,她也要欺負我。」楊歆瀅一臉的委屈,祖母派人帶的口信可不怎麼好聽,回府估計她就要被罵一頓,一想就知道是楊歆琬說了不好的話污衊她。

    「誰讓你單獨找她說話的,你難道不知道她就是個錙銖必較,睚眥必報的小人。」見自己女兒委屈的厲害,徐氏就放輕了語氣,「不過是提前回府罷了,這樣也好,我們留下來說不定國公夫人會看低你,走了說不定她會覺得你更好。」

    「真的?」想到齊翼表達了他的不歡喜之後,國公夫人對她的態度也淡了許多,再加上國公夫人對姜姝那麼熱情,楊歆瀅就覺得有種抓不緊這門親事的感覺。

    原本只是覺得有些丟人罷了,嫁不嫁給齊翼都無所謂,但是想到這門親事說不定會被楊歆琬的小姑子搶了,她就順不過這口氣。

    「娘,你說楊歆琬是不是想讓她的小姑子搶了這門親事,咱們可能讓她們得逞。」

    「你說姜家的姑娘?」徐氏笑著安慰自己女兒,「那姑娘傻裡傻氣的,齊公子對你都沒有好脾氣更何況是她,再說你看國公夫人的樣子,不過是場面客套罷了,你只要漂漂亮亮在家裡等著好消息就是了,不用擔心那些亂七八糟的事。」

    楊歆瀅還是覺得有些忐忑,聽說齊翼醒來就是問姜姝叫什麼名字,要是嫌棄姜姝土裡土氣,估計就不會有這個問題了。

    楊歆瀅想到不錯,被姜姝一個姑娘抱起來齊翼第一個念頭,自然就是嫌棄她不是個姑娘,但是這個念頭沒多久就被他捨棄了,轉而思考起她身體怎麼會那麼軟還有那麼大的力氣,身上到底是熏了什麼熏香,怎麼甜膩膩的還讓人覺得好聞。

    原本覺得想個一兩天就能忘了,但是日子過得越久,齊翼的腦海里就頻繁的出現姜姝的模樣,她手掌的觸感,還有她抱著他時搖晃的步搖。

    金閃閃的,原本應該是他覺得土氣不過的顏色,但插在她烏黑的發上,卻好看的讓他移不開眼。

    連著想了幾日,白天也想晚上做夢也會夢到,齊翼覺得自己怕是著了魔,腿一能自由活動,就去了姜侯府道謝。

    他這個道謝是奔著見姜姝去的,但姜侯爺臉上的痣他都數清楚了有幾顆也沒見著姜姝,心裡煩躁不安又不能展露出來,整個人鬱悶的憋了一肚子氣。

    他獨自一人時光往他眼前鑽,現在他來找她了,人反而見不到了。

    雖然想見姜姝,但齊翼總不能闖進侯府內院,跟姜侯爺談了一會,只能失望的走了。

    ……

    老天爺可能是見齊翼這個模樣可憐,在回去的途中他就遇到了姜姝。

    只是這個遇到姜姝的狀況讓齊翼不怎麼高興就是了。經過了被她抱起來的事,他如今最討厭的就是讓姜姝見到他無力的樣子,讓她以為他是個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公子哥,但偏偏第二次相見,又讓她見到了落魄的一面。

    他腿沒好全,人裹得嚴嚴實實,沒有騎馬而是坐著馬車來姜府,而這馬車不知道是沒檢查過,還是他這個主子太重了,走到了一半就卡到了溝縫裡,怎麼都動不起來。

    見狀齊翼只有無奈的下了車。

    姜姝跟楊歆琬學管家,管的就是採買這一項,因為覺得在家無聊,想出外放風,就跟著採買的管事一起出了門。

    在菜市場逛了一圈,見時間不早了,就打算提前回府,坐在馬車上掀帘子往外看,見到一個熟悉身影,想了半天沒想到是誰,馬車超過他了幾步,見到齊翼那張不討人喜歡的貴公子的臉,姜姝便叫了停車。

