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強紈絝 » 第四十一章 離別前夕(求收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都市最強紈絝 - 第四十一章 離別前夕(求收藏)字體大小: A+
     

    京城,葉家,葉俊臉sè冷漠至極,低沉地坐在葉軒書房的一張椅子上。葉軒很平靜的臉蛋,看不出他內心的真實想法,只是略微顫抖的身體足以形勢他內心的波動。沉呤了片刻后。葉軒眼中閃過一抹疑惑,略帶嚴肅的聲音緩緩道:「你的確林楓擁有不下於你的身手。」

    「嗯,雖然最後一招被人阻擋了下來,並沒有正式相碰。不過我可以感受出那道力量的恐怖,就算我勝過他,至少也會重傷。」葉俊略帶絲絲不敢相信的神sè道。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那個林楓就太可怕了。竟然能偶掩藏十多年。竟然能夠裝十多年的紈絝子弟,任人嘲諷,好一個林楓,好一個林家。」緩過神來的葉軒略帶絲絲怒氣道。

    「可我有些不明白,既然林楓已經掩藏了那麼多年,那麼為何今天又暴露出自己的實力呢?」略微思考,葉俊站起身來道。

    「嗯……這一點我也說不清楚,或者是現在的林家會有所動作嗎?」葉軒眼睛眯了一下道。

    「你能夠完全戰勝林楓嗎?哪怕身受重傷也可以。」片刻後葉軒轉身對著葉俊道。

    「如果是生死決鬥,如果他沒有后招,我想應該可以。」葉俊的聲音讓葉軒微微鬆了口氣。

    「好……現在給我好好注意林楓的動作,一絲一毫都不容放過,還有給我徹底調查一下林楓這十多年的行蹤。」葉軒雙手背負在後,眼神望向窗外,緩緩道。

    「需要動用鐵血影衛。」遲疑了一會,葉俊道。

    「不……我倒想看看這個林楓會驚起什麼風浪。」葉軒眼中略帶一絲期待的味道說道。

    京城南宮家族,南宮烈放下手中的一本孔子論道笑道:「這個傳言是真的嗎?林家的紈絝大少在天上rénjiān真的跟葉家那個絕世天才相碰了嗎,而且實力並不弱於葉俊。」

    「據說是這樣,不過也不可以太相信。」南宮雲沉呤了一會道。

    「無風不起浪,信其有也不可信其無啊!」南宮烈略帶一絲笑意道。

    「爺爺,以前你總是將葉俊掛在嘴邊,現在你的語氣似乎還有另一個少年足以與那個葉俊相抗。」下邊一個絕美的女孩嬌媚笑道。

    「小楓啊小楓!十多年的寂寞的忍耐你都忍受下來,為何著剛進京便引發如此的轟動呢?哎,始終還是年少輕狂,有些年輕氣盛啊!」梁雲略帶微笑,自言自語嘆氣道。

    「老頭子,你嘆什麼氣,小楓的事你可不能插手,難道你忘了幾年都不回家看一下你的小女兒了嗎?」

    背後的一聲嘆氣聲打斷了梁雲思緒,略帶嘆氣的梁雲眉頭似乎更加緊皺,想起自己小女兒梁凝冰,不滿意自己給她找的因緣,負氣出走,便是好幾年沒回家看一下。微微看了一眼濱海的方向,梁雲轉身便走進了書房。

    「這不可能,去給我查,林楓這十多年的一絲一毫也給我查清楚,就是睡了多少個女人也給我查出來。」京城趙家,趙家不可思議地怒道。這暴怒的脾氣果然很符合趙高,歲月的積累並沒有壓縮他狂暴的脾氣,一代戰鬥狂人。軍事元老。

    「林楓,你這是何苦呢?難道就只為了反還淺家給你的羞辱嗎?」淺家,淺胸帶著絲絲無奈,絲絲驚嘆道。

    林楓完全不知道剛回京的他卻是再一次引發強烈的地震,只不過這一次僅僅在六大家族也及少數的二流家族中傳開。

    清晨秋ri溫暖的陽光瀉入布置豪華的房間,寬大舒適的床上還有人繼續做他的chun秋大夢,對於還在和周公的女兒神交的他來說,現在敢吵他的人下場只有一個——殺無赦!

    「哥哥,該起床了,早餐已經準備好了!要不然媽媽又會說你了,爺爺他們都在等你呢!」一個靈動悅耳的聲音在床邊響起,這樣的天籟之音要是能叫聲老公就是人生一大享受了。

    被窩裡的傢伙顯然還留戀昨晚帶來殘留的溫暖,翻了一個身,繼續不動聲sè的睡覺。

    「哥哥,真的要起床了!」見還是沒有動靜,女孩只好帶著濃濃的羞意道:「只要你起床,不管你要惜兒做什麼,惜兒都答應。哥哥——你起床嘛,好不好嗎?」

    一聽到這個令人興奮的暗示,林楓這頭sè狼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而起,將女孩子摟在懷裡,用鼻子在她的長發間狠狠聞了幾口,一臉陶醉狀道:「真香啊!紅樓夢裡賈寶玉有花氣「襲人」,我林楓有「惜兒」流香,不比他差,嘿嘿……哈哈……」

    被抱住的雲惜痴迷的依偎在林楓的懷裡,靜靜的享受著那份寧靜,對於從小第一個給他溫暖的她來說,林楓給他的一切,就是她的一切了。

    從跨入林家大門,林楓就是第一個守護她的男孩。她似乎沒有選擇葉也不想有其他的選擇,林楓便深深滲透在她內心。

    只要對愛情還抱有一絲幻想和憧憬的人,誰敢否認前世是三生石畔的青梅竹馬這一說法呢?

