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四十四章 (修訂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四十四章 (修訂版)字體大小: A+
     

    薄野景行嘆了一口氣:「他的功力一直進步神速,我知道這樣下去不行。我必須修鍊其他幾部心經。如果師父、師伯他們能將幾部合在一起修鍊,我們必然也可以。一定是還缺少什麼。師父不理事,我領著三個師弟和素素一起打理寒音谷。雖然師父將其他幾部心經藏得非常隱蔽,但是他非常寵愛素素。因此我要拿到其他幾部心經,雖有困難,卻也不是不可能的。」

    江清流還是不太相信:「那個梵素素,跟你是什麼關係?」

    「咳,」薄野景行嚴肅地咳嗽一聲,開始顧左右而言其他,「總之,老夫拿到了其他四部心經。然後經過反覆參透,我發現五曜心經,其實就是金木水火土五種元炁的融會貫通。而除了第一部心經之外,之後的每一部心經在修鍊的時候,都需要一個藥引子,讓身體能夠適應其他屬性的元炁產生的衝擊。」

    江清流一怔,突然轉頭:「你將五部心經都融會貫通了。」薄野景行開始沉默,江清流冷笑,「你吃了誰的心臟?」

    薄野景行沒有說話,江清流也不再追問:「不過這也不重要了,可能在你眼裡,人的心比不上個豬腰子吧。」他的語氣變得非常淡漠,「繼續。」

    薄野景行的聲音依然波瀾不驚:「隨後,我也這樣問了我師父。」江清流一怔,薄野景行一笑,竟然顯得非常落寞,「然後他一怒之下,將我逐出了寒音谷。那老頭雖然脾氣古怪,但一直以來對我們師兄弟還算是可以,我始終不知道他為何發怒。雖然他下令將我逐出寒音谷,但是那幾年他久不理事,谷主諸人早已是以老夫之命是從。所以雖然他下了令,我卻並未離開。」

    江清流沒有打斷他,心下卻並不以為然——不過是狗咬狗罷了。練如此沒有人性的邪功,寒音谷的人誰都該死。薄野景行又想了半天,長生丸確實損害了她的記憶,她想得很費力:「後來,我開始調查師伯師叔的去處,在寒音谷諸位長輩閉關練功的無心窟里,我發現了許多具屍體。皆是身上有傷,被人剖腹挖心而死。而這些人,全是寒音谷的弟子。許多屍身都已毀壞,我不確定我師伯、師叔他們,是否也在其中。」

    江清流就明白了:「你懷疑,你的師父吃了自己同門師兄弟的心?」

    薄野景行搖頭:「我不知道,但是我有一個師伯右手有六指,裡面有一具屍體正是如此。我正查看屍體,我師父突然一劍過來,差點要了我的命。」

    江清流點頭:「殺人滅口。」

    薄野景行走到窗邊,天色已經黑透,月光從雲中透出一線。許是知道兩個人正在談正事,單晚嬋並沒有進來打擾。薄野景行望著院外濃黑的山色,許久才開口:「他不肯說,只是招招緊逼。他的功力在我之上,但他要殺我也是不易。我且戰且退,離開了無心窟。隨後這個不要臉的就將素素指給了三師弟慕凡秋。三師弟一心愛慕師妹,知道師妹傾心於我,自然與師父串通一氣。」

    夜涼如水,她的嘆息絲絲縷縷,無奈而久遠:「我只有離開寒音谷,臨走時挾持素素。以她為人質,總算是平安離開。素素性子雖然頑劣,但對師父也頗有感情。離開寒音谷之後,我們分道揚鑣。後來因為一些方法,我悟出了五曜心經五部心經的修鍊方法,我想再回去寒音谷,即使過去的已然不能彌補,但起碼日後師兄弟不必再為了這功法同門相殘。」

    江清流很有些意外:「你的性子,不是應該回去殺了那老頭和那個什麼慕凡秋,奪回女人和權力嗎?」

    薄野景行乾咳一聲:「功成之後,我曾與許多江湖名宿交手,等確定神功大成,我回到寒音谷。我還記得那一天正是八月初十,月亮已經又大又圓。我趕了半個月的路回到谷中,整個寒音谷靜悄悄的。入谷的石陣已被破壞,我越走近,血腥氣就越濃烈。還沒看見屍體,血已浸透了鞋襪。」

