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二十九章 (修訂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二十九章 (修訂版)字體大小: A+
     

    第二天,沉碧山莊。

    掃地的僕人在庄門前發現一個精緻的木盒,打開一看,慌忙報給家主。江隱天跟江清流臉色都非常差——裡面是一根手指和一個指環。手指已呈僵死的蒼白,沒有人說話,這歹徒之膽大,倒是出人意料。

    不多時,齊大逮回一個小男孩——江清流料到會有人送來送信,早早便令他暗中留意。昨夜齊大一直在暗處監視著庄門,那個小乞兒前來時,他已潛伏半宿。

    但小乞兒明顯只是收了幾分銀子,替人辦事。面對臉色鐵青的江清流,他嚇得瑟瑟發抖,簡直語無倫次。只知道找他送信的是個高大男子,再不知其他。

    江清流倒也沒有為難他,揮揮手放走了。等到下午,終於又有個小乞兒送來書信,要求江清流獨自一人前往城西藥王廟見面。信上尤其註明,不許其他人跟隨。

    接到信,江家人都非常猶豫,江清流目前的情況,周氏和江隱天、江凌河等人都是清楚的。江凌河跟夫人李氏還是非常擔心自己兒子的安全,畢竟他現在武功全失,獨自赴會,等於任人宰割。

    兇手第一次送信便帶上手指,可見必是窮凶極惡之徒,沉碧山莊可謂是仇家無數。李氏當即就去找周氏,兩個人商量了半天,還是覺得不能因著媳婦再搭上兒子。

    江隱天也跟族裡長老們商量了半天,江清流雖然武功全失,但最近的表現還是非常令人滿意。族裡自然也不願他冒這個險。

    等諸人商議完畢,前往書房去找江清流的時候,發現書房裡空無一人——連隨身侍候的催雪都不知道他何時離開的。

    江隱天二話不說,立刻派江清流之弟江清然帶人追至藥王廟。江清然雖然不比江清流穩重,情勢卻也大抵明白的:「太爺爺,兇徒明令兄長須單獨前往。我們若帶人過去,恐對嫂嫂不利。」

    江隱天目光銳利:「兇徒如此泯滅人性,你嫂嫂落入他們之手,豈有活路?!」

    江清然面色一僵,江隱天復又道:「上次採花賊潛入我沉碧山莊擄走女眷一事,已令沉碧山莊門楣蒙羞。如今……清流心軟,你便應該替他分憂。」

    江清然終於明白了江隱天的意思,江隱天揮揮手,替他調派人手,令其趕往藥王廟。

    那個時候,薄野景行坐在院里的梅樹下,苦蓮子在替他診脈。侍女泠音過來採集花粉,把莊裡發生的事都說了。苦蓮子震怒非常:「江隱天這是想讓那個女人死!江清流必是看破他用心,一人前往了。但他武功全失,獨自前去有個屁用!」

    泠音本就是個聰明的丫頭,如何不知道江隱天的用心。她是單晚嬋的陪嫁丫頭,自然是向著單晚嬋的。知道平素單晚嬋跟這位景姑娘要好,這時候明裡不說,暗裡卻是來求救了。

    薄野景行端坐梅下,苦蓮子氣得不得了:「你還坐得住!幾十年前,我們不去欺負別人,別人已是謝天謝地!如今竟然被別人騎到脖子上來了!」

    薄野景行撫掌沉吟:「江清流那娃娃,不是魯莽衝動之輩。他肯前去,必有后招。」

    苦蓮子蹭地站起來:「那我們就袖手旁觀、任人欺辱不成?」

    薄野景行嘿嘿一笑:「老夫若是他們,就不取手指。因為不管取手指還是脖子,代價都是一樣。」

    苦蓮子重又坐下,示意泠音先下去,然後給薄野景行倒了半杯酒:「但憑谷主吩咐。」

    薄野景行略略沉吟:「老夫晨間見過那斷指,指上筋脈尚未收縮,可見二人被囚之處,離此絕對不遠。」

    苦蓮子面色微凜,復又不耐煩地道:「你別賣關子,我腸子里沒有那麼多彎繞。」

    薄野景行也不理會:「齊大知道昨夜斷指被送來的時辰,小乞兒雖然不知道兇徒身份,卻至少知道兇徒所至的方向。斷指的指甲里有些許黑泥、蛛網的痕迹。粉塵極為細膩。所以水鬼蕉與小媳婦被囚之處,必是久置,方能有如此細膩的塵埃。」

    苦蓮子眼睛一亮,薄野景行微笑:「我們知道路程,知道方向,知道他們所在的地方有許多灰塵。總不算盲目找尋。」

    苦蓮子立刻起身:「屬下這就為谷主備馬!」

    然後他就把穿花蝶牽了過來。

    薄野景行騎著穿花蝶,穿花蝶上午已經奉命查明小乞兒的住處、來人行至的方向。三人出門,也不算沒有頭緒。臨出門時,苦蓮子還是有些不放心:「要不要請風影劍魔那老東西幫幫忙?」

