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五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五十六章字體大小: A+
     

    幾個房間都搜索完畢,這裡似乎是關押活人用以試藥的地方。江凌原跟著他們,陸陸續續也提供了一些信息:「這裡每日子時與午時,會有個姑娘前來喂我們服食丹藥。據稱丹藥名字叫子午丹,這些年來一直在根據人體的適應程度而調整藥量。無數人為此而死亡,僅我與零星幾個人活了下來。」

    他正說著話,薄野景行突然問:「這個姑娘是什麼人?」

    江凌原警惕地聽著四周動靜:「是個長相俊美的姑娘,老是穿紅衣,丹鳳眼,桃子臉,十分可愛。只可惜為人十分狠辣,這些年死在她手上的人不計其數。後來我失明啦,就看不清她的樣子了。如果時間真的過去了二十四年,她應該也老了吧。」

    江清流隱約能猜到這個所謂的姑娘是誰,他看了一眼薄野景行,心裡竟然莫名有些窩火。薄野景行突然問:「你說每日子午她都會過來?」

    江凌原點頭:「但是不止她一個人,身後起碼跟著六個守衛。」

    薄野景行暗自計算了一番:「現在還不到子時。」

    江清流心裡有些不痛快,他也說不上來為什麼:「你要在這裡等她?」

    薄野景行眼中有一種他不曾見過的光華閃動:「當然。」

    江清流把江凌原送回囚室里,自己跟齊大、薄野景行二人埋伏於囚室之外。這裡石屋眾多,可供藏身之處也多。

    時間過得極慢,薄野景行跟江清流躲藏在一處,這時候又伸手進江清流懷裡,掏了一陣,摸出一瓶胭脂露,喝了下去。

    江清流不知為何就是無名火起:「你沒聽見嗎,你小師妹早就嫁人了。而且還是嫁給了那個什麼陰陽道道主,現在恐怕是兒女成群了。」

    薄野景行哈哈一笑,顯然心情不錯,也不跟他一般計較。

    時間漸漸接近子時,就連江清流也沒有了說話的心思。外面有腳步聲走近,齊大都趕緊貓著腰藏好。

    當先一人果然是個女子,一身紅衣,頭髮卻全白了。她身材十分清瘦,行走之間如同弱風扶柳。即使風華漸衰,卻仍可看出其年輕時定然容色傾城。

    江清流不知為何就鬆了一口氣——總算這個未過門的妻子是老了。

    薄野景行整個人都僵住了,直到江清流跟齊大撲出去,當先制住兩個守衛,她才反應過來,手中刀絲瞬間盪出,又是三個人頭落地。江清流奪刀殺了剩下的一個,三個人都是舉世罕匹的高手,對付這些人也不過眨眼間的事兒。

    那女子先是一驚,手中毒砂正待出手,卻突然間看見那一抹盪出的紅光。她整個人如同被點了穴,隨後突然轉頭,就見到身後筆直站立的人。

    薄野景行著一身守衛的皮甲,身材頎長高挑,此時正唇角微挑,似笑非笑地看她。

    「素素。」她的聲音如掃卻寒意的春風,梵素素卻突然轉過身,背對著她:「大師兄。」

    那聲音帶著哭腔,她強忍著沒有哭出聲來。薄野景行從身後抱住她的腰,將下巴擱在她的肩頭,輕輕拍著她的背:「我來了。」

    江清流只得坐到江凌原身邊。江凌原問及家中親人的近況,他卻答得有些心不在焉。

    梵素素哭聲漸小:「大師兄,你怎麼才來,素素都老了!」

    薄野景行輕輕揉著她的頭:「素素天生麗質,再老些也是美的。」

    江清流只覺得雞皮疙瘩都要掉下來,冷冷地哼了一聲:「出去再肉麻行不行?」

    薄野景行柔聲道:「那一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師父和師弟他們是否還活著?」

    梵素素雙手捂著臉,始終不肯回頭:「是陰陽道聯合大內高手將寒音谷滅門。隨後陰陽道將師父、師兄帶走了,卻把我關到這裡。陰陽道道主叫衛梟,他逼著我嫁給他,然後幫他煉丹。」

