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強紈絝 » 第一百零九章 冥冥之中的牽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都市最強紈絝 - 第一百零九章 冥冥之中的牽挂字體大小: A+
     

    濱海市,龍傲高中,中學部,c棟樓層一號天台。冰@火!中文天空的陽光微微有些刺痛。刺進白雲魔胸膛的刀鋒散發出冰冷的寒意。然而當事人白雲魔卻是沒有任何的表情。不過這也只是一瞬間,白雲魔的表情頃刻間便變化開來。雙眼孔然睜大,似乎被什麼人觸動了那掩藏的內心那抹牽挂。一陣磚心的疼急速傳來。身上的痛在已經比不上內心的痛。白雲魔的眼神極其的黯淡。

    「放過我吧!」一瞬間的猶豫,白雲魔轉頭對著林楓說道。臉上依舊顯得很是平靜,看不出內心的真實想法。

    聞言,林楓眼神閃爍一下,表示很是平靜,只有嘴角的那抹笑容很有事深意,似乎在就斷定白雲魔會求饒。旋即,林楓將刀鋒刺進白雲魔身體中略有幾厘米的刀尖拔了出來。

    「怎麼……你也是害怕了嗎?」林楓遲疑了一下,冷笑道。

    「是!我害怕了。求你放過我吧!」這個長相恐怖的男子,從來沒有求過任何人的白雲魔第一次開口求人。而已還是那麼的心甘情願。或許讓他為了內心的那麼親情放棄生命,那也會在所不辭。

    常言道:「世間有真情,人間有真愛。」男人有淚,不輕易哭。那是因為他沒到傷心處。男人有尊嚴,但是會為了心中守護的那份親情或者感情放棄尊嚴。總有人說:「男人應當流血不流淚,男兒應該戰死沙場,不應在家守護那弱小的親人。」這些說白了其實都是他媽的扯淡。有淚就得留,有就得守護。哪怕放棄尊嚴,這才是男人。

    林楓眼睛直視白雲魔,但是白雲魔依舊顯得很是平靜,胸膛有著絲絲鮮血流淌而下,但是白雲魔卻是沒有用手捂住,就這麼讓他直接緩緩流下,滴在地上形成一度凄慘的玫瑰。

    「你走吧!」片刻后,林楓淡淡說道。聲音沒有任何的動容。

    「謝謝。」白雲魔搖晃著身體便緩慢向前離開。不過走到樓梯口的時候,停頓了下來,也沒有轉頭。直接說道:「既然你說代價是這條命,那麼我會還你這條命。」走了幾步的白雲魔再次說道:「總有一天。」

    「這個男人內心掩藏了什麼了吧!」白雲魔那句『總有一天。』在就幾人的耳邊循環。遲疑了一會,袁天走到林楓面對淡淡說道。雙眸中略有一絲讚賞。

    「誰知道呢?或許吧!或許是親情。也或許是愛情。每個人不是總要守護一些東西嗎?」林楓瞥了一眼陳瑞雪,淡淡說道。

    隨後林楓緩緩靠近陳瑞雪。嘴角依舊是那抹微微上翹的輕浮笑容。

    城北,貧民窟。破爛茅屋的前面,陽光依舊散發出絲絲微暖。那群地痞流氓眼見那個小女孩如此的強勢,狠得咬牙切齒。不過內向想到白雲魔那個恐怖的暴力份子,便是一陣顫顫巍巍。不過就這裡離開。似乎有沒有面子,雙眼猶豫不決的神情飄乎不定。

    「哼……告訴你們,小雲哥哥馬上就回來了,已經在半路了。你們就等著被小雲哥哥皺得哭爹喊娘。」那個小女孩眼睛這些地痞流氓竟然猶豫不決。眼中也閃過一抹慌張,不過也就很強勢的說道。

    「楊哥……要不……要不,我們走吧!」那個矮個子聽聞白雲魔竟然跨來回來了。差點嚇得雙腿癱瘓在地。聲音著帶著劇烈的顫抖說道。

    「***逼,沒有一點熊樣,還他媽揚言混出自己的一片天。」那叫楊哥的頓時大罵道,不過還是轉身帶著他們離去。不過在離去的那瞬間再一次撇了一眼地上的女孩,雙眸中帶著明顯的不甘心。

    「小麗。是你嗎?」約莫過了將近半分鐘的時間,聽不到那群地痞流氓的腳步聲,地上的那個女孩溫柔叫道。

    她的聲音似乎猶如黃鶯出谷,脆若銀鈴,輕盈婉轉絕對婉轉悅耳。像涓涓小溪清脆叮咚的聲音躍然響起,沁人心扉。如果這過聲音為男人而鳴,那絕對是人生一大享受。

    「詩焉姐姐,是我。你沒事吧!你別動,我來扶你。」那小女孩聽見白詩焉的聲音,幼聲稚氣回道。完全沒有了剛才哪一副強勢的小女人模樣。

    「嗯……」地上的女孩輕聲回道。旋即,那個小女孩便將地上的女孩扶了起來。

    「小麗,你能帶我去小雲所在的地方看看嗎?我懷疑簫雲出什麼事了,我內心總是很不安寧,我想去小雲學校的地方看看。」白詩焉一臉慌切的擔憂神色。

    「詩焉姐姐,小雲哥哥可是厲害了,他怎麼會有事呢?到時現在的你被崴了腳。一會小雲哥哥回來了,看見會心痛的。」那小女孩很是疑惑,說話也是很懂事。或許世人說得對,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

    「可是我總是很不心煩,莫名其妙的煩躁。小麗,你還是慢慢扶著我去龍傲高中看看吧。」白詩焉眉頭微微皺起,聲音中略有一絲哀求。

    聞言,那個小女孩看了一點白詩焉的腳,雙眸中轉動著很有智慧的眸子,片刻后,才說道:「詩焉姐姐,你姐別擔憂了。我陪你在這裡晒晒太陽,你的心情應該就會好點。」

    話剛說忘,那個小女孩便扶著白詩焉找了一塊畢竟乾淨的石頭,坐在了上面。不過小女孩的眼神也瞥了一眼龍傲高中那個方向。她不知道為什麼,很是相信白詩焉的話。心中依然也有一絲對著白雲魔的擔憂。不過還是很懂事的出口安撫白詩焉。

    「小麗,你不了解。我只要每次內心翻滾,不安寧,絕對就會有什麼出什麼事情。你還記得你簫雲哥哥臉上的拿到傷痕嗎?那是小時候,那時候我的眼睛還沒有失明,一個大雨天,也是在突然之間我的內心就極其的不安心,然後實在放心不下,就出去找小雲,結果他滿身是血躺在水構中,臉上就有了拿到傷痕,再次,那天過後。我的雙眸越來越看不清楚。此時過後,我就再也買有見過這個世界的樣子。」白詩焉淡淡說著,黯淡的雙眸掛著一顆晶瑩的淚水,雖然表情依舊如此的微笑,不過那笑容包含了太多,傷感,哀求,失落。甚至還有一絲絕望。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