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強紈絝 » 第三十一章 離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都市最強紈絝 - 第三十一章 離別字體大小: A+
     

    接下來一周的時間,林楓等人絲毫沒有理會他們在獵人賽中所帶來的的轟動,隨後便是一個連一個的離開了軍隊,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也沒有去問為什麼。也許這個疑問永遠成了新兵老兵心中的疑惑。不過也許林楓在獵人賽中認識到自己似乎還不夠強橫,他想到一個獵人賽足有各種強橫實力的人,更想到哪倆支不為人知的隊伍,龍齒跟虎牙。

    旋即林楓腦海中閃過黑鷹的組織,那個天道殺手組織。林楓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面對那個天道組織,如果可以,他臨願躲避那個天道組織,但他現在透露的本事全是那個黑鷹的翻版,殺手無處不在,林楓不敢保證被有心人給盯上。不敢保證天道組織的人會找上他。所有現在他只想自己擁有足夠的實力保護自己,保護自己的家人。因此在即將離開的這一個周,林楓同樣沒有放棄任何一天的訓練,但是在每一天的訓練中,一門卻成了他的必修課,那就是——每天都會去女子第三部隊,但是很遺憾他再也沒有見過李啞喃。

    林楓這一個月的所作所為,林木全都看在眼裡,如果說眼前對林楓心中還有一絲間隔,那麼現在算是煙消雲散,雖然現在的林楓讓他有點陌生,但是他更願意麵對這個陌生的林楓。最後他在決定之後,將林楓的這一個月的表現,點點滴滴,全部都彙報給了京城林家老爺子林道。

    今天是林楓在軍隊的最後一天,明天他便即將回京。也許老天爺有些惋惜林楓的離開,本應晴朗的天空瞬間昏暗下來,頓時間便是狂風襲來。一天內天昏人暗。只有遠方天空還殘掛著那最後的一抹夕陽。

    毫無疑問,風雨中秋天的傍晚帶著絲絲涼意,天空還纏綿著絲絲雨絲,站在窗口的林楓似乎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他不明白,為何李啞喃會找各種理由迴避他,他略微有些不信自己竟然沒有撕破李啞喃塵封的內心,凝固窗外似有如無的細雨,夕陽西下,餘輝將整座軍區映照暈染得愈加嫵媚動人。

    片刻,似乎天空壓抑著久成昏暗,最後一抹夕陽迅速落下。細微小雨飄然而下。

    女子部隊第三軍區,一座乾淨的女士陽台,一位絕sè佳人臨風而立,似乎想要握住細微的小雨,以玉為肌,以雨為魂,有著說不出的傾國傾城。清風拂面,青絲微揚,不知道是細雨映襯了她的絕代風華,還是她襯託了細雨的潤人風韻。

    片刻后,林楓緩慢轉身,坐在一張略微破舊的椅子上,捧著一杯香茗的他眉宇間流溢著淡淡的惆悵,輕輕嘆了一口氣,淺淺嘗了一口微涼的茶水,沉思者。

    淺依諾是第一個女人讓林楓第一個嘗到苦楚,嘗到那種專心的痛,現在他似乎又嘗到了第二個女人來帶的那刺心的疼痛。

    窗外依舊下著若有似無的細雨,再次抬起茶放在嘴角輕泯一口,可發現自己手中的茶杯不知何時依舊見底,旋即林楓再次浮現依舊笑意chun風的表情,失去過很多,得到過很多,林楓也明白了很多,他不想讓自己留下淡淡的遺憾,緩慢想外走去。

    女子第三部隊,林楓在此來到第三部隊的大門,眼神注視女子軍區。絲毫沒有一絲轉移。

    「傍晚了么,明天便是你離開的時間了吧!」李啞喃坐在椅子上,倆眼注視窗外的細雨,捧起一杯淡淡的茗茶,輕輕的泯了一口。耳邊總是圍繞林楓那句霸道的話語:「你這輩子只能是我林楓的女子。」

    「報告……」片刻后,門外的一道女兵的聲音打斷了思緒萬千的李啞喃。

    「進來……」李啞喃略微遲疑了片刻,恢復以往平靜的表情淡然說道。

    聞言,那名女兵推門而入,眼神很是疑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長官,緩慢開口道:「那個第二部隊的林楓的在外求見。」漠然的聲音讓李啞喃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

    「是他……他來做什麼。明天就要離開了,這個時候來做什麼。」李啞喃似乎在自言自語,似乎又在問道身邊的那個女兵。隨後猶豫了片刻,緩慢吐出了兩個冷冰冰的字:「不見。」

    「不見,你去告訴他,讓他回去吧。」李啞喃轉身背對著那麼女兵道,聲音有些沙啞。嘴角滑下一滴淚。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林楓已經入駐了她那顆冷冰的心。

