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嬌寵日常 » 10.酒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嬌寵日常 - 10.酒後字體大小: A+
     

    見春熙從屋裡出來,春杏疾步向前走到了她的面前:「少夫人可是喝醉了?」

    春熙憂心忡忡,對世子爺她一向是望而生畏,春杏覺得世子爺俊朗的不似凡人,落在她眼裡就是一個氣勢極強的主子,一個冷眼都能讓她嚇得瑟瑟發抖。所以在屋裡見著世子爺,她整個人都萎了,不知道世子爺看到喝醉的少夫人是什麼表情,有沒有生氣少夫人喝酒。

    世子爺那麼喜歡少夫人,估計應該不會生氣吧。

    但因為春杏問起,還是不住擔心道:「平日少夫人喝了一壇酒都醉不了,也不知道今天怎麼才喝了半壇就醉醺醺的,也不知道世子爺會不會生氣。」

    「既然是這樣你怎麼不在屋子裡伺候。」聽說楊歆琬醉了,春杏表情急躁。

    一旁的碧水聽見了,翻了一個白眼:「春熙姐姐會出來自然是世子爺不讓她在屋裡伺候,春杏姐姐你是覺得我們這些丫頭能不聽主子的話?」

    見春熙也皺著眉,春杏臉色僵了僵:「我也是擔心少夫人。」

    「看著可不像。」碧水在一旁冷冷嘲道。

    春杏被楊歆琬趕出了屋子,這些日子依舊不放棄的去楊歆琬那兒求情,最後還託了人給周媽媽送信,想讓周媽媽勸勸少夫人,最後被少夫人發現攔截了下來。

    都是一個院子的丫頭,她能不清楚春杏的想頭,一心想攀高枝,做夢都喊著世子爺,簡直噁心不要臉,因為少夫人本就有抬她做通房的打算,她也沒把這些事告訴少夫人添堵。現在知道了抬通房的事是誤會一場,沒想到春杏還想著不可能的事,去動那些花花心思。

    畢竟是一起長大的,春熙雖然如今有些遠了春杏,但也不想見她被其他丫頭欺負,就道:「碧水你少說兩句,叫婆子去備著熱水防著等會要用。」

    春熙隨意的一句話,讓春杏的面色僵了僵,這些日子世子爺一直歇在出雲院,所以每夜都備著熱水,防著主子要用。

    但這幾夜屋裡就沒叫過熱水,床褥是每天都要整理的,她們進姜侯府之前都是經過教導的,所以院子里的丫頭都知道兩個主子什麼都沒做。

    雖然這跟她沒什麼關係,但她總覺得心安,雖然楊歆琬變了性子,但至少沒讓世子爺碰她,久而久之世子爺心冷了,說不準就會看到別的姑娘的好。

    不過今日就不一定了,春熙沒伺候過醉了的楊歆琬所以不知道,她卻是清楚楊歆琬醉后的樣子。

    會變得愛撒嬌,磨人,還會覺得身上衣物累贅,不喜歡穿著衣裳。

    世子爺血氣方剛,也沒有過侍妾,沒有碰少夫人一定是因為少夫人不願,一旦少夫人不像平時那麼冷漠,有些事一定就那麼水到渠成了。

    春杏狠狠咬著唇瓣,少夫人明明什麼都有了,她不過是想分一份寵愛,她卻一次次的把她的希望打落磨滅。

    要是她能死就好了。

    只要她死了,世子爺一定就能看到別人。

    ……

    感覺姜成袁動作停了下來,楊歆琬星眸半睜,手扶著他的臂膀仰著頭去看他。

    姜成袁怕自己失控乾脆側過了頭不去看懷中人,露出的半張側臉緊繃隱忍,楊歆琬見著他的樣子,眉頭蹙了蹙,親的時候恨不得一口把她吞掉,親夠了竟然就轉過臉不看她。

    明明說過她是這世上最好看的,實際上卻嫌棄她生了重病,不如以往那麼嬌嫩。

    因為喝醉的原因,楊歆琬一時間弄混了前世今生,一邊覺得委屈,一邊覺得姜成袁是人之常情,她性子差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臉了,現在臉不好看了,怪不得他嫌棄她。

    想著也不扒著他了,自顧自的蹲在了角落裡,捲縮著身體,頭埋進膝蓋,委屈的自己取暖。

    姜成袁再見她就見她縮成了一團,雖然沒看到她臉上的表情,但從她的姿勢就知道她正在委屈,可憐兮兮,像是被主人拋棄的小貓似的。

    「怎麼了?」

    溫軟的觸感還遺留在手上,眼眸中的赤紅還未褪下,姜成袁聲音暗啞,剋制的一句話從他嘴裡出來都變了味道。

    可惜腦子半昏的楊歆琬聽不出來,只是嗚嗚叫不理他。

    見著她的樣子,姜成袁閉了閉眼,再睜開火氣下去不少,卻還是不敢碰她。雙手虛環住了她:「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抬起頭讓我看看。」

