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五十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五十五章字體大小: A+
     

    江清流伸出手,見那人呼吸已經停止,也不再跟薄野景行置氣。水牢里其餘人發現了他們的脫困,卻無一人呼救。

    江清流本來有心想要搭救,但這時候見到這些人的眼神,他才覺得可怕。他們的眼中已經瀰漫了一種沉鬱的死氣,根本沒有什麼救生的*。就像是被繩子栓得太久的羔羊,已經不會再掙脫束縛。

    薄野景行在打量前面的守衛,這時候水牢的看守顯然不太盡職,幾個人正在一起玩骰子。見到她小心打探的背影,江清流突然覺得這個人是真的可怕——她被囚禁了三十餘年,在江家地牢跟在這裡有什麼區別?!

    薄野景行觀察了地形,轉頭看過來,見江清流望著自己怔怔地走神。她當然不客氣:「想什麼呢,這麼專心?」

    江清流倒是實話實說了:「看見他們,突然想到被囚禁了幾十年的你。幾十年不能泯滅其志,應該是真的堅韌執著罷。」

    薄野景行很認真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實老夫遠沒有那麼堅韌執著,」江清流正要再開口,她又接著道,「之所以顯得這麼堅韌執著,不過是世人的襯托罷了。」

    江清流就閉嘴了。

    薄野景行先出去,示意他跟齊大跟上。齊大很有些臉紅,這些事,本來是應該他這樣的角色乾的。薄野景行身材還算高大,但是極為纖弱。這時候行走也如有肉墊的貓一樣,悄無聲息。

    幾個守衛正聚在一堆呢,江清流正準備分配任務,就見薄野景行飛身躍起,手中一抹紅光盪出。紅光盪成一個圓形,聚在一起的五個守衛,瞬間就沒了頭。

    江清流心下微驚,這老賊之狠辣,他也不是沒有見識過的。然則今日這般卻也極為少見,看來接近真相,她也有些按捺不住了吧。

    三個人出了水牢,很快一路向北。

    前面是一條窄長的甬道,不時有成隊的守衛巡邏。這裡如此狹窄,交手不易。這些人手裡的兵器都是短兵器,很明顯是為了適應這裡的環境。江清流跟齊大剛剛過來,還沒來得及分析形式,薄野景行已經示意他們一人一邊躲好。

    兩個人在轉角的左右兩側分別藏身,薄野景行先喝了一瓶胭脂露,這才撿起一根鎖鏈,猛地以鏈作鞭,一下子抽打在石牆之上。隨後她如同一隻輕巧的狸貓,一個翻身緊緊巴在甬道頂。

    逼仄的空間里,聲響總是特別明顯。很快地,那邊已有人喝道:「什麼人?!」

    一隊人開始走近,江清流跟齊大那也是經驗豐富的,立刻聽出這一隊大約六個人。兩個人身上武器自然是早已被搜走,反倒是薄野景行的刀絲如同一件飾物一般,並未引起這群人的注意。

    這時候江清流跟齊大互相看了一眼,待六個人走近,突然躍出,江清流猛然抓住一個人的手腕,右手奪短刃之時,左手已經以他為盾,擋住了另一個人刺來的鋒刃。

    齊大跟他素來最有默契,這時候亦已奪刀在手,剩下的幾個人乍逢變故,一聲大喝,已經餓狼一樣撲上來。

    而就在這時候,薄野景行突然由上撲下,襲其後背。

    六個人連他們人數都沒看清,頓時一命嗚呼。

    薄野景行手下留情,擰斷了三個人的脖子,這時候才招呼江清流和齊大:「把衣服換了。」

    江清流跟齊大自然也正有此意,這一身濕透也就罷了,那股污水的臭味實在是受不了。薄野景行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剝了一個守衛的衣服,立刻就解自己的衣帶。

