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十三章 (修訂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十三章 (修訂版)字體大小: A+
     

    這一天,梅應雪可不敢再讓薄野景行幫忙「照顧」表妹。及至中午,大家確定已無別的線索,正商量是否打道回府。薄野景行正盯著夏雪瑤懷裡的兔子,冷不丁道:「後生小輩,終是心浮氣躁,缺乏耐性。」

    江清流斜睨她,她終於正色道:「穿花蝶應該已經放了消息出去,若兇手聞悉,定然前來。你們調查了這麼久,難道真不好奇此人是誰么?」

    江清流跟宮自在一合計,準備再等一天。

    及至晚上,突然下人來報:「盟主,七宿劍派掌門百里辭楚已到驚風塢山門之前。」

    正跟宮自在等人查看忤作驗屍記錄的江清流等人皆是一怔,隨後互望了一眼。七宿劍派確實是當今的名門正派。百里辭楚的老爹百里天雄更是與少林方丈、武當掌門平起平坐的人物。在武林之中一直德高望重。三十年前,他在武林同道與薄野景行一戰中被薄野景行的刀絲絞斷了三根手指,從此更是人人尊敬。

    薄野景行喝著小酒,吃著桃——她現在能吃一點水果,每天都會啃一點:「狐狸尾巴露出來了,就看有沒有人敢攥了。」

    江清流與宮自在、梅應雪、蘇解意等數人對望一眼,下定決心般道:「江某既然身為盟主,定不會枉縱窮凶極惡之徒。驚風塢兩百多條人命,定是要有個交待的。應雪,不老城與七宿劍派素來交好,你且迴避。宮兄,令師與百里掌門亦是舊識,你也……」

    他話未說完,梅應雪當先反對:「江大哥,在你眼中小弟豈是趨利避禍之人?小弟不走!若此事真與百里辭楚有關,不老城絕不袖手旁觀。」

    宮自在也點頭:「你如今功力尚未恢復,愚兄豈能讓你獨自留在這裡。善惡自古便與情義無關。百里辭楚若真涉及此事,宮某亦當遵從天理。家師定能體諒。」

    蘇解意已經捏著杯子紅了眼睛:「解意聽哥哥們的。這牛毛金針與殺死恩師的暗器頗為相似,也許能問出師父的死因。」

    話說到此,江清流也沒什麼可說的。四個人一齊迎至門外。薄野景行還在盯著夏雪瑤懷裡的兔子,嚇得那兔子篩糠似地抖。夏雪瑤被她盯得也快發抖了,趕緊抱著兔子去追梅應雪。

    不一會兒,百里辭楚跟著江清流等人進來。他不過三十如許的年紀,倒也是清華風雅、器宇軒昂:「聽說驚風塢慘案,在下甚為震驚。因剛好路過此地,便趕來看看有沒有能夠幫忙的地方。盟主在此數日,可有發現?」他明面上稱江清流為盟主,實際上沒有多少敬畏之意。

    當初武林大會,他比江清流更有望繼任武林盟主。但是最後武藝比試的時候敗給江清流。兩個人雖無過節,卻難免有點芥蒂。江清流畢竟是武林盟主,心下雖然犯疑,面上卻是分毫不露:「兇手異常小心,並沒有留下什麼線索。」

