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嬌寵日常 » 31.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嬌寵日常 - 31.二更字體大小: A+
     

    葉姨娘也不是多喜歡二房的人,只不過見不得她被楊歆琬打壓,然後楊歆琬跟姜成袁和和美美罷了,再說二房要是垮了,相信下一步楊歆琬就要對付葉家,也不知道楊歆琬是沖了什麼邪,閑著沒事做去買買首飾也好,偏偏就跟林氏站到了一邊,想要來對付她。

    「老爺不要心急,世子也是因為和少夫人和樂,你一會見到了人可要好好說話,不要吵架才是。」

    姜侯爺起身整了整衣裳,只要那逆子不氣死他就好,他有力氣跟他吵架。

    「你放心就是了,要是能好好說,我一定不會跟他吵。」

    既然是這樣葉姨娘自然就不想讓他們好好說了,頭微微低下,不讓姜侯爺看她的表情:「侯爺千萬別為了我跟世子爺生氣,就是身邊的下人全換了,妾也是沒有怨言的,只要少夫人開心就好。」

    嘆了一口氣:「你就是心地太善良,你放心,我會看著處理的。」

    姜侯爺在書房等了一會才等到了姜成袁,他存心要找他不是,手掌在桌上一拍便道:「出雲院離這裡就幾步路,你難不成什麼時候變成了烏龜,幾步路都要慢慢的磨。」

    姜成袁淡淡掃了他一眼,徑直走到了梨花雕花的椅子上坐下:「我若成了烏龜,父親該是什麼?」

    老王八姜侯爺瞪圓了眼睛:「越來越無法無天了,連你老子都敢調侃。」

    比起調侃他,姜成袁現在更想摟著嬌妻,就是聽嬌妻說旁人的婚事,也覺得那些瑣碎事無比的有意思。

    「叫我過來是為了你的姨娘,還是為了你外面的外室?」姜成袁挑眉,打算用最簡單的方法解決他的召喚。

    姜侯爺咳了一口口水,嗆的直拍胸膛,啪啪作響的聲音估計讓他胸膛紅了一片。

    「你怎麼會知道這事?」原本他還以為那次吃飯他是隨便提及,沒想到他真知道了他在外面的事情。

    姜成袁不願多說:「自然就知道了。」

    「你跟你媳婦說過嗎?你娘知道了嗎?!」姜侯爺驚慌失措地問道,說起來這也是一樁糊塗事,他稀里糊塗的佔了別人閨女的便宜,又不敢把人帶回府里,只有在外面置了院子。

    「並無。」

    姜侯爺鬆了一口氣:「你可千萬別說,你娘身體不好受不了刺激。」

    比起怕髮妻受刺激,他更怕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丟臉事才是原因。

    見姜成袁點頭了,因為有這把柄在他手裡,姜侯爺的語氣便軟和了許多,不像剛剛那麼的咄咄逼人。

    坐在了兒子的身邊:「叫你來也沒什麼大事,就想問問你你是不是為了給你媳婦出氣,就去折磨你二祖婆一家了,逼得你二祖婆下不了床?」

    既然答應了妻子會把二房的人趕出京城,姜成袁不會說空話,自然是放手去辦了。無緣無故的把人趕走不是不行,只是為了姜侯爺的面子他怎麼也要尋一個正當理由,就派人查了姜家二房的事,稍稍牽動,不出一個月就能讓他們離開京城。

    「我何時逼迫他們了。」

    「你三堂弟難不成不是因為你挨得板子?」

    「自然不是。」

    見姜成袁如此坦蕩的否定了,姜侯爺愣了愣,葉姨娘不可能騙他,但是他這個兒子就是殺了天皇老子,都敢點頭承認的,也不像是會騙他的樣子。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無緣無故的怎麼會挨了板子。」姜侯爺試探道。

    姜成袁神色淡然:「自然是有了錯處,父親若是好奇去詢問順天府尹便是。」

    「怎麼還鬧到了順天府。」姜侯爺皺了皺眉,「既然你知道是怎麼回事,跟我說了又怎樣,我知道你向來不喜歡二房,但畢竟是親戚,你如今受陛下重用,一舉一動都看在別人的眼裡,不少人都在捉你的錯處。」

    說是怕兒子被人笑話,其實是他自個怕別人笑他親戚都管不好,以前他覺得多了二房這門親戚也還算可以,知道了每個月拿那麼多銀子給他們之後,他這心裡就不舒服了許多,如今教訓姜成袁只是撐著一口氣。有個樣樣都比自己出眾的兒子,要是在二房這件事上他妥協了,就像是承認了自己什麼都不如兒子了一樣。