    薄野景行握住她削弱的肩頭,想讓她轉過身來,她抽泣著搖頭:「素素真的老了,已經好醜好醜了,師兄別看。」

    薄野景行點頭,突然問了一句:「素素被關在水牢里多久?」

    梵素素語帶哽咽:「一年半。我出來的時候,師父和其他師兄都不見了。」

    薄野景行摸摸她的頭:「別哭了。」

    梵素素一直沒有轉身:「大師兄,你們……怎麼進來的?」

    薄野景行輕描淡寫:「穿著守衛的服飾,混進來而已。衛梟在何處?」

    梵素素雙肩一直抖動,她太清瘦,曾經圓潤的雙肩顯得非常單薄:「在……浮雲台。」

    薄野景行柔聲道:「帶我過去,師父和其他人的下落,師兄會親自問他。」

    梵素素略微猶豫,最終點頭:「大師兄……你們跟我來。」

    江清流跟齊大帶著江凌原,跟隨在後,薄野景行也一直走在梵素素身後。梵素素走得很慢,身後薄野景行的腳步聲沉穩如昔。穿過一路壁畫詭異的殿堂,她輕拭眼角的淚水:「浮雲台守衛眾多,大師兄你們在此設伏,我……我引他下來。」

    薄野景行遂停住腳步:「好。」

    這裡是一方茶室,牆上畫著老君煉丹的升仙圖,梵素素踏出房門,腳步聲漸漸遠去。江清流跟齊大查看地形之後,安排設伏方位:「這個衛梟必然也是個絕世高手,要伏擊他,不如用伏地斬。」

    伏地斬也是江家的絕學之一,傳聞乃西域一奇人所創,後來由江家習得,代代相傳。這時候齊大也點頭:「他為陰陽道道主,身邊興許不止一人,我與凌原老爺、景……薄野前輩可以埋伏於左右,對付侍從。」

    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稱呼這老賊,只得勉強稱呼了一聲前輩。

    兩個人正布置著伏擊方位,薄野景行卻突然道:「衛梟不會來,換上她守衛的服飾,走吧。」

    江清流與齊大俱是面面相覷,好半天江清流才問:「你是說梵素素會向衛梟通風報信?」

    薄野景行面色平靜,無悲無喜。反倒是齊大有些憤怒:「你一心過來搭救的女人,你竟然完全不信任她?」

    薄野景行微微一笑:「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她的性格,我焉能不知啊。」

    說罷,她舉步踏出房門,故伎重施,剝下梵素素身邊守衛的衣服,三人盡皆換上,領著江清流等人繼續向北而行。果然不過片刻的光景,就見無數守衛蜂湧向方才他們藏身的石屋。

    薄野景行精神一振:「如今陰陽道集兵於此,我們正好上浮雲台。」

    江清流突然為她感到悲哀:「你一心搭救的人已經棄你而去,就算你殺死衛梟,又能如何?」

    薄野景行轉過頭望定他,眸色深遂:「她只是個孩子,出生在寒音谷最鼎盛之時。不論發生何事,只要報出師父與師兄的名號,黑道處處禮遇、白道退避三舍。她飛揚跋扈十八年,一朝滿門被滅,被囚於穢室一載有餘。可能你無法理解,但是她並非有心叛我,只是她的愛、她的堅持只有這麼多,所有能給的能等的,已盡付於我。你不能要求一隻僅容半斤的酒樽去盛三斗。」

    江清流突然不知道怎麼回答,只是一些曾經不能原諒的人和事,驟然釋懷。

    薄野景行抓了個衣著不同的守衛,逼問浮雲台的下落。這守衛先時還硬氣,但薄野景行在他身上演示了一遍分筋錯骨手之後,他就招了:「浮、浮雲台……走癸亥道,平日弟子往來都有吊纜,若是步行,要上石階千餘。」

