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強紈絝 » 第三十九章 柔情似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都市最強紈絝 - 第三十九章 柔情似水字體大小: A+
     

    安若熙深深地定格在了原地,就這樣注目著林楓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中。

    「回來了,我林楓回來了。」越接近林家,林楓的心便再也不能平靜。嘴角浮起一個淺淺略帶傷感的微笑。似乎還顯車子太慢。

    片刻后,林楓走出車子,修長挺拔的完美身軀懶,邪美頹廢的臉龐加上那懶洋洋的隨意表情,有著無法描述的優雅和高貴。旋即一道聲音在莊園響起:「少爺……是少爺回來了。」

    聞言,第一個印入林楓眼中的是那個略顯嬌弱的女孩——雲惜。

    看到那個熟悉的曼妙身影,林楓的眼睛一亮,眼神不再傷感,而是嘴角漾起的微笑彷彿要融化季節,邁著ri趨穩健的步伐向她走去。

    林楓在雲惜淚水朦朧的注目下走到了她的面前,緩緩地用那似乎飽經滄桑經歷歲月磨練而變得醇厚的嗓音輕聲道:「我回來了?」

    他,輕輕笑著,淡淡笑著,微微彎彎起的嘴角懸著輕佻卻溫暖的笑意,眯起的深邃黑sè眼眸似乎告訴你他心中的想法。

    雲惜在呆立當場足足半分鐘后,眼睛逐漸濕潤,但是眼中的欣慰、震撼、雀躍和溫柔卻漸漸漾起,帶著淚水卻笑意嫣然的絕美臉龐散發出傾城的魅力,如果有人在場絕對會讓人當場窒息,就是女人也無法倖免。

    她上緊緊抱住了那個結合浪子放蕩和似乎有略帶著儒雅的青年,又是哭又是笑,好像是生怕那個橫空出世的人再次消失,激動地說不出話來。

    面對雲惜嘴角的溫暖笑意的一刻,林楓不禁有點醉了,這讓他覺就像是喝了法國的頂級紅酒一樣溫馨。

    「真的是你嗎,哥哥?我不是在做夢吧?你告訴我啊,告訴我不是在做夢!」雲惜粉紅臉上的淚水越來越多。

    「是我,真的是我,千真萬確如假包換的林楓回來了!」林楓緩慢吐氣道。他身上的那種自信或者說是絕對的自負是無法掩飾,那對迷人的黑sè眸子似乎更加深邃,笑容更加放蕩輕浮也更加充滿誘惑。

    想東園,桃李自chun,小唇秀厴今在否?

    桃李在,嫣然人面在,佳人依在。

    桂花開、殤人悴。煙雨滿城。花謝,人離。人回,茶涼。茶熱。

    ——出自《鎖窗寒》

    林楓捧起那張海棠粘露的嬌艷臉龐,是因為情到濃處所以會有茫然嗎,一個月的離散單刀不會讓那濃郁的感情徹底稀釋反而變得更加濃郁?林楓慢慢地對準那嬌艷的嘴唇吻了下去,脆弱時刻的女人總需要溫存,這一點林楓深信不疑。

    略微遲疑的雲惜悄悄閉上眼睛,任由林楓吸取她從未有人佔領的嘴巴香津和芬芳,縴手僅僅抱著林楓,細細感受那種陌生,奇異和美妙的酥麻和衝動的感覺。

    林楓輕輕摟住雲惜的纖腰使她的胸部貼向自己,當自己可以感受到她的劇烈心跳時,一隻手不緊不慢的沿著細腰向上撫摸直到已經面紅耳赤的雲惜腋下,手剛好觸碰那對柔嫩中富含驚人彈xing的ru鴿,這種輕微的摩擦帶給異常敏感的雲惜一陣陣無法忍受地酥麻。

    攝取櫻桃小嘴甜蜜的林楓不溫不火的感受雲惜身體的完美曲線,除了較遠的腿部,上身和臀部都在不知不覺中被林楓本能的撫摸了幾遍,沉醉在讓人痴迷的溫柔中的雲惜等到幾乎被吻的斷氣的時候,充滿快感地掙扎,林楓這個時候才肯放開滿臉紅暈和chun意的她。

    如果此時有人在場,這個敢抱著雲惜親吻,讓人抓狂的男人絕對在亞洲會引發不亞於八級的地震,但此時的林楓眼神依然平靜如水沒有絲毫的感情波動,淡淡一笑道,「要是惜兒不介意明天上頭條,林楓倒是不介意一直這樣『零距離接觸』,相反還十分享受,美人如玉香在懷,暖溫酥骨啊!這可是男人夢寐以求的人生幸事!」

    雲惜狠狠在林楓的腰上擰了一把,好像是發泄一個月以來積鬱的不滿,仔細凝視那一個月沒有看到的臉龐,專註而痴迷。林楓幫雲惜輕輕擦去淚水,笑道:「走吧,進去吧!」

    「嗯……」雲惜雖然淚痕依稀可見,但是燦爛的笑容還是具有傾國的殺傷力。拉著林楓的手踏進林家大門。

    很快,梁素琴聞言林楓回來,立即解散了放下即將要召開的會議,開著自己的那倆瑪莎拉蒂便向家裡奔來。隨後略帶絲絲急促的呼吸印入林楓的眼中。

    「媽……你瘦了。」林楓心中湧起一股深沉的悲哀。走上前去,輕輕抱著自己的母親。

    「你也瘦了,也黑了。」輕輕的一句,猶如千山萬水。牽著倆人之間的親情無法割斷。

    「嗯……」林楓輕聲嗯了一句,似乎一下子放下了心中所有的責任。似乎此時他這才流露出真正屬於十八歲的少年。或許只有在梁素琴面前,林楓才會認為自己只是一個不到二十的少年。才能流露出心中那一份柔弱,放下心中的那一份堅強。