    江清流沒有說話,她的目光雖然望著窗外,他卻能體會那種蒼涼。薄野景行語聲平緩:「我一步一步朝前走,身邊全是屍首,有的血還是熱的,沾在腳上,又滑又膩。有人抓住我的腳,叫少谷主救命。我只有往前走,我知道兇手可能還沒有走遠!但是寒谷主兩邊的出口都是崇山峻林,幾乎無從追擊。我在山中找了許久,最終一無所獲。我只知道,兇手絕不止一人,且絕對是功力深厚的高手!」

    江清流也皺了眉頭:「你可有仔細查驗過屍首?具體的傷口是何兵器所為?你不是說還有活口嗎?」

    薄野景行走回床榻,合衣倒在床上:「後來當我返回寒音谷的時候,寒音谷大火衝天。所有的屍首,所有的線索,都被付之一炬。」他的聲音一直非常平靜,沒有仇恨,也並不激動。說到這裡的時候,卻隱隱有一絲悔恨:「我離開之後,江少桑便帶人趕到。他們『清理』了寒音谷所有的倖存者。然後火燒山谷,再未留下任何線索。」

    江清流啞然,畢竟寒音谷名聲太壞,如果他是武林盟主,他也會這麼做。難道一撥正道人士,還會為了這些人報仇不成?

    薄野景行一笑:「隨後的兩年,我決意找出真兇,江少桑卻與我幾番糾纏,直到最後一戰,各大門派高手齊聚雁盪山,與老夫決一死戰。老夫自知逃脫無望,在掌傷江少桑時與之達成協議,贈他五曜心經,也由他追查寒音谷真兇的下落。他想要心經,自然力保老夫性命,將老夫囚於地牢。後面的事你都知道了。」

    江清流不知道該說什麼,對於江少桑的死,他心痛、仇恨。而薄野景行也曾經歷過這樣的痛苦和仇恨,她卻毅然決定與江少桑合作。她明知道這對於自己而言意味著什麼,卻仍屈居地牢三十餘年,只為了等待時機。

    她當然會有時機,江家掌權者,只有族長跟繼承者。三十年前她拋了一根骨頭,江隱天就咬死了江少桑。三十年後她又拋了一根骨頭,江隱天與江清流反目成仇。她早就埋下一顆種子,為了等待它生根發芽,她耐心蟄伏了一萬多個日夜。

    但凡武林中人,誰又能抵抗絕世神功的誘惑?

    即使你能,你身邊的人,又能不能?

    薄野景行招招手,示意他過來。江清流走到床邊,仍然沒想好應該說些什麼。薄野景行卻笑眯眯地輕撫他的臉:「所以你明白了吧,老夫不會傷害你,因為我等了你三十餘年。」

    三十年不見天日,與蛇鼠蟲蟻為伴,天天服食長生丸,任記憶和身體一併腐壞,只為等待一個重獲自由的契機。

    她食指輕輕撫過江清流的唇,喃喃道:「過了三十年,我才等到你。這一萬多個日日夜夜,我無時無刻,不在期盼你。」

    江清流退後一步,避開她的手,很顯然沒有人會喜歡被人這樣期盼:「這麼說來,我還沒出生,你就已經惦記著算計我了?」

    薄野景行毛茸茸地擠過來,她還糾正:「是期待,期待。」

    江清流冷笑:「若是你我相遇之時,我並未走火入魔,又當如何?」

    薄野景行不以為然:「那老夫只有拿出當年跟少桑兄立下的盟約,與你再結盟一次了。」

    江清流氣得火冒三丈——如果那時候,這老賊真的搬出五曜心經,他會拒絕嗎?

    他不知道答案,行走江湖的人,又有誰不嚮往絕世神功?

