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15章 夫妻離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15章 夫妻離心字體大小: A+
     

    江清流這幾天都很忙,百里辭楚被囚禁一事,對他提高威望確有很大助益。江隱天態度還是很積極的,每日會催促他抽出時間練功,早日恢復內力。江清流自然知道這是重中之重,每日也會和薄野景行練功一個時辰。

    他忙得一天只睡兩個時辰,薄野景行卻閑得蛋疼。每日里她就在沉碧山莊轉來轉去,單晚嬋有空會來陪她,偶爾小軒窗前,單晚嬋繡花,薄野景行喝酒。

    心情好的時候她會給單晚嬋畫畫像,這老賊工筆丹青極為擅長,單晚嬋把她畫的畫裱起來掛自己卧房,竟也滿像回事兒。

    百里天雄趕來的時候,沉碧山莊里已經彙集了無數德高望重的江湖前輩。百里天雄據說年已過百,他是晚年得子,對百里辭楚一直以來寄予厚望。其愛子之心自然不必言表。

    這時候跟一眾武林同道打招呼,他神色一直非常凝重。面對江清流等人,他倒是一派長輩風範,並未因百里辭楚一事責難諸人。江清流也只是按禮將他迎入山莊。

    一群人在聚賢廳,單晚嬋在薄野景行院子里澆花。那些胭脂花株形如同芭蕉,高大且根系肥厚,想必開花的時候也是極盡艷美的。

    薄野景行在院中的梅樹下自己跟自己下棋,單晚嬋時不時看向她。她身上穿著單晚嬋親自做的夏衫,她想要男裝,單晚嬋卻不能真給她做男裝。於是盡量撿了最簡單的樣式。如今她一身茶白,於梅樹下獨坐的時候,有一種莫名的鋒利俊朗。

    「小媳婦。」薄野景行並沒有看向她,卻完全能感覺到她的目光。單晚嬋繼續給胭脂花鬆土施肥:「嗯?」

    「老夫有箇舊識,精通歧黃之術,改天有空讓她給你看看。說不定明年就能抱上大胖小子了。」她還觀察著棋盤,單晚嬋紅了臉,卻不由問了一聲:「真有此人?」

    薄野景行冷哼:「老夫何人,豈會欺哄你一小輩?」

    單晚嬋笑得不行:「好好好,依你。」

    她也確實是想要個孩子了。

    當天晚上,江清流還沒過來,想是被諸人纏著脫不了身。單晚嬋給薄野景行化好胭脂露,在她房間里翻看賬本。前兩天江清流交待,欠著商天良的十萬兩黃金估計是真的要付給的。但是他們這一房,賬上銀子不多。

    這麼大一筆錢,又不好全部讓族裡支出——數額實在太大。她只有撿撿湊湊,看看目前能拼出多少銀子。薄野景行喝著胭脂露,外面突然跌跌撞撞跑進來一個人,竟然是穿花蝶。

    只見他臉孔烏青,嘴角流血,四肢腫脹,生生地失了人形。單晚嬋被嚇了一大跳,薄野景行上前兩步,一腳將他踩住:「幹嘛了這是?」

    穿花蝶連舌頭都腫了:「苦……苦蓮子……下毒……」

    薄野景行大怒:「你沒報老夫名號嗎?」

    穿花蝶簡直是痛哭流涕:「你沒告訴我名號啊——」

    「哦?」薄野景行很嚴肅地想了想,「老夫忘了。」

    ……

    幸好商天良還在,薄野景行把穿花蝶拎過去。商天良頭上還包著葯紗,他當然不肯醫治的。薄野景行又沒錢。但是當薄野景行把他狠揍了一頓,再用切肉的銀刀架在他脖子上的時候他就肯了。

    商天良的醫術不是蓋的,再加之苦蓮子也沒下什麼曠世奇毒。穿花蝶面上的烏青很快就消了下去。薄野景行拎著他走了,商天良摸摸脖子,還想不通,也是自言自語:「這胭脂女藥效還可以啊,怎麼會失敗成這樣……」