    齊大看著地上被剝得精光的守衛,又目瞪口呆地看著已經解下外衣,正在脫中衣的薄野景行。直到江清流瞪了他一眼,他才急忙轉過身去,不敢再多看一眼。

    薄野景行把衣服換好,她還催促二人:「快點快點,磨唧什麼。還想不想光復你們家族了。」

    江清流也只得換衣服,脫至腰間時,他腰帶里竟也露出十幾個羊脂小玉瓶。薄野景行倒是十分好奇:「這是何物?」

    江清流冷哼一聲,沒說話,薄野景行拿過一瓶聞了聞:「嘿,小娃娃很周到,還知道為老夫捎點胭脂露。」

    她拿上一瓶喝了,大步往前走。

    江清流跟齊大隻得快步跟上,甬道長快走到了盡頭,外面又是繁複的地宮。其分岔之多,簡直像個迷宮。

    江清流在查看哪邊更光滑平整——不論迷宮再多,陰陽道的人總會經常來往其間的。只要找出這些人行走的足跡,自然不會錯。

    而薄野景行卻在想別的:「京都乃天子腳下,誰人能建如此繁複的地宮?」

    江清流一怔,隨即與她對望一眼,兩個人都從彼此眼中看到震驚。

    當年寒音谷被滅滿門,正道無一承認。而後陰陽道隨之崛起。如果說陰陽道沒有屠殺寒音谷滿門的實力,那麼加上另一個勢力就有了。

    這個勢力非黑非白,無正無邪,而且其內部結構之龐大,完全無據可查。

    那正是……朝廷。

    而現在,整個京都地下,除了朝廷,誰能不動聲色修建如此繁複的地宮?!

    「可是朝廷有什麼理由滅寒音谷滿門?」江清流替薄野景行悲哀,如果這背後的勢力是朝廷,那麼她想要報仇,就只是一場笑話了。那麼三十幾年的堅持,又算什麼?

    他望向薄野景行,有心想要安慰,卻只見她的目光,仍然從容:「這邊行走的痕迹倒是明顯一些。」

    江清流在猶豫——如果這個組織的背後支持勢力是朝廷,他豈非會官門結怨?

    江湖與朝堂向來互不相犯,平時朝廷對江家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次動了陰陽道,會不會讓江家直接對上朝廷?

    思想間,動作自然就慢了。他跟薄野景行畢竟不同,薄野景行孤家寡人一個,身負血海深仇而來。可他只是為了立威於武林。

    本是為了家族,豈能害了家族?

    他作此想,還一個字沒說,薄野景行已經開口了:「你若要走,老夫不會阻攔。但是動動你武林盟主的那個腦子好好想一想,如今這件事你不知道也是知道了。如果陰陽道被毀了,朝廷定然會置身事外,撇得乾乾淨淨。而如果陰陽道還在,你卻知道了真相,朝廷只會殺人滅口,保住自己天家的顏面。」

