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三十三章 (修訂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三十三章 (修訂版)字體大小: A+
     

    晚上,江清流進到薄野景行的院子,薄野景行剛剛喝了一盞胭脂花的花粉,這時候正閉目養神。旁邊水鬼蕉拿著扇子為她打扇驅蚊。穿花蝶正用粘竿把附近樹上的幾個蟬給粘下來,薄野景行嫌它們吵得慌。

    江清流揮一揮手,示意二人下去,兩個人不走——他們又不是沉碧山莊的人,幹嘛要聽江清流的吩咐?

    只有薄野景行一瞪眼:「還不快滾?耽誤了老夫生娃,揍死你們兩個渾小子!」

    水鬼蕉和穿花蝶瞬間大悟,飛也似的跑了。江清流:「……」

    等兩個人走得沒影了,薄野景行笑嘻嘻地站起身來,把江清流半拉半扯地拖回房裡。江清流又好氣又好笑:「薄野景行,西施的外貌都挽救不了你的猥瑣你知道嗎?!天天發瘋,還以為自己萌萌的呢!」

    薄野景行還振振有詞:「小兒,老夫這是務實,務實你懂嗎?!」

    江清流坐在榻上,薄野景行開始為他寬衣解帶。妻子每次伺候丈夫,那是賢慧,她卻是先扒了他,免得他跑了。

    江清流避了一下,沒躲開她的賊手,不由嘆了口氣,也隨她去了。反正兩個人之間這趟渾水,不黑也黑了。

    薄野景行褪雞毛一樣把他扒得不著襯褸,眼見他跑不了了,這才放心,自己毛茸茸地擠將過去。那軟乎乎的身子就這麼趴在懷裡,濃烈的酒香攝人魂魄,江清流伸手一碰,心中隱約有些鬆動。

    薄野景行雖然清瘦,身上也還是有點肉的。柔軟的衣料之下,那肌膚跟煮熟之後剝了殼的雞蛋一樣,細膩而彈性十足。薄野景行如同一隻大狐狸一樣翻出白白的肚皮,讓他撓痒痒。

    江清流緩緩撫過懷裡玉一般溫潤的身體,慢慢有了些反應。只要緊緊地閉好嘴巴,這老賊當真是頗有幾分姿色的——好吧,不僅僅是幾分姿色。

    江清流俯身親吻她,像一個技藝高強的戲水者,相信自己不會溺於淺灘,漸漸放開了戒心。

    這身體正是藥性十足的時候,江清流簡直無法形容那種美好。不用刻意地控制,甚至不用過多的思索,一切遵從於本心。他在這片豐美的草原上馳騁,彷彿*已歿,只有靈魂肆意漂泊,逍遙無羈。

    半個時辰之後,他化了兩粒胭脂丸給薄野景行。薄野景行還躺地上,江清流把她抱上床,她眼睛都沒睜,閉著眼只喝了半碗胭脂露就睡著了。

    江清流整好衣服,也覺得方才著實荒唐。單晚嬋的事他依然心痛,但是這輩子捨棄的東西真的已經太多,他知道痛不多時,仍會釋然。

    他不知道這是不是愛一個女人的感覺,如果真的是,那麼愛情二字,難免太過淺薄。

    薄野景行睡得香,江清流試了試自己的內力,如今已恢復了兩成左右。再過不出一個月,他定能全然恢復。他伸出手,在薄野景行白嫩修長的脖子上一扣,又隱隱放下心來。

    在這個老傢伙面前,似乎平日里的俠骨豪情都變成了一張可笑的面具。他似乎有些過分地放鬆了。

    接下來十多天,江清流因著武林大會的事情外出了一趟。武林大會每三年舉行一次,一般定在十月,是武林新秀一舉揚名的場合,也是武林新人換舊人的時節。

    這一屆的武林大會,雖然並沒有提及武林盟主的更替問題,但是如果江清流內力喪失大半的事情被抖落出來,各大門派肯定也不會尊奉一個毫無內力之人當任盟主一職。

    這也是江清流百般容忍薄野景行的原因。

    江隱天也知道事情非同小可,故八月開始,他便沒有再派其他任務給江清流。江清流每晚都會找薄野景行練功,時不時會與她溫存一番。

    苦蓮子日日給薄野景行配些養身子的花露,一般的中藥,她是入不得口的。近些天江清流來得勤,他心中也有數:「江清流難道真對谷主生出了幾分情誼不成?」

    薄野景行正喝著淡金色的花露,冷笑一聲:「年齡太大,眼睛也不好使了?江家小娃娃表面看似毫無建樹,心裡可也是有主意的。武林大會迫在眉睫了,他有望恢復內力。如果不給老夫點盼頭,老夫憑什麼不遺餘力地幫他?」