    薄野景行似笑非笑:「原來你對老夫已經連這點信心都沒有了。」

    苦蓮子冷哼一聲:「我是怕你如今這嬌滴滴的模樣,恐連兵器都握不穩了。」

    話雖如此,他卻再沒多說。

    小乞兒等在山門前,手裡還握著一把糖葫蘆——穿花蝶怕他等不住,特地哄住他的嘴。他將三人帶到遇見大漢的地方,指明了方向。

    因著他對附近地勢極熟,仍然在前方帶路。四人一路前行,走到時辰差不多的時候,薄野景行命他停下。她倒是不急,仍和顏悅色地問:「娃兒,這是哪裡?」

    小乞兒雖然衣衫襤褸,人卻極是靈活:「爺爺,這裡是個三岔路口。再往前走,就是夏家鎮了。左邊是山路,去七宿山的小路。右邊是大片耕地,再往前就是洛陽方向的官道了。」

    薄野景行略略點頭:「這附近有沒有空屋子,很多年沒人住,卻又不常有人去的地方?」

    小乞兒眼睛黑幽幽的,極為明亮:「爺爺,那我們走過了,我知道有個地方,跟我來!」

    四個人開始往回走,穿花蝶都將信將疑:「這個小孩靠不靠得住啊!」

    薄野景行不以為然:「江家勢力豈是說笑的?單晚嬋丟失,他們私下必有打探。來人斷不會將小媳婦藏於鬧市。偏遠的村落,雖然看似安全,實則更加危險——村民們久居一處,哪戶不是知根知底。突然搬來的陌生人,只會更引人注目。」

    穿花蝶乾笑:「谷主說是,那必定便是了。」

    幾個人往前走不多時,小乞兒停下來,指著遠處一片隱約坐落於林木之中的灰色屋頂道:「爺爺,就是這裡了!」

    苦蓮子都有幾分疑惑了:「不是說不可能關在村子里嗎?」

    小乞兒吃著糖葫蘆:「這個村子早就沒人住了。前幾年村裡的人得了怪病,死的死、逃的逃。可惜了這麼些空屋子。平日鬧鬼鬧得厲害,也沒人敢來住。」

    薄野景行放小乞兒離開,苦蓮子給了二人一人一粒藥丸:「含在嘴裡,辟毒。」穿花蝶輕功不是蓋的,一邊馱著薄野景行,一手拉著苦蓮子,仍然起落靈活。

    他也是個經驗豐富的,入了村之後,沿著地上的腳印往前走——這裡少有人來,這些腳印當然不是憑空出現的。三人不多時便到了一處廢棄的大宅門口。

    這宅子在村裡算是頗為氣派的,只可惜如今落滿灰塵,蛛網密結。薄野景行跟苦蓮子藝高人膽大,直接就從大門進去。

    因著單晚嬋跟水鬼蕉都不會武功,這裡只有兩個大漢看守。二人正在裡面擲骰子呢。薄野景行笑眯眯地站在門口:「別停,玩完這把再說。」

    兩個大漢毫不領情,抽刀怒喝一聲,直撲過來。

    他們也算是用刀的好手,手中九環金刀揮舞虎虎生威。但是兩寸厚的刀身劈至薄野景行面前的時候,突然無端斷裂。

    二人面色一變,定睛一看,才見一縷鮮紅如髮絲般纖細的絲線——就是這麼一個東西,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地割裂了鋼刀?!