    「啊!」那麼女兵似乎聽出了李啞喃奇怪的語氣。小聲的驚呼了一聲。

    「對不起……我們長官不想見你,她讓你回去吧。」片刻后,那麼士兵對著林楓道。

    「沒關係,我在這裡等他。」林楓依舊微笑道,淡淡的語氣,淡淡的笑容,讓那麼女兵詫異的說了一句:「我給你送一把雨傘來吧。」

    「謝謝,不過不用了。這雨很小。暫時還濕不透。」林楓微笑的道,似乎並沒有詫異女兵的話。

    「營長,他說他在哪裡等著你。」那名女兵報道的聲音略帶一絲異樣。

    「別管他,隨他去吧!」李啞喃微微一怔,旋即冷冷的說道。

    一道燈光鋪牆邊,半江琵琶半江紅。林楓的身影淡淡的立在原地。臉上的笑容不曾變換。變化的只有衣角緩慢滴下一顆雨水。

    良久……良久……軍區內一道略帶慌切的聲音問道:「他走了嗎?」

    「沒有。」士兵的回答讓李啞喃帶楞在原地。

    「你去告訴那個混蛋,讓他滾蛋吧,我要休息了。」片刻后,李啞喃略帶一絲怒意道,隨後轉身便離開。

    秋風泌泌,枯葉瀟落。夜晚的天氣似乎更加寒冷。雨中站立似乎有些麻木的身體微微有些顫抖。

    「你還是離開吧。教練已經去休息了。」那名士兵將李啞喃的原話轉給了林楓,她有些不明白,前一個周倆人似乎還算不錯,充滿笑容的笑容似乎在今天變味了。

    「沒關係。我會在這裡等下。」林楓微微一笑,淡淡說道,身體的顫抖讓女兵一陣遲疑,似乎已經有些承受不住夜晚的寒冷。

    漸漸,女子軍區的燈光漸漸暗淡了下來。漆黑的深夜寂靜無聲。

    「他聽該走了吧!」躺在床上的李啞喃,雙手抱著被子,眼角滑過倆行清淚。

    「沒關係,我會在這裡等下去。」剛想睡下的李啞喃耳邊再次飄起女兵淡淡的聲音。似乎想到了深夜的寒冷,李啞喃眼中一陣遲疑。想到自己母親被男人無情的拋棄,隨後似乎帶著對這個男人這種可笑的作為緩緩入睡

    頓時間磅礴大雨轟向地面,電閃雷鳴。

    剛剛沉睡中被噩夢和閃電驚醒的李啞喃猛然坐起來,渾身冷汗的她聽著窗外那轟鳴的雷聲,臉sè蒼白,四處尋找什麼,當她抬頭注視著窗外,身體輕輕顫抖,漆黑的夜晚和刺耳雷聲加上內心受到的劇烈刺激,讓她本能地想到林楓那張邪魅臉龐,情不自禁起身。

    軍區大門外,李啞喃見到林楓那蒼白臉sè的時候,嚇得說不出話來。

    她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林楓。獵人賽,林楓在她的印象中,他永遠是最邪惡的,他那種囂張到骨子裡的狂妄,他那種睥睨眾生地樣子,下來后只朝她微微眨眼。壞壞微笑。在她的印象中,他永遠是最強大的。

    「呵呵……說了我會在這裡等下去。」林楓淡淡說道。坐在沙發上,他顫顫微微捧起那杯溫熱的水晶茶杯,似乎誰都能感到他身體的顫抖。

    淚水充滿秋眸的李啞喃捂住嘴巴,使勁咬著自己的手指,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因為,透過水晶杯子,她看到,那杯清香怡人的碧螺茶已經成猩紅的血sè。

    而他的眼神,依然溫柔。

    李啞喃渾身顫抖著凝視著這個曾經很霸道狂妄的男人,被咬住那隻纖弱的手上帶來的疼痛遠遠比不上她內心的刺骨揪心,淚水,在堅強的外衣被這個男人一層一層剝離后,在那蒼白臉頰肆意滑落。

    林楓緩緩起身,留給李啞喃一道黯然落寞的背影,那種閱盡繁華后的孤獨,讓憤怒沉澱成絕望的李啞喃莫名的心痛,似乎她抓住了什麼,又遺忘了什麼。

    在情感遊戲中,傷害對方,也許就是雙倍的傷害自己。

    林楓自然懂,可是,他與其李啞喃冷漠,不如她狠狠的憎恨讓自己。

    這次他走向窗戶前,李啞喃沒有攔阻渾身顫抖氣息的他,背對李啞喃,林楓喃喃道:「啞喃,這輩子,下輩子都不要忘記對我的恨。或許只有恨才會讓人銘記於心。」

    從他哀傷入骨的聲音,內心喧嘩的李啞喃頓時寧靜下來,浮躁的心境也都安詳,感受到一種痛徹心扉的落拓。

    這一刻,從他的背影,讀懂了深刻的哀傷。

    淚眼婆娑的李啞喃輕輕哽咽起來,哪怕被林楓侵犯的時候都沒有哭出聲的她,終於卸下那張執著的面具,潛然淚下如雨。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