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五十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五十八章字體大小: A+
     

    外面打鬥聲漸漸近了,江清流的人終於追到了船上。大家第一要務,當然是解救蘇杏兒。有人向這邊走來了,聽聲音還不少。說時遲,那時快,薄野景行突然卧倒於地,沾了闌珊客流在地上的血抹在自己咽喉處。

    進來的果然都是胡人,聽聲音怕有十六七個。這時候見到屋子裡三具屍體,也來不及奇怪。腳步聲極為凌亂,薄野景行趁著諸人不注意,眯起眼睛看了看。一共十七個人,十六個胡人,押著一個被綁住手腳的姑娘——蘇杏兒?

    這時候出現在這裡的女孩,定是她無疑了。

    前方有人說話,正是江清流:「放開她。」

    胡人中有個領頭的這時候才發現倒在地上的男子,突然大喊了一聲:「烏鈴木將軍!」

    薄野景行這才知道方才那傢伙的名字,還是個將軍。身邊是十幾個胡人,可她沒有武器。胸口的傷一直在流血,要一下子殺死這些人,她沒有把握——萬一不能及時制伏,這些人必殺蘇杏兒。在事態不能挽回的時候,國家一定要與胡人交戰,那麼他們肯定更願意殺死蘇杏兒,讓蘇漁樵心神大亂。

    而之所以還沒有這樣做,只是因為一旦殺了蘇杏兒,戰事將再無法避免。

    這也是江清流不敢逼得太緊的原因。

    江清流這時候也看見了地上的屍體,他甚至不敢抬眼向躺在地上的薄野景行看去哪怕一眼。不能因為別的事影響自己,他再三告訴自己,要冷靜。此來的最終目的必須達成,旁的事留待日後再想。

    但是他握劍的手在抖,他只能緊緊握住劍柄,不讓人看出異樣。胡人將刀架在蘇杏兒脖子上,以生硬的漢語喊:「放我們走,否則殺死公主!」

    江清流將人步步逼退,一面令謝輕衣、梅應雪的人偷偷潛至水下——如有必要,鑿沉船隻!

    一旦船隻沉沒,他們無法帶蘇杏兒逃離。

    雙方都在注意對方的動靜,薄野景行突然豎了豎手指,向江清流打了個手式!江清流雖然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去看地上躺著的人,但目光又哪能移開?

    這時候一見她細微的動作,立刻便注意到了。薄野景行指了指蘇杏兒,向他比了個三、二、一……隨後她突然暴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曲指成爪,一爪直擊挾持蘇杏兒那個胡人頭頂!

    只是一擊,那個人瞬間斃命。而就在這片刻的功夫,她將那人一個轉身擋在蘇杏兒身前,抱著蘇杏兒往後就倒。蘇杏兒驚叫一聲,整個人都壓在她身上。而兩個人上面還壓了一具屍體!

    幾個胡人又驚又怒,隨即揮刀殺來,屍體幫擋了一部分刀,薄野景行空手入白刃,接了一把。江清流與梅應雪、宮自在三人已然躍至。

    江清流到達之後,一擊退敵,隨後將一根什麼東西扔下來。那根東西鮮艷欲滴,不是刀絲又是什麼?

    薄野景行有兵器在手,卻也沒有大殺四方。她推推蘇杏兒:「蘇家娃娃,你再不起身,就要壓死老夫了。」

    蘇杏兒立刻坐起來,這才發現自己身下竟然墊了個男人,立刻又驚又怒,一巴掌扇過去!薄野景行握住她的手,也不跟她糾纏:「娃娃好不講理!」

    蘇杏兒這才細看,發現她雖然穿著一身皮甲,卻眉目精緻,嘴角微挑的時候顯得十分陰柔。有點像個柔軟的病美男,又有點像美人。她收回被薄野景行擋住的手:「你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

    薄野景行自然不會跟她計較:「扶我起來。」

    蘇杏兒立時又是大怒:「竟然敢叫本公主扶你起來?你可知本公主是誰?!我叫我爹砍了你的頭!」

    薄野景行哭笑不得:「扶一把,老夫起不來了。」

    蘇杏兒這才發現她胸口血流如注,想來她方才倒地時以肘相支,是手肘壓到她的傷口了。她年紀小,但想到這裡還是有些愧疚,不由上前把薄野景行扶將起來。薄野景行並未攻擊任何人,只是將她護在身後,右手刀絲緊握。