    兩人對視一眼,俱是一驚。隨即抽出小刀,再次猱身而上。薄野景行興緻缺缺:「本座無影之劍,豈能作烹羊宰牛之用。」

    穿花蝶會意,徑自避過兩名大漢,進入后宅。兩名大漢自然撲向苦蓮子。苦蓮子抽出一布巾,迎風一抖,兩大漢白眼一翻,頓時跌倒在地。

    內宅也是一片灰塵,雜草叢生,沒人足背。穿花蝶都不用打量,跟著痕迹往走前,很快就來到一間卧房之前。

    門上掛著鎖頭,窗戶都已被木條釘死。薄野景行從他脖子上下來,站好不動。穿花蝶開門撬鎖本就是長項,上前用藏在髮絲中的金絲一捅,門鎖輕而易舉地打開。

    薄野景行背著雙手,慢條斯理地踱進去。單晚嬋正一臉戒備地看著門口,見進來的是他們,還以為自己是在作夢。過了好半天,她猛然撲上去,抱住薄野景行:「小景——」

    薄野景行輕輕拍拍她的背,房中水鬼蕉坐地上一動不動——他身上還圍著單晚嬋的襯裙呢,一動就露屁股蛋子。

    「喲——」穿花蝶圍著他,跟狗看見包子似地轉了幾圈,「這是什麼新潮的打扮?!」

    水鬼蕉怒瞪了他一眼:「脫件衣服給我!」

    穿花蝶很快就看出了端倪,然後哪裡還肯脫衣服給他。二人鬧了半天,還是苦蓮子看不過,脫了件外衫扔給他。水鬼蕉火速穿上外衫,這才起身:「師父,谷主。」

    苦蓮子冷哼:「還嫌不夠丟人?!」

    水鬼蕉不敢說話,趕緊站立一旁。苦蓮子嘴上不說,見他手掌傷勢,還是丟了個小藥瓶過去。水鬼蕉剛剛接過藥瓶,單晚嬋已經過來。

    她幫著拆開他左手包裹的布條,那傷口上血已凝固,藥粉難以粘著。單晚嬋幾乎沒有思索,紅唇微張,輕輕含住了傷口。

    待傷口清理乾淨,她打開小藥瓶,把藥粉撒在在上面,然後重新包紮。旁邊三個人都是人精,這時候氣氛頓時有些微妙。

    水鬼蕉輕輕收回手:「先回去吧,江家想必急壞了。」

    單晚嬋點點頭。

    回到山莊,莊裡大部人都已隨江清流前往藥王廟,江隱天見到單晚嬋,臉色卻並不好。最後還是周氏將單晚嬋帶回房裡更衣。

    單晚嬋沒有什麼心機,換了衣服也就出來。隨後整個江家氣氛都有些悶沉——周氏面上也無喜色,單晚嬋回來的時候,只穿著外裙,恐怕是貞潔難保了。

    江家的媳婦,這樣不清不白,可如何是好?!

    周氏面色不善,同江隱天說了這事,江隱天陰沉著臉,半天突然冰冷地丟下一句話:「江家不可以有失節的媳婦。」

    周氏對單晚嬋到底還是有些感情,雖然知道這話的意思,也是半天沒動。江隱天看過去:「我說得不對?」

    周氏沉默了。江隱天復又道:「清流年輕,尚不識大體。你莫非也老糊塗了?去吧,趕在他回來之前。」

    周氏進到單晚嬋房間里的時候,單晚嬋剛剛沐浴完畢。周氏一揮手,身手的僕婦送上來一碗參茶:「喝了吧,壓壓驚。」

    單晚嬋施禮謝過,端起參茶慢慢飲盡。周氏突然深深地嘆了口氣:「孩子,老身也知道在江家你不快樂。但是這個家族兩百年以來,沒有人敢快樂。」

    單晚嬋不知道她為何突然這麼說,正要問什麼,突然頭腦一陣昏沉。「太奶奶……」她向周氏伸出手,卻突然歪倒在桌上。

    周氏轉過頭,又過了一陣方才揮手。她身後,有個年過六旬的婦人上前,熟練地用金箔封住單晚嬋口鼻。外面立時有人抬了一具棺木上來。周氏站在窗前,一直沒有回頭去看。

    過了好一陣,那個年過六旬的婦人終於再次進來:「太夫人,已經妥當了。」

    周氏深吸一口氣,年老乾枯的手擦過眼角,目光渾濁:「木香,你說清流一直無後,會不會是我們江家的報應啊?」

    那個名叫木香的婦人聞言,忙將她扶出去:「太夫人不當這樣想,江家百年基業,本就是子孫奉獻。上蒼若真有眼,當會看到這個家族的犧牲和心血。」

    夜間,江清流回返的時候,只得知一個消息——單晚嬋自盡殉節。江清流右手緊握成拳,大步闖進江隱天的住處。江隱天正與其他長老議事,見他進來,只是淡淡道:「何事如此莽撞?」

    江清流幾度強忍:「晚嬋到底在哪裡?」

    江隱天神色疏淡:「下人沒告訴你么?她午後歸家,於住處上吊殉節。這樣的貞潔女子,才不愧是我江家的兒媳婦。」

    江清流右手揚起,一拳砸在他面前的紅木方桌上,即使內力未復,也是木渣橫飛。江隱天與他對視,他第一次寸步不讓:「我問你她在哪裡?」

    江隱天揮揮手,示意身邊的長老們都退下。等到人都離開了,他終於站起身:「不論她在哪裡,都已經只是一具屍體。你待如何?殺了我和你太奶奶,為她報仇?」

    江清流站在原地,只覺得肺部都已經變得僵硬,他吸入的空氣如同牛毛細針,縷縷刺心。江隱天拍拍他的肩:「男子漢大丈夫,何患無妻?終有一天你要長大的,我和你太奶奶撐不了多少年了。英雄氣短、兒女情長,這樣的你,怎麼撐起這個家族。」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