    薄野景行又細問了浮雲台武士的服飾,待問得信息后,鎖住他咽喉的手猛一用力,手中人頓時氣絕。四個人一路前行,前方果然有岔道六十條,江清流找到癸亥道,也是猶豫不決:「應該相信他的話嗎?」

    薄野景行根本不看那些錯落紛雜的道路:「真與假都不要緊,會有人替我們帶路。」

    不多時,一隊人馬從後面行來,想是追捕薄野景行等人不得,這才返回。大隊足有八百餘人,薄野景行看清了領隊侍衛的服飾,讓江清流與齊大一個轉身,假裝是從道口出來……

    領頭的都統見到老巢方向正陸續過來的人,當然喝止:「姦細已經逃離,恐有奸計,立刻回援浮雲台!」

    三個人應了一聲是,分別混入隊伍,綴在末尾。江凌原則因為雙目不便,只能留在一方暗室之中暫且躲避,順便接應後面可能會殺進來的梅應雪等人。

    因為先前上頭說是四個人,如今他們身穿侍衛的皮甲,又是分別歸隊,根本就沒有人留意。

    衛隊們紛紛抱怨這次的無功而返,江清流與齊大也跟著附和,隨著隊伍一齊進了乙丑道——那個侍衛果然說謊。

    跟隨諸人直接前行,穿過錯綜複雜的地宮,裡面所有的機關都有活人控制,見到軍隊撤回,控制機關的人關閉了各種陷井。江清流不著痕迹地看了一眼薄野景行,人為地控制機關,比一般古墓那種盲目觸動的機關難以應對很多。

    軍士們跟控制機關的人打著招呼,他們坐在一個單獨的石屋裡,身邊各種搖桿、腳下是各種踏板。每條道這樣的人有三名,暗處是不是還有就不得而知了。

    薄野景行喝了一瓶胭脂露,有人聞到她身上的酒香,湊了過來:「兄弟喝什麼酒,好香!」

    薄野景行嘿嘿地笑:「回去請你一頓,管飽!」旁邊有個人聽見了,頓時不滿:「怎麼有酒就你倆喝?!聽者有份啊!」薄野景行一拍他肩膀:「哪能呢,一起一起。」

    對方顯然是個好酒的,大喜:「兄弟哪個營的?在哪位都統下面當差呢?」

    江清流一怔,卻見薄野景行毫不猶豫、張口就來:「本是跟著服侍夫人的,方才大家都出動了,夫人吩咐我過來報信。」

    「喲,」這人一聽,頓時就肅然起敬,「是夫人近前的大人,失敬失敬。」

    薄野景行謙遜地答:「都是自家兄弟,不必客氣。」

    幾句問答,三個人顯然已經是交情不淺的架式。江清流簡直是啼笑皆非,就見薄野景行跟此二人一路勾肩搭背。前方漸漸開闊,似乎已出了地宮。

    一座高塔聳立入雲宵,長長的玉色階梯彷彿沒入天際。空中垂下吊纜,一個吊纜足可裝載士兵三十人。吊纜一共二十個,一次就可運送士兵六百人。

    就連江清流也是感嘆此設計之奇巧——若是下方缺人時,只需以吊纜將士兵放下,不過一刻鐘的功夫,即有神兵天降。然而若是有人來攻,這長長的石階,以下向上的仰攻,怎麼可能取勝?!

    只是京都之郊,修建如此宏偉的浮雲台……不會太興師動眾么?