    百里辭楚眼中光芒一閃,也不多說,跟著他們一路進了驚風塢。

    空氣中還瀰漫著淡淡的血腥氣,薄野景行自顧自喝著酒,百里辭楚看見她,身形微微一滯。隨後若無其事地問:「這位姑娘是……」

    江清流面不改色:「叫她小景即可。」

    百里辭楚這才略略點頭,隨後也不在乎這幾個人,徑直在主位上坐下來。幾個人說了一陣閑話,江清流等人不願意講真話,百里辭楚也是虛與委蛇,自然是沒有什麼進展。

    夜裡,江清流很奇怪地住在了宮自在的房間里,等到大家都睡著了,薄野景行推門出去。百里辭楚站在院子里,明月高懸。

    「百里掌門。」身後一個聲音柔柔地響起,百里辭楚轉過身,就見一個女人站在身後。月光的清輝灑落一身,她衣袂生輝。百里辭楚一怔:「景姑娘,你還沒睡。」

    來人當然是薄野景行,她走近兩步:「這裡不久前有兩百多人橫死,我睡不著。」

    百里辭楚微微點頭:「只不知盟主等調查數日,到底有何發現?」

    薄野景行仰頭望月,一臉嚴肅:「屍體裡面……有活口。」

    百里辭楚一怔:「誰?」

    薄野景行一臉單純無害:「是個孩子,躲在牌匾後面,逃過一劫。他說他認得兇手。」

    百里辭楚面帶微笑:「人在哪裡?夜間怎的也沒聽清流提起?」

    薄野景行攤手:「孩子受驚過度,江盟主和宮少俠決定先聯繫不老城等勢力,等人到齊再讓孩子當眾辨認。」

    百里辭楚若有所思,薄野景行回房睡覺了。

    第二天,百里辭楚早早起床,把整個驚風塢都轉了一圈。而穿花蝶悄悄回來——他其實一直都在,薄野景行怪異的點穴手法,他找了好幾個道上的好手都解不開。只得每六個時辰回來報到一次。

    而這次,他很聽話地帶回了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男孩個子瘦小,要在驚風塢的牌匾之後藏身還真是可能的。

    江清流一眼看見,就是面色一凜:「老賊,你帶個孩子回來幹什麼?百里辭楚很可能會殺人滅口!」

    薄野景行一揮手:「什麼可能,是肯定會。」

    宮自在等人也知道他的用意:「現在等他上門滅口?可是只有我們幾個人,證人也不夠。」

    薄野景行一臉鄙夷:「武林盟主在此,證人還不夠?」

    江清流不想跟他講道理,立刻修書一封,欲請附近幾個名家趕來作證。他是個心思細膩的人,百里辭楚的爹輩份極高,地位尊崇,自己要修理他兒子,當然是人證越充足越好。

    薄野景行坐在旁邊看他寫拜帖,不由咂了咂嘴:「這幾個老傢伙你一封書信能請得動?」

    江清流白了他一眼:「你不給我面子,不代表其他人也不給我面子,懂?」

    薄野景行又一臉不屑:「不就這幾個傢伙嗎,想當年,老夫也……」話沒說完,就見宮自在、梅應雪、蘇解意三個人一臉好奇地看向她。她輕咳了一聲,一臉嚴肅地接著道:「老夫也是很崇拜他們滴。」

    江清流:「……」

    百里辭楚搜索了一天,旁敲側擊,終於打聽得那個小孩的下落。據稱江清流把他藏在驚風塢後面非常偏遠的西山白塔里。

    夜間,江清流等人當然是釣魚去了,薄野景行在房間睡覺。

    等到下半夜,宮自在和江清流還真是活捉了百里辭楚。在場的除了江清流這個盟主以外,還有六人都是江湖上頗有名望的長者,百里辭楚這下算是賴不掉了。

    百里辭楚雖然有個了不起的爹,但是江湖是最注重公正的地方。他枉殺驚風塢兩百多條人命,若是他爹百里天雄想要保住自己和門派的聲譽,說什麼也是救不得的。

    江清流和宮自在等人心情都不錯,人犯已經抓住,驚風塢也不必再呆了,自然是要回到沉碧山莊的。

    薄野景行還在睡覺,江清流也沒吵她,只是命穿花蝶依然背著她趕路。

    一行人回到沉碧山莊,已經是三天之後的事了。而江清流和宮自在等人都發現一個問題——薄野景行身上的酒香,已經到達聞者自醉的地步了。

    穿花蝶背他行走了一個時辰就覺不對,他是干採花這一行的,感覺還是靈敏得多:「夫……大爺,您這是什麼體香?怎麼小人有種醉酒的感覺……」

    回應他的是當頭一拳:「多嘴!」

    後來穿花蝶就實在不行了——他背著薄野景行走了一個半時辰,就醉酒了。最後江清流實在沒法,只好雇了馬車。薄野景行不喜歡馬車,那種顛簸讓她沒法入睡。

    江清流也不管他,一路給帶回了山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