    雲惜淡淡地注視著林楓,此時她似乎才發現林楓還只是一個少年。一個還可以向父母撒嬌的少年。林楓還只是一個孩子,也有軟弱的一面。

    平靜的表情慢慢流露出一份徹底露骨的心痛,她很想要那個一直堅強圍護自己的男孩放下那面堅強的面具。可她知道這不可能。至少從被淺依諾退婚那一刻起,林楓今生似乎永遠只能披上那份堅強的面具。掩藏心中的那份軟弱。

    平靜如水的林家,似乎少了平時的那一抹冷清,洋溢出淡淡的幸福,淡淡的笑聲。晚飯桌上,雖然少了林澤三兄弟。但似乎有了林楓,沒有人會覺得林澤三兄弟的缺席不是一個圓滿。

    不過唯一讓林楓有些詫異便是林家林道這個老頭子。飯桌上的林道似乎忘記了林家被辱之事,似乎忘記了一個月前林楓還強勢的揚言『最強紈絝』,似乎忘記了自己心中對林楓低沉露骨的失望。從來不在林楓面前喝酒的林道似乎今ri打破了以往所有規則。當他叫梁素琴去拿出他珍藏了十多年的名酒。不只是林楓呆愣錯愕,雲惜略帶絲絲驚嘆,梁素琴更是無法言語。

    林道一臉平靜地注視的林楓,眼中流露出的絲絲jing光。端起面前自己珍藏了十多年都沒捨得喝的正宗茅台。眉頭漸漸舒展開來,似乎又想了梁雲林楓在成都軍區所有表現的錄像。錯愕表情,震驚的神情。濃縮的雙眸。甚至是略帶絲絲震驚的身體。長嘯而起大呼:「生孫當如林楓。」

    「小楓,今天你我爺孫好好的喝上幾杯,這可是我珍藏了十多年都沒捨得喝的茅台,就連那個老頭子都垂涎了好幾年,來,爺爺親自給你滿上。」片刻后,林道從思緒中回過神來,大笑一聲說道。端起酒瓶便給林楓滿上。

    梁素琴很是詫異的看了一眼林道,她知道林道口中的那個老頭子便是他父親。不過旋即她臉上浮現出一抹溫和的笑意。不在擔心害怕林楓會被他的這根爺爺拋棄。

    「爺爺,小楓以前給你添很多麻煩了,這一杯酒,我在這裡想你賠罪。」林楓身體略微顫抖一下,眼中似乎有淚水溢出,端起酒杯,一口倒進嘴裡。

    「不礙事,林家還經歷得起你的折騰。況且你可是我林道的孫子,這血脈相連的親情是無法割斷的。」林道爽朗的大笑一聲,將自己的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爺爺,我給你們倒酒。」雲惜從來沒有見過林道這麼和睦的對著林楓道,似乎也發現林道今天是發自內心的認同林楓是自己得分孫子。或許她也沒這個氣氛是感染。主動站起身來為倆人勘酒。

    「好……好啊!有此孫此孫媳。我林道今生足以。」林道大手一揮,目光在倆人的身上掃過。緩緩爽朗的說道。

    雲惜臉sè頓時略顯羞紅,嬌羞的看了一眼林楓,旋即將倆人的酒杯勘滿。

    「小楓,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想爺爺提,就是你要哪個女人,爺爺也不會怪罪你。」林道的聲音讓三人又是一陣錯愕。

    林楓注視著林道,似乎已經明白了今ri林道為何如此。端起酒杯緩慢道:「爺爺,以後,小楓再也不會若你生氣了,再也不會揪你鬍子了。」

    林道身體微微一怔,端起酒杯的手中略微顫抖,絲絲酒水灑溢而出,滴在地上,甘醇芳香的酒氣在地上蔓延開來。就連不喝酒的倆女似乎也有些沉醉在茅台酒的芳香中。多少年了,林道等這句話等了多少年。剛才眼眸還略帶爽朗的林道此時卻是流露出絲絲淚水。然後一口將手中的酒倒進嘴裡。

    「爺爺,我也沒什麼要求。以前的總是逃學,現在的我想從會學校,不過我想去濱海。」林楓放下酒杯,平靜的道。

    頓時,雲惜跟梁素琴卻是臉sè劇變,這樣就意味著林道將要再次離開,而且似乎時間更長。重要的是梁素琴似乎有些了解濱海,那個號稱黑——道的始源之地——濱海。

    「不行,我不答應,小楓,我給你在京城安排一所學校。」臉sè劇變后的梁素琴一口拒絕林楓道。

    「媽……最後讓我任xing一次吧!男人有所為有所不為。何況我還是林家的男人。」再次喝完一杯酒的林楓嘴角浮起一個淺淺的微笑,似乎有些玩世不恭。低沉的聲音任何人可以聽出其中的堅定。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