    江清流已經到了薄野景行身邊,薄野景行還在與那兩位半路認來的「兄弟」聊得熱火朝天。他只得插話:「夫人恐已久等,不可再耽誤。」

    薄野景行這才戀戀不捨地與那位「兄弟」告別。三個人慢慢聚到一起,江清流先低聲說話:「我知道衛梟是誰了。」薄野景行看向他,他很確定:「當今國師,御號自在上師,他任國師之後,不僅為聖上煉製仙丹,鼓吹聖上追尋長生不老之道,更慫恿聖上建立長生殿,稱自己有始皇長生不死葯配方,可以使人永生。」

    薄野景行望向綿延無盡的石階,心下也明白過來:「你是說,這浮雲台其實是長生殿?」

    江清流自然肯定:「如非是他,誰能在京都之郊築此高台?」

    薄野景行點頭,就這麼說話的一會兒功夫,士兵們已經開始進入吊纜了。江清流也待進去,薄野景行攔住了他:「這些吊纜既然數目分明,上下多少人他們豈會不知?我們若一起,立刻就會被人發現數目有差。到時候若是吊纜停在空中,上不來下不去,再由吊纜中的人互相一指認……我等立刻就要遭殃。」

    江清流一怔,齊大也不明白:「我們不坐吊纜上去?」

    薄野景行又去找了剛才搭話那兩位:「實不相瞞,夫人的親衛隊方才被闖入者襲擊,幾位兄弟都犧牲了。夫人肯定是要從諸位兄弟中提拔的。小弟與兩位哥哥十分投緣,不若兩位哥哥隨小弟一併上去。日後夫人面前,小弟必為兩位哥哥美言,我們一同侍候夫人,日後當差之時,也有人陪伴消遣則個。」

    二人一聽,頓時大喜,夫人的親衛隊,那跟他們這些伍長、什長又是不一樣的。就如同御林軍似的,平常都是在浮雲閣走動當差。如此美事,他們又哪有不答應的道理?!

    薄野景行看了江清流一眼,隨即大步走到負責升降吊纜的兵士面前,手往懷裡一掏,頓時取出個黃金腰牌:「夫人有令,我等需立刻上去彙報情況。」

    江清流簡直是無語——那腰牌是梵素素的,薄野景行方才與她的擁抱,順手牽羊摸了她的腰牌過來。如今她還拿著雞毛當令箭:「速速送我等上去,遲了恐大家都吃罪不起!」

    隨後江清流、齊大,連同薄野景行半路認識的兩位「兄弟」一併站了出來。負責升降吊纜的士兵一看人數——說混入的姦細是四個人,其中一個眼盲的。現在這裡是五個,個個身強體健、耳聰目明,那定然不會是姦細了。

    他立刻就專門派了一個吊纜,還恭敬地朝薄野景行行了個禮:「大人請。」

    吊纜上升得極快,耳畔風聲呼嘯,兩個以為撿到美差的士兵還在極力討好巴結三人,江清流與齊大倒也有一聲沒一聲地應答著。三個人都是見過風浪的,瞎話扯起來也是有板有眼,哄得二人美得就要冒泡。

    過了約摸一刻半鐘,吊纜終於停止上升,在精鐵橫樑上一路滑向左邊,最後被機括卡住。有士兵過來打開弔纜的鐵門,五個人魚貫而出。浮雲台這麼多人,守衛當然不可能每個都認得,但是經常來來往往,大多數還是眼熟的

    如今薄野景行三人雖然面生,但身邊兩個人可是貨真價實的自己人。是以也不疑心,放五人入內。

    一出接引台,薄野景行幾個人就露餡了——都對浮雲台不熟。

    浮雲台聳立雲端,真真的手可摘星辰。身畔迷霧縹緲,如臨仙闕。薄野景行和江清流互看了一眼,這建築之巍峨,真是遠超人想象。而更難以想象的是,南北戰勢不斷,蠻夷之邦屢屢侵擾。蘇漁樵老將軍年過花甲尚抵禦外敵、浴血奮戰。朝廷在軍糧告急、捉襟見肘之際,竟然建造了這座巧奪天宮的浮雲台。