    想到這裡,他嘆了一口氣,又重提寒音谷的事:「寒音谷既然能為禍江湖幾十載,想來定然也是實力不凡。普通門派連招惹都不敢,何況屠其滿門?老賊,這事不會是哪個名門正派乾的吧?」薄野景行還沒回答,他突然又搖頭,「當不至於。名門正派無不視門派榮譽高於一切,若是真做下這件事,恐怕早已經宣揚得人盡皆知,哪有閉口不言的道理。」

    薄野景行難得深以為然:「無解就在這裡。如果不是江少桑動得手,還有誰能夠屠滅寒音谷。不是正道,那麼必然是邪道,可是邪道哪個勢力是寒音谷的對手?如果是邪道人士,目的何在?」

    「許是為了五曜心經,這並不奇怪。」江清流試著分析,「寒音谷樹大招風這麼多年,如果是有人聯合,暗中動手……」

    薄野景行星眸漸亮:「聯合?」

    江清流不知道她想到了什麼,她卻篤定道:「之前寒音谷在時,陰陽道一直不敢顯露鋒芒。三十年之後的魔道,卻是陰陽道一家獨大。此事定然與其有關。」

    江清流想了想:「那邊我帶人剿過幾次,說實話,如果寒音谷的實力你沒有吹牛,陰陽道也沒有悄無聲息屠其滿門的能力。」

    薄野景行也沉默了,不多時,她肚子里突然又有東西動了一下。她還不習慣,又被唬了一跳。江清流伸手摸摸她的肚子,那腹中的胎兒似有所覺,往他伸手觸摸的地方踢了一腳。

    江清流一怔,似乎第一次意識到這個孩子是真實存在的,他融合著自己跟薄野景行的血脈,無比鮮活。江清流說不清那種感受,兩個人突然一時無話,最後江清流輕聲安撫:「不論如何,我會去陰陽道查看。你不必擔心。」

    第二天,江清流早早就離開了農家,離恨天的高小鶴有筆生意又來找他。江清流正是需要錢的時節,當然不會拒絕。

    他人一走,苦蓮子就端著一碗胭脂露進了薄野景行的房間:「接下來,谷主有何打算?」

    薄野景行接過胭脂露,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你覺得江清然實力如何?」

    苦蓮子一怔,好半天才想起江清然這麼個人:「江清流的表弟?」他仔細想了一下,「資質一般,雖然心地不錯,但無魄力、無大智,究竟難擔大任。」

    薄野景行微微點頭:「最重要的是,江清流畢竟是江少桑的嫡孫。即使江隱天有意讓江清然接管江家,江少桑與江凌河的舊部,又豈會甘休?而江隱天殺死了江凌河的生身父親,他也不敢讓江凌河重掌大權。江清流這一輩中,除了他,還有別人可繼承江家族長否?」

    苦蓮子還真是沒有留意,薄野景行以銀勺撥弄著玉碗里的胭脂露,露了一個微笑:「似乎沒有。」

    苦蓮子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一時有些插不上話。薄野景行也不理會他的疑惑:「如果你是江隱天,現在應當如何?」

    苦蓮子搖頭:「我就是個浸淫醫藥的方術之士,想不到他那樣人的心性。不過江家對門楣之看重,可以說已經深入每個人的骨血。想必他也是不例外的。可是這跟我們有何關係?」

    薄野景行唇角微勾,不再說話。苦蓮子突然悟了:「谷主是說,只要江清流在我們手上,江隱天早晚還是會妥協?!」

    山中無曆日,寒盡不知年。

    日子就這麼一天一天地過去,薄野景行的身子日漸沉重了。她是極少外出的,單晚嬋無微不致地照料著。金元秋個性張揚,人卻是有些頭腦的,自己在鎮子上開了個小酒館,僱人打理。

    主要還是怕江清流頻頻購入好酒的事引人注意。二者嘛,她本就是商人心性,一天不盤算就閑不下來。穿花蝶偶爾會過去幫襯。金元秋對他雖然是恨之入骨,但日子久了,也知道無法挽回。也就罷了。

    何況這穿花蝶雖然是採花蝶,但在薄野景行沒有多加摧殘的時候,那也是芝蘭玉樹、擲果潘安般的人物。琴棋書畫,那也是樣樣精通的。

    金元秋難免也就生了些愛慕之心,只是她蠻橫慣了的,平日里只把個穿花蝶呼來喝去,不給半點好臉色。看得闌珊客直搖頭,感嘆這徒弟算是徹底毀了。

    江清流也沒閑著,一直在接離恨天的生意。他跟高小鶴少年相識,曾幾度切磋劍術,也算是舊交。只是高小鶴這個人畢竟做著這份賺血腥錢的事兒,也並不怎麼跟人交心。而江清流這樣的人,自然就更不會輕易結交這種正邪難辨的人物了。

