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四十一章 (修訂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四十一章 (修訂版)字體大小: A+
     

    密林里,江清流醒來的時候,只見月朗星稀。胸口如被巨石重壓,讓人喘不過氣。他目光向下一看,頓時大怒——只見薄野景行正坐在他胸口歇息。

    他一腳將薄野景行抖起來,聲音沙啞:「我中毒了,你有沒有人性!」

    薄野景行嘖嘖有聲:「小娃娃忒沒氣度,還好意思稱什麼武林盟主!」

    江清流懶得理會,左右一看,才狐疑道:「這裡……」這裡分明還是他昏倒時的那片密林,連他倒地時壓倒的雜草還是原樣!他也不明白了:「百里天雄等人為何還未追來?!」

    此處雖然有毒,也不是什麼劇毒,如今天都黑了,百里天雄等人不會因為這麼點毒耽擱到現在吧?

    薄野景行聳肩,也是十分不解:「老夫也正琢磨著呢,你說他們會不會已經把整個林子包圍起來了,準備來個瓮中捉鱉?」

    江清流也顧不得再休息,起身就四處查探。然而他看了大半夜,發現周圍根本就無一兵一卒留守。然後一看足印,他明白了:「他們往前追去了。」

    ……

    這個時候,說什麼也不能再向原定地點逃跑了。江清流幾番思索,他目前最重要的事,當然是洗清自己的惡名,將江隱天繩之於法。但是第一步先從哪裡著手呢?

    薄野景行倒是有氣無力地坐在旁邊的雜草上:「小娃娃別想太多啦,先找點吃的是正經!」

    江清流低頭一看,才發現她臉色極差,簡直是有氣無力的樣子。他眉頭緊皺——養活薄野景行,需要大量的胭脂花。如今沉碧山莊回不去,他只得向商天良買入。

    但是以商天良的為人,豈會白白給他胭脂丸?

    來不及多想,目前最緊要的是找個地方先行安頓下來。然後賺點錢,保障薄野景行的胭脂丸供應不缺。

    此時宮中皇帝沉迷黃老之術,不理政事。國勢日漸衰落,時有外邦相欺。整個朝廷內憂外患頻頻發生,幸而外有蘇漁樵蘇將軍鎮守邊關,內有賢相魏林苦苦支撐。

    戰亂連年,國家人丁並不興旺,要找個人煙罕至的地方並不困難,難就難在如何賺錢。江清流長這麼大,雖然乾的事、博的名都不少,但是真正賺的錢可謂是少得可憐。

    他幾番思索,也沒辦法,只得干點掉節操的事了。

    江清流很愁,這個江湖要殺誰抓誰他還算是擅長,但要賺錢,他可真是一籌莫展了。

    思來想去,他還真想到了個主意——打劫。這附近有個追雲寨,裡面有一窩山匪,約摸三五十號人。平時若有商旅經過此處,要麼就是主動向這窩賊人奉上所攜貨物的一半,要麼就只有任他們全部搶去。

    官府也曾幾度追剿,但這賊人狡猾得很。一遇剿匪,他們撒腿就跑。軍隊不可能長期守在此地,等人一走,他們再回來,繼續干這無本買賣。而這小地方,也不會有多少油水,一來二去,官府也都懶得來了。

    官府自己不來,卻已經委託了沉碧山莊多次,武林人士畢竟是武功高強,不需要出動太多人手。如果不是出了這檔子破事兒,江清流沒準已經帶人過來了。

    這次自己來雖不是什麼大惡之舉,但是目的實在是難以啟齒。江清流也是無法,分錢逼死英雄漢。

    第一次幹這種事情,江盟主很是拉不下面子,只得找了布巾蒙住臉!

    這土匪窩也是第一次遇上這等大膽狂徒,孤身一人就敢前來黑吃黑,四五十號人齊齊出動,圍著江清流就是一通群毆。

    江清流雖然內力只恢復了七八成,倒也不會把這些山頭小賊看在眼裡。一人一劍,殺得這群山賊四散奔逃。江清流也顧不得其他人,只捉住了領頭的寨主刑追風:「追風寨的錢財放在哪裡?」

    問出這句話,江大盟主還是很是汗顏。刑追風哭喪著臉:「大爺,我們就是一幫小打小鬧的,平時兄弟們飯都吃不飽,哪裡掙得了許多銀子。爺您萬萬饒命啊!」

    江清流一腳踢在他腿彎上,將他踢得跪倒在地:「馬上交出銀子,不然斷了你的狗頭!」

    邢追風大驚,老大不情願才拿出自己私攢的四錠銀子,每錠五十兩。江清流是真的汗了,一共兩百兩銀子,若是平時掉地上他也未必會彎腰撿上一撿。如今卻為了這點銀子大動干戈,這實在是……