    「齊公子,你不是腳崴了,才過幾天,怎麼又跑出來了?」姜姝掃了一眼陷在雪溝里的車輪,「怎麼每次見你,你都是遇到不好的事。」

    聽到姜姝的聲音,齊翼表情微微獃滯,轉頭看到了她那張白白凈凈的臉,眼裡閃過了一絲驚喜。

    只不過說出來的話,沒讓人能感到他的驚喜就是了。

    齊翼皺了皺眉:「你怎麼沒戴個帷幕就出來了。」

    姜姝抿了抿唇,她就知道這些貴公子事情多,早知道她就不下來幫他了。又沒有規定姑娘一定要帶帷幕,她每次上街見街上的不少姑娘都是露著一張臉,又不是見不得人為什麼非要戴個讓人還不清楚路的東西。

    掃了一眼陷在地里的車輪,想著自個收了國公夫人的帝王綠翡翠,姜姝努了努嘴:「要不要我幫你。」

    終於見到了活生生的人,齊翼的目光一直定在姜姝的身上,把她每個表情都記在了心裡,聽到她說的話,愣了愣才想起她的一身蠻力,立刻拒絕道:「你就不能像個姑娘的樣子。」

    姜姝瞪大了眼睛,重重的哼了一聲:「我怎麼就不像是姑娘了,不要幫你了,你就站在這兒慢慢等著吧!」

    說完就氣沖沖的上了馬車,齊翼想攔,抬手猶豫了一下,手還是沒搭在她的身上。

    姜姝回到了車裡,轉念一想齊翼估計是以為她要親自去幫他搬輪子吧,要是沒人的地方她指不定會親自動手,現在在大街上,她又不是傻,自然不會做這樣的事。

    「小五,你去幫他們把輪子搬出來。」

    姜姝氣呼呼地看著窗外,她是心疼那匹馬和馬夫,才不是想幫齊翼。

    齊翼的腿沒好全,走路還是有些一瘸一拐,來找姜姝的時候不覺得,如今見到了人他又不想讓她看到他走路殘缺的模樣。

    猶豫了片刻,見她目光片刻都沒有停留在他的身上,心中抓心撓肺的難受,毫不猶豫的走到了車窗前。

    姜姝抬眼看他,見他如玉的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雖然雙眸亮晶晶的氣色看起來比上次他崴到腳的時候好。

    「你就是凍著了,我也不會讓你上馬車的。」姜姝認真的說完,扭頭看了一樣車裡的大紅色底寶瓶刻絲的毯子,「要是你不啰啰嗦嗦,我可以把我的毯子借給你。」

    齊翼翹了翹嘴角,露出了一個算得上燦爛的笑容,姜姝看著他愣了愣,雖然貴公子的脾氣都不好,但是人長得都是一等一的英俊,白白凈凈的臉笑起來還真好看。

    「你笑起來比你板著臉好看多了。」

    姜姝說的誠懇,齊翼耳根紅了紅:「我剛剛去了侯府,想去找你道謝。」

    聽到了他要給她道謝,姜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還以為他是個不會道謝的混賬,沒想到他還特意上門了,對他的影響也稍微好了那麼一些。

    「又不是什麼大事,你要別動不動發脾氣,就是發脾氣也別走那麼危險的路,下次指不定運氣就不會那麼好了。」

    隱約聽說他是發脾氣才摔了跤,姜姝就忍不住多說了兩句。

    平日里聽著生厭的話,從她嘴裡說出來,意外的讓他沒有什麼心煩的情緒,反而覺得心中升起了一股暖意。

    齊翼彆扭的轉過了頭:「若是你以後有什麼事做不到,只管來找我,我會報答回去。」

    恰好車輪已經被完全移了出來,姜姝看到那邊的狀況,點頭道:「好,你早些回去回去吧。」

    這聲好完全是應付,在她看來自己都救不了自己的貴公子,才是那個遇到困難事要去找被人幫助的人,能幫她個什麼。

    等著姜姝的馬車駛遠了,齊翼才收回了目光,返回了家中依然不明白,他心中那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是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