    江清流心中暗暗驚詫於此人的察言觀色之能,薄野景行卻又是一笑,十分謙虛:「不用誇獎老夫,老夫本不是個英明神武之人,之所以英明神武,都是各位襯托。」

    ……

    三人沿著往來痕迹明顯的甬道一路前行,江清流終於問出了一句話:「那個梵素素,是你未婚妻吧?」

    說這話的時候他自己都覺得無比彆扭,這個人明明給自己生了個孩子了,可……

    薄野景行卻只是嗯了一聲,江清流有些不解,方才水牢里瀕死之人的話,他也聽了個七七八八:「她如果真的嫁給了陰陽道主,你怎麼辦?」

    薄野景行似乎覺得這是個很可笑的問題:「怎麼辦?老夫是不是還得送份賀禮啊?」

    江清流終於還是問出了自己一直疑惑的問題:「薄野景行,你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

    薄野景行回眸一笑,眸中嫵媚欲滴:「你說呢?」

    她與江清流本就離得近,這一回頭,紅唇幾乎觸及他耳朵的輪廓,江清流面色微紅。

    前面傳來人聲,薄野景行的眼神立刻變得鷹一般敏銳。江清流跟齊大也立刻貼著牆壁站好。外面果然有人走近,是另一隊巡邏士兵。

    這一次,江清流跟齊大不用薄野景行吩咐已經左右分開隱蔽。薄野景行卻搖搖頭,將刀絲絞在牆壁兩邊的燈架上。

    那鮮艷欲滴的神兵利器因為太細,地道昏暗的光線根本無法看清。隨後薄野景行故意往後一跑,那隊巡邏的士兵立刻發現了,呼喝一聲,追了上來。

    他們跑動的速度飛快,以至於頭沒跟上。前排的四個人脖子上都被划斷了半根,當即斃命。剩餘的二人被江清流跟齊大一人一個,輕鬆解決。江清流突然明白過來——薄野景行是早就計劃好的。

    她跟丁衝進到這裡,本就是打算孤身一人試探情況。

    之前他認為憑她現在的體力,根本就不可能在陰陽道逃得性命。可是現在看來,這想法明顯是錯誤的。沒有了體力的薄野景行,還有一個絕世高手的經驗與智慧。

    這江湖已經不再是三十年前的江湖,可三十年前的江湖客,還有著不下於當年的餘勇。

    薄野景行自然沒跑多遠,這時候已經返轉,隨手解下刀絲。江清流第一次如此認真地打量這件兵器。那鋒利的紅絲在薄野景行腕間如同情人的髮絲,寸寸溫柔。

    薄野景行看著前面,走過甬道,面前出現了幾扇石門。石門上有陰陽八卦,以古篆標明了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八個方位。

    「是個機關盤。」江清流出身名家,對這些東西自然有所涉列,「要找到絞鏈,通過絞鏈上的刻度可以推斷如何開啟石門。」

    薄野景行卻似乎並不關心這個:「有何必要開啟石門?」

    江清流跟她關心的畢竟不一樣:「我需要這個組織更多的罪證。」

    薄野景行瞭然,當下屈指輕敲石壁,不一會兒,兩個人都發現了一處空心之處。江清流拿出腰刀,薄野景行卻是十指輕輕發力。表面看極其輕微的動作,而牆上石壁卻出現了一道裂紋。

    江清流跟齊大大氣也不敢出,就見她全神貫注,一下又一下,將牆壁輕輕敲出一個洞來。江清流心中的震驚無以言表,他見過薄野景行隔空封住宮自在穴道的手段,知道這老賊對力道的把握極其了得。

    然而今日一見,方知當日淺薄。

    薄野景行只是估摸著牆壁的厚度,便能掌握力道,這種能力,已經遠遠超出他所認為的了得二字。

    透過小孔,江清流查看了絞鏈的刻度,隨後按順序摁下八卦上面的方位。絞鏈一陣吱嘎作響,石門應聲開啟。

    而裡面的景象卻叫人大吃一驚——只見裡面石床四張,分別陳列於四壁。這時候三張石床空置,有一張石床上捆綁著一個人。薄野景行當先走過去,只見這個人嘴巴大張著,眼睛也鼓了出來,胸口一個大洞,顯然是被人生生地挖心而死。