    姜成袁怕是他剛剛太用力,咬破了她的嘴唇。

    楊歆琬捂著心口,抬頭看他:「這裡不舒服。」

    姜成袁卻看著她捂住的地方,剛消下去的地方又有起來的架勢。楊歆琬在屋裡就不喜歡好好穿衣服,穿的再整齊的衣服,過一會就能領口鬆開,露出半邊肩膀是經常的事。

    此時的她衣裳半褪在了肩上,露出一大塊瑩白的肌膚,手指壓著的位置恰好讓軟肉溢出了領口。

    姜成袁直勾勾地看了片刻,才回過神把她衣服拉回了原狀。

    「別著涼了。」聲音沙啞的像是灌了砂石,滾動的喉結出賣了他的言不由心。

    「不舒服!」楊歆琬渾然不覺面前人的糾結,有把衣服拉了下來,這次比原來拉的更下面,姜成袁快速地移開了眼睛。

    「我去叫下人來服侍你。」

    說著姜成袁就站起了身,不過這落荒而逃卻沒有那麼容易成功,楊歆琬抓住了他的衣擺,仰著頭淚汪汪地看著他。

    「你連跟我待在一間屋子都不願意。」

    一般人掉眼淚都是閉上了眼或是擠著眼睛哭,但楊歆琬卻是睜大了眼睛,讓人看清她眼裡一點點蓄滿淚水,然後在讓它們一顆顆的滑落。

    就是心裡沒她見她這模樣,都覺得她可憐,更何況姜成袁這個恨不得把她放在心尖上的。

    姜成袁轉身便抱住了她,手掌在她的腦後輕撫:「不是不願意。」

    「真的嗎?你不嫌棄我?」

    他怎麼會嫌棄她,誰會嫌棄求而不得的。

    見姜成袁搖頭,楊歆琬面上一喜,圓圓的眼睛彎成了月牙,掀開衣服露出了心口:「那我心裡難受,你給我吹吹。」

    姜成袁眸光的熱意彷彿化作了實質,如岩漿般洶湧而出,而感受了他熱意的楊歆琬,臉色緋紅,把衣服拉的更大:「好熱……」

    求而不得人星眸朦朧地看著自己,衣裳半褪,表情迷濛透著一絲小動物對主人的依賴跟眷戀。

    姜成袁赤黑的眸子幽深不見底,低聲問道:「我是誰?」

    楊歆琬努力地睜大了眼睛,抱著他的頭,鼻尖對著鼻尖的打量他:「你是誰?」

    嘴角的自嘲還未掛上,就聽到那個牽動他心魂的女人道:「我當然知道你是誰。」

    「誰?」

    「嫌棄我的人。」楊歆琬委屈地撅起了嘴,又想去角落蹲著,不過被姜成袁半抱進了懷裡才未能成行。

    「我從未嫌棄過你。」

    「真的?」楊歆琬笑眯眯地在他臉上親了一口,「你說什麼我都相信你。」

    明明是她說什麼,他都願意相信。

    姜成袁的手指拂過她的髮絲:「心口還疼嗎?」

    楊歆琬歪著腦袋認真地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不疼,但是還想讓你吹。」

    姜成袁抬手把人抱到了床上,俯下了頭真一心一意地給她吹起了心口來。濕熱的風打在身上,楊歆琬覺得癢的厲害,嘻嘻哈哈的就滾進了被子里,不過一會又從被子里鑽了出來讓姜成袁繼續吹。

    周而復始,玩了幾次體力消耗的差不多,楊歆琬鑽進了被子就閉著眼睡熟了。

    身心雙重摺磨的姜成袁進了凈房處理了半個時辰身體問題,再回屋子就見地上扔了一地的衣裳,他走時在自己被衾里睡得舒服的楊歆琬不知道什麼時候鑽進了他的被子里。

    一隻修長大白腿從被子里伸出緊緊的壓在被衾上面,表情一臉滿足。

    姜成袁怕她著涼,把她的腿塞進了被子里,下一刻白花花的腿又伸了出來。

    反覆幾次,姜成袁輕嘆了一口氣,褪了外衣到了床上,他一到了床上,楊歆琬就放棄了被衾,整個人緊緊的抱住了大火爐。

    又是一夜難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