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強紈絝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震驚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都市最強紈絝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震驚了字體大小: A+
     

    「哈哈,小兄弟,你敢跟我打一個賭嗎?」老道長並沒有在意林楓對自己的不敬,抬頭注視著天空,約莫看了將近十多秒的時間,低頭的時候眼中閃過一抹精光。雙后負在身後,眉頭一挑。微帶著笑意對著林楓緩緩道。

    聞言,林楓嘴角浮起一抹嘲笑,淡淡說道:「既然道長有此意,我又何嘗不敢呢?不知道道長想跟我賭什麼?」林楓的回答很乾脆。

    「人有姿態萬千,天有變化無常。我就跟小兄弟賭將今天的天氣,不知道想小兄弟認為今天的天氣是如何呢?」老道長用手撫摸了自己略有些稍長的鬍鬚。淡淡笑道。

    話落,林楓先是疑惑的看了一眼道長,似乎很不明白為什麼這個老道長會什麼跟他賭今天的天氣,只要是明眼人,都一眼能夠看出來著天絕對將是暴風雨。沒有絲毫的疑問,林楓沉默了片刻便答道:「這是暴風雨的前奏。」

    「哈哈,是啊!這是暴風雨的前奏。不過這暴風雨有形而無雨。」老道長長嘯一聲道。

    「有形而無雨。我不是道家之人,我只想知道這天到低會不會下雨。」林楓微微怔了一下,不屑的嘲笑道。

    「小兄弟還真是急性子啊!那好,我的答案就是這天不會下雨。一會烏雲過後,依舊是火辣辣的太陽。」老道長淡淡說道,很是自信的神態讓林楓眉頭微微皺起,似乎也有些相信了老道長的話,很是詫異的再一次抬頭看了天空,不過烏雲遮瞞的天空讓林楓一陣嘲笑。

    「天道有雲,有雲有風有雨,這是對世人安詳的表現,有雲有風無雨,這是對世人的悲伶啊!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家破人亡,有人多少人亡在名利權勢之中啊!」片刻后,老道長長嘆一口氣,低沉的道。

    聞言,林楓跟陳瑞雪很是詫異的表情,彼此對望一眼,林楓嘲諷道:「既然道長由此能力算出有多少世人家破人亡,為何不給世人一個躲避災難的時機呢?」

    「老道擁有算出眾生命運的力,卻無拯救世人之能啊!況且』人力定天,天道不可謂。』」老道低沉的緩慢道。

    「哼……是嗎?」林楓一臉的嘲諷,很是顯然根本就不相信老道長口中的眾生之災,天道不可謂。

    「小兄弟,老道為你撲一卦吧!」仙風道骨的老道長並沒在乎林楓滿臉的嘲諷,話鋒一轉,有些答非所問道。

    「道長一日一掛,剛才方說今天一掛一算,有如何能為我撲掛呢?」林楓猛然之間氣勢一變,原本的桀驁不馴漸漸消失,很平靜很平凡的淡淡說道。

    「因為這時間的生靈塗炭全在你一人之手,所以我破例為你撲一掛,就算是五雷轟頂,老道也無怨無悔。」老道輕微閉上了自己的雙眼,微笑道。

    「哼……在我一人之手,『世人迷於二諦,執著二分,無法契入本不生之真如境相。』才會世人之苦,這與我何干!』命是自己的,別人無法干預,命由自己不由天,世人之幸,由於我何干。』林楓冷笑不己。

    「是啊!『窮無盡,此滅了,彼又生。生滅不已。如能認清一切事情的本來面目(一切皆本不生)。煩惱從何而生呢?煩惱乃因緣生滅,無有自性,終要寂滅歸於本不生。須知,能了悟本不生之理,則能夠洞澈一切,然後攝持一切而不亂。』世人之悲,世人之苦,世人之蠢啊!」老道似乎在自言自語,似乎又是在回答林楓,飽經滄桑的雙眸閃過一抹深沉的悲伶。

    話落,林楓只見老者的身上一股氣勢撲面而來,一馳一道的氣勢的大張大合,旋即老者將自己的幾個相似羊角的木具丟在了地上,隨後只見地上五面一背,連續三次都是五面一背。老道長似乎對這個有些疑惑,眉頭微微皺起,不過很快便舒展開來,收起自己的木具。眼神在林楓的身上緩緩流過,那眼神包含著對世人的憐惜,包含著對世人的嘆氣。

    「你生本為紈絝子弟。你的命格是生來耀眼十五年,但是后二十年本應孤煞終生,在慵懶墮落中而亡,不知道為什麼。你的命格竟然被你生生的扭轉,凌駕於天下人之上。看來先輩的預言一一應驗啊!群魔亂舞之界,必有江山金戈鐵馬之亂,江山之亂,定有神人降臨,果真如此啊!果真如此啊!或許你身上還有不為人知的秘密吧!」老道長嘆一聲,那聲音中包含了太多。

    聞言,林楓深深的呆愣在原地,微張的嘴巴,眼神絕對的不可思議。如果不是只有他一個人知道自己的體內還有另一個靈魂,他會毫不懷疑是不是這個老者也知道他身體中還有一個靈魂。暗中思索一下,林楓越來越震驚。老者的似乎全部說到了林楓的秘密。

    的確,如果不是林楓獲得那塊神秘的晶石,獲得那個全能的殺手靈魂,以他的紈絝,以葉家葉俊的能力,或許林楓恨得在二十年後便沒落也說不定。此時的林楓很是懷疑這個老頭的身份,同時響起小時候那個送晶石給自己的那個老頭。「好好保護這塊晶石,群魔亂舞之界,便是你崛起之時。」

    注視著林楓震驚的神情,老者似乎早就會知道林楓的神態。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有陳瑞雪微張著自己的嘴巴。注視著林楓,滿臉的不可思議。不過不可思議的雙眸中略有一絲疑惑,老者的話讓他似懂非懂。或許能明白的只有林楓一個人吧。

    沉默的三人寂靜無聲,只有天花過後的天氣依舊吹著沙沙的風聲。依舊有著飄零在空中的葉子。一處落一初起。

    旋即,老道的話再次響起,「笑談之間,便又是二十年。『二十年似夢,江山穩於一時,二十年一劫,天地必有異樣。七星至尊,唯獨紫薇。七星始亂,欲出三星。七殺,破軍,貪狼,如讓著三星歸位。又有何人與其爭鋒。群魔亂舞。好一處江山金戈鐵馬,世人之苦。眾生之命啊!」

    (我朋友八馬亂踹的大作《迷霧的長白山》友情鏈接《安然於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