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六章 (修訂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六章 (修訂版)字體大小: A+
     

    但不得不說,江盟主對商天良太過放心了。

    等到一個月之後,商天良將人送回來的時候,江清流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是被裝在一個圓形金漆的盒子里送過來的。盒子乃香樟木所制,雕雲畫山,鏤刻精美,香氣馥郁。

    商天良太過鄭重,一副要全天下人都來圍觀的架式。江隱天以為是什麼東西,把連族長帶長老各種主事共計六十一人全部召開廳里。整個聚賢廳卻安靜得落針可聞。大家屏住呼吸,盒子旁邊長身而立的商天良略一揮手,兩個服飾華美、動作優雅的侍婢便解開盒子上系成蝴蝶結模樣的大紅鍛帶,將盒蓋打開。那動作非常輕,彷彿害怕驚動一場好夢。

    盒蓋打開,只見盒內鮮亮的紅綢之上,一女子蜷縮熟睡。她青絲鋪散在艷麗的紅綢之上,如同流淌的濃墨。身上只著薄薄的春衫,白色的薄衣將完美的身段曲線半藏半露,如同含蕊將吐的百合花。

    她的雪腕護在胸口,紅綢襯著肌膚,比美玉更晶瑩通透。

    她以嬰兒剛出母胎的姿勢沉睡,只看見一個側臉,卻已覺必是風華絕代。而在盒子打開的瞬間,一股淡淡的酒香已然噴薄而出,充斥著整個聚賢廳。

    大家都無語了,江盟主吐血了。

    有時候你永遠不能太過輕信重利的人,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他能把你純良正直的心思歪曲成什麼樣子……

    整個聚賢廳一片死寂,江盟主簡直是一臉血。

    偏偏商天良還在那裡得意洋洋:「如何?我敢保證,整個武林找不到第二個如此完美品相的貨色。」

    江清流在諸位長輩、宗親的目光下,把商天良拉到一邊。他幾乎咬碎銅牙:「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把我的意思理解成了什麼?」

    商天良拍拍他的肩,一臉「都是男人我懂的」的表情:「不就是她不肯乖乖從了江盟主嗎。江盟主白道中人,要名聲,這點我懂的。」

    你懂你妹啊!!

    江清流絕倒!

    聚賢廳里還安靜著,半天族長江隱天終於出聲:「清流,我們江家子弟,不能沉迷聲色。你這要傳出去,成何體統?」

    江清流看了一眼盒子里的人,真箇肺都氣炸了。他還得保持冷靜:「太爺爺,此事乃一場誤會。這個人……這個人……這個人體內儲著清流殘象神功第九層的內力。一年之後,待得清流調養好經脈,也許有望恢復內力。」

    他這麼一說,江隱天還是非常重視。畢竟現在對於江家而言,最重要的事不是薄野景行逃跑了,而是繼承人。

    江家每任繼承人都是閉關培養十五年,然後十年曆練。這些基礎、人脈與聲望,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建立起來的。

    江清流若是有望恢復武功,自然是再好不過。而江清流是個謹慎的人,商心的意思是半年之內他的經脈可以調養好,他給出一年。而且也只是道「有望」恢復。

    江隱天鬆了一口氣,凡事有一點希望,總是好事。

    這時候商天良冷哼了一聲,似乎對於這些俠道中人做事,非要找個冠冕堂皇的說辭這種做法極為不屑。江清流也懶得跟他理論:「商神醫,你能不能告訴我這一個多月你幹了什麼?」

    商天良鼻孔朝天,似乎這等成就眼前凡人已不能懂:「老夫已為她伐骨洗髓,如今的她骨肉生香,早已脫胎換骨……」

    他正打算吹噓一通,江清流已經將他趕到聚賢廳外:「商、天、良,一年之內我不想見到你,更不想聽你說一個字,明白?」

    商天良氣急敗壞:「虧你還自認是武林盟主,你可知她現在……」

    江清流握住旁邊侍從的佩劍,他就閉了嘴。別看他現在內力全失,好歹也是武林盟主。哪怕不拼內力拚招式,商天良也肯定要吃虧。

    他悻悻地住了嘴。

    江清流也不想跟他多說:「多少錢?」

    商天良豎了一根指頭,江清流睨他:「一千兩?」

    商天良搖搖頭,江清流深吸一口氣:「一萬兩?」

    商天良仍然搖頭,江清流終於爆發了:「你還想要十萬兩?」

    商天良雙眼泛光:「黃金!」

    江清流立刻轉頭吩咐:「催雪,把這個瘋子趕出去,從今以後不許他踏入沉碧山莊一步!」

    「江清流,還說什麼武林盟主,我x你八輩祖宗……」商天良在外面破口大罵,江清流不勝其煩,終於讓單晚嬋塞給了他一萬兩銀子。商天良還不願走,最後在管家向他演示了一遍沉碧山莊對待無賴的解決辦法之後,他終於一邊揚言要炸毀這該死的破庄,一邊拿著一萬兩銀子走了。

    這事江清流總不能讓族裡掏腰包,江家各宗族每個月都會向族長所在的這一支交納一部分銀子,以負責繼承人用度。在江湖上,沒有哪個大俠會為花錢的事情發愁。最根本的原因是沒有哪個大俠會讓人看出他在為錢的事情發愁。

