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五十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五十四章字體大小: A+
     

    江清流知道其中有異,一直命人監視動靜。然而馬車駛進了一家客館,隨即再未出現。江清流雖明知不應顧及這老賊死活,但心裡卻總憂心她難以自控,和陰陽道玉石俱焚。且不說她如今的體質,單說這裡畢竟是陰陽道的老巢,若真是動起手來,她如何討得了好?

    然而闖進來之後,發現薄野景行衣冠完整,雖然神色故作惶恐,卻沒有半分吃虧的模樣。他登時就後悔了。然而後悔也沒辦法,事已至今。

    江清流望向薄野景行,那把架在她脖子上的大刀襯得她的脖子格外纖細。

    「喲,江兄。你也是這個陰陽道的人?」薄野景行倒是一下子就有了取捨,反正江清流是已經暴露了,她索性裝傻了。

    江清流自然知道這老賊的想法——她幾時又顧過他。其實何必來呢?他也想不通,即使這老賊死在這裡,對自己也是百利無一害。

    何必巴巴地趕過來呢?

    而如今刀架在薄野景行的脖子上,這老賊一副要置身事外、袖手旁觀的模樣。他心念幾轉,也是騎虎難下之局了。當即也不再猶豫,直擊薄野景行身後的尊者。

    豈知這尊者竟然也不慌亂,混亂之中以薄野景行相迎!江清流眼看一掌即將擊中薄野景行,心下一驚,明知此時不能手下留情,然則拼盡全力的一掌,竟是無法下手。

    那尊者冷哼一聲,憑薄野景行避過,隨即沉聲道:「拿下。」

    說罷,他右手微抬,指風掠過,已然封住薄野景行幾處大穴。

    這裡既是陰陽道巢穴之地,實力豈可輕視?

    尊者一聲令下,四下里勁風緊動,不一會兒已如螞蟻般湧出無數黑影。江清流與齊大兩個人背抵著背,縱然功力卓絕,這時候卻也有些支左絀右,自顧不暇。

    「住手!」尊者的聲音陰冷如冰,他的長刀架在薄野景行脖子上,深入一分,血頓時順著刀鋒溢出,「江盟主,放下兵器,否則此人立刻就要人頭落地。」

    江清流手下一緩,畢竟周圍高手如雲,頓時手中劍被擊落。外面又是一陣人聲鼎沸,這尊者也不耽誤,立刻下令:「將此人綁了,撤。」

    江清流與齊大被捆成了粽子,隨後同薄野景行一起被帶離地宮。

    後面隱隱傳來兵戈相擊之聲,可能是江家的勢力追趕而至。薄野景行嘆了口氣,相比於江清流和齊大,她的處境還稍微好些——尊者並沒有時間捆綁她。且見她似乎真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模樣,也未有上心。

    只是脖子上的傷口在一片溫潤通透的肌膚之上,更顯得刺眼。

    一路被人推搡著前行,很快便離開了地宮。因著江清流的影響力,這尊者撤退也極為倉促,薄野景行一路走一路打量著地形。

    然則因所行皆是地宮,方位不明。約摸走了半個時辰,薄野景行是實在是走不動了。尊者也不理會,命人扛著,直接趕路。

    又是長長的石階,很快的就進了另一間密室。尊者雖然撤退匆忙,然而此時卻是毫不慌亂。

    江清流、齊大連同薄野景行都被綁在牆上,薄野景行看著四肢的鐵索,她還找到了一點熟悉感。然而不一會兒,尊者迴轉,身後跟著兩個黑衣人——黑衣人抬著一個碳爐。

    江清流幾乎一見這東西,就知道他們想幹什麼。

    果然,尊者揮揮手,就見黑衣人將一方烙鐵放進燒得通紅的碳火之中。這還真是——一點也沒有新意啊。

    「說吧,你們倆是什麼關係,關於陰陽道,你查到多少?」尊者語氣陰森,當然還是先問向江清流。

    江清流還沒答話,薄野景行倒是開口了:「只要你們別為難他,憑你有什麼本事只管使出來,我要皺皺眉頭,都不算一條好漢!」

    尊者冷哼,料想這幾個人也不會乖乖招供的,立刻拿了那烙鐵。他將燒得通紅的烙鐵在三人面前一陣比劃。每當烙鐵靠近自己時,薄野景行便一副趾高氣揚,而每當烙鐵靠近江清流,她立時一臉驚恐萬狀。

