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三十八章 (修訂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三十八章 (修訂版)字體大小: A+
     

    江清流驀然起身,將手裡的燒雞往薄野景行面門上一杵,差點戳到她的臉:「老賊,你胡說什麼?!」

    他面帶殺氣,目露凶光,薄野景行紋絲不動:「也罷,你既不信,我便不說了。不過江家的事,你這個盟主到底知道多少,你自己心裡有數。嘿嘿,娃娃就是娃娃,大人的事,不告訴你也是為了你好。」

    江清流心中恚怒莫名,有心想繼續問,又恐這老賊信口開河。薄野景行卻是真的不說了,她往火堆里添了一把柴火,亮得可怕的眸子里,似乎也燃燒著兩團火焰。

    江清流重新坐下來,明明告訴自己不要被這老賊的話影響,手中的山雞卻烤得不均勻了。又是一陣沉默,雞肉將熟,一股酸中帶甜的香氣饞得人口水直流。江清流深吸一口氣——自己難道真是三歲小娃娃,分別不出對方所言真假不成?!

    他突然開口:「太爺爺為什麼要殺死我爺爺?你有什麼證據?」

    薄野景行伸了個懶腰:「江少桑也是個武學奇才,當年整個武林追殺老夫,又有誰是真正為了江湖公義?!不過是貪圖五曜神功罷了!可是整個江湖除了他,還真沒人敢承認。就沖著這點,老夫敬他是條漢子。」

    江清流想要說什麼,忍著沒有打斷。薄野景行慢悠悠地接著道:「最後一戰,七宿劍派、武當、少林,江湖幾乎所有的名門正派都參與了。你難道不覺得奇怪么,老夫一個人,縱然五曜神功如何出神入化,這些大俠小俠也不全是花拳繡腿,為何如此損傷慘重?再者,他們如此費心擒得老夫,卻不殺死,只是囚於地牢之中?」她嘿嘿直笑,「他們一直內鬥,都想活捉老夫,又都不願對方活捉老夫。為了五曜神功,個個費盡心機。這種情況之下,由著他們互相牽制便是,老夫豈會殺死江少桑?」

    江清流覺得自己不能再聽下去,這個老賊詭計多端,沒準真會影響自己的判斷。但他像一隻好奇的貓,控制不了自己的求知慾:「為何你會認定是我太爺爺殺了我爺爺?」

    薄野景行不慌不忙:「混戰之中,老夫確實擊中江少桑一掌,但是那一掌斷斷不至於要了江少桑的性命。老夫被擒之後,江少桑擒而不殺,與老夫立下約定,老夫傳他五曜神功,他為老夫查明當年寒音谷被滅門的真相。老夫為保性命,暫且應下。」

    江清流終於忍不住:「不可能!你殺了那麼多武林同道,我爺爺豈會與你為伍?!」

    薄野景行笑眯眯地看著他:「你也與老夫為伍了。」

    江清流突然閉口不言——他確實與薄野景行勾結,雖然目的對江湖並無害處,但是這點是不爭的事實。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就算這是真的,他為何會被我太爺爺所殺?莫非是因為我太爺爺知道了此事,不恥於他的所為?!」

    薄野景行抱著肚子,笑得差點打滾:「小娃娃不錯,越來越風趣了。就在老夫同你爺爺達成協議之後,突然江隱天秘密找到老夫,私下提出願意協助老夫徹查寒音谷滅門一事,條件是將五曜心經的行功心法傳授給他。」

    江清流如置冰窯,薄野景行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繼承人跟族長之間有了分歧,盟友真是難選呀。」

    江清流面寒如霜,雖然極力告訴自己要冷靜分辨,但一時卻是心亂如麻:「他們反目了?」

    薄野景行含笑:「哪裡哪裡,沒有直接的利益衝突,族長和繼承人之間哪能反目呢。協議達成之後,我將五曜心經的熒惑心經,分別交給了江隱天和江少桑。然後告訴他們,五曜心經的修鍊若無五曜神珠相助,必然走火入魔。」

    江清流明顯不解,薄野景行望著火堆,那隻燒雞已經焦了,正冒著黑煙。江清流卻渾然不覺。她也不提:「若真無五曜神珠,生食修習過五曜心經者之心臟,也是可解的。」

    江清流將手中燒得烏漆抹黑的的棍子猛力扔將過去,薄野景行一躲,沒打中:「事後,江隱天主動找到江少桑,稱其願為藥引,助江少桑修習神功。哄得江少桑信以為真。呵呵,你若不信,可去墓中看看江少桑的胸口,是不是被人挖心而死!雖然時隔三十多年,但是此傷非比尋常,應該還能找出蛛絲馬跡!」

