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二十五章 (修訂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二十五章 (修訂版)字體大小: A+
     

    賀飛虎莫名身死,林小詩失蹤,本就風聲鶴唳的飛鷹寨幫眾立刻看緊了他。江清流跟賀雷等人忙著查看地道。薄野景行忙著把所有珍貴的皮貨、藥材、肉乾等等全部擱筐里。江清流回來的時候簡直哭笑不得,她還吩咐齊大:「別忘了待會把老夫的戰利品帶走啊!」

    吳大頭的後院,是一座圓形大石磨,石磨的磨盤下卻是空心的。平時即使進入院中,又哪裡能看出究竟?這次也幸得賀家兄弟下令嚴查,方才發現了端倪。只見石磨下一條地道,黑森森地不知通向何處。

    賀氏兄弟已經派人入內查看,薄野景行微眯著眼睛,出門對齊大道:「立刻前往那個赤腳大夫的住處,秘密看住葉和。不過此人可能武功高強,你可不要被他捉了。」

    齊大不動:「我又不是你下屬,你無權指揮我。」

    薄野景行嘿嘿直笑:「小娃娃,還挺有個性。老夫喜歡,晚上老夫來找你生娃。」

    齊大飛快地出門,留下一句:「我沒個性!我去監視葉和!」

    所有人都圍住了這條地道,賀氏兄弟平日里鬧得不可開交,但是對於賀飛虎的死,幾個人還是真心想要查出真相。

    這條地道通往城西一個破廟,這廟宇十分破舊,又隱在蔥籠草木之間,平素根本不見人煙。吳大頭當然是咬緊牙關:「我一個獵戶,平素吃飽沒事,挖個地道幹嘛?況且看這個洞的光景,挖了指不定多少年了。說不定那時候我還沒到村裡。再說了,這次本就是為了搜銀子,證明我有沒有說假話。你們搜出個洞就準備定我的罪?傳聞飛鷹寨敢於仗義直言,平素我也是十分信賴的。可如今看來,不過是見江清流是個武林盟主,就巴結討好罷了。」

    局面一時有些僵,賀氏兄弟看看江清流,又不好說什麼。江清流只好看看薄野景行。薄野景行嘿嘿直笑:「小娃娃,還跟大人講起道理來了。你先在這等著,老夫帶另一個小娃娃來跟你講道理。」

    飛鷹寨這邊雞飛狗跳,沉碧山莊也出了件了不得的大事。

    六月六是當地姑娘回門的日子,單晚嬋回了一趟娘家。她娘家也是名門旺族,但年幼喪母,爹爹在她十歲那年娶了個填房。雖然表面上對她不錯,但到底不是親生的。她嫁到江家的時候,嫁妝幾乎到了寒酸的地步。許多物件都是匆匆趕製,這還是因為她嫁的人家好,單老爺子實在不願得罪江家,這才臨時置辦下來的。

    江隱天本是要當時理論的,但江清流畢竟還是心疼單晚嬋,不忍令她難堪,壓下了這事兒。

    這次單晚嬋回門,她的繼母卻一改往日,對她格外熱情。單晚嬋對她雖然不親,但畢竟是長房嫡出,也沒有受過什麼過分的虐待。故而對於這位母親的示好,她自然也覺得暖心。

    但一頓飯還沒吃完,繼母就提到她一個表弟在酒樓遇人調戲歌女。本是少年熱血之人,一時爭執,竟失手將人打死,隨後才得知對方是江北刀劍山莊的少主。這些個江湖人可不是好惹的,單家也怕飛來橫禍。希望單晚嬋這邊出面,平了這事兒。

    單家是正經商家,本來單晚嬋結的這門親確實能讓江、單二家攀上關係。但是因著成親時嫁妝之事,江家族裡多少有些不痛快,這些年一直少有往來。

    眼下單晚嬋又剛跟江隱天發生了口角,江隱天沒治她忤逆不孝之罪已是難得,她又怎麼好開這個口。

    回到莊子里,她還愁眉不展,只盼著江清流早日回來,也好問問這事兒。對江隱天,她是無論如何也開不了口的。但是江清流那邊正是沒有頭緒的時候,她左等右等,索性派人傳了個信兒過去。

    飛鷹寨雖處深山,但快馬前往,十天半個月怎麼著也該到了。江清流自然接到了單晚嬋的書信,他這些年漂泊在外,單晚嬋一直甚少聯繫,免得他分心。如今看到信,江清流也不以為意,言道他此時不便前往刀劍山莊,要過些時日。

    單晚嬋聽到信兒,委屈得不得了:「他的事總是比我的事要緊,若再過些時日,只怕都沒有單家了。他再去又有何用?!」說罷,又心意難平,「他必是還記著當時我嫁妝微薄一事,不肯相助。單家不看重我,好歹養我十餘載。江家也不看重我,我不還是知冷知熱地孝順著?!」

    傳話的人嚇得一聲不敢吭,單晚嬋趴在桌子上直掉眼淚。那傳信的人卻又道:「屬下回來之時,莊主身邊的景姑娘讓屬下帶話給夫人。」單晚嬋的眼淚這才收了一收:「小景她說什麼了?」