    而他的血順著石床的放血槽流下去,在石床上留下暗紅的痕迹。

    江清流走近看了看,也是奇怪:「這個人……是姜元,怎麼會死在這裡?」

    薄野景行倒是略有了些興趣:「你認識?」

    江清流點頭:「此人外號雲中袖,雙袖如鐵似劍,一度名震江湖。只是這兩年已經鮮有消息,萬想不到……」

    薄野景行點點頭:「看樣子已死去一日了。」

    江清流伸出手,合上那雙鼓出的眼睛,也是唏噓:「兩年前他曾向江家投過名帖,想不到再見面已是陰陽相隔。」

    薄野景行卻沒空感慨,徑直去到另一個石門前,仍然敲開絞鏈。江清流將門打開,就見裡面被分成四個小囚室,每個小囚室里都關著一個人——是活人。

    他有些驚詫了:「你們是什麼人?」

    這四個人沒有回答他,有一個人聽見響動,從床上坐起來。另外兩個人似乎什麼都沒聽見,仍然躺在床上喘息。還有一個人雖然坐起來,目光卻似乎並無焦距。

    薄野景行細細打量,這四個人似乎有的已經失明,而有的沒有了聽覺。

    薄野景行湊近細看:「是藥物所致。」

    江清流跟齊大打開一扇鐵門進去,裡面的人目光獃滯。江清流仔細查看:「不止失去聽覺,似乎智力也受到影響。」

    而這時候,另一個房間傳來聲音:「你們是誰?」

    薄野景行看過去,就見那個房間里一個雙目失明的人正望向他們的方向。江清流還沒答話,薄野景行先開口:「陰陽道已經被我們攻陷了。」

    這話答得很技巧,不說自己正邪,只看這些人的處境,就知定是被陰陽道囚禁於此。仇恨陰陽道是肯定的,但其前身不知黑白,報出自己跟江清流的名號都不太好。萬一有仇,那恐怕此人不肯說真話。

    果然這人一聽,立刻摸索著下床:「現在是哪一年?」

    江清流報了年號,那個人長嘆一聲:「二十四年啦,想不到我還有活著出去的那一天。」

    薄野景行跟江清流對望一眼,此人看上去不過三十如許,如此說來,竟是六七歲就被關押在陰陽道了?

    江清流問了一句:「你是何人?」

    這個人理了理衣襟,竟也十分注意儀錶:「我是江凌原,乃江家凌字輩,江凌河是我表兄。」

    江清流一怔,江凌原失蹤時已經二十多歲,如此說來,此人已是四十四歲了?!

    倒是薄野景行哈哈大笑:「娃娃,又給你找回一表叔,哈哈哈哈。」

    江清流不理她,上前仔細辨認,語氣卻是將信將疑:「江凌原即使還活著,也是四十如許的人了,怎可能這樣年輕?」

    那人一聽薄野景行的話,已是激動起來,這時候連忙回答:「你是江家的人?我如今看不見自己的樣貌,但我確是江凌原無疑!」

    薄野景行看看他,轉回視線正對上江清流的目光——江凌原如此年輕,薄野景行也如此年輕。

    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關聯?!

    江清流打開門,將江凌原放出來,只見他皮膚格外蒼白,身體也十分瘦弱,但五官確實是十分年輕不錯。薄野景行湊近看他的雙眼,目光微凝:「是中毒。」

    江清流嘆氣:「表叔,小侄乃江凌河之子,江清流。」

    江凌原頓時緊緊握住他的手:「清流……清流,我離家時你才四歲,想不到如今亦已長大成人了。族長可還安好?」

    他所說的族長,自然是江隱天了。江清流一滯,還是如實回答:「太爺爺……已然辭世了。」

    江凌原閉上眼睛,好半天才深吸一口氣:「那江家?如今族長是誰?」

    江清流拍拍他的手:「江家一切尚好。太爺爺過逝后留下遺命,由小侄接任族長一位。」

    江凌原眼眶濕潤:「好好好,你年紀輕輕便能孤身闖虎穴……」

    二人正在垂淚敘舊,那邊薄野景行已經一腳插了進來:「說完趕緊走,你這表叔還是先留在這兒罷。二十四年都沒死成,留在這裡反倒更安全。日後陰陽道覆滅,你也有人證可以指控其罪行。」

    江清流點頭,這才將江凌原扶到床邊坐下:「表叔,你視物不便,仍然留在此處。不多時梅應雪等人會帶人過來,等我們攻下陰陽道,再接您回江家。」

    江凌原搖頭:「我和你們一起走,放心,瞎子不會連累你們。」

    江清流有些為難,薄野景行卻是點頭:「帶上吧。」江清流還沒說什麼,她又接著道,「必要的時候還可以用來趟雷。」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