    尊者哪還猶豫,立刻命人剝去江清流上衣,露出精壯的胸膛,隨即手中烙鐵就跟江清流的胸口來了個親密之吻。

    江清流悶哼了一聲,那邊薄野景行還在大聲叫嚷:「啊啊啊——我的心都被摘走了——你們再這樣我忍不住要招啦——」

    江清流:「……」

    晚上,三個人被綁在水牢里。齊大隻是個隨從,倒是沒怎麼受刑。水牢里污水齊腰,蚊蟲肆虐。江清流唇都乾裂得起了殼,胸口的幾處燙傷這時候已經變了色。

    薄野景行將脖子伸得老長,江清流沒好氣:「怎麼,你要伸過來吃奶啊?」

    薄野景行嘖了一聲:「你好歹也是武林盟主,這麼頭腦發熱,會讓老夫懷疑你的智商。」

    江清流冷哼:「我已聯繫其他幾個門派,梅應雪早已埋伏妥當,這時候他們應該已經得手了。陰陽道的真面目,很快便能揭開。」

    薄野景行這才點點頭,那邊的齊大還是關心江清流:「莊主,你身上的傷如何了?」

    薄野景行十分不屑:「廢話,他沒死,又沒上藥,傷當然是沒好也不壞了。」

    齊大無視她:「如今我們被困於此處,還是想辦法先出去最好。」

    薄野景行左右看了看,水牢里還關著許多蓬頭垢面的囚犯,各自被捆在木樁上。身下的水污黑,裡面不時可見有什麼東西遊動。

    薄野景行轉過頭,她與江清流被縛的木樁離得極近,這時候伸長脖子,就能拱到江清流的頭髮。江清流不耐煩地讓了一下:「幹嘛?」

    薄野景行嘿嘿一笑,齊大望過去,就見她的身子越來越……軟?!

    是的,她的手軟得如同麵條一樣,慢慢地,縛住她的鐵索竟然越來越寬鬆。不大一會兒,她的右手就脫出了桎梏。江清流也是暗驚:「縮骨*?老賊你還會這個?」

    薄野景行嘿嘿一笑,左手也脫了出來,隨手雙手握住鐵索用力一扯,已將鐵索拉斷。做完了這些,她從懷裡掏出個小瓶,仰頭將瓶里的東西喝光。江清流一聞那酒氣都知道,正是胭脂露無疑。

    薄野景行脫困之後,也不急著去救江清流。她仔細查看著水牢里的囚犯。這些囚犯被關押的時間不一,有的只是蓬頭垢面,但還能辨認。有些則已經面目全非。

    薄野景行在污水中前行,時不時撥開囚犯凌亂骯髒的長發。月光從小窗里透進來,隱隱可視物。她還嫌不夠,取下脖子下掛的夜明珠用以照明,這老賊顯然是早有準備。

    亂髮下面孔不一,有時候可以看見五官尚算完整的人,有時候則會毫不遮掩地對上一張已然腐爛生蛆的臉。

    齊大與江清流看見她撥開長發,落下無數蛆蟲之時都已經隱隱反胃。薄野景行也有些發怵,那蛆蟲滾過她的手背時,她有明顯的躲閃。但是此後,她便又無動於衷。

    每每遇到不能辨認的「人」,她都要反覆查看:「你是何人?師承何人?被關在這裡多久了?」

    大多數人沒有回應,腐爛成這樣的人,還能開口的已經很少了。但也有人能夠回應,氣若遊絲地回應著她的話。

    薄野景行一個一個地問,江清流終於明白了:「你是覺得寒音谷還有倖存者?」

    薄野景行淌水而行,那水聲沉澀,帶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惡臭。她拔開又一個人的長發,發現這個人已死多時了。烏青的臉上,眼睛已經流出了黑水。薄野景行仔細辨認了半天,終於回應江清流的話:「寒音谷被滅門之時,並沒有找到我師父、師妹,還有幾個師弟的屍體。我師伯他們雖被師父逐出師門,卻也是不知所蹤。或許活著也說不定。」