    第二天,當穿花蝶再次被放出去尋找苦蓮子的時候,他抱著薄野景行的大腿,哭得形象全無:「景爺,您是我親爺爺,您饒了小的吧!!」

    薄野景行一腳踹過去:「麻溜地滾!」

    穿花蝶這次是豁出去了:「我死也不去了!」

    薄野景行把他揪起來,也緩和了語氣:「好吧,不去就不去,哭什麼。那你去找鯨雲島魔姥姥吧。」

    穿花蝶哭得哽氣倒咽,半響擦著鼻涕站起身,帶著哭腔道:「我還去找苦蓮子。」

    薄野景行摸摸他的頭:「乖。」

    鯨雲島魔姥姥,傳聞百歲不老,尤擅采陽補陰,平生最愛採花賊。

    百里天雄過來之後,江清流倒是有點為難。晚上他過來找薄野景行練功時也是神思不定。薄野景行何等人,哪能不知道他在煩惱什麼:「沒有人證指控百里辭楚啊?」

    江清流任由內力在自己經脈之中暖洋洋地經過,半晌才嗯了一聲。嗯完之後,他突然問了句:「有沒有什麼好提議?」

    薄野景行滿不在乎:「老夫不是給你抓回個小孩嗎?」

    江清流皺眉:「可那只是一個誘他上當的餌……」話未落,他如夢初醒,「你是說……誣陷他?」

    薄野景行冷哼:「也就你們正道喜歡脫了褲子放屁,不幹不脆。哪有我們痛快,看誰不順眼,一刀下去,屁的為什麼!」

    江清流:……

    當天,一個六歲小孩出面作證,稱驚風塢被滅門當天,他去廚房偷東西,正好看見許多人被殺死。驚慌之下,他躲入牌匾之後,僥倖逃得性命。然後指認百里辭楚正是驚風塢滅門案的兇手。

    百里天雄面色鐵青,但至始至終一句話沒說。殺人償命,七宿劍派是名門正派,更是避無可避。百里天雄再三查證這個小孩的來歷,但是當初薄野景行挑人的時候,明顯用過心思。

    這個小孩就是驚風塢附近的一個乞兒,經常小偷小摸,大家都認識。他要非說自己看見了,還真是誰也否認不了。

    最後,在江清流等人追問滅門原由的時候,百里辭楚忽然自斷經脈而亡。沉碧山莊出於同道之義,出了一口上好的棺木將他入殮,百里天雄彷彿一下子老了二十歲。

    當天晚上,因著傷心過度,百里天雄並未離開沉碧山莊。百里辭楚的棺木就停放在他所居住的院子里。江湖中人,也沒那麼多顧忌。時有武林名宿過來探望。

    百里天雄難掩悲痛,卻仍正義凜然:「孽子做出這等喪盡天良之事,實是死有餘辜。我七宿劍派的聲譽,不能毀於他一人之手。老朽教子不嚴,害了驚風塢兩百多條人命,實在是心痛難安。」

    諸人見得,無不贊他高義。

    單晚嬋是真同情他:「百里老掌門一把年紀了,晚年喪子,實在是太可憐了。」

    薄野景行冷哼:「身在江湖,本就是刀頭舔血、刀背過活。武林名宿也好,魔道餘孽也罷,這江湖死誰都不可憐。」

    這一番話難免無情,單晚嬋看著撫棺沉默的百里天雄:「這個江湖,為什麼一定要打打殺殺?我不懂。」

    薄野景行催促她離開:「你這樣的女子,本就應該永遠都不懂。」

    晚上,百里天雄站在院中,七宿劍派原本有設香案——被他推倒在地之後,也沒人敢再祭拜。奶白色的月光顯得分外冰冷,他靜靜地注視著黑色的棺木,眸子似乎也被染成了黑色。

    身後一陣勁風,他側過身,提掌迎上。掌風一掠,卻只觸到一片落葉。他眼中精光爆漲,抬頭望向屋檐,那裡空無一物。

    是誰,竟然敢試探他的武功深淺?江清流那個小兒嗎?!

    他目光冰冷。

    江清流再次回來的時候,薄野景行已經睡著了。她似乎非常疲倦,江清流強行拉起來,見她身上只著一件薄衫,襯得身材曲線玲瓏。他只得又找了件袍子給她披上。

    薄野景行完全沒有精神,江清流見實在沒辦法,又餵了她半碗胭脂露,她這才好些。

    溫養過經脈之後,見她精神還好,江清流難免問及一些舊事。

    「你到底想調查當年什麼事?」處理完百里辭楚的事,江清流似乎又得了閑。薄野景行眯起眼睛,仔細想了想:「老夫出身自寒音谷,師父乃谷主寒音公子。有一年,突然整個師門滿門被屠。而老夫師兄弟六人……」

    江清流非常驚奇:「從來也沒聽說過你居然還有六個師兄弟!」

    薄野景行一瞪眼:「你當然沒有聽說過,嘖,老夫跟你說這些有毛用,你滾去找你的小媳婦吧!」

    她像趕蒼蠅似地將江清流趕到床下,江清流也懶得再理他——自己確實有些日子沒跟單晚嬋在一起了。

    他走之後,薄野景行一個人坐在床上發獃,當年寒音谷的事仍歷歷在目,轉瞬間卻已過了三十年之久。她正出神,突然外面一陣沉重的腳步聲。穿花蝶捂著胸口,一臉墨綠地衝進來,一口血噴了薄野景行一頭一臉。

    薄野景行一臉狐疑:「你怎麼又搞成這樣?」

    穿花蝶哭得聞者傷心、見者落淚:「你的名號到底是什麼啊啊啊啊啊——」

    薄野景行一拍額頭:「嘖,老夫又忘記告訴你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