    傳信人躬了躬身:「景姑娘讓夫人把這張字張交給一個『留在家裡的老東西』。恕屬下無能,不知此乃何人。」

    單晚嬋接過字條,這才擦乾淚上的淚珠兒,揮揮手:「你下去吧。」

    第二天,單家派人將刀劍山莊少主的屍首送回去,刀劍山莊哪容自己少主躺著回來,當即就怒火衝天。一百多武林人士披麻戴孝,手中寶劍磨得雪亮,眼看就是一刀一個小朋友的架式。單老爺子是正經的商人,哪裡見過這場面,心肝差點沒嚇得蹦出來。

    一個灰衣老頭分開眾人走到前面,只見他臉上戴著眼罩,只有一隻獨眼,手裡捧著個旱煙鍋子。他身邊一個清俊的青衫少年趕緊上前幫他把煙點上。老者抽了兩口煙,吐出一卷一卷的煙霧來:「別忙動刀動劍,容老夫為死者上柱香先。」

    刀劍山莊的人紅著眼睛,只恨不能將他們大卸八塊:「待你歸西之時,我們也會替你上柱香!」

    灰衣老者果真上了柱香,又抽了幾口煙,這才轉身:「就你們這少主,死了是好事。趕緊地換個有德有能的,免得刀劍山莊遺臭萬年。」

    靈前作此語,刀劍山莊簡直大怒,就在諸人拔刀的瞬間,突然一陣兵器落地的鏗鏘之聲。灰衣老者一掀袍角,竟然就著棺材坐下,連單老爺子都皺了眉頭——晚嬋派了這個老者與他們一併前來講和。他只道此人有些威望,但靈前做出這樣的事來,怎麼說這仇也是結大了。

    他有心想上前相勸,卻見刀劍山莊的人竟然如同站立不穩一樣,嘩嘩地倒了一地。灰衣老者手裡捧著煙鍋子,還在棺材板上敲了敲:「這就對了嗎,古語有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看著滿地亂滾的人,順腳踩住一個滾到腳邊的,「看來諸位還是頗有慧根的。」

    他一把掀開棺材蓋,露出裡面已經有幾分腐壞的屍首:「誰過來呸一聲,罵一句殺得好,我就替他把毒給解了,你們覺著如何?」

    刀劍山莊的人簡直是氣瘋了,單老爺子也給嚇瘋了,當即連滾帶爬地走過去,連連告饒:「先生,萬不可如此啊!他們是江湖中人,今日您在還在,哪天您若不在……他們還不把單家給生吞活剝了啊!」

    灰衣老者不耐煩,一腳將他踹開:「滾你大爺的,慫貨。要不是谷主有命,老子豈會為你這種軟蛋出頭!老子今日將他們全部毒殺於此,看他日誰敢尋仇?!若是真有漏網的將你單家滅門,老子天涯海角也必抓住漏網之魚給你們報仇不就是了?!」

    單老爺子哪料到他如此蠻橫,頓時連連叫苦。他走到刀劍山莊的莊主笑問天面前,連連鞠躬:「笑莊主,失手殺人本是我們不對,多少錢財我們都願意賠償。還請笑莊主別跟單家計較,高抬貴手,貴手高抬。」

    笑問天沒理他,笑問天也在地上正滾著呢。

    ……

    這番談判,持續了一天一夜。直到刀劍山莊中庭的地都給人滾去了一層皮,終於有人受不了了。有個家丁模樣的先站起來,往棺材里吐了一口口水,大嚷了一聲:「殺得好!」

    灰衣老者笑眯眯地贊了句:「識時務!」然後拿一個鼻煙壺樣的東西往他鼻端一掃,這人不過片刻功夫,竟然恢復如常。有了第一個,自然就有第二個,有了第二個就有第三個。

    很快,刀劍山莊的人一個一個都開始恢復了,只可憐棺材里的少莊主。古人有一言,道被唾沫星子淹死——他如果還活著,估計也就是這死法了。笑問天氣得火冒三丈,竟然暈了過去。灰衣老者一煙桿把他敲醒:「笑問天,還報仇不了?」

    他從懷裡摸出一個小玉瓶:「要還報仇你儘管說一聲,老子今天就把刀劍山莊的人通通毒死,省得他日還要奔波。」

    諸人俱都一凜,見識過了他方才的手段,這時候倒是沒人敢懷疑。笑問天如同喘氣的水牛,半天才咬著牙說了句:「我兒之死,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灰衣老者這才收起玉瓶:「早想開不就完了,害老子百忙之中還要抽空跑一趟。」

    單老爺子驚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不用賠款?!」

    灰衣老者也非常驚訝,似乎他從沒聽過這樣的事情:「賠什麼款?!」

    單老爺子合不攏嘴:「不需要跪地道歉?」

    灰衣老者一瞪眼:「是需要跪地道歉!」他一腳把刀劍山莊的莊主笑問天踹起來,「養子不教父之過,養出這麼個兒子,害老子沒事跑來瞎折騰,你知道老子的時間多寶貴么?!還不給老子道歉!」

    然後……刀劍山莊就給單家鄭重其事地道了歉。

    單老爺子都快昏厥了,還是被身後眾人挽著,一路頭重腳輕,彷彿騰雲駕霧般走了。灰衣老者當然是苦蓮子,他一回沉碧山莊就繼續埋在藥草和醫書堆里,單晚嬋想找他道個謝都沒找著——藥草堆太高,扒拉不出來了。

    單晚嬋只得找水鬼蕉道了謝,水鬼蕉倒也不怎麼放在心上:「謝谷主吧,如果不是她發話,師父才不會管這閑事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