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強紈絝 » 第四十章 《金戈鐵馬》只為君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都市最強紈絝 - 第四十章 《金戈鐵馬》只為君彈字體大小: A+
     

    「男兒有所為有所不為。好……這一次爺爺做主,就讓你去濱海。」林道放下酒杯,眼中露出絲絲jing光道。

    「可是……小楓,你對濱海了解嗎?你知道濱海……」

    「素琴,讓他去吧!」淡淡的聲音,很有威嚴的從林道口中吐出。梁素琴沉默了,可誰都能看出她眼中低那抹擔憂。

    「媽……如果我有足夠自保的實力,何況我只是去上學。」林楓似乎看到了梁素琴眼中的那抹擔憂。很平靜地微笑著道。

    梁素琴深眼看了林楓一眼,有些陌生,但卻又實實在在是自己的兒子。不知為何,現在的林楓自有一股讓人信服的氣質,漸漸,梁素琴眼中的那抹擔憂慢慢消逝。

    「小楓,濱海龍傲高中的校長算是我的一個朋友,我跟他打個招呼。你就去龍傲高中吧!」沉呤了一會,林道淡淡說道。

    「嗯……」淡淡的回了一句。林道有些詫異的看向了林楓,發現林楓依舊如此平靜。林道發現自己越來越滿意這個孫子了。

    「生孫當如林楓。」漸而漸之。林道耳邊似乎再一次飄起梁雲那略帶驚嘆的語氣。旋即林道再次端起面前的酒杯,大笑一聲,倒進嘴裡。隨後微笑著問道:「你就不想知道龍傲高中的一些資料。」

    林楓端起酒杯的右手又放了下來,抬起頭,上身略微向後傾斜。十指交叉合攏,緩慢道:「只有未知的神秘才會更加誘人。」

    「好……好啊!」林道一臉說了倆個好字。紅暈的臉龐誰都可以看出已經略帶醉意。林道今天的笑容似乎比以往一年的笑容都要多。滿眼流露絲絲jing光地注視著林楓。

    然而從頭到尾,雲惜安靜地注視著,他不知道濱海,也不了解濱海。雖然很不想離開林楓的身邊,但她也並沒有像梁素琴那樣反對林楓。或者在她心底就從來不曾有反對林楓的想法。況且她也立即要進行輪迴演出。本來在倆個禮拜之前,雲惜就將要巡迴演出,但她只為了見林楓一面,硬生生的將巡迴演出推遲。

    「裊裊兮秋風,兮木葉下落。荒忽兮遠望,觀流水兮潺湲。」傍晚的秋夜略帶一絲涼意,林楓靜靜地坐在池水邊。嘴角的那抹淺淺笑容略帶醉意。

    「哥哥,你也還沒休息嗎?」漠然一聲柔情似水的聲音在林楓的背後響起。不用想林楓也知道來人是誰。緩慢轉過身去。

    只見雲惜一身單薄睡衣只立在林楓面前,微風吹起,衣角隨風起舞。古典的氣質。略帶朦朧的月光使雲惜傾國的容顏更具傾城。

    沒有人會懷疑雲惜的絕世古典氣質,亞洲曾經有人曾想如果雲惜能夠身著一襲旗袍坐在鋼琴前彈奏一曲《天籟》,一定可以掀起狂熱的中國古典熱!

    坐在池水邊的林楓靜靜地等著站在小院門口那顆梧桐下的雲惜,心中湧起一股憐惜,走上前去,摟住那微微顫抖的身體。突然露出一股深沉的悲哀道:「有一天,你會背叛我嗎?」

    雲惜凝視著那對不在壞笑的眸子,深情道:「如果有一天你傷害了惜兒,惜兒還是不會選擇離開。因為你就是惜兒的全部,就是死,也要絲絲纏住你。」

    林楓似乎鬆了一口氣,心中那僅剩的一點對雲惜的猶豫也蕩然無存。腦海中閃過一套劍舞,笑道:「想知道我這一個月在軍區做什麼么,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今ri我給你舞一套劍吧!」

    旋即,林楓摘下一枝樹枝。笑意凌然的走到院子中的正zhongyāng。

    「觀者如山sè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霍如羿shè九ri落,矯如群帝驂龍翔。」林楓緩慢吐氣道,這一劍猶如人仙般超凡脫俗,不帶有人間煙火的世俗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絳唇珠袖兩寂寞,晚有弟子傳芬芳。」這一劍略帶絲絲殺意,猶如千軍萬馬十面埋伏而來。

    「臨潁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揚揚。與余問答既有以,感時撫事增惋傷。」這一劍似乎是心意所動,妙式頓生,信手拈來。

    此時那樣的月sè如水,也唯有這般的月sè,才能不在這樣的男子面前自慚形穢、失了光華。劍若霜雪,周身銀輝。似乎帶著長劍如芒,氣貫長虹的勢態,但卻是絲毫無損他溫潤如玉的氣質。就像是最安謐的一湖水,清風拂過的剎那,卻只是愈發的清姿卓然,風月靜好。

    劍氣如同被賦予了生命,環林楓周身自在遊走。帶起衣袂翩躚,頃刻間讓人產生一種錯覺:仿若這般舞劍,他就yu乘風歸去一般。足不沾塵,輕若游雲。雲惜遠遠地看著,只覺得是哪裡的雲彩不小心飄落了凡。