    江清流這邊死傷也不小,三百餘人現在只剩下六七十個,但要對付這十幾個胡人是綽綽有餘了。這些胡人也當真是兇悍,真要拼起命來,武林高手也吃力。

    蘇杏兒趴在薄野景行肩頭,悄悄往外看。只見胡人們被殺得七零八落,她還很好奇:「你們是什麼人?!」

    薄野景行隨口敷衍她:「朝廷的人,帶你去找你爹。」

    蘇杏兒不信:「朝廷的兵哪有你們這麼厲害的?御林軍都打不過你們。你們是不是大俠?!」

    她眼睛閃閃發亮,跟星星一樣,薄野景行想了想:「有些算吧。」

    說話間,有人直衝這裡撲了過來。人未至,刀風已割得人面目生疼。蘇杏兒一下子貓到薄野景行身後,就見紅光一盪,擋在身前的人彷彿動都沒動,撲過來的胡人已然撲倒在地,喉頭咯咯直響。

    蘇杏兒頓時就帶了些討好之意:「你好厲害!我拜你為師吧?」

    薄野景行搖頭:「不收。」

    蘇杏兒頓時瞪圓了眼:「你敢不收?我叫我爹砍了你的頭!」

    薄野景行抬手摸摸她的頭,又有人沖了過來,她將蘇杏兒護在身後,刀絲一出,已經全是殺招。蘇杏兒小小年紀,卻半點不害怕:「你收我作徒弟吧,我給你很多很多錢!或者讓我爹封你當個大官兒!」

    一刻之後,十幾個胡人盡數伏誅。諸人都是大鬆了一口氣,蘇杏兒在一片血肉模糊的貨艙里大聲問:「你們中誰武功最高啊,我拜他為師!」

    謝輕衣都笑了:「你為什麼要拜師呢?」

    蘇杏兒大聲道:「我爹曾說,犯我河山者,寸土必誅!胡人、羌人、鮮卑,那麼多的人,他哪裡忙得過來?我要學會絕世神功,幫他守衛疆土。」

    幾個人都笑了,江清流大步走向薄野景行,見她胸前已被血染,頓時皺了眉。抬眼又看了看地上闌珊客的屍身,終究是沒有問:「我那有葯。」

    薄野景行當然不會跟他客氣:「取些,要最好的,不然恐無法止血。」

    船上無人掌舵,好在黑水邊已經有附近的武林門派過來接應。及至入夜時分,諸人終於被迎入了黑水城的霸刀門。諸人當然是得到了極大的禮遇,而薄野景行當然是不願在這裡浪費時間的。江清流也知道,但是二人都沒有反對,薄野景行沒有反對,是因為她知道自己走不動了。

    江清流沒有反對,是因為他知道薄野景行已無法成行了。

    夜間宿於霸刀門,江清流自然不會跟薄野景行安排在同一個房間,如果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霸刀門根本就不可能接待薄野景行。薄野景行自然也不在意,宿於房中之時,她還在詢問京都的情況。

    只可惜黑水離京都千里之遙,這裡的人也只能聽些傳言,又怎知實情?

    華燈初上時分,江清流拿了上好的金創葯過來,薄野景行這裡沒有人伺候。他索性自己打了熱水,為薄野景行擦身。薄野景行也不客氣,那衣衫一件一件地剝落,他卻目不斜視,動作亦是輕柔有加。

