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二十章 (修訂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二十章 (修訂版)字體大小: A+
     

    闌珊客的輕功,比之穿花蝶又強過不少。畢竟穿花蝶是他教出來的么。薄野景行騎著他有如騰雲駕霧一般,前面的黑衣蒙面人將江清流挾在腋下,輕功也是不俗。不過術業有專攻,比起闌珊客來說,身法還是在可追蹤範圍之內的。

    薄野景行微微頷首:「前面可是百里天雄?」

    黑影一怔,猛然回頭,眼中儘是凶光。與之相比,薄野景行倒是顯得善良了許多:「嘖,老夫就是問一下,你發什麼火。」

    百里天雄一招繁星蓋月劈頭蓋臉打下來,招式霸道,掌風絞得落葉俱碎。薄野景行當然也毫不示弱,提掌迎上。

    黑衣人並不吭氣,雙掌相接,江清流都能感覺到兩股洶湧的內力。他心中暗驚,百里天雄畢竟□□十歲的人了,內力深厚可以理解。這薄野老賊……

    是了,她一心要找苦蓮子,想必就是為了解掉身上的藥物限制。如今她的內力被釋放出來,饒是百里天雄這樣的人物都連退了好幾步。他胸口劇烈地起伏,還沒提氣,薄野景行下一掌又排山倒海而來。砰地一聲,地動山搖!

    「百里天雄」後退好幾步,哇地一聲噴出一口血來,然後他也大怒,把江清流吧唧一聲往地上一擲,怒喝:「薄野老賊,你什麼意思?!」

    江清流一怔——這聲音,肯定不是百里天雄。那此人是誰?!這等內力,定然不是藉藉無名之輩!

    薄野景行第三掌再度催出,掌氣激蕩,飛葉傷人。這蒙面黑衣人一腳跺在江清流身上:「老賊,你來真的?!」他把黑衣一撕,露出精壯的身子,「老子難道還怕了你!」

    江清流一直沒認出他,直到他拔出了他的劍——風影劍魔辛月歌!

    劍氣與掌風交擊,落葉障目。江盟主也跟著碎葉風中凌亂了,誰能解釋一下,為什麼這個退隱江湖已經十餘年之久的老魔頭會出現在這裡,還企圖劫走他?!

    薄野景行空掌本來就吃虧了,一不留神差點被辛月歌削了一隻手去。她也火了,右手刀絲一出,毒蛇一般捲住了辛月歌的劍!辛月歌不服:「你輕功本就不如老子,都是騎著這個東西的緣故。有種你下來,咱們比過!」

    薄野景行又豈是個經得起激的,立刻就要從闌珊客身上下來。正抬起一條腿,辛月歌一腳將她踹翻在地,然後直撲過來,雙手卡她脖子!

    薄野景行大怒,一個懶驢打滾,已經一大腳踹他臉上。

    江大盟主簡直是開了眼界!闌珊客索性捂住了眼睛。這打法,不是不要招式,而是連臉都不要了啊!

    江清流也不是個傻瓜,他很快明白了:「薄野景行!!」

    正跟辛月歌扭打成一團的薄野景行突然轉過頭來,然後被辛月歌一下子壓在地上,然後她突然想起什麼事:「糟糕!!」

    江清流深吸氣,吐氣,再吸氣:「你□□我?」他居然學著平時薄野景行的樣子,和顏悅色地問。薄野景行趕緊搖頭:「沒有沒有,哪來的事,是這魔頭不請自來,老夫是來救你的!」

    江清流連連吐氣——再不吐氣得爆炸了:「薄野景行!」

    這個不經打,打不得。罵吧,厚顏無恥且不帶耳朵,罵了也白罵。殺吧,還要靠她溫養經脈、儲存內力,殺不得。江清流大步走回沉碧山莊,闌珊客很好心地想把苦蓮子毒砂的解藥拿給他,他一臉痛苦地擺手:「別跟我說話,我現在是頭重腳輕、頭大如斗、頭痛欲裂。」

    闌珊客拍拍他的肩,表示理解。

    薄野景行跟辛月歌扭打在一起,這時候終於怒喝:「本來挺好的計劃,看你這老鬼攪成了什麼樣子!」

    辛月歌用力捏住她的脈門:「廢話,誰讓你來真的?!」

    薄野景行也用力扣住他的脈門:「老夫來真的,你焉有命在?!放手!」

    辛月歌咬著牙:「你先放!」

    薄野景行哪裡肯:「你先放!」

    江清流往前一直走,都分不清這到底是不是返回沉碧山莊的方向了。毫無疑問,這老賊自從上次突發奇想之後,就屢施奇招,想要給他生個孩子。多次被拒之後,她終於又想出了「英雄救美」這一招。不知何時聯絡上了辛月歌,假扮百里天雄將他擄走。

