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三十七章 (修訂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三十七章 (修訂版)字體大小: A+
     

    房門推開的一剎那,一蓬白色的粉沫爆裂開來,百里天雄一驚,抽身急退。江清流見勢不妙,閃身掠進屋裡!屋裡只有沖靜師太還面牆站著,像是被人點了穴。而房裡再無他人,只有地道口還敞開著!

    江清流心念如電——事到如今,他跟薄野景行絕計脫不了干係。以江隱天的個性,在家族榮辱和他的性命面前會作何選擇?!

    他在粉沫未散之時飛身遁入地道,迅速逃之夭夭。

    百里天雄恨得咬牙切齒——那白色的粉沫大家都以為有毒,瞬間屏息凝氣、退避不及。待粉沫散盡之後再入得房中時,薄野景行和江清流都已經蹤跡全無。而那些粉沫不過是薄野景行從牆上刮下來的石灰沫子而已!

    「江隱天!江家勾結薄野景行,你作何解釋?!」他一聲怒吼,江隱天臉色陰沉,半晌方道:「江家弟子聽命,即日起,全力追捕江清流與景氏!」

    百里天雄看了看地道口,也顧不得問責於他:「不想薄野景行再危害武林的,隨我追出去!」

    他一帶頭,還是有好些人跟在身後,從江家地道一路追擊。江隱天也是被百里天雄殺了個措手不及,只等也派人一併追擊。但是他也知道——任這一撥人,想在江家的地道里追擊江清流,不是開玩笑么?

    這頭,江清流幸得已恢復得差不多了,這時候一路從地道出來。江家的地道畢竟是他最熟悉,中途有不少機關暗道。百里天雄所率雖然也是武林高手,但是追擊他還真不容易。

    薄野景行就跑得更艱難了——雖然時間比江清流更為充足,但一則她對這暗道不熟,二者她身懷有孕、體力欠佳,在這烏漆抹黑的暗道里簡直是舉步惟艱。她倒也有辦法,立刻用刀絲纏住暗道上方的支架,身子一矮,攀在了地道頂端。

    江清流隨後跑過,她倒是瞧著了,也沒吱聲。沒過多久,江隱天、百里天雄的人也一路叫嚷著追過來。等到諸人都跑過了,她這才滑下來,摸索著往前跑。

    地道昏暗無光,江清流準確避開各種機關陷井,走了差不多半個時辰,他身上也出了一身的汗。好在很快前面出現了亮光,他利落地翻上去,面前是一片荒草叢生的斷崖。斷崖下一米處有一條小路,小路並不荒涼,這裡過去便是洛陽地界,不時有商隊往來於此。

    江清流輕功雖不比穿花蝶,卻也是不落人後的。他掠過嶙峋小路,心下也暗暗著急——在地道里,各大門派肯定追不上他。一旦出了地道,四處都是他們的眼線,他幾乎是寸步難行。

    擔憂之下,他看了一眼路邊深不可測的斷崖,旁邊有一塊巨石凸起,心中也有了主意——且先避上一避。他往前跑幾步,待留了痕迹,再輕身掠返,翻身藏於石崖之下藤蔓闊葉之中。果然不稍一刻,便見百里天雄、江隱天等人追出,往小道前方疾步行去。

    等到人聲漸悄之時,江清流略鬆一口氣,正待翻身上來,突然又有人聲接近。江清流心中驚疑,忙又藏匿不動。後來的這貨當然正是薄野景行,她雖然走得慢,好在這時候時間也還充裕。只是薄野景行也愁——她如今這樣的體質,早晚是要被百里天雄等人逮住的。

    正想著,突然見路邊有一塊巨石凸起,旁邊藤蔓茂密,似能容人。不如先躲一時,再作打算!