    江清流大步走上去,一手扼住薄野景行的脖子:「你究竟是不是人,竟生這種歹毒心腸!」

    薄野景行刀絲輕點,讓他的手微微失力:「老夫所言乃是真話!五曜神功極為特殊,神功一成,天下無敵,但是若無五曜神功加持,便鬚生服同樣修習此功之人的心臟,否則必然走火入魔。欲煉神功,要點代價並不稀奇。」

    江清流緩緩鬆開手:「太爺爺吃了他的心臟……你是說,他已習得五曜心經?」

    薄野景行笑得東倒西歪:「他允我之事未曾實現,五部心經只得兩部。如今我的身份一現端倪,他必日夜不安。所以不論老夫是景氏還是薄野景行,他必然除之。否則若這等事一旦抖落出來,嘿嘿,他這族長還真是臉上有光了。」

    江清流還要再說什麼,薄野景行抬手撫摸他跟江少桑頗有幾分相似的臉龐:「對了,老夫忘了告訴你,第二部太白心經,就是你所修習的殘象神功。上次為你疏導內力的時候老夫已然發現,只是不想你個娃娃傷心。」

    江清流呆立當場,只覺心似寒冰。如果殘象神功確實是太白心經,那麼現在,只有他跟江隱天在修習……

    薄野景行嘴角微挑,又陰柔又邪氣:「小娃娃,老夫救了你的命。」

    江清流渾身失力,這麼多年一心敬重的長輩,居然隱藏著如此不堪的一面。薄野景行神色淡然:「三十年了,他也明白老夫不會乖乖將五部心經全部奉上了。當然了,如果是迫不得已,他確實是動了殺心的時候,老夫可以交出第三部心經保命。他得了第三部,必定有一段時間又捨不得殺死老夫。即使百里天雄來勢洶洶,他也自會替老夫周旋。」她緩緩湊近江清流,笑容鬼魅,「所以,老夫如今隨時可以上去,真正走投無路的,是你。」

    一陣沉默,山谷間只有火堆在嗶波燃燒,偶爾幾聲蟲鳴。江清流只覺得呼吸艱難,彷彿連肺部都被凍成了石頭。薄野景行把兔子用樹枝串出來,同樣用果子的汁水淋了,澆在兔肉上,重新再烤。

    江清流畢竟也不是真的三歲小娃娃,一顆玻璃心還要長輩去哄才能痊癒。他將兔子接過來自己烤。當整隻兔子被烤得油汪汪、香噴噴的時候,他的心情終於平復:「你所言,我不知道應該相信幾分。但是仍然謝謝提醒。」

    薄野景行並不答話,雙手在他衣服上一陣擦拭:「你如今有何打算?」

    江清流雙手不著痕迹地握了一握:「去我爺爺墓前,開棺!」

    薄野景行微微點頭:「睡吧,養足精神,明日出發。」

    她坐在火堆旁邊,斜靠著岩石,閉目養神。江清流有一下沒一下地吃著烤兔,心亂如麻,如何入睡?

    如果此事當真,自己日後又當如何?!

    他心緒不寧,一夜無眠,剛剛有些朦朧睡意,天色又已然大亮。薄野景行離火堆近,身上還好,他身上已經被露水濕透了。

    這時候薄野景行站起來,沒有胭脂花,即使食用了足夠的果子,她臉色也遠不如往日紅潤。江清流又摘了些果子與她分食,然後開始尋找出路。

    山谷離崖上足有數百米,雙峰對立呈剪刀狀,上闊下小。周圍草木雖多,卻極難攀躍。江清流體力或許尚可應對,薄野景行卻是萬萬爬不上去的。

    江清流看看山崖,又看看她,最後一狠心,把自己已經破爛的衣衫脫下來,擰成布條,將薄野景行牢牢捆縛在自己背上。薄野景行試了試,覺得捆得結實,她還忍不住誇:「好娃娃,真是有孝心,老夫代你叔一併謝過啦!」