    魔頭心思海底針,江盟主真是滿腹悲涼。當初為什麼要把他放出來呢?這簡直是一個彌天大錯,武功全失總也好過精神失常……

    他正走著,身後突然一陣勁風,江清流真是給氣糊塗了,警覺也低了許多。待他轉頭時,已經挨了重重一拳!他哇地噴出一口血,轉頭就看見一個人——百里天雄。

    那樣近的距離,沒有內力,他根本無法招架,不過瞬間就被擊倒在地。

    江清流心知不妙,這百里老賊恨他入骨。落在他手裡,自己焉有活路?他右手吃力地探入囊中,取了些藥粉斷斷續續沿路拋撒。只希望薄野老賊能帶人追來。

    百里天雄的武功怎麼樣,尚不清楚,但是輕功比及闌珊客,明顯也略遜一籌。闌珊客追得吐舌頭,總算是給追上了。但是整個人都累癱了,薄野景行是沒法騎戰了。她只有跳下來:「老東西,把老夫孩兒的爹放下!」

    江清流額頭青筋暴跳,差點就怒喊——百里天雄你可千萬別輸給她!!

    薄野景行又走近一點,還是想跟百里天雄打個商量:「要不這樣,老夫先跟他睡個十個半月,待有身孕之後,再把人交給你,要殺要刮悉聽尊便,你覺得怎麼樣?」

    ……

    百里天雄的回答,是一掌擊過去。他年過八旬,內力當然極為深厚。

    薄野景行也是個生平自負的傢伙,哪肯退讓,當即提掌相迎。砰地一聲巨響,百里天雄將手攏入袖中,啞著嗓子、陰惻惻地問:「你是何人?!」

    薄野景行當然沒功夫作自我介紹:「放下他,我不殺你。」

    百里天雄突然拔劍,劍鋒按在江清流喉間:「你再快也快不過我的劍。」

    薄野景行冷哼:「一劍殺了他,能泄你心頭之恨?!」

    百里天雄眼中滿是磅礴殺意,當然不能,他年過五旬才得了一個兒子,平素愛如至寶。如今竟然眼睜睜地看著他死於江清流之手!他如何甘心?!就算把他寸寸凌遲也難消喪子之痛。

    可兒子固然重要,七宿劍派數百年的基業更重要。他必須取捨。

    百里天雄略一走神,薄野景行可不是正人君子,她手中刀絲吐信,猛然纏上百里天雄的手!她體力不濟,只有一擊,一擊不勝,百里天雄這樣的人,定會看出她的破綻。

    距離太近,百里天雄也是一驚,這刀絲……

    薄野景行!

    這個名字在腦海中一過,他的第一反應就是殺死江清流!他任刀絲纏住左手,右手一劍刺下!薄野景行也是怒極——若是江清流被殺,斬下百里天雄一隻手又有什麼用?!

    她借刀絲之力,整個人猛然往上一撞。百里天雄被撞得一個踉蹌,隨後驚訝地發現自己的手還在!他的反應何等快速,回身就是一劍!劍風直接斬向地上的江清流!

    江清流沒有內力,又兼之中了苦蓮子的毒砂,他完全無法反應。

    而電光火石之間,他聽見一聲極細微的聲響,然後一股熟悉的血腥氣擴散開來!衣衫被浸濕了一大片,他抬手摸了一把,半天才出聲:「薄野景行?!」

    薄野景行翻身坐起來,背上已被刺出一個血洞。百里天雄手中劍接連刺出,黑暗中與刀絲相撞,火花迸濺。短短一刻,已經是無數次交手。

    薄野景行最擔心的也正是這樣的纏鬥——百里天雄發現了。

    江清流本就中了苦蓮子的毒砂,后又中了百里天雄一掌,這時候神智已然模糊。但他仍能感覺到微涼的血慢慢地浸透了自己的衣衫。上弦月模糊地掛在天際,耳邊有些嗡嗡的聲音。

    江清流突然出聲:「你走吧。」

    薄野景行整個兒都趴在他身上,一手還摸了摸他的下巴:「嘿,娃娃別灰心,老夫自會護你周全。」

    江清流搖頭:「走啊!」

    薄野景行喘得厲害,然而身體實在美好,她吁氣如蘭:「老夫一世英名,豈能在百里匹夫劍下敗走,哼!」

    江清流還要說什麼,耳邊一陣勁風,他失去了意識。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