    連續一個半月的趕路,連澡都沒有好好洗。一路風塵血腥,能夠這樣好好洗個熱水澡,實在是再美妙不過。薄野景行閉上眼睛,不時聽江清流輕聲道:「抬手、抬腿……」

    他極為細緻地將薄野景行擦洗乾淨,又餵了她一碗胭脂露。薄野景行在馬上趕路一個半月,這時候躺在床上,早已是困意侵襲了。江清流坐在床邊,看她毫無防備地沉沉睡去。

    一行人在霸刀門住了三天,三天的梳洗休整,這些風霜滿面的大俠們又變得彬彬禮、衣冠如雪了。然後諸人也不再擱耽,齊齊將蘇杏兒送往西北,交給大將軍蘇漁樵。

    一路上蘇杏兒已經許了許多人官位,又許了許多人錢財,大家都聽樂了。將她送至營寨門口的時候,江清流親自抱她下馬,蘇杏兒還有些失望:「你們真的什麼都不要啊?」

    江清流替她整理衣衫,輕聲問:「你知道我們為什麼救你嗎?」

    蘇杏兒點頭:「因為我爹是位高權重的大將軍蘇漁樵。」

    江清流點點頭:「把位高權重四個字去掉,就對了。」

    蘇漁樵老將軍得知兵士來報,出寨相迎的時候,諸人已散。營寨門口站著他年僅十四歲的愛女。

    毫髮無傷。

    趕回京都的路上,行程明顯放慢了不少。雖然記掛著自在上師的事,但是追擊胡人耗時一個半月,送蘇杏兒去西北耗時一個月,再返回京都,他要跑早跑了,急也無用。

    薄野景行是坐的馬車,車當然是江家的。她也很注意將養自己的身子,平素極少動彈。

    齊大親自為她趕車,倒不是因為江清流重視,而是其他人都不願意。

    路過七宿鎮的時候,江清流突然道:「我有事要見見太奶奶,在此停車。」

    齊大將車停在大道旁,裡面就是沉碧山莊。薄野景行倚著車壁,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一陣笑鬧之聲。她掀開車簾,只見外面侍女抱著一個小胖娃娃,一直將江清流送出沉碧山莊。那娃娃咿咿喔喔地揮著小手,一會兒抓抓侍女的辮子,一會兒又去摸旁邊的石獅子。

    外面天寒,江清流向侍女揮揮手,侍女便抱著孩子回身進了山莊。

    江清流上得馬車,齊大揚鞭一揮,馬車便離了山莊。薄野景行放下車簾,也明白江清流停車之故。她唇角微挑:「都這麼大了。」

    江清流當然知道她所指何物:「小娃娃總是長得很快的。馬上要開始說話、走路了。」

    薄野景行重新靠在車壁上:「現在想來……當初沒吃這小子,還是挺好的。」

    江清流輕輕握住她的手,四目相對,卻是一陣沉默。江清流緩緩湊近她,輕輕吻上她的唇。薄野景行沒有拒絕,唇瓣相接,他的氣息乾淨而清冽。兩個人就這麼默默地親吻,卻沒有任何其他的動作。

    假如真心只是空中的樓閣,請讓我於幻想之中身臨仙闕,哪怕片刻。

    到達京都那天,正是二月末。

    櫻花乍謝,桃花含苞。

    不老城梅家的人還圍困著浮雲台,聖上幾度要插手,但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又一直沒有表態。江清流等人自然心裡清楚——朝廷內部,必然有不少人不滿自在妖道,這時候落井下石。外面謠言又已越傳越烈,聖上便有些舉棋不定了。

    跟薄野景行重回浮雲台,衛梟早已不知所蹤。裡面倒是有許多陰陽道為非作歹的物證。還有一直幫著陰陽道煉製丹藥的……梵素素。薄野景行踏進臨仙閣的時候,她身邊有三個年輕男子。她戴著帷帽,一直不肯冒出容顏。

    這時候薄野景行進來,她倒是十分平靜:「大師兄。」

    薄野景行卻似乎沒有前事,她還是三十幾年前,寒音谷追逐落花蝴蝶的梵素素。她向她張開雙臂:「素素過來。」

    梵素素顫抖著起身,上前兩步撲進她懷裡,驟然痛哭:「師兄……我一直在等你,等了很久很久,可是你一直沒有來,一直都沒有來!」薄野景行輕輕拍著她的背:「我知道。」

    梵素素泣不成聲:「那裡又黑又臟,我真的害怕極了……」

    薄野景行揉揉她的頭髮:「已經沒事了。」

    梵素素又哭了一陣,這才招手示意三個年輕男子走到薄野景行面前:「師兄,他們……」她的聲音漸漸小了下去,薄野景行打量著三個年輕的孩子。好半天,梵素素終於怯怯地開口:「大師兄……我不是有意要出賣你的。可我知道,你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

    薄野景行就懂了:「他們都是你的孩子?」

    梵素素一手扯住她的衣角,語聲接近哀求:「大師兄,這輩子我求過你無數次,你每次都是有求必應的。這一次,是我最後一次求求你,放過他們,大師兄。當年的事,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薄野景行站起身,長衣蕭蕭。梵素素的眼睛濕透了帷帽:「大師兄,我求求你。」