    苦蓮子面色微凜:「他是真想讓谷主有孕?」

    薄野景行點頭:「內力行走於七經八脈,稍有不慎便會前功盡棄。他如何不知?現今正值緊要關頭,他必然會可著老夫心意而行。」

    苦蓮子眉頭緊皺:「依谷主這般看來,就算谷主有孕,他若不念情分,豈不仍然危險?」

    薄野景行把紫玉碗遞還給他:「這就要看你了。苦蓮子,如果他知道老夫產子乃極其危險之事,根本不可能母子平安的時候,他還會下毒手嗎?」

    苦蓮子濃眉微揚:「屬下懂了。」

    薄野景行輕輕撣去衣上落葉:「若是你對他說,他難免懷疑。想辦法讓商天良作此言,他必深信不疑。」

    苦蓮子點頭:「商天良愛財如命,對藥物也幾近痴迷。老夫以畢生研究之同心蠱與其交換,他必同意。」

    薄野景行嘖了一聲:「他並不知老夫身份,只是愛惜胭脂女的體質。他不舍老夫身死,定會作此言語。你只需向他承諾,就言一年之後,可將胭脂女獻於他,他只會想方設法保住老夫性命。你萬不可泄露身份,引他懷疑。」

    苦蓮子面色大變:「即使一年之後,谷主如何能獻於他?!」

    薄野景行連連搖頭:「一年之後老夫必已然服下藥引、恢復功力,他一六旬老叟,手無縛雞之力,何懼之有?」

    苦蓮子拱手應下,薄野景行又問了一句:「闌珊客可有傳來消息?」

    苦蓮子掏出兩封書信:「葉和已然逃回陰陽道了。那裡守衛甚為嚴密,闌珊客也無法更進一步查探,但是已然記下具體方位,請求指示。」

    薄野景行點點頭:「你我正值用人之際,什麼消息也不值當拿命去拼。讓他先行返回。」

    苦蓮子應下,江清流自外面走進來,他很有眼色地退了下去。江清流隨手拾了石桌上的甜瓜咬了一口——薄野景行的水果,全是穿花蝶、水鬼蕉等人外出採藥之時從七宿山深處採回來的。個頭興許小些,但是皮薄肉厚、汁水清甜,比集市上賣的,不知道好出多少倍。

    江清流在她對面坐下,彼時她身著一襲淡金色的長袍,樣式極為簡單。只在袖口和腰間的錦帶上綉著極為精緻的錯金雲紋。看得出是單晚嬋親手縫製的衣衫。

    闊葉將陽光割裂,光點零星。樹下她膚色近乎透明的白,薄衣輕覆,如同裹了一層柔和的陽光,整個人彷彿纏枝玉器般明艷。

    桌上有酒,薄野景行親自給他倒了一杯。江清流突然很羨慕這種淡泊,彷彿三十年前曾經動蕩江湖的魔頭仍是院中嬉戲的少年,而世間從未有過江湖。

    時值黃昏時分,晚霞如紅錦,陽光似碎金。薄野景行與他杯盞相碰,發出一聲脆響。薄野景行滿飲杯中酒:「你可知今日是什麼日子?」

    江清流不以為意:「說。」

    薄野景行目光悠遠:「三十一年前的今日,寒音谷滿門被屠。這個日子,是一些人的祭日。」

    江清流微怔,也沒多說,回到書房裡一查江湖奇案卷宗,發現三十一年前的今日,確實是寒音谷被滅門之日。

    谷中老□□女,屍橫遍野。卷宗旁邊還有江少桑的批註,道踏入谷中之時,鞋襪俱濕。谷中血腥之氣充斥,令人聞之欲嘔。

    本來是有倖存者的,但是寒音谷在江湖中惡名昭彰,江少桑等人的到來也不過補刀而已。

    江清流沒有再看下去,但他能想到那種場景。倒也沒什麼值得同情的,一群邪魔歪道罷了。他合上書卷,不再理會。

    他的功力在緩慢恢復,以目前的進度來看,在十月武林大會之前要復元是有希望的。江清流想了想,還是派人送了些紙燭香蠟到薄野景行的院子。其間周氏問起,江清流也只是道今天是薄野景行父母的祭辰。

    第二天,商天良突然到訪。先是為江清流診脈,確定其經脈已經復元,內力恢復只是時間問題。第二是看望薄野景行。交談之間,江清流無意提到產子一事,商天良瞬間面色嚴肅:「江盟主,胭脂女體質嬌弱,懷孕生子的消耗,她們根本無法承受。」

    江清流眸子里閃過一抹異色:「若是強行懷孕會當如何?」

    商天良眉頭微蹙:「胎兒會搶奪母體養份,體質較其他嬰兒更加強健。母體必亡。」

    江清流若有所思。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