    遇上可心的朋友,一擲千金的事太正常不過了。尤其是江清流,能夠混到盟主這個位置,不管本人有多少實力,起碼與金錢的支撐是分不開的。

    江清流本身沒有多少錢,他不過二十七歲,行走江湖的十二年除了努力樹立自己白道大俠的形象,除魔衛道以外,能做的事真的有限。

    你看,他連兒子都沒有,別說錢了。

    所以江清流個人並不十分富有。拿出這一萬兩,他身邊可就沒多少銀子了。單晚嬋倒是沒有說什麼,江清流讓給,她也就命人支給商天良了。

    這時候江清流在跟族裡宗親解釋,單晚嬋便命人將盒子里的薄野景行先放回自己院子里。一個時辰之後,江清流進門時,盒子里的薄野景行已經睡在榻上。

    單晚嬋坐在旁邊,江清流走到她身邊,輕輕握住她的手:「這個人於我還有用,暫時必須留著。但你不要多想。」

    單晚嬋紅唇微抿:「夫君,晚嬋未過門之前,江家的嬤嬤一直教導晚嬋應該怎麼作一個武林盟主的妻子。」她與江清流成親數年,但是交心的時候不多。這時伊人粉面含羞,別有一番風情:「可是晚嬋想,夫君若真是沒有了武功,作回一個普通人,也是很好的。」

    江清流嘆了口氣,雙手微握,那纖纖五指在掌手中柔若無骨:「這些年我總是東奔西走,辛苦你了。如今正好陪陪你。」

    單晚嬋臉上帶了一絲笑,襯得容顏更是嬌美:「夫君……」

    眼看著她無骨人似地倒進江清流懷裡,榻上的人乾咳了一聲:「無知。他在江湖行走十二年,又是個盟主那種出頭鳥。風口浪尖的人,一旦失勢,你夫妻二人豈能安好?」

    江清流看過去,就見床上的老傢伙醒了。她被商天良改造了一番,身上果然散發著一股醇厚的酒香。這時候從床上坐將起來,更有一種弱不勝衣的風姿,偏偏說的話卻一針見血:「你們這些女人,只顧著兒女私情,連命都可以不顧。哼,老夫倒也佩服。」

    江清流沉下臉來,薄野景行的話當然是有道理的。只是他自知對單晚嬋有所虧欠,能哄她一時半刻的開心也是好的,如何忍心說破?

    這傢伙倒好,全無顧忌。

    單晚嬋神色微黯,看向江清流的目光中便多了些擔憂。江清流嘆了口氣,輕輕拍拍她的手背:「不用擔心。」他轉而看向薄野景行,目光冷厲。薄野景行倒也識趣,哼了一聲,卷著被子躺好。

    她如今這嬌滴滴的模樣,江清流倒是不好做什麼了。他先把單晚嬋送回房間——二人雖然成親多年,卻一直沒有住在一塊。他們每個月同房的時間都需要族裡的幾位長輩的精確計算。前些年是擔心江清流沉迷於女色,沾染兒女情長。這些年則是為了培育最優秀的宗子。

    將單晚嬋送回房間之後,江清流回來就氣炸了肺——那個老賊居然又逃走了!!

    他立刻命人四處搜捕,正跟管家說完話,回來時突然發現假山後露出一片衣角。他走過去,就見假山的孔洞里縮著一個人。

    除了薄野景行還能有誰?

    江清流大步走過去,見她瑟縮著靠在太湖石上,顯得極為疲倦的樣子。他本有心教訓一下這老賊,但是他也是江湖中人。識英雄重英雄一句話非是妄言。

    當年的薄野景行,曾是多少江湖中人的惡夢。

    他一把將她扯起來,薄野景行搓搓手,乾笑:「我沒跑,我就出來……賞賞魚。對,賞魚。想當年老夫縱橫江湖的時候,你爹都還穿開襠褲呢。老夫至於逃跑么,對吧。」

    江清流也不說話,一直冷冷地瞅她。最後她終於乾咳幾聲:「走了走了,回去吧。」

    江清流終於說話:「薄野景行,再有下次,我必殺你。」

    薄野景行仍然往前走,也不知道聽見了沒有。

    晚飯江清流跟江隱天諸人一起吃,江家是個大族。旺族有五代而分的說法,但江家是個例外。這裡所有的分支跟嫡系都祭同一個祖廟。只是分不同的宗祠。

    也正因為江家嫡系這一支這麼多年來在江湖中不可動搖的地位,江家從商的人非常多。幾乎所有的商鋪都由嫡系這一支代為照看。哪怕是綠林好漢也不會輕易為難。

    這些宗親之間,當然經常來往。

    一頓飯吃罷,已經是酉時過半。江清流回到小院,見薄野景行的飯菜擺在小几上,一口未動。

    他倒是有些稀奇:「今日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薄野景行卷著被子坐在床上,長發淌了一肩:「這屋子好冷。」

    江清流見她臉色發白,還是比較當回事。畢竟他的內力在薄野景行體內,按理護體應該是不成問題的。他上前替薄野景行把脈,內力仍在,只是她身體是有些發冷,觸之溫涼。

    他轉身從衣櫥里抱了床被子扔給她,是看在自己內力的份上:「四五月的天氣,你這真是弱不禁風了啊。」

    薄野景行沒說話,把這床被子也裹身上。江清流走出去時還沒忘叮囑:「先把飯吃了,在我取回內力之前你最好活著。」

    薄野景行應了一下,似乎又睡著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