    江清流當時就差點解了布條把她扔下面……

    一路攀躍,江清流手上全是尖石、藤刺豁出的口子。他咬著牙倒也一聲沒吭,有時候抓住藤蔓才發現是刺藤,不僅不能鬆手,還必須死死抓穩了。

    他背上,薄野景行還一直嚷嚷:「哎喲喂,娃娃小心著點你爺爺!哎喲喂,娃娃小心著點你叔!」

    江清流恨得牙癢,只差不能跟閉眼睛一樣閉起耳朵。

    掉下來的時候非常迅速,爬上去卻真是個苦差事。一個時辰之後,江清流身上的汗已經將背上的薄野景行都打濕了。崖上有塊突出的石頭,勉強可以落腳。他站在石頭上調勻氣息,歇了好一會兒才繼續往上爬。

    不知道爬了多久,薄野景行突然止住他的動作:「上面有人!」

    江清流不信:「這裡離上面怕不下幾百米,又沒有什麼大動靜,你能聽出有人?!」

    薄野景行卻半點沒有玩笑的意思:「當真有人!你小心些,莫要被人發現!」

    江清流只得減小動靜,尤其是樹葉草木的晃動。又往上爬行了個兩三百米,果然聽上面有人小聲說著話:「夫人憐你們風吹日晒辛苦,特地命人送了這四象清心酒過來。你們都到樹蔭下來罷。」

    江清流忙隱在一叢巨大的灌木叢中,一陣清風,果然有酒香遠遠傳來,可見確實是不可多得的好酒。

    江清流壓低聲音:「上頭似乎有人有意示警,不然用此美酒,酒香迎風飄十里。又是七宿劍派的酒,豈不是明晃晃地告訴我等這裡有七宿劍派的人?」

    薄野景行根本就沒有猜測何人示警的意思:「百里天雄這老小子恐怕已經沿途布下耳目,你與其在這些無足輕重的小事上費神,不如想想生死攸關的大事。」

    江清流多年武林生涯倒也不是白混的,倒也不會怕幾個路探,還開玩笑:「無妨,上來之時,我把你往上一扔,他們自會追逐,屆時我再自行離去。」

    薄野景行怕他真箇兒如此,頓時吱唔:「此法倒也可行,只是怕有些對不住你叔。」

    氣得江清流差點沒真把她擲上去。

    兩個人慢慢接近路面,這裡離江家的地道已經很遠了,皆因從此處上崖,江清流更為熟悉,是以才冒險而上。從山谷另一邊上去,乃是荒山,崇山峻岭,兩人怕會迷路。

    草叢裡,江清流還在計算人數,突然背後薄野景行隨手撿了三片樹葉,疾射而出!崖上一聲短促的驚呼,很快又停止。薄野景行示意江清流立刻上去。

    江清流快速爬到路面,只見蜿蜒小道上,三個作七宿劍派弟子打扮的男子倒撲於地。旁邊還有個白衣粉裙的丫頭,正一臉驚恐地捂住嘴。

    薄野景行不慌不忙地走到她面前:「告訴她,不必再因我奔走。」

    丫頭仍然捂著嘴,連連點頭,然後又道:「夫人說如果見到你,告訴你這一路都是我派的人,要你小心。」

    她話一落,薄野景行斜掌一削,正中其頸項。丫頭身子一軟,昏倒在地。

    江清流冷哼:「你倒憐香惜玉,既然一路都是七宿劍派的人,如何過去?」

    薄野景行朗聲一笑:「區區螻蟻,老夫何懼之有?你道百里天雄那老小子探知老夫身份之後,為何隱而不發,一直等到武林大會?老夫離開江湖已然太久,今日就來個轟轟烈烈地回歸也罷!」

    江清流額上青筋又開始突突直跳:「這些人也都是有妻兒父母的!你念念不忘自己師門被屠之仇,卻屢屢屠戮別人師門!」

    薄野景行一聽,全不以為意:「他們這種行徑,早晚被人滅門。老夫只不過代勞而已。」

    江清流懶得跟她拌嘴,隨手拿了一把青鋒劍,沿著小路繼續往上爬。他一身武藝絕非浪得虛名,如今有劍在手,更是如虎添翼,不消片刻,已經爬了老高!

    爬完之後,他又極為小心地退下來,背著薄野景行重新匿於崖邊的灌木叢中。做完這些事,饒是他的體力也已經累成了狗。他藉此機恢復體力。

    約摸三四刻的功夫,很快有人發現了這裡的異樣。百里天雄大怒,立刻帶人飛奔而至。他們很快也發現了向上攀爬的痕迹,百里天雄指揮一部分弟子繞路上去,一部分弟子攀岩追蹤。

    等到人走得差不多了,江清流這才爬將起來,二話不說,馱著薄野景行向江家祖墳方向飛奔而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