    是以二人相識雖久,互相所知不多。偶有交集,也是錢貨兩清,互不相欠。

    這次江清流需要錢,高小鶴需要高手相助,自然也是生意上的往來。說起來,江清流這樣堂堂一個武林盟主,淪落到需要取人首級以換銀錢渡日,也實在是落魄了。

    時節越來越冷,轉眠便由秋入冬。山林覆雪,呵氣成霜。

    薄野景行本就畏寒,這時節更是嚴重。江清流本是早就做好這老賊無法活著產子的準備,但是見及她縮在床榻之上、毛茸茸的一團,卻是難免心軟。

    晚上睡覺之時她也更粘人了些,小屋裡開窗風大,怕煙火之氣薰著她,江清流只得買最昂貴的銀碳,吳氏將湯婆子也不知道灌了多少。

    然晚上睡覺薄野景行仍然是直往自己懷裡拱,江清流哭笑不得,也只得由她了。她腹部已經開始顯懷了,江清流連睡覺時都小心翼翼,生怕壓著她。

    十二月初,薄野景行懷孕已有六個月,江清流又要出一趟遠門。他走的時候,薄野景行坐在床上:「江家娃娃,老夫懷著你叔,身子不便,就不起身遠送啦。你要小心謹慎,早去早回。」

    江清流也懶得理她,臨走時瞥見她虛弱的樣子,突然忍不住說了一句:「你……自行珍重。」

    薄野景行不以為意地拍拍肚皮:「娃娃放心,老夫曉得。」

    江清流往外走出幾步,突又回身,輕撫了一下她隆起的腹部。腹中的孩子若有所覺,輕輕地動了動。江清流的心彷彿也動了動,他大步向外走,土屋之外嚴霜覆瓦,青松披雪。那個他為之費盡心血的江家已然遠離,如今擔於肩上的,只是這母子二人而已。

    他第一次有了一種身為人父的責任感。

    他行出不過十餘里,便找到離恨天的聯絡點。那是一座戲園子,高小鶴已然等在裡間了。見他親自來,江清流倒是有些意外:「什麼買賣竟能勞動尊駕?」

    高小鶴一身靛藍短衣,打扮極為乾淨利落。身邊還跟著三個同樣著緊身衣的蒙面人,一望而知是離恨天的好手。見江清流進來,他向掌柜微一示意,掌柜已然關上房門,並親自守在門外。

    江清流知道事情不小,遂在桌邊坐下。高小鶴這才道:「前方戰勢吃緊,胡人敗象已露,半個月前,胡人譴使議和。」江清流微怔,最近他不在江家,對於這方面消息,自然是一無所知。但大體戰勢他還是了解的:「胡人尚未被趕出中原,失地未覆,豈能議和?」

    高小鶴繼續說下去:「朝中主和、主戰兩派相持不下,而蘇老將軍還在邊關奮戰。魏相擔心胡使入朝,會使朝中諸臣再生爭端,如今陛下所派監軍與運糧吏都乃主和派。萬一影響糧草供給,危及蘇老將軍,恐後果不堪設想。」

    江清流這才意識到事情嚴重,立刻問:「何時起行?」

    高小鶴起身:「事不宜遲,立刻動身。」

    這次胡使入關,並未聲張,只是混入商隊之中,冒充行路商旅。朝廷主和派也暗暗派人策應。這些暗中的高手最是難纏,也難怪高小鶴不敢小視,親自帶人出馬了。五人五騎星夜趕往關隘,天氣越發寒冷,高小鶴四個還時不時有說有笑,江清流卻總有些心緒不定。

    夜間,也沒個客棧棲身,大家寄宿於一戶農家。其人家中也沒有那麼多房間,幾個人只得一齊擠在客房歇息,聊避風雪。江清流與高小鶴背靠著背,各自抱劍而坐。天亮時分,高小鶴不覺身子一歪,靠在江清流肩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