    薄野景行傾身將她扶起:「別哭。」

    梵素素緊緊握著她的手:「答應我!」

    薄野景行終於開口:「你們走吧。」

    三個年輕男孩子,兩個都是二十餘歲,一個只有十七八歲的模樣。這時候看著梵素素,有些不知所措。梵素素向他們點點頭,他們終於猶豫著出了臨仙閣。帶著梵素素走出浮雲閣,江清流站在一邊,薄野景行走近他:「找人把素素送回我的住處。」

    江清流便命齊大去辦,待人走遠,方又道:「我跟應雪他們打過招呼了,衛梟的三個孩子……」

    薄野景行側身經過,只留下輕描淡寫一個字:「殺。」

    江清流與梅應雪兩家的人從浮雲閣搜出的罪證,便是聖上看了也是龍顏大怒。

    鐵證如山,那位終生憧憬著得道成仙、不死不傷的聖上也終於下旨,著削奪自在妖道上師稱號,除國師之位,全國海捕。可時隔數月之久,衛梟早已逃躥得不知所蹤。

    何處去捕?!

    而薄野景行也並不失望,江清流算是有些了解她了:「你是不是知道衛梟的行蹤?」

    薄野景行不搭理他,自將陰陽道的地宮搜索了個遍。江清流知道她還是掛心著同門的消息,也派人幫著找。奪何整座地宮已經翻遍,也沒有找到寒音公子等人。

    三月末,江清流已經準備返回沉碧山莊了,走之前自然是有話要問薄野景行的:「如今諸事已畢,我太爺爺的仇也到了應該了結的時候了。」

    薄野景行倒是不著急:「我尚未找到要找的人,如何就已事畢?再等等。」

    到四月初的一晚,薄野景行正睡著,突然有人進來。薄野景行剛剛坐起,突然一截劍尖從紗帳外刺了進來。薄野景行看也沒看,二指截住劍身,使她再難寸進:「這麼晚了,不好好睡覺,又要幹什麼嘛?」

    紗帳外,梵素素的聲音憤怒中帶著仇恨:「你殺了他們!你答應過我的!」薄野景行也不太意外:「素素,即使我答應,寒音谷我們同門的亡靈會不會答應?」

    隔著紗帳,梵素素失聲痛哭:「可他們都是我的孩子!我撫育他們二十幾年!」

    薄野景行正要答話,突然梵素素背後另有一個人躍起,一劍刺出。這一劍如毒蛇一般又快又狠,薄野景行坐在榻上,可避的地方本來就少。這時候她有一個選擇——她握著梵素素的劍,只需要稍微一引,梵素素就能擋在她面前,她完完全全可以避過那一劍。

    但是那電光火石的一剎那,她一手按下梵素素的頭,奪她之劍相迎。終究是慢了一步,對方的劍在她脖子上劃下一道口子。好在她迅速以紗帳絞住對方劍身,減緩了速度,再提劍相迎,使對方不能再進。

    那傷口雖然沁出血珠,卻並未傷及要害。

    帳外人當然不會甘休,手中劍受阻,他擊出一掌,薄野景行與他掌風一對,兩個人都是一驚。顯然對方內力之深厚,雙方都有些大出意料。薄野景行冷哼:「衛梟,是你嗎?」

    隔著紗帳,衛梟的臉如同隔著面紗。他兩擊落空之後,右手屈指一彈,有什麼東西紫紅一片撲面而來。薄野景行一記撫花掌,掌風一掃將這片紫紅又迎面掃向他。衛梟後退兩步,薄野景行一手持劍,這時候另一隻手還摁著梵素素的頭,輕輕撫摸。

    二人就這樣對恃,半晌,衛梟終於開口:「你真是薄野景行?你真的長生不老了。」

    薄野景行冷哂:「是啊,以前我一直想不通原因,現在看來,似乎應該多謝你。」

    衛梟的目光充滿貪婪:「不必,待我服下你的心,我會感謝你。」

    薄野景行搖頭:「你以為你還有機會嗎?」

    衛梟一怔,卻見身後房門突然被踹開,許多人站在門外,當先一人自然是江清流。衛梟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你為報寒音谷之仇苦苦等候這麼多年,到頭來竟然不和我交手么?」