    薄野景行與江清流四下一望,只見足下白石如玉,霧氣絲絲裊裊升起,在紫薇與北斗二星遙遙相對之處,門樓高聳。門樓之前站著兩名身穿金色鎧甲的守衛,執銑擁旄,身姿挺拔。

    薄野景行與江清流走到兩名金甲守衛面前,立刻被喝止:「什麼人?!」

    薄野景行知道瞞不住——這裡的守衛,豈能不認識梵素素的親隨?她也沒猶豫,立刻與江清流、齊大等暴起,先殺了兩名跟他們一起上來的士兵。兩名金甲守衛大喝一聲,沖將上來。然則薄野景行、江清流跟齊大這樣的組合,他們兩個斷難抵擋。

    片刻之間,已作了劍下亡魂。為防其他人發現,薄野景行將人倚在門樓旁,若不細察,旁人定會以為只是偷懶熟睡罷了。

    江清流跟齊大卻沒有絲毫得色:「我們……就這麼殺到衛梟面前?!到時候衛梟從裡面殺出,其他士兵從下而至,我們腹背受敵,恐怕難以久戰。」

    薄野景行點頭:「是啊,所以先不讓士兵上來罷。」

    大家還沒回過神來,她已經來到了控制吊纜的士兵所處小屋。小屋離下面二十個吊纜已經全部裝滿士兵,這時候正懸在半空。小屋外面當然有人把守,不過一隊十五個士兵,薄野景行笑眯眯地走過去,大家全不起疑。領隊的士兵還在問:「何事?!」

    薄野景行一聲不吭,刀絲盪出,紅光一舔,已有四個人立斃當場!江清流跟齊大也猶豫不得,浮雲台外立刻就一片血光。

    操作吊纜的士兵一共四十個人,人是多不錯,但是這時候只顧著接應吊纜,雙手不得空。這時候乍逢變故,頓時慌了。薄野景行跟江清流等人毫無阻礙地進去。

    這間操作室足有二十丈,每一個吊纜的鐵鏈和繩索都通過這裡的滑輪,機絞鎖鏈,倒真是奇巧無比。操作的士兵需要時刻添油潤滑,保證滑輪的運轉。還要密切注意每個纜車的繩索與鐵鏈的磨損情況。如若有異,需立即更換。吊纜升至浮雲閣的接引台之時,還需要觸發機括將其牢牢卡死,以便士兵們上下。

    薄野景行一衝進去,立刻就待斬斷鐵索——一旦鐵索斷裂,二十輛吊纜上的六百名士兵毫無疑問全部摔死。江清流猛然拉住她:「薄野景行,如果你還希望我與你同心協力對付衛梟,你就聽我一句!」

    薄野景行果然停下,江清流這才繼續說:「我們把滑輪卡住,令他們上下不能,困於吊纜之上。應雪與輕衣等人已經通知附近的武林同道,要不了多久他們就會趕來。等我們攻陷陰陽道,這六百多人也興不起什麼風浪來。他們也有父母妻兒,你怎可肆意濫殺?!」

    薄野景行顯然不贊同:「即使我們卡住滑輪,也無可留守之人。一旦有人闖入,只需片刻就能將他們放上來。」

    江清流神色堅決:「你若不同意,我寧願放走衛梟。」

    薄野景行又是哈哈一笑:「那你去吧,將每個滑輪都卡死。」

    江清流這才上前,與齊大一起,找了鐵鎖,將運轉如飛的滑輪死死卡住。吊纜突然停住,頓時下面便知不妙。可惜天地雲泥的距離,聽不見下面的騷亂。

    薄野景行三人也知道此刻開始,整個陰陽道都會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時間片刻不能耽誤,三個人盡最快努力,將滑輪全部卡住。空中傳來尖叫吵嚷,是被困在吊纜里的人。

    薄野景行跟江清流哪裡肯理會,三人立刻向那座雕龍繪鳳的門樓跑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