    隨後林楓將雲惜按在床上,低頭凝視著昨晚變成了自己的女人,看著那讓人忍不住要咬一口的白嫩臉蛋,sè心大起,貼上雲惜的柔軟的嘴唇,細細品嘗著那只有他才知道的美味,雙手也不甘寂寞的在她的身上滑動。

    早就將自己一整顆心全部交付給林楓的雲惜主動將嬌小的身軀貼向林楓,小手緊緊摟著林楓,櫻桃小嘴發出若有若無的**。

    在雲惜頗有巨大潛質但柔嫩似雪的胸部流連許久后,終於暫時滿足了自己的手浴,林楓鬆開手,重新坐在床上,朝衣衫不整臉帶chun意的雲惜痕促狹道:「在勾引我,小心我把你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雲惜整理好衣物,嫵媚的白了林楓一眼,嬌嗔道:「誰讓你不肯起床,還說人家勾引你!以後都不要理你這個沒良心的大壞蛋了,大壞蛋林楓!」

    雲惜這種嫵媚到骨子裡讓人心顫的一面是不會在別人面前展現出來的,在別人眼裡她只會是個那種撫琴的溫柔淑女歌后,只有在林楓面前,她才會展露那不為人知的異樣魅力。

    這就像很多小說里所說的天生媚骨吧。

    林楓捏著雲惜的小鼻子,笑道:「不理老公我你理誰去!不聽話就把你當早餐吃了!」

    倆人緩慢下樓,期間林楓免不了梁素琴的絲絲責備:「小楓,一天之計在於晨,惜兒每天都要早起一個小時練琴,你不是還要重回學校嗎?你就不能早起一點。」

    「晨睡倍於黃昏,浪費了多可惜。」林楓低頭絲絲嘀咕著。

    早餐桌子底下,雲惜使勁按住林楓那撫摸自己大腿的安祿山之爪,低頭慢慢很淑女的用著豐盛的早點,心中想到林楓從小便喜歡將古人的東西刻意篡改變成自己的歪理,這次是把金聖嘆的「午睡倍於黃昏」隨意篡改。

    還記得以前小時候的他背著大人在在天上rénjiān回來,受到了爺爺的責罵。便私自將聖人的「生,我yu也,義,亦我所yu也,二者不可得兼,捨身而取義者也!」改成「愛,我yu也,xing,亦我所yu也,二者不可得兼,舍愛而取xing者也!」想到這裡雲惜小臉一紅,小手緊緊的握住林楓溫暖的手。

    隨後林楓狂吃早點,似乎是想將心中的浴火撒在這些食物上。

    「草草杯盤供笑語,昏昏燈火話平生。」接下來林楓一步不出家門,時時刻刻陪在雲惜身邊,當梁素琴在家,林楓便立即跑到梁素琴身邊。也許是讓在離別前盡量給倆女一份溫馨。

    濱海,城市寬闊街道上人影稀疏,一個約摸二十歲左右的青年緩緩而行,身材異常魁梧,尤為出奇的他穿了件短袖t恤竟然略帶鮮血,一米八五的個子,絲毫不給人笨重的獃滯感。相反,那紋理近乎完美的肌肉賦予他一種內斂的驚人爆發力,他就這樣漫無目的的慵懶行走,絲毫不介意周圍的詫異眼神。

    夜sè降臨,他隨意在一處鬧市區的大排檔一個小攤位坐下,點了份火鍋,無jing打採的吞食起來,不消半分鐘火燙的一盆火鍋就被清理乾淨,隨即他又叫了第二鍋,在老闆的震撼中他輕鬆解決第二鍋后,繼續要了第三鍋,旁若無人。到他要第五鍋的時候,老闆尷尬道:「兄弟,這是最後一鍋,這鍋就當作我請你?」賺錢雖然第一要緊,但是萬一鬧出人命就完蛋了,老闆哪裡見過這麼衣服帶著絲絲新血便來吃東西的猛人。

    「我不吃霸王餐。我在等人。」

    青年淡漠道,始終是那副什麼都提不起興趣的神情,從口袋掏出兩百塊放在桌子上。

    老闆無可奈何的苦笑搖頭,他還能說什麼?看著這個青年穿著上略帶血絲,他不禁懷疑這個傢伙的腦筋是不是剛殺完人,不過看青年的神sè似乎確實無所謂的態度,那個老闆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地處事準則不再理會青年,自顧自地招待起其他客人。

    (花花票票貴賓各種求!各種求!各種求!各種求!)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