    薄野景行輕輕拍拍梵素素的背:「不交手啦,你如今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揚名利萬的事,交給孩子們去干吧。我們把所有的風光都佔盡了,讓江湖一代不如一代就不太好了。」

    衛梟還要說話,江清流上前一步,準備親自會會他。薄野景行揮手,輕聲道:「素素,把紗帳勾起來。」

    梵素素還在哭泣,這時候卻起身,真的把紗帳勾了起來。薄野景行坐起身,火紅的睡衣讓她的氣色顯得非常好:「宮家娃娃,你先來。」

    旁邊的宮自在一怔,但立刻摁劍上前:『衛梟,宮某便為被陰陽道殺害的人向你討教!「

    衛梟笑了一下,江、梅兩家的人已經將他團團圍住,他也不急躁,一轉身奪下一個人的劍:「憑你也配稱討教?」

    他一劍刺出,宮自在就感覺出了差距,那劍法似乎一直平淡無奇,但其角度與力道,均讓他躲避吃力。但毫無疑問,跟這樣的高手交手,確實受益良多。而衛梟也有顧忌——薄野景行的刀絲,傳聞中勾魂於無形。他確實不敢大意。

    宮自在於他手下走不過三十招,就敗象環生。薄野景行就在這時候輕身躍出,中途截下衛梟的劍,復又退出,轉而向梅應雪抬抬下巴:「梅家娃娃來。」

    梅應雪早就按捺不住,這時候提劍迎上。薄野景行又返回床榻之上,擁被而觀。梅應雪與宮自在可以說不相上下,但是宮自在長年於江湖行走,若論單打獨鬥的江湖經驗,還要強上一分。

    而梅應雪方才在旁邊看了一陣二人交手,對衛梟多少有一定了解,這才勉強將這一分不足彌補上。他在衛梟手下也撐了三十二招,眼看就要被一劍封喉,薄野景行刀絲就在這時候恰到好處地盪出,衛梟恨恨地收劍回救,卻將梅應雪放了生。

    薄野景行仍然是招式未老,抽身即退:「清流,你來。」

    她一聲鄭重的「清流」,江清流有一種別樣的感覺,似乎是絕對不能讓人失望。他提劍而上,衛梟初初與他交手,便說了一句:「你比他們兩個強些。」

    江清流並不答話,九分劍法之虛實變幻,在他手中施展開來,如同行雲流水。薄野景行不時提點:「虛可以實,實亦能虛,劍法若成,則劍招可棄。」

    對方哪一劍是虛,哪一劍是實。哪一劍是想將他逼到什麼角落,哪一劍是想要利用房中逼閃狹窄的地形,她事無巨細,一一分析。

    江清流跟衛梟戰到六十餘招,終於露出險象。薄野景行仍然以刀絲擊出,迫其回救。卻立刻止住攻擊,由江清流繼續與他交戰。衛梟咬牙切齒,卻又不得不防著她。江清流就這樣無數次遇險之後,慢慢地也能跟著衛梟的節奏。

    對他的虛實之劍竟然也有了預判。他與衛梟交戰的時間越來越長,有一次到一百二十招之時,竟然差點划傷衛梟握劍的右手!衛梟額上漸漸沁出了汗,薄野景行哈哈一笑:「衛梟,你這把老骨頭,要給孩子們墊腳啦。」

    衛梟上齒咬住下唇,突然欺身逼近,就待與江清流拼掌力!江清流也自知內力可能不如他,橫劍一封,人被擊出丈余。衛梟不再纏鬥,轉身就欲走。薄野景行可是不會講什麼君子風度的:「宮家娃娃、梅家娃娃,方才沒白看罷?」

    梅應雪與宮自在早已技癢難耐,這時候同時揮劍迎上!再加之身後江清流也搶攻而至,衛梟頓時三面受敵——另一面還守著一個虎視眈眈的薄野景行!