    「二房的你的侄子,調戲了有夫之婦,被當眾抓住。」

    姜侯爺愣了愣,姜成袁說的字字分明,但他卻懷疑自己的耳朵。

    「調戲有夫之婦?」姜侯爺回憶了在他面前乖巧的像是個孫子二房侄子,「他怎麼會有那麼大的膽子?」

    「有父親做靠山,他為什麼會沒有膽子。」姜成袁語氣略帶譏諷,「你的侄子院子里還有強搶的民女,聽說就是借著你的名聲搶回的院子。」

    姜侯爺滿臉漲紅:「這怎麼可能!」

    他最重視名聲,姜成袁說的這件事無外乎讓他在京城這些人面前丟了一個大丑。

    姜成袁睨了他一眼:「詳細的父親還是親自問二房一家,相信這幾天你就是不去找他們,他們也會上門找你求你幫他們解決。」

    比人脈他自問還比不上不愛說話,見人三分冷臉的兒子,如果他不管二房,那不是讓他難為。

    見人要走,姜侯爺想起了葉姨娘的事就道:「你媳婦無緣無故換葉姨娘院子里的下人做什麼,那些都是跟了她幾年的老人,她把人換了,你姨娘做什麼事都不方便,我剛剛才撞見她哭了一場。」

    見姜成袁挑眉不答,姜侯爺又道:「我知道媳婦是因為二房的事情把氣發在葉姨娘的身上,你勸勸她,這事跟葉姨娘根本沒什麼關係,她就是良善人,見二伯母一把年紀,儘儘孝心罷了。」

    「所以你就收了她的侄女做外室?」

    姜侯爺咳了兩聲,想去捂姜成袁的嘴:「你不願意勸你媳婦不勸就是了,說這個做什麼,我就是一時糊塗!」

    姜成袁挑了挑唇,略譏諷:「你糊塗的時候可不少。少管內院的事,若是覺得閑就去把二房的事處置了,若是換了我接手,我可不會念什麼情分。」

    說完,轉身就走,姜侯爺氣的砸了桌上的梅花凌寒粉彩茶盅,罵了一句粗話:「到底他是老子還是我是老子!竟然還吩咐起我來了!」

    雖然滿是不甘願,但怕二房真鬧出什麼事來,隔天他就去了二房。

    ……

    二房的人常上侯府,但他卻鮮少來二房,進了大門見他們宅子又氣派了許多,就朝旁邊的管家道:「我怎麼覺著這宅子像是大了許多?」

    「回侯爺,半年前大老爺買下了隔壁兩戶的宅子擴建了。」

    姜侯爺愣了愣,京城寸土寸金,想到買這兩戶的錢很有可能就是從侯府出的,姜侯爺臉色就有些發黑。

    「這怎麼還多了座假山,我怎麼記得原先沒有?」姜侯爺看向那座佔地幾畝的精心打造的假山,有水有橋,還有常青松柏點綴其中,這架勢比起侯府也差不離多少。

    「回侯爺,府里擴建后,大老爺嫌院子空,就讓工匠打造了這座假山。」

    管家說完,敦實的姜家二房的大老爺就小跑著跑了過來,站定了身上的肥肉還在一顫一顫的抖動,屈膝要行大禮,侯爺連忙攔住了他:「都是一家人何必客氣。」

    姜大老爺身材滾圓,跪下也是難事,聞言就抬起袖子擦了擦額上的汗水:「侯爺突然上門,我聽著嚇了一跳,也沒聽著今日有喜鵲叫,套了衣服就急急忙趕來了,侯爺不要怪罪我才是。」

    「我聽說二伯母病了,就想上門看看,不必拘禮。」

    說到這個姜大老爺就嘆了一口氣,黑胖的圓臉露出愁苦的表情,再擠一擠怕就要擠出淚來。

    「母親病了,我本想去侯府報信,不過因為母親說話不周到得罪了世子夫人,我怕世子夫人怪罪也沒敢去報信,侯爺莫要怪我們不知事才好。」

    姜侯爺面色僵了僵:「成袁媳婦脾氣不好,你們才是別多計較。」

    姜大老爺一邊領路一邊哎哎道:「怎麼會跟世子夫人計較,因為母親病了,我二弟跟弟妹去了寺廟求聖葯給我母親治病,不在府里,要不然就跟我一起來迎接侯爺了。」

    要到寺廟求葯,難不成姜老太太是要不行了?

    姜侯爺表情凝重,若是自己的兒子兒媳真把姜老太太逼死了,他以後就真欠了二房的,就是用銀錢也補償不回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