    邢追風何等樣人,一看他的臉色也知道他瞧不上,連忙磕頭道:「小的知道爺瞧不上這點銀子,要不爺看上哪一處,小的們願追隨爺,一同掙點錢花。」

    江清流氣得一腳踹過去,畢竟是武林盟主,這廝把自己當成江洋大盜了不成?邢追風半天沒敢再吭氣,見他臉色實在是不好,方才小心翼翼地道:「爺您這身武藝,何愁沒有銀子,小的給您指個地方。這裡往東不到二十里,就是洛陽駐軍的營地。他們的糧草、軍餉,大都屯在營地旁邊四五里遠的地方。以爺您這身手,若要銀子,那還是手到擒來?」

    江清流一腳將他踹了個跟斗,也不敢多留,只怕有人認出自己。踹完之後,他大步往前走,走出不到十步,突然轉身。邢追風只以為他要殺自己滅口,直嚇得渾身發抖,站都站不起來。

    江清流卻只是走到他面前,一彎腰撿起那兩百兩銀子,誰也不看,逃也似地跑了。

    ……

    雖然蒼蠅再小也是肉,但是兩百兩夠幹什麼呢?若是平時,還不抵一匹良駒。而沉碧山莊,他的座騎吃的特等草料,一天就得五六兩銀子。

    江清流也顧不得許多,先去石斛齋找到商天良。然後他發現薄野景行一天的飲食所需,是一百八十兩。

    二百兩,也就夠她吃一天的。

    他把薄野景行安頓在一處農家小院,這裡的男人以牧羊為生——這樣窮苦的地方,也沒什麼江湖人士來往。江家連耳線也懶得布。他雖然賺錢不在行,對各大門派的眼線布置卻是知之甚詳。

    江清流匆忙把這一天的口糧送到薄野景行的院子里。薄野景行如同乾枯的花草,簡直是漸漸失了水分的樣子。江清流急忙欲化胭脂丸,然這農婦家中也沒有像樣的酒。

    酒鋪離這裡約有二十二里路,其中還有頗長一段山路。但是有什麼辦法,他只好又前去打酒。化胭脂丸的酒要求必須是陳年佳釀,劣等酒肯定是不行的。

    可是如此偏僻的地方,哪裡找得到什麼好酒?

    江清流在酒鋪找了好一陣,最後還是酒鋪的老闆娘拿出了自己家釀的五穀酒。江清流問酒價,酒鋪的老闆娘卻是笑笑:「這酒是當年我懷我小兒子的時候親手釀的。可惜他沒那個福氣到這個世上。現在都十四年啦。如今既然是娘子孕中所需,公子便自行取用吧。」

    江清流這才道了謝,抱著酒罈又走了二十二里的路趕回小院。

    小院外是土圍牆,裡間四個房間。農婦吳氏平時住東廂房,她丈夫早逝,膝下有個十二歲的小女兒,平時母女倆活在山裡,因路途不便,極少外出,生活十分清苦。

    江清流也正是看中這一點,甚為放心。

    如今江清流將薄野景行寄養在這裡,只命吳氏跟女兒香鈴好好照料,一應衣食他出外採買。

    進得院中,只見薄野景行一襲青衫,面東而望。縱有四個來月的身孕,她依然清瘦。那衣衫洗得發白,卻極為妥貼,讓她褪卻了往日的陰柔狠辣之氣,有種袖手江湖的風輕雲淡。

    她腳邊,吳氏的女兒香鈴正跟家養的小黃狗玩耍。那狗兒銜了主人用粗布扭成的線球,正歡快地跑來跑去。江清流突然想——如果多年以後,他跟薄野景行的孩子出生……

    那個孩子是否也會這樣安穩地呆在自己娘親身邊?

    薄野景行轉過頭,也看見了他:「在想什麼,這麼出神?」

    她居然開口問,江清流於是就答了:「在想你當母親的樣子。」

    薄野景行唇角微挑,居然笑了:「盟主是否有了封劍隱退的心思?」江清流一怔,她腕中刀絲若流光,一米開外的一片落葉瞬間被絞成齏粉,「娃娃,老夫今年已近七旬,尚有餘勇。你才不過多大,談什麼歸老漁樵?你根本還沒有見識過這個江湖。何況你我這樣的人,若是手無寸刃,還能做什麼?」

    江清流低頭看向自己的手。

    他是少年得志的江家繼承人,從小在所有子弟之中,他一直就是出類拔萃,無人能出其右。他十五歲闖蕩江湖,二十五歲成為最年輕的武林盟主。

    他這樣的人,除了拿劍,還會幹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