    江清流知道她為什麼不先放自己和跟齊大——如果放了,他們會反覆催促她離開。至少絕不會允許她這樣詳細地詢問每一個囚犯。

    江清流突然覺得自己有點不能理解她:「你為什麼要尋找他們?三十幾年了,他們很可能已經死了。」

    薄野景行頭也沒回,亂髮下的臉每一張都帶著各式各樣的絕望和恐怖,她卻看得很認真:「也有可能還活著。」

    江清流沉默,半晌之後,突然開口:「你放我下來,我隨你一起找。」

    薄野景行轉頭看看他,卻並沒過來:「水太髒了,你傷口浸在水裡,可別死了。」

    江清流一怔,心裡隱隱有些暖意,直到薄野景行接著說下去:「你若死了,我兒繼承不了江家家業,還真是不如當初讓老夫吃了。」

    ……

    她就這麼找遍了水牢里的每一個人,可是不是,沒有任何一個故人。薄野景行涉水走向江清流,雙手一用力,將捆縛他的鐵索扯斷,就在江清流要跌落水中的時候,她卻突然抱住了他。

    江清流只覺得腰上一緊,整個身體緩緩拔高。他低頭,只見薄野景行雙手緊握著他的腰,舉著他又前行了四十來步,將他放在水牢邊緣——那裡有削得極尖的鐵柵欄,以他的輕功,完全可以立足。

    薄野景行將他送至邊緣,又返身向齊大走過去。污水沒過了她的胸口,間或有老鼠游過。她用力扯斷齊大身上的鐵索,齊大就沒有江清流那麼好的待遇了,撲嗵一聲跌水裡,差點滑倒。

    兩個人與江清流匯合,眼看都要出了水牢了,突然身後傳來一個聲音:「你真是薄野景行嗎?」

    薄野景行回過頭,只見水牢最裡面有個人在說話。這人她之前問過,對方沒有開口。

    聽聞聲音,她輕身一掠,電光火石之間已經落在這個人面前:「你知道?」

    這個人被關在這裡已經不知道多久了,他渾身的骨節都已經毀壞,皮肉早已經水腫腐爛。這時候連說話吐字也不清。先前他不說話的時候,薄野景行也以為他已經沒有力氣開口了。

    這時候他聲音微弱:「以前有個女人被關在這裡,她說她是梵素素。」

    薄野景行抬手壓在他胸口,注入一道真氣:「如今她在哪裡?」

    那人搖搖頭,示意她鬆開手:「我不想有知覺。她在這裡關了很短的時間,他們就放他出去了。據說是……答應嫁給了陰陽道的道主。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薄野景行在他面前站了很久,那個人得她一道真氣之力,似乎整個身體都開始復甦。他深吸了一口氣:「這裡離陰陽道總部還很遠,你若要找她……就需向北而行,過地宮,上浮雲台。台上有臨仙閣,那裡才是……陰陽道。」

    薄野景行一直在看他的瞳孔,那瞳孔十分畏光,想來他在這裡真的已經被關押太久了。

    說話間江清流也趕了過來,齊大在水上扔了浮木,倒讓他不至於沒入污水之中。薄野景行還有很多話想問,但是說完了這些,那個人再也沒有力氣說別的話了。江清流一看就是大怒:「你明知他如今虛弱不堪,還注以如此霸道的內力,豈不是要他的命?!」

    薄野景行冷哼:「他這般活著與死何異?老夫不過替他解脫而已。」

    江清流還沒來得及說什麼,那個人猛然吐出一口血來,頭一垂,已然氣絕。

    江清流見他雖面目*,但眉宇間英氣未減,可能還不是無名之輩。只可惜如今人死燈滅,盛名虛名,也不過只剩下一具*不堪的皮囊而已。

    這就是江湖,十八般兵器看盡英雄路。無數少年縱歌而來,也曾鮮衣馭怒馬,也曾杯酒易貂裘。江湖濃墨重彩地纂寫了他們的開頭,卻不肯著墨於結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