    薄野景行卻似乎已不再留意他,低頭看向伏在自己懷裡的梵素素:「你不是一直想去塞外嗎,找回其他同門之後,就去吧。」

    梵素素的臉隱在帷帽之後:「師兄……」

    薄野景行輕聲嘆氣:「師兄不會怪你,你也不要怪師兄。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他即種下因,便應得到果。」

    江清流三個人圍攻衛梟,竟然也漸漸佔了上風,衛梟這時候要抽身而退,就非常難了。眼見得勝算越來越小,衛梟突然雙目圓瞪,暴喝一聲,渾身骨節吱嘎作響。突然砰地一聲,他全身冒出一股黑煙,黑煙騰起之後,空中只餘一件衣袍,悠悠落地。

    那麼多人,竟然沒看見一個大活人是怎麼樣生生消失,只剩下一件衣袍的。江清流等人自然是看向榻上的薄野景行,薄野景行卻並不意外:「別看老夫,老夫又不是神,怎知他使了什麼邪法?」

    江清流立刻命人去追,還擔心衛梟會呆在原地,命一部分人留守。就在這時候,屋外傳來一聲笑聲,江清流一下子就聽出來人——苦蓮子。

    諸人追出去,就見苦蓮子站在院門口,地上一個人只露出一個頭,然面色烏黑。他向苦蓮子伸出手,整個眼珠都被仇恨染紅。面前是個完全不懂武功的人。他只需要一伸手,便可殺他千萬次。可他的手竟然只能觸到他的衣角。

    苦蓮子對毒性再清楚不過,立刻笑呵呵地道:「我家谷主早料到你要跑,院中土壤已布下劇毒。一旦沒身其中,必然吸入肺腑。衛梟,這一次你恐怕是真要成仙了。」

    從左右兩個方向又閃出兩條人影,正是水鬼蕉跟穿花蝶。

    「谷主果然神機妙算,我跟著葉和混到這妖道身邊,將谷主身懷五曜神珠所以能長生不老的事透露給他,他立刻就按捺不住,自投羅網了!」穿花蝶興緻勃勃地跑到卧室,本欲討賞,左右看了一遍,發現少了一個人:「谷主,家師何在?」

    薄野景行抬手,示意他過來。他走過去,薄野景行輕輕摸了摸他的頭。

    穿花蝶突然沒有再說話,其實刀尖上過活的人,早已習慣這江湖的生死無常。甚至未必會留下什麼遺言、遺物,供生者念想。都知道應該看開,只是當輪到自己身邊至親的時候,又有幾人能超然物外?

    苦蓮子將衛梟從土裡提將出來,那毒性太過劇烈,他也需帶著鹿皮手套才敢去碰衛梟。衛梟已然說不出話,江清流看向薄野景行:「如何處置?」

    薄野景行走近他,拿出兩粒長生丸,命苦蓮子強喂他。苦蓮子掰開他的嘴,把長生丸塞進去,又餵了一壺酒。酒力使藥力發揮得極快,衛梟本就身中劇毒,這時候早已是不能自控。薄野景行以布相隔,輸送了一道內力過去,使藥效完全催化:「當年寒音谷眾人里,還有誰活著?」

    「寒音谷……」衛梟的眼神漸漸渙散,失去焦距,「寒音公子、葉汀蘭、邱故新……」他緩緩念叼著這些名字,苦蓮子眼神都發著光,邱故新正是他的師父,當年寒音谷的藥師。

    不等衛梟說完,他立刻問:「他們如今在哪?!」

    衛梟機械地重複著他的問題,然後才道:「他們……被關押在……五大門派。薄野景行由沉碧山莊關押,寒音公子由七宿劍派……葉汀蘭、邱故新在少林……」

    這些人的名字被報出來,大家都是目瞪口呆。這是……怎麼回事?!

    衛梟又緩緩道:「為了解開五曜心經的秘密,五大門派每人研習一種心法。」

    於是大家都懂了。

    為什麼七宿劍派要殺死驚風塢的人,這自然是驚風塢受託調查陰陽道,並且一定是查出了什麼□□。很可能這□□還跟七宿劍派有關。百里辭楚這才親自出馬,屠殺其滿門。而後卻不能提及隻字,只能自盡以保守這個秘密。

    江隱天為什麼一定要江清流與薄野景行劃清界限,並非源於個人的恨。只是他一早就知道薄野景行的師門血仇與江家脫不開關係,是以不惜一死也要迫江清流與此人刀劍相向。

    一旦五大門派跟陰陽道有勾結的事傳出去,大家都將名譽掃地。薄野景行抬頭看向江清流,江清流也有些警覺:「你不會要找這五大門派復仇罷?」

    薄野景行揮揮手:「將這五大門派的主事召至一起,老夫有事相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