    雲惜突然感到劍有劍的那種高雅和尊貴,似乎有些明白高處巔峰「殺人吹血」的西門吹雪獨特的瀟洒飄逸。

    身落劍斷,不應該是樹枝承受不住劍氣中帶來的絲絲殺意,折斷。

    「哥哥,看了你的劍道高傲飄逸后,我在心中作了一支曲子,名字就叫《金戈鐵馬》,現在就彈給你聽好不好?」

    「《金戈鐵馬》只為君彈。」雲惜輕聲說道。

    林楓望著那張期待的小臉,收斂那份帶著幼稚的輕浮,微笑著點點頭。片刻后,雲惜帶著林楓來到雲惜的鋼琴室。

    當雲惜坐在那台鋼琴前,一種典雅婉約的感覺瀰漫注視她的林楓的心間,安靜逐漸開始蔓延。林楓嘆了一口氣,自己是多麼地幸運,竟然可以如此距離的親耳聆聽亞洲天後的音樂。

    琴聲頓起,抑揚頓挫而蒼涼悲壯,一種激揚之氣充溢。

    林楓想不到雲惜竟然可以這麼快就能夠成功營造那種「一身轉戰三千里,一劍曾擋百萬師,可憐將軍白髮生」的深遠意境,更想象一位婉約女孩可以彈奏如此雄渾幾可媲美古戰曲的琴聲。

    琴聲逐漸由苦咽悲涼轉向「試拂鐵衣如雪sè,手挽燕弓shè大將」的奮發,再升華為「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的勸勉,意境之開闊令人嘆為觀止,其實這也是雲惜脫離溫婉細膩禁錮的第一次成功嘗試。

    漠地,聽見琴聲的林道緩慢走出房門感嘆道:「君子以自強不息,這是每一個年輕人都應該聽的一首曲子。」

    如果這首曲子出世,沒有人相信只會《天籟》,《輪迴》這些柔情地曲子竟然有了很大轉變,竟然也可以彈出如此激昂人心的意境之曲。

    隨後雲惜將林楓拉倒了自己的房間,剛回到房間雲惜和林楓抵死糾纏了一個纏綿眷吻后就蹦蹦跳跳的跳進浴室洗澡,關門后還探出一個腦袋笑意嫣然道:「不許偷看哦。」

    今晚雲惜要給林楓一個小小的驚喜,所以事先不可以泄露天機。

    片刻后,林楓回頭看到洗澡完走出浴室的雲惜時,剎時鼻血忍不住涌了出來。

    沒有人會懷疑雲惜的絕世古典氣質,她幾乎是亞洲男人的夢想,當婉約如玉的她穿著一件純白sè胸罩全身**裸的站在你面前,那是一副怎樣的綺旎chunsè!

    只見雲惜粉頰紅潤媚眼如絲,害羞的捂住胸口亭亭玉立於已經痴獃的林楓面前,冰清玉潔的純白sè胸罩,雪嫩似玉的柔滑肌膚,露出纖細光潔的頸項,肩胛,她身體因為緊張而微微顫抖中搖拽流瀉出絲絲嫵媚的誘惑。

    白sè的浪漫,像伊甸園裡的禁果,最為誘惑。

    「chun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

    林楓咽了口口水,朝聖般艱難的走到盡顯古典風情的雲惜面前,輕輕伸手去褻瀆那完美聖潔的嬌軀,比嬰兒皮膚還水靈的皮膚讓林楓的手留戀忘返,雲惜閉上眼眸細細嬌喘。

    「惜兒,是誰教你這麼勾引男人的?」林楓聞著淡淡的清香和體香,邪笑道。

    「我在雜誌上看到的,說女人對男人半遮半掩,是最能誘惑男人。」雲惜嬌媚柔聲道。

    「惜兒,你的確你要這麼做么。」林楓遲疑了一會問道。

    「哥哥,要了惜兒吧!惜兒是你的。今晚是,一輩子也是,甚至下輩子也是。」雲惜踮起腳尖,用手輕輕挽住林楓脖子,嬌羞說道。

    旋即,林楓似乎禁不起誘惑,雙手將雲惜橫抱而起。「第一次,有點痛……能夠忍……」

    「我不怕……哥哥,我要你。」漆黑的空中傳來倆聲輕微的身影。

    隨後只見「啊!……」一聲。片刻后便是一聲聲喘息**,一下下撞擊聲,一次次顫抖跳動

    那一夜,林楓和雲惜徹夜未眠,其中的抵死纏綿簡直可以用yin——穢來形容,徹底放開的可人瘋狂的迎合心愛之人,完美無暇的玉體每一寸都留下了林楓的痕迹。

    直到天sè泛白的凌晨,雲惜才jing疲力盡的在林楓的懷裡睡去。摟著佳人的林楓這次也是因為浴——火得到充分地發泄而心滿意足,以往的放縱生活,林楓每次都需要女人用手或者其他方法才能讓他稍微滿足,但是昨晚粉sè的雲惜實在是太令人痴迷,可能有人不信,這竟然是林楓第一次得到滿足。雲惜的瘋狂也讓他也徹底的淪陷。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