    薄野景行思定,握住藤蔓,往巨石下一盪,好像踩中了什麼東西……

    薄野景行巴在巨石下面,只覺腳下柔軟,她使勁兒跺了兩腳,覺得穩固,方放心地踩住。周圍全是闊葉喬木,遮蔽視線,薄野景行嘆了口氣,摸了摸肚子:「這個藥引子可為難死老夫了!若老夫體質恢復,豈會將這些個廢物看在眼裡!」

    突然闊葉中一個聲音冷冰冰地響起:「什麼藥引子?」

    薄野景行大驚,四面八方地打量:「誰?!」

    那聲音咬牙切齒地道:「腳下!」

    薄野景行低頭一看,才從蔥蘢木葉中看見一個黑色的頭頂。再把兩腳一分,才發現自己正踩在兩個肩膀之上。薄野景行索性往下一蹲,徑自坐在了那個黑色的腦袋上:「江家小娃娃,啊哈哈哈哈。」

    江清流不依不饒:「不許坐我頭上,什麼是藥引子?」

    薄野景行打了個哈哈:「江家小娃娃,雖然分別不過片刻,老……人家還挺想你的!」

    江清流:「……」

    江清流的話題不是那麼容易岔開的:「什麼藥引子?」

    薄野景行屁股用力往下一蹲,江清流本是扯著藤蔓踩在浮石上的,這時候難免有些禁不住:「你小心些!莫坐我頭上!」

    薄野景行正用力準備崩出一團帶著什麼味兒的氣體,讓他忘了藥引子的事。誰知道頭頂路面上又是一陣喧嘩,只見那個百里天雄,竟然又帶著人殺了個回馬槍!

    「噗」的一輕響,江清流聞見一陣胭脂花的氣味,回過神來,頓時大怒!他手指往上一豎,猛然用力一戳!薄野景行那身子本就是極嫩的,吃不住痛,頓時雙腿一用力就一跳而起!

    這藤蔓纏綿,本就懸乎,哪裡經得住這樣用力!江清流只覺肩上一重,藤蔓斷裂,瞬間往下直墜!他心道不好,正抓扯住另一藤蔓,頭上又被重物一擊。

    ……

    崖上,百里天雄領著人從地道出來,沿小路追出數十里。仍不見二人蹤跡的時候他就覺得不對。江清流傳聞中內力盡失,就算此傳言有誤,他能跑出數十里不足為奇。但薄野景行的體質,以他在商天良那裡買來的消息判斷,卻是斷斷不可能跑出這許多路程的。

    他也是智慧超群之輩,立刻就想到薄野景行很可能根本就沒有走遠。這樣一想,他立刻帶人原路返回,仔細搜查沿途足以遮蔽行蹤的地方。

    另一撥人則仍然對此事抱以懷疑的態度,畢竟江清流素日名聲甚佳,當不會跟薄野景行之流為伍,自毀前程。

    江清流的至交好友更是想盡各種辦法拖延百里天雄搜查,直指他因為前些日子的失子之痛,報復江清流。

    百里天雄是下定決心要置江清流於死地的,根本不在乎阻力,只是命整個七宿派弟子全力追查。同時向江隱天施壓,要求江家派人協助。

    江隱天當然會派人協助,江家的人脈眼線,比之七宿劍派只強不弱。若是當真要查找,只怕江清流也是難以遁形。但是江家新一輩的少年後輩多受過他指點,誰又肯真正賣力去查?

    百里天雄只得步步緊逼:「江族長,你既然任一族之長,自然該為江家的家族名聲考慮。如今江清流與薄野景行勾結,也許是其私心作祟。但你若一味包庇,恐怕江家也難脫嫌疑。」

    江隱天仍然是表面應承,命江家子弟全力追查。私下裡,他也是疑惑不解——江清流跟薄野景行扯上關係,難道是因為五曜神功?為什麼竟然連自己也不告訴?

    上面,整個江湖人仰馬翻。而山崖之下,卻是落葉堆積,人跡罕至。

    江清流從鬆軟的落葉枯枝中爬起來,臉上擦傷了一片,右手脫臼,右腳也被什麼東西刮破,血流了一片。

    他顧不得罵人,抬頭下意識先掃了一遍山崖。就見薄野景行用刀絲纏住一根粗壯的樹枝,蜘蛛一樣慢悠悠地垂下來。

    因為一路有江清流開道,她身上倒還算衣裳整齊,只是塵土碎葉是免不了沾染一身了。江清流簡直是十分驚奇:「人家懷個孕,小跌一跤就小產了。你懷個孕,逃命掉崖也能安然無恙。」

    薄野景行整好以暇地撿去身上、發間的碎葉,還很謙虛:「那是,你爺爺和你叔,俱都非凡之輩。」

    江清流隨手撿起一塊石頭,二話不說扔過去!

    眼看天色將晚,秋天的山谷開始薄霧瀰漫。江清流顧不上跟她算賬,四處搜尋著周圍可以容身的地方。

    無奈這山谷連個像樣的山洞都沒有。江清流只得找了個避風的地方,將附近能吃的果子摘了十多個放好。他走得倉促,沒帶佩劍,便撿了一段粗壯的樹枝在手,趕趕野獸蟲蛇之類的也足夠了。

    他一直在忙,薄野景行就撿了塊乾淨的地方坐著。她撿了個果子嘗了嘗,覺得酸澀,又指揮江清流去采別的。

    江清流懶得理會,為防蟲蛇,把周圍的落葉枯枝撥開,又把靠崖的地方草木都拔除一些,勉強弄出個乾淨地方。

    天色已經漸漸黑透了,濃霧蔽目,江清流肯定以山崖的高度,上面的人是看不見了,方以柞樹為木隧取火。這個方法不易,他也不著急,於黑暗中摸索。

    薄野景行手中刀絲如蛇信,不時從指尖探出,然後傳來極細微的聲響。等江清流生好火,就見她面前已經擺放著兩隻兔子、一隻山雞。

    江清流雖然對她沒有好感,也不得不感嘆這老賊聽聲辨位的功夫確實是駭人聽聞。薄野景行扯了他身上的衣料將刀絲仔細擦拭乾凈:「托江少桑的福,地牢裡面呆了三十年,老夫的聽力比及別人好些。」

    江清流哼了一聲,把枯枝磨尖,將兔子和山雞都剝皮去毛,仔細地剖了。薄野景行坐在火堆旁邊,山谷里的深夜,風寒露重,她有些畏寒。

    江清流只得往火堆里多添些柴火,正要烤,薄野景行突然拿起一個果子,五指用力,將汁水澆淋在雞肉上面。

    借著烤雞肉的時候,江清流方得了閑:「三十年了,如今的你,與三十年前的薄野景行早已是天壤之別。不說性別,單說年紀也不會有人相信你與薄野景行有什麼相似之處。就算你身上真有梅花掌的痕迹,也總有辦法反駁,你倒是跑個什麼勁?!」

    雞肉的香氣帶著一股酸甜的芬芳在空氣中擴散開來,薄野景行嘿嘿直笑:「如果江隱天也作此想,老夫倒是當真不必跑。小娃娃,不管老夫身份是否坐實,江隱天必會殺我。」

    江清流自然不信:「太爺爺雖然心繫江家榮譽,但畢竟你也是進了江家大門的人。況且肚子里又懷著我的孩子,他豈能因一時疑心,便置你於死地?」

    薄野景行盯著他看了半晌,突然一陣大笑:「好個天真的娃娃。也罷,長夜漫漫,老夫閑著也是閑著,給你講點武林秘辛如何?」

    她想講,江清流還不打算聽呢:「你嘴裡說出的話,哪一件是真的?」

    薄野景行哈哈一笑:「至少江少桑是你太爺爺殺死的,這一點肯定是真的。」

    這一句話如雷貫耳,就這麼輕描淡寫地說出來,卻震得江清流如遭重擊:「你說什麼?!」

    薄野景行指指他正烤著的山雞,示意翻個面,這才慢條斯理地道:「當年江少桑雖受老夫一記焚心掌,但萬不至死。真正殺死他的人,是你太爺爺江隱天。」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