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強紈絝 » 第三十章 戰局已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都市最強紈絝 - 第三十章 戰局已定字體大小: A+
     

    「好了,去迎接這次勝利的隊伍吧!」成都軍區首長大手一揮,打斷了略微沉默的眾人,爽朗道。隨後所有人陸陸續續恢復一網如靜的表情。紛紛向外走去。

    「林楓……我們……我們贏了。我們竟然贏了。」袁天似乎有些不相信,帶著絲絲顫抖說道。

    「呵呵,」林楓低笑幾聲后,再次說道:「行了,別顧著激動了。去基地領功吧!」淡淡的聲音沒有任何一點異樣。旋即,只見林楓將自己手中所得的微章全部遞給幾人。

    「林楓,您這是……」幾人先是略微一怔,隨後一陣疑惑地問道。

    「軍隊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想我是時候應該離開了。」林楓依舊一往平靜說道。

    「什麼……」簫軍幾人驚呼一聲,詫異的眼神看向了林楓。

    「我只是一個紈絝子弟,軍隊的生活不屬於我。」林楓笑呤呤道,嘴角的一抹自嘲一閃而過。

    「行了,你們趕快領功去吧。不知不覺,竟然就這樣過去了一個月。」沉默了片刻后,林楓淡淡的聲音在幾人的耳邊再次響起。隨後將手中的所有微章交給了李貞,眼神在幾人的身上掃過。旋即轉身便離開。那似乎多了一抹落寂的背影很快便消失在幾人的眼中。

    「這……」李貞注視林楓離開的背影。眼中一陣遲疑。腦海慢慢浮現這一個月的點點滴滴。林楓那滿身血跡也要爬到終點,林楓那句『我是一個男人』時刻在幾人的腦海中浮現。

    「也許京城很不錯。」靜默的空地上陷入短暫的沉默后,簫軍淡然中帶著一絲期盼的聲音率先想起。

    「是啊!可能軍隊的生活也不屬於我吧。」袁天身體微微一怔,隨後便是笑呤呤說道,將手中所有的微章遞給了袁天,便追上簫軍的背影。

    「罷了……罷了……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也許另一種生活會更適合我,為了不讓自己遺憾,我也嘗試一下另一種生活吧,祝你好遠。」李貞看著倆人離開的背影,淡淡說道。旋即想手中所有的微交給了陳棋。

    陳棋徹底帶楞在原地。捧著手中有些刺眼的微章,眼神一陣閃爍。目光撇了幾人離開的背影。旋即爆了一句粗口:「我cāo……你們這幾個傢伙,既然都要離開,那這麼多的微章留給老子,老子還不知道要升多少級呢?幹了……本想著一個人留下,可誰叫老子跟你們一組,不過既然是一組,怎麼能將我一個人留在這裡呢?可惜這些為微章了。」陳棋似乎是在自言自語。隨後將手中的微章跑向空中。半空的微章在夕陽的襯托下,似乎顯得更加奇妙。更加絢麗。大笑一聲,旋即追上幾人的步伐。

    「就這樣的結束了嗎?軍崖的生活……」林楓獨自走在夕陽那絲微的光芒下。嘴角叼著一根小草,臉sè一陣淡淡的失落,響起昔ri的戰友,一起累,一起笑,一起留下汗水的戰友,心中便是一陣不舍。隨後,臉sè便是略微的淡淡笑容。緩慢想出口奔去。

    「哎……林楓,就這樣離開是不是太不合規矩了。」身後傳來一道道驚呼聲讓林楓的身體微微顫立,眼神略帶詫異的神sè轉身望去。片刻后,在夕陽下,幾人略帶笑容的身影出現在林楓的眼中。

    「你們……」林楓詫異問道。

    「別忘了,我們可是一個戰隊,而且似乎軍隊的生活也不屬於我。」簫軍拍了拍林楓的肩膀,淡然的說道。

    「你們知道自己是在想什麼嗎?」林楓平靜的問道。

    「我們想什麼自己很清楚,但我們想知道你在想什麼。」李貞看了林楓一眼淡然道。

    面對幾人的目光,林楓嘴角浮起一抹邪笑,雙手插在褲兜中,眼神在幾人的身上的回巡視著,一股淡淡的威壓有些肆無忌憚突然蓬勃而出。嘴角的那抹弧度讓人看不透徹。

    「我的想法……其實很簡單,我是一個不喜歡索博的人,那麼我會從另一條路登上這個世界的頂峰。」林楓淡淡說道。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強食弱,男人就應該讓別人畏懼你七分,也許那樣的生活會更加適合我。」簫軍先是微微一怔,眼神微眯了一下,旋即睜開,有些懶散的淡淡道。

    「是么,希望你們的選擇不會錯。」林楓依舊平靜道。

    「我相信我的選擇。」還是有些懶散的回道。

    「是么,如果選擇好了,那麼你們去濱海吧!」片刻后林楓略微沉思了一會道。

    「濱海,**始祖的濱海之地。為什麼不是京城。」李貞詫異道。

    「京城水太深了,而且濱海號稱黑——道的始祖,十年前的有人能夠稱霸濱海。十年過後,未必不能創建另一個神話。況且濱海離京城也不算太遠。先去濱海未必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林楓沉呤了片刻后道。

    「黑——道的始源之地濱海,不錯,**實力複雜錯綜,只從十年前的他消失以後,濱海已經四分五裂,這樣才更具挑戰xing。」簫軍很平靜的道,只是眼中閃過一絲血腥。

    浮雲出起ri沉閣,山雨yu來風滿樓。五人的背影在夕陽下緩慢走去。

    「這幾個小子在做什麼。這麼久應該到了吧!」在基地等待林楓五人的一名軍官叫嚷道。

    「在等一下!可能此時他們陷入勝利的狂喜中呢?」一名年齡有些較大的軍官緩慢說道。

    此時,軍區中不管是新兵還是老兵,均是一陣不可置信的sāo動。

    「哎……你們聽說了嗎?今年的新兵有一支隊伍竟然打敗了所有老兵,據說就是那倆支隊伍也敗在了他們的手中。」

    「是啊!聽說了嗎?那支叫林楓帶領的隊伍竟然打敗了十多年來獵人賽的規則,聽說所有的老兵全部都敗在他們的手上。難道是今天參賽的老兵太弱了嗎?」

    「弱……就算今年參賽的老兵弱,但那倆支隊伍會弱嗎?」一名老兵看白痴似的看向了剛才說話的那名老兵。

    「不是今年參賽的老兵太弱,而是那支隊伍實在是太強橫了。一般的老兵竟然完全不是對手。」一名老兵臉sè竟然帶著絲絲恐懼說道。

    「哈哈……林楓他們終於把打贏了,那些老兵不是很狂妄嗎?不是很囂張嗎?不是到處強新兵的微章嗎?現在反被強了吧,真是因結循環啊!」

    「誰說不是呢?媽的我現在腿還疼呢?不過這下我感到心裡平衡了很多。」倆名剛出局的新兵臉sè一臉帶著絲絲興奮道。

    基地上,等待的軍官此時眉頭緊緊皺起,略微有一絲不耐煩在心中蔓延。片刻后,一名軍官忍不住出聲道:「去給我調查一下那幾個小子怎麼回事。這麼久還沒有出現。不會出什麼問題了吧。」

    片刻后,調查的錄像出現在這些等待的軍官面前,當看完這些錄像后,所有軍官皺起的微微更加濃郁,林楓與幾人的對話深深的在這些軍官的腦海中徘徊。

    「濱海,黑……道的發源之地。」林楓幾人的對話在這些軍官的腦海中纏繞不去,沒有人比他們知道濱海的背景,沒有人比他們知道濱海的恐怖。響起林楓幾人的大言不慚,一些軍官眼中略微不屑,一些軍官眼中淡淡震驚,一些軍官帶著一絲期盼。

    「林木,給我好好**一下這幾個小子。」片刻后,司令官的聲音帶著絲絲威壓在所有軍官的耳邊響起。

    林木一臉無奈的表情,他心中也想不到林楓竟然會有人如此的想法,更想不到林楓來一趟他的部隊,竟然就將他的幾尖兵給拐走了,更想不到幾人竟然會因為林楓從而走上另一條路。心中對林楓有些無奈,也有些期待。倆種心思糾結,林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滋味,只能擺著一臉無奈的表情。

    「就這樣走了嗎?」李啞喃心中突然感到一絲痛楚,想不明白,本應該恨,卻變成了一種淡淡的思念。李啞喃苦澀的笑了笑。她有些恨……恨自己……恨自己為什麼那麼懦弱,恨自己為什麼對林楓生出一絲不舍。

    李啞喃腦海閃過林楓那逐漸清晰地偉岸身影,還有那嘴角的習慣xing淺淺壞笑,她似乎發現,他的溫柔是如此的隱晦,你必須穿過他的輕佻,他的冷漠,才能撫摸到那最深刻的柔情。李啞喃冰冷的眸子,似乎正被林楓絲絲的壞笑滲透。

    良久……良久……李啞喃自嘲一笑道:「就這樣走吧,也許對我便不是壞事。」想著就這樣大步往女子第三區走去,只是臉上淡淡溫和笑容始終掩藏不住眼角那抹